第一卷 第十五章 我要留在东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下来,吴海峰又以不可置疑的语气,跟高天河说道:“铭德同志因病猝逝,东华市委市政府要吸取深刻经验教训。彭勇要立即停职检查,葛永秋也要做深刻检讨;另外,南园宾馆存在严峻的问题,我会指示市纪委进行彻查,南园宾馆的日常运营跟管理,也暂时由市委办公室督管……”

    吴海峰此时还是一把手,就算日后会给省里捋去顶戴,他也不愿意看到高天河太痛快。就算他没有办法间接将棍子打到高天河的头上,也绝不会叫高天河跟前的小喽罗好过。

    吴海峰只需一天还是市委书记,彭勇这种小喽罗,能够随脚踩。

    彭勇跟死鱼似的瘫站在那里,吴海峰恨他入骨,沉着声音怒斥道:“你先回家去,在家里要准备,随时做好接受市里的调查……”仿佛就要间接将彭勇双规起来。

    不过吴海峰想要彻查南园,以至想顺藤摸瓜查出更多的问题,市纪委就未必会配合,其他几个副书记及常委们也会抵触。

    沈淮听到葛永秋只摊上一个检讨,心里还是有些失望,不过也知道葛永秋是市政府秘书长,是市政府党组成员,是市委委员,要撤他的职,吴海峰也要通过市常委会议。

    就眼前的形势来看,除非是高天河抛弃葛永秋,不然其他常委成员很难支持吴海峰这个眼见着要挪位子的市委书记,撤消一名市委委员的职务。

    想到葛永秋以后还有可能继续留在市里,沈淮就觉得头痛,但好歹把眼前这劫渡过去了,以后的事情也管不了太多。

    就算葛永秋还留在市政府秘书长的位子上,还怕他把自己吃了不成。不过,要是吴海峰能扛过这次打击不倒,就算有高天河护住,葛永秋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吴海峰继续手叉着腰,说道:“第二个,铭德同志的冶丧事宜,我来牵个头,高市长你来负责具体的操办;三、铭德同志的爱人在东华市的一切,要找细心的工作人员全程照顾。小沈要参与,但不能给小沈肩上压太重的担子,我们要关怀他的身体,我看就让市政府的周裕与小沈一起负责好了……”言语之间,对沈淮的称呼,已经从“沈秘书”亲切的变成“小沈”了。

    吴海峰的话,高天河逐个点头接受。

    沈淮感觉打开始就沉默着的周裕在打量他,转过头去,周裕已经将视线移开,弯着腰劝陈铭德的爱人节哀。

    周裕的鸦色秀发垂下来,遮住她优美的面颊,只是她弯腰时,鼓涨涨的胸同时也是坠下来,压在衬衫前襟上,仿佛托住一只沉重的木瓜,叫沈淮怀疑下一刻,衬衫扣子要给崩开来——胸形之完美不说,规模之大也远远盈出一握。

    沈淮即便融合了两个人的回忆,还是觉得周裕这个女人身上有许多看不透的神秘感。

    现在沈淮才知道,周裕刚才离开南园,是吴海峰让她到国道口驱逐谭启平及陈铭德的爱人进东华市。

    心想这么个漂亮女人,即便背后有强硬的背景,但她能在市政府这个男人为王的大染缸里挣扎着存活下来,而且活得还挺滋养,没有给吞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怎么说都不会是简单的女人。

    不过以前的沈淮,精、虫上脑,对周裕的印象只有那满脑子的肥、臀**,满心的想着她的丈夫瘫痪在床,她守着活寡,夜里一定会孤单如火熬……

    沈淮突然发觉去挖掘之前的回忆片段,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倒惹得他一时情难自禁的去偷瞄周裕的胸跟臀,暗道她身上确实有最诱惑人的地方。

    周裕也能感觉到沈淮的目光在窥她身体哪里,悄然侧过去一些,心想这混帐这时候还不忘记偷看自己的奶、子,再想想他刚才又是眼泪又鼻涕的,果真是会演戏。

    不过周裕心里同时又是诧异: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这混帐厉害的地方,还是说自己给对他的厌恶蒙蔽了眼睛?

    周裕到南园之后,也看一些疑点,但看不透彻,她本不想看到市委书记吴海峰剑走偏锋,不过吴海峰的意志不是她所能转移。

    之后,给吴海峰派去驱逐陈铭德的家属,周裕也不知道漩涡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凶险,更没想到看上去如此复杂的局面,竟然叫沈淮三言两语、几把鼻涕、几把眼泪就肢解一个完全;而堂堂的市委书记,也在他三言两语之间,给逼得没有退路,不得不转变口风……

    就算整件事是高天河暗中设套,再由葛永秋暗告实情,沈淮的表现也不容小窥;而在整件事定性之后,沈淮的口风也跟再转,更是叫周裕琢磨不透他的企图是什么。

    这时周裕也有些后悔,要是打开始就能坚持住自己的意见,也许情况不会这么蹩脚。

    周裕相信以前是厌恶他才看走了眼。

    心想,要是他大半年来,不断都在扮猪吃老虎,心机就深了;这么想着,周裕打心里也感到一股寒意。

    ******************

    谭启平及随行工作人员,都给安排在一号楼休息。

    一号楼本是吴海峰在南园的专属接待区,此时让出来给谭启平及随行工作人员入住,除了有讨好的意思外,也是希望能与谭启平有私下沟通的机会。

    谭启平跟吴海峰没有什么瓜葛,但他知道,在确认这件事会给吴海峰带来什么严峻的后遗症之前,不宜与吴海峰私下接触过深。

    谭启平让工作人员先出去,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指着身边的沙发,对沈淮说道:“你坐下吧,不用太拘束。我过来之前,跟宋部长通过电话,对东华的情况本来也很担心,可是没想到你能把这事处理这么好……”

    事情能有这样的结果,谭启平的心情大好,饶有兴趣的看着沈淮。

    在谭启平的眼里,沈淮瘦而显高,脸色惨白,看上去还有些病容,眼睛也谈不上有神,身体也有些虚。相貌的美丑不论,大概要算得上英俊,但谭启平感觉沈淮的精气神就差了很多,属于那种不怎么会引起注目的颓废青年形象。

    谭启平也想看看,这个沈淮身上到底有没有不凡的地方,刚才是他真的对人心及时机的判断有足够的把握,还是撞巧破了吴海峰与高天河的局。

    沈淮心里苦笑一下,实在不难想象二伯宋乔生会在背后怎么跟谭启平说他,大概是叫谭启平防备他把事情搞砸吧?

    沈淮在沙发上正襟坐下,正面对着谭启平:

    “陈市长死时,我确实不在他身边,也是事后才知道消息,赶到南园里,陈市长的脸上已经给蒙上被单,没能给抢救过来。看到陈市长在被单下光着身子时,我确实是吓了一跳,但听到葛、彭二人刻意强调南园中午不提供热水,还强调陈市长对此提了两次意见,心里就起了疑心。陈市长有冲凉习惯,彭勇不是不知道,当时就觉得他的话有问题……”

    “这么说,你也不确定陈市长是冲凉导致心脏病发作?”谭启平倾过身子来,兴趣更大,沈淮没有足够的把握,还闯出来搅局、破局,除了足够的聪明之外,还需要足够的勇气。

    现实上情况也极险,要是吴海峰与高天河之间,相互多一点默契跟信任,整个场面就很可能变成僵局,整个事态就很可能严峻化。

    “确定是确定的,只是没有什么得力的证据,”

    沈淮并无意将他躲车里偷听及跟宋家求援的细节都告诉谭启平,避重就轻的说道,

    “葛永秋及彭勇中午都在南园,要做手脚,也只有他们能做手脚。吴书记要晚一些时间,差不多跟我与周裕副秘书长一起到南园。我不断就在想,葛永秋与彭勇算了高市长的人,吴书记在这件事上应该不会跟葛永秋、彭勇有什么串通。现实也表明就在谭部长您过来之前,吴书记还对高市长的迟迟不到心有不满,语气也很不耐烦。我就想啊,既然吴书记与高天河相互不信任,也许这是我唯一能让陈市长不染污名的机会……”

    “哦,”谭启平也没有想到事情背后有这么多曲折,也没想到沈淮这么个青年,心计会如此厉害,还要超过刚才对他的判断。

    当然,沈淮的行动力也叫谭启平赞扬:很多人,虽然有很好的脑子与思辩能力,能将事情的关窍想明白,但未必能做得恰到火侯。

    谭启平了解过情况,又多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不打算离开东华?”

    沈淮对谭启平不熟悉,之所以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也只是跟二伯通电话时,听电话那头有声音提到他。

    见谭启平能看透自己的心思,沈淮也确知道谭启平在官场里浸**了半辈子,还能坐到省组织部副部长的位子上,眼力之敏锐,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沈淮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谭启平的猜测。

    谭启平倒没有追问沈淮为什么要坚持留在东华,现实上,他也很疑惑宋家怎么会把沈淮丢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要做秘书,全国那么多省部级机构,就没有给宋家子弟的锻炼岗位吗,非要跟陈铭德来东华?

    “另外,这件事怕不会搞太复杂,你要有心理准备。”谭启平说道。

    沈淮点点头,知道谭启平这么说,是不想再让事态再复杂化、扩大化,大概省里的企图也是这个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