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我是周知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屁股椎没有那么痛了,周裕很不好意思的伸手摸了摸,按按还痛,但也不难忍耐。

    “一大早政府办还有会议要准备,不能耽搁了。”周裕挣扎着要站起来,但站起来之时,又痛得只吸气,沈淮忙将她搀住。

    入怀,那丰腴弹软的触感,就跟温热的火泉一般,间接就注入沈淮的心头。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迷乱。

    周裕也顾不上要与沈淮半抱在一起,让他搀自己去更衣室,只是低头不去看他的脸,但看到他**没有完全平息下去的隆起,又莫名的心悸。

    作为成熟的女人,周裕当然清楚身体的反应。

    即便周裕知道沈淮不是好的情人对象,她真要出轨偷人,心想也不会选择沈淮,但是身体的反应不是脑子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也许真是孤单太久了;这种孤单,不是夜深人静时自己就彻能处理的。

    沈淮要强忍着不再出丑,半抱着周裕**而丰腴的身体,简直就是在受罪:

    谭启平不来东华也就罢了,谭启平来东华,将间接替代吴海峰,双方的关系将紧张到极点,而周裕与吴海峰又是叔侄女关系,自己就不能跟周裕沾什么瓜葛。

    要不是把这么漂亮的女人丢下是不道德的,沈淮恨不得自己抽身逃离这叫他煎熬的诱惑:这时候就能体会:为什么有些人会死女人肚皮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男人,会飞蛾扑火的折在女人身上?

    半抱着周裕一瘸一拐的挪到更衣室,女更衣室没有别人,沈淮对她说道:“周秘书长,我就站在墙后,你真有什么不对劲就喊我,我闭着眼睛进来……”走到女更衣室门口站定,才松了一口气的大吐一口气。

    周裕见惯了如蜂涌来的男人,之前也认定沈淮是个逐色的混蛋,但看今天的沈淮面对她成熟**的身体,有如初男一般的笨拙,再听到他站在外面大松一口气的吐气声,只是觉得好笑。

    陈铭德的死,周裕对沈淮的印象就颠覆了一次,沈淮所表现出来的心计,叫任何一个面对他的人都会感到心寒——小小一个市政府秘书,能将市委书记、市长、市政府秘书长都玩弄股掌之间,这心机有几个人能比?

    此时周裕对沈淮的印象再次颠覆,莫名觉得他有那些一点可爱起来,心想自己在知道他会去梅溪镇后,有针对的要求调去唐闸,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

    周裕忍痛换好衣服,坐在长椅上整理湿漉漉的长发,等沈淮去换衣服,才给他搀扶着走出游泳馆——这一跤摔得极惨,屁股椎还一阵阵的痛得厉害,周裕也顾不得太多,虽然是给沈淮搀扶着,她整个人几乎是趴到他肩上。

    “你在台阶上坐完,我去喊出租车。”沈淮说道,市常委别墅院虽说离这边很近,但照周裕这样子,明显没有办法走回去。这附近没有公交站台,这么早也不会有出租车打这里经过,只能到外面的大街上去拦车。

    周裕这才想到沈淮所用的那辆车,还是她通知给收回来的。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在游泳馆跟沈淮相遇的事情,有些事情传出去,嘴巴再多也说不清楚。周裕暗叹一声,这下好了,想偷偷摸摸的让沈淮送回去都不可能,真是自做孽不可活,问沈淮:“你手机有没有带在身边?”

    沈淮心想也是,即便不调公务车,周裕想要用车,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从背包里拿出手机递给她。

    周裕拨了一个电话,沈淮看她站在那里直蹙秀眉,知道还没有缓过劲来,将外套脱下来塞背包里,放台阶上,说道:“你坐这上面,会好一些。”

    背包塞满衣服,坐上去软软的,屁股椎就不用受力,感觉比坐硬椅面好过多了,周裕心想沈淮竟也是一个温柔细心的男人呢,怎么会之前半点都没看出来?

    这时沈淮才有余暇去看穿好衣裳的周裕。

    也许是游过泳还要回家去换衣衫,周裕没有穿平时在办公室里那一套显得老气横秋的职业套装。

    上身简单的洋红色罩衣,衣摆很长,将臀裹住,黑色的裹腿长裤将她秀长的双腿完美的呈现出来,湿漉漉的长发简单用根鞋带扎起来,毫无修饰的脸蛋,近乎无瑕,长睫毛下的眼眸子出奇的明亮——沈淮心想:这才是妙龄女子应有的气味。

    说起来,沈淮的心理年龄要比周裕大,静下心来去看周裕,还是有心理年龄上的优势。

    很快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轿车就疾驰而来,停在市游泳馆大门前。车里人似乎在打量这边,停了好几秒钟,车门才打开,下来一个穿白西装的青年男子,眉头扬着走过来,眼睛却不断盯着沈淮看。

    沈淮看到穿白西装的男人,比看剪飞机头的小混混,心里还犯抽,但认真说来,这个青年还是相当的英俊,身材高大,唇红齿白的,一看就知道跟周裕是一母同胎。

    “我是周知白!”

    青年没有理会他姐姐,而是间接向沈淮伸出细长、经过修饬,显得过分干净的手。

    沈淮看出他眼神里多少有些敌意,大概为周裕竟然跟自己这么个男人勾搭上很不值。

    沈淮没有理会这个传说中东华四大公子之一的周知白,而是转头看向周裕,笑问道:“这是你弟弟?”

    弟弟周知白一下就显露的敌意,周裕都能感遭到,但叫她奇怪的是沈淮这时的变化。

    就在刚才,沈淮就像一个笨拙跟温柔的小男人,但知白显露敌意来,沈淮霎时变了一个人似的,气势登时将一向嚣张惯了的知白压下去,以至连理会知白的心思都没有,间接把他摞在那里。

    周知白悻悻的收回手,下意识的握紧拳头。他在东华就没有给人这么刻意的忽视过,心头的怒气值在暴涨。要不是在姐姐面前,要不是考虑到他跟姐姐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要不是考虑这见不得的关系不能见光,他都不能保证这拳会不会挥出去……

    周裕也不想弟弟在沈淮面前表现得跟着好斗的小公鸡似的,那样只会让外人看轻周家:“知白,礼貌点,小沈是我在市政府的同事,敢巧在游泳池里碰到;也幸亏有他在,不然我还真是要叫地不灵,呼天不应了……”

    沈淮与周知白一左一右搀扶着周裕上车,看着奔驰车扬尘而去,突然发觉能这么挫一挫传说中的东华四大公子,感觉真他娘的爽。

    再细想想,要不是给家族当成弃子,不要说把所谓的东华四大公子踩在脚底下了,他在燕京公子圈里也应该是一号人物。

    ***************

    车拐上新虞路,周裕的视线才从后视镜里收回来,也注意到知白刚才在观察沈淮,问道:“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姐,我看你这次是瞎了眼,顾心武就算瘫在床上,也比这个小子强一百倍。”周知白没好气的说道,他为姐姐竟然选择这个男人做情夫,很是疑惑。

    顾心武瘫床上,姐姐找情夫,周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不相信姐姐的眼光竟然会这么差;这事要传出去,周家的脸也会给丢尽了。

    “你想哪里去了,小沈真的只是市政府里的同事,我摔在泳池边,他陪我半天,你脑子里怎么这么肮脏呢!”周裕又羞又急,她想叫弟弟判断沈淮这么人厉不厉害,没想到他想别的事情上了,又觉得怎么注释都不会清楚,训了知白几句就索性闭嘴不说话。

    周知白见姐姐当他是傻子,也生气的冷哼一声,心想:市政府里的同事,又这么大清早的一起到游泳馆来游泳,说没有关系,当我是三岁小儿好骗?

    姐弟俩冷战了半天,周知白开车送姐姐到常委别墅院,等保姆出来接人时,才打破平静说道:“这事我不会跟姐夫说,但姐姐你挑人要小心些,刚才那个小白脸,我看他配不是你。”

    周裕见弟弟当她熬不住孤单,找了个小白脸,又好气又好笑,索性不理会他,说道:“你管好你的**韵事就好了,还管到我头上来?”

    “妈妈,你怎么让小舅送回来了?”这时候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子闯出来,刚牙牙说语的她,说话声奶声奶气,小脸粉雕玉琢的。

    她一出现,就将周裕跟弟弟之间生硬的气氛打碎掉。

    周裕这回缓过劲来了,还有些隐隐作痛,但骨头没有受伤,下了车,就让弟弟开车离去,理得他再啰里啰嗦……

    周知白明显不想这么就算了,将车子开出路口,拿起仪表盘上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小周,是我,你们市政府办是不是有个姓沈的小子,二十四五岁左右……对,就是他,脸瘦瘦的,没什么血色,跟抽粉似的;好,好,我知道了……”说着话就放下手机,眉头蹙紧,他认定他姐整天抓雁这回却给雁啄瞎眼,只是想到要去干涉这事,想到他姐发飚时的样子,心头又有些犯忤……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