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旧识与关系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加更一章,感谢新书期间,兄弟们对更俗的支持跟捧场。再说一个:这本新书会上架,倒时候还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阅读。)

    沈淮还不知道自己在莫明其妙间就得了一个便宜的“舅子”,这个便宜“舅子”还是传说中的东华四公子之一。

    上午的计划给打乱,又不想再返回游泳池,沈淮便去了新华书店,没有看到中法词典,竟很幸运的找到一本英法词典。虽说去阅读那十几本法文专著,会更困难一些,但聊胜于无。

    回到筒子楼,沈淮敲熊文斌家门,熊文斌的爱人白素梅打开门来,沈淮将街上买一尾“野白条”递过去,说道:“白老师,可是巧,东华市这些年也难见这么大的野白条吧?”

    熊文斌在屋里看书,扶着眼镜走过来,看沈淮递过来的野白条脊鳞悄然泛黄,虽说离水有一段时间,但鱼尾巴还有力的甩着,鱼身子看着就觉得漂亮。

    野白条,这些年在渚江早绝迹了,渔船只有碰幸运才能捕到一些,到市场上很是抢手。这么一尾鱼有斤把重,怕要两三百块钱才够买下来。

    “小尾街那边看到有人端个盆子卖这鱼,不买下来真就是可惜了,可掏过钱,发觉我哪里会做鱼啊,就当我今天的伙食费,怎么样?”沈淮涎脸笑道。

    “放我家也怕是会做蹩脚了。”白素梅怕沈淮盯上黛玲,当下就要拒绝。

    沈淮心里忍不住苦笑,总不能跟白素梅注释他只是盯上她老公了,这么注释更会叫人警惕。沈淮就这么给白素梅挡在门外,也不离开,要是这样小障碍都破不了,还想着做什么事情,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涎脸笑道:“白老师,你看看,要不昨天尝过你的手艺,我还不花这冤枉钱了,要不,你就试试,总不能把鱼放回渚江吧?”

    白素梅虽说四十好几,徐娘半老,眉眼间还有丰韵,熊黛玲跟她姐姐的容颜就是得到白素梅的遗传,才出落得如此的水灵。

    “我倒能够试试,”熊文斌这时候从门内主动伸手将鱼接过来,说道,“不过要处理好,中午怕是等不及……”

    “那晚上吧,到时候把赵科长再喊上,”沈淮说道,“中午白老师随便赏我一碗饭吃就行。”

    看着丈夫把鱼接下来,白素梅虽然不愿,也不好说什么,关上门直埋怨:“你就不怕贼惦记家里的东西?”

    “家里有什么值钱的好惦记的,”熊文斌说道,“你把这鱼放清水先养着……”

    “你这是怎么了,上午出去转了一圈,心眼给什么蒙上了,这小子可盯着你闺女呢?你可愿意黛玲给这小子骗了……”白素梅没好气的说道。

    “你想哪里去了,”熊文斌老脸有些挂不住,说道,“沈淮的心思不在黛玲身上,他有别的心思,这些你不懂。”

    “他有什么心思,他还能盯上你啊,难道还能盼望你给他官做?”白素梅说道,“他昨天两瓶茅台跟今天这条鱼,随便送谁嘴里去,都比送你嘴里强。你这几年都自身难保,能给他官什么做?”

    熊文斌早年担任市钢厂厂长时,虽说持身颇正,但家里送礼的人还络驿不绝。熊文斌也知道这年头做事不能绝人情,只需不违背原则的人情往来,也不太拒绝,那时的家里也十分的热闹。

    这两年给踢到政研室当副主任,虽说还是副处级干部,门庭却完全冷落下来。东华的经济虽然不行,但处级官员,虽说不能跟住别墅的市领导相比,但有几个不是大四房、大三房的?也唯有熊文斌这些失势的官员,以至都不能跟女儿、女婿同住一个屋檐下。

    白素梅虽然再理解丈夫,再宽大,也难免有些怨气,这时候这种怨气就跟对沈淮的警惕以及对黛玲的保护心思混杂在一起,朝熊文斌**起来。

    “你们妇女同志,优点是有,但有时候就是不可理喻。”熊文斌也不跟老伴治气,故意拿一本正经的语气教训她。

    白素梅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还妇女同志呢?我上午出去买菜,听说市里人事调整,要把你调整去妇联,你可就如愿能整天跟妇女同志打交道了。你给我记住了,我跟你半辈了,没想着跟你享什么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三个拉扯着,你的裤腰带给我系紧些……”

    “说得好好,你扯哪里去了?”熊文斌落着脸,“合辄你真想我调去妇联?”又将妻子的肩扳过来,安慰道,“我上午是听到些消息,这个沈淮远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我要是不想给踢到妇联、残联去,希望可能就寄托在他身上……”

    “他有什么能耐?你竟然指望他给你官做……”白素梅十分讶异,见丈夫不高兴注释,说道,“得,得,我不管你那摊事,我配合你就是。但不管怎么说,你想想当初我是怎么给你这个穷小子骗的,你不能把黛玲给卖了……”

    “说得好好的,你又胡说八道,”熊文斌又好气又好笑,“这家里,我除了宠你,就宠小的;我舍得吗?”

    “……”白素梅老脸一红,啐骂一句,“老没正经的。”

    *****************

    沈淮在熊文斌家吃过中饭,下午就看了二三十页了解很少,也就知道东华四公子及周、顾、高、陈、赵、虞六大家一些众口相传的大众消息,但上流权贵之间更具体、更复杂的裙带关系,特别是他们如何利用官商的关系大发其财的事情,就不是很了解了。

    而之前的沈淮目中无人,把鸟不拉屎的东华市地方权贵视作土包子,不屑了解,也不屑接触。

    结果形成沈淮这时对东华地方上的关系网了解很浅。

    谭启平将要来东华任职,不把这种种裙带牵扯的关系理清楚,就算手掌市委,找熊文斌是最合适的。

    熊文斌要不是太讲原则,他这时就是这圈子里的重量级人物。

    要是东华的官场是正常的,不是病态的,以熊文斌运营市钢厂的能力跟成绩,这时候下去当个县委书记或间接副市长,都是正常的。

    原则,原则……沈淮想到这个词,也是心里苦涩,要不是自己太讲原则,不愿意跟顾同他们同流合污,他怎么会给踩了这么年没能出头?

    滚他妈的原则去!

    沈淮心里**的辱骂着,但又不得不承认,现在即便换了身份,有些太下作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也不知道老熊坐了两三年的冷板凳,心思有没有变化,不过又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突破的。

    沈淮回到筒子楼,看到赵东跟他未婚妻都已经过来了。

    一尾斤把重的“野白条”,都不够大家塞牙缝的。

    一向不喜欢热闹的熊文斌,这次却不测的要妻子索性办一桌宴,多请些人来凑热闹。

    赵东今天不用上班,接到电话,下午很早就带着他的未婚妻肖明霞过来打下手。不过他人到了之后,只是坐着陪熊文斌聊天,将他女朋友打发进厨房帮忙。

    肖明霞是市钢厂的一枝花,沈淮自然不陌生,心气高的赵东拖了小三十未结婚,看到肖明霞进厂,才努力花了一番心思追上手。虽说两人还没有结婚,但看肖明霞胸挺屁股圆的,也知道两人早在床上滚开了。

    沈淮过来后,熊文斌拿出棋盘来,说他大女儿熊黛妮、女婿周明以及他之前在市钢厂的另一个旧部杨海鹏都要过来吃晚饭。

    熊文斌的女婿周明,也是从市钢厂出去的;不过沈淮在市钢厂时,与杨海鹏、赵东关系更密切。

    随着熊文斌的调离及随后的失势,沈淮与赵东继续留在市钢厂里,杨海鹏是个火爆脾气,受不了那份闲气,两年前主动下了岗,现在开了一家建材店。

    周明与熊文斌的大女儿谈恋爱,熊文斌就利用手里剩余的那点能力,将他从市钢厂调到市计委。不过周明在市计委只是普通科员,熊文斌也没能再帮上忙,他与熊文斌的大女儿熊黛妮结婚,以至连套房子都没能捞到。

    杨海鹏与周明还要过会时间才过来,沈淮与熊文斌边下棋,边聊东华的风情世俗。

    熊文斌对东华上层关系网的各种掌故也是十分的了解,拈手道来,站在旁边的赵东却是奇怪:老熊怎么换了一个人,这些嚼**的话题,以前从没见他聊得这么津津有味过?

    沈淮对熊文武也是极熟悉,自然知道他的反应不同往常,很多话题他都故意就着自己往深里说,心里知道:老熊是看出什么来了。

    但细想谭启平将到东华任职的消息不会这么早传开,而在陈铭德死因做文章的事情虽然会有一些传闻流出去,但真正能想透其中关窍的人不会太多,而且口风都不是松的,想来老熊应该是在其他方面看出珠丝马迹。

    熊文斌的聪明跟敏锐,这个是无需置疑的;但熊文斌摆出来的姿势,叫沈淮心里微叹:老熊也免不了要向现实低头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