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我为你驱花赶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熊黛玲到黄昏时才从梅溪镇回来,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得,回家额头上亮晶晶的一层汗,脸红扑扑的直喘气,回到家就生气的抱怨:“下公交车就遇到一**,开辆小车了不起,跟着人家走了一路,看我进了楼,还把车停在外面……”

    沈淮抬起头来。

    熊黛玲虽说才十九岁,但也长开了,穿着米黄色的开衫,苗条的身材显得细长高耸;脸蛋甜美,有一种透明的白皙,唇红齿白,气质倒一点不给她此时气急败坏的样子所破坏,反而咬唇气苦,眼睛流显露一股无可奈何的怨气,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熊文斌家就在筒子楼大门的顶上,沈淮探头看了看窗外,街边还真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没有走,看不见人,应该是坐在车里,大概是以为熊黛玲只是进楼来躲他,想在那里堵门截人。

    沈淮笑了笑,指着窗台上的花盆,跟熊黛玲说道:“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端个花盆砸下去,立马清静……”

    熊黛玲可不敢这么放纵,吐了吐**,看了看她爸:“要不要泼盆水下去?”

    白素梅为女儿给登徒子纠缠上气愤,这大白天的就纠缠不休,要是晚上遇到还得了?

    白素梅正想下去理论,把那個登徒子骂走,沈淮起身拿起窗台上一只花盆,抬手对着车顶就砸下去,也不看砸的效果如何,就把头缩回来,随手就把窗户关上,跟熊文斌笑道:“咱接着下棋……”

    屋里人就听着“砰”的一声响,吓了一跳。哪里想到沈淮说砸就砸,也根本不怕砸到人。听着声响,那车子可是给砸得不轻……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骂街声:“谁他妈的不开眼,谁他妈砸的花盆,谁眼睛长屁股眼上了,谁敢他妈砸老子的车。你知道老子是谁?谁他妈的不站出来,老子要他好看……”

    赵东他们几个心里忐忑不安,也不敢露头去看车子砸成什么样子:一辆轿车动辄几十万,砸了他们可赔不起。恰恰沈淮跟没事人似的,坐在那里移子下棋。熊文斌眼睛跳了跳,但见沈淮这副样子,也就当没事发生过,接着下棋。

    外面骂声不绝,越骂越难听,最后也是气急败坏,要挟着要烧楼。

    这句话一出,没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又是“啪”的一声,不知道谁把东西砸下去,接着听见骂街的那小子忙不及的怪叫着躲开。

    沈淮笑了,侧过头来跟憋了很久的赵东、熊黛玲以及肖明霞说道:“这小子也真是不开眼,要挟着要烧市政府的机关宿舍楼,这不是找砸吗?现在他激起众怒了,你们能够打开窗户放心砸几个鸡蛋下去,凑凑热闹!”

    熊黛玲兴奋劲来了,真要给找鸡蛋,给她妈抬手拦住,想探头出去看究竟也不让,怕给人认出房间来。

    白素梅还是有些担心,说道:“要是找上门来,可怎么好?”

    熊文斌看了气定神闲的沈淮一眼,心想:他真是个敢惹事的主,也是个能惹事的主啊,东华这浑水潭里叫这么一条混江龙闯进来,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熊文斌见老伴还是担心,说道:“没什么事,市政府宿舍大楼没那么好欺负,就凭他要挟要烧楼那句话,警察来了也只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改革开放了,有钱人越来越多,社会风气也越来越邪,但这天下还是**的天下,谁能翻天?”

    市政府机关宿舍,住着许多刚参加工作的未婚年轻人。

    不要看这些年轻人刚进市委市政府机关工作,级别看上去不高,但个个心高气傲,何时怕惹过事,何时怕事惹到头上来?

    就是那些给“遗忘”在这里的机关老干部,也不是受气的主,能叫人要挟烧楼还不吭声?

    熊文斌话头刚落,就听见整栋筒子楼就有许多人找开窗子对着外面厉声怒斥着有之,破口大骂有之,也有接着砸东西的:“**的,有种就派人烧楼,弄不死你,爷姓字倒着写,也不打听打听这边是不是你能惹事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那叫嚣的小子大概知道挑事挑错了地方,大概知道纠缠了不能纠缠的主,只能灰溜溜的开着那辆惨不成样的车子走了。

    白素梅摇头只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啊!”也不知道她是纠缠她女儿的那小子,还是说肆无忌惮就砸花盆下去的沈淮。

    熊黛玲心里有些怕怕的,但更多的则是兴奋,遇到这种事,就应该砸个花盆下去才能处理问题;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格外的鲜艳,对沈淮也是好感大增。

    沈淮本来就想旁敲侧击的打听小黎的状况,就跟她多搭了几句调皮话,逗得她咯咯直笑。

    “黛玲,你过来帮我摘菜。”白素梅对沈淮则更是警惕,盯着客厅,看着情势稍有不对,就将熊黛喊到狭窄的厨房去,不叫沈淮有勾搭的机会。

    沈淮倒是无语,心不在焉的下着棋,倒是竖着耳朵听熊黛玲在厨房跟她妈说去梅溪镇的事情。小黎的情况不算差,陈丹这些天不断都陪着她身边,连自个家都没有回一下,叫沈淮放心不小。

    赵东也是暗自乍舌,虽说在市钢厂看到沈淮对周大嘴动手,但之前沈淮好歹依仗背后有陈铭德撑腰,如今看来,沈淮根本就是一个不怕惹事的主啊。

    熊黛玲给她妈拉进厨房去,还在为刚才的事兴奋,叽叽喳喳的话说个不停,接着就听见她跟赵东的未婚妻肖明霞说道:“我看赵东就应该跟人家沈秘书学学,都住一起了,还管你们爸妈不同意,间接把证领了,看你爸妈还说什么……”

    听着肖明霞在厨房里唉声叹气的回应,沈淮问赵东:“你们这是怎么了,都快结婚了,还唉声叹气……”

    熊文斌对赵东的婚事也颇为关怀,棋子拿起来又放下,等赵东说怎么回事。

    “明霞她妈倒没说不同意,就是结婚一定要六万八彩礼。也说这钱她们一分都不要,给明霞放身边,就是不想看到明霞嫁给我后吃苦。还说怕明霞帮着我骗她,一定要见到钱才同意婚事。”赵东皱起的眉头都能挤出水来。

    赵东在市钢厂虽然是总师办技术科科长,但市钢厂这三四年效益急剧滑坡,他的收入也就比普通工人稍好一些。

    肖明霞本身就是市钢厂的一枝花,人长得俊俏。她的母亲在市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父亲是唐闸区建设局的中层干部,家庭条件在东华市要算优渥,她父母打心眼底就看不起赵东。

    赵东也农村出身,没有什么家底,六点万八的彩礼,他不吃不喝,大概**年能凑齐。说白了就是肖明霞的父母不同意女儿跟赵东的婚事,想用软刀子逼着他们分手,想女儿攀个更好的人家。

    “这么多啊,那敢情我妈把我姐卖太便宜了……”熊黛玲站在厨房间门口剥蒜头,听到赵东说到彩礼数目就直乍舌。

    “谁把谁卖便宜了?”这时候一张姣好的脸蛋从门外探进来,是熊文斌的大女儿熊黛妮,她走进来,提着一只塑料袋。

    熊黛妮婚后就没有怎么见过她,沈淮心想大半年不见,新婚生活倒使得之前偏瘦的她丰润了一些;脸蛋虽不如黛玲标致、甜美,也是难得的漂亮少妇。

    “姐!”熊黛玲高兴的跑过去,“说赵东跟明霞的婚事呢,”小嘴巴很快的将赵东的为难事说了一遍,又道,“可是让姐夫占了大便宜,早知道这个,一定也要他包着大红包才把你给他……”

    沈淮看到周明与杨海鹏就跟在后面,作为“第一次”见面,他客气的站起来,与周明、杨海鹏握手,让赵东帮他们引见。

    “对了,外面怎么乱七八糟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熊黛妮将提来的东西放下,问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叫筒子楼大门外乱糟糟的堆满了垃圾。

    说到这个,熊黛玲又兴奋起来了,玫红的嘴唇飞快的扒拉着,将事情前后讲了痛快,到最后忍不住趴她姐怀里大笑。

    “你们也真是的……”熊黛妮也不说好,也不说坏。

    沈淮知道黛玲她姐的性格沉稳,以至能够说是怕惹事的,不似熊黛玲的性子野,对这种事总是担心多过痛快,也是笑一笑了之。

    熊文斌的大女婿周明,早年在市钢厂给称为“秀才”,明显也不欣赏沈淮的风格,态度较为冷淡,只是关怀的问赵东的婚事有没有进展,但不大搭沈淮。

    沈淮心想他可能也是知道自己在市钢厂对周大嘴大打出手、得罪葛永秋,而靠山陈铭德又倒掉的事情。

    周明这人比较势利,什么人对他有用,什么人对他没用,他都分得很清楚。

    沈淮对周明的势利也是知道,不以为意,对于趋炎附势的人,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他巴结过来。

    杨海鹏却是个直爽人,做人也不那么能忍气,换作他刚才在场,砸花盆这种混帐事不会做,车子砸了给人揪住真心是赔不起,但肯定会站出去把人赶走;这时候他对沈淮十分的热情,欣赏沈淮的作为,没说几句话,就把沈淮视为知己,比赵东还容易熟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