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仗势欺姐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陈丹看着联防队的拿出细麻绳就要捆她弟弟,顾不得跟沈淮打招待,又冲上去想将弟弟抢出来,知道真给绑到联防队去,少说也要脱一层皮才能出来。

    “王刚,你个畜生,你敢动我弟弟一根指头,我烧你家房子。”陈丹撒起泼来,就浑不顾形象,冲上去就要抓王刚的脸。

    沈淮忙将陈丹拉住,要是陈丹手里有把菜刀,还能将王刚吓住,她赤手空拳的扑上去能有什么用?

    王刚瞥眼看陈丹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弟弟当街打伤联防队员,你找天王老子都没处说理去。你要是夜里来联防队,好好协助调查,大概还有个好说法。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不然就冲你刚才那句话,把你绑起来,你公爹想来捞人,也要看我的脸色。”

    “黄脸猫你个狗日的,你有种就打死我;今天打不死我,明天死的就是你!”陈桐给三个强壮的联队防员联手摁住,还拼命的挣扎着,眼睛恶狠狠的盯住王刚,为王刚对他姐刚才的要挟加下流暗示,愤怒得要烧起来。

    “好,这话大家都听见了,这小子可是当街要挟咱们执法人员啊,”王刚哈哈一笑,朝着四周围观的人群一拱手,转身走到陈桐的跟前,抽了他一巴掌,又压着声音说道,“我不敢弄死你,你猜我敢不敢弄残你?”

    他虽然压着声音,却恰好能让沈淮以及给沈淮拉住的陈丹听见,转脸看过来的眼神,仿佛在陈丹的脸上贪婪的**了一下。

    沈淮见王刚明目张胆的打陈丹的主意,心想之前很可能是他故意找陈丹弟弟的渣,这畜生倒是对陈丹贪心不改。

    沈淮也没有管地上的工作证,而转脸盯住那个看过他工作证的联防队员。

    那个联防队员有些忤沈淮的眼神,也不敢把事情惹大了兜不住,连瞟着沈淮边凑到王刚耳边说:“工作证上写他是市政府秘书处的。”

    王刚的心“咯噔”一跳,他虽然浑,但也只敢在梅溪镇作威作福,也知道天高地厚。

    市政府哪怕扫厕所的大爷,也不是他能随便欺负的,王刚登时意识到问题有些严峻,脸就讪在那里,想捡起那本给他摔在地上的绿皮子工作证印证一下,又挂不住脸来。

    “市政府就了不起,谁知道真的假的,就算是市政府的,就能阻止联防队执法了?”王刚有些心虚的朝不识趣给他提示的那个队员吼着。

    陈丹这时候才冷静下来,才觉得自己多傻、多冲动。要想阻止王刚把弟弟绑走,根本就不用去求谁,只需找眼前的沈淮就行。要是沈淮都不行,她找谁都没法把人从王刚手里捞出来。

    倒是旁人有人认得陈丹姐弟,也看不过去,说道:“不能让他们把陈桐绑到联防队去,他们故意说你的下流话,陈桐才忍不住先打人的……”

    漂亮女人就是是非多;沈淮也不等陈丹开口相求,看到她肩上粘着一枚枯黄的落叶,帮她取下来弹落,袖手看向那些个刚才如凶狼恶虎般的联防队员,冷着声音喝问:

    “你们梅溪镇的党委书记是不是杜建、副书记及镇长是不是何清社?我这就打电话问问他们二人,梅溪镇联防队有没有当街暴打民众、再将人拿绳子绑走的权力?有没有不接受市政府稽查处监督的权力?有没有当街朝我一个路人挥拳头要挟加骂娘的权力?”

    沈淮也不去捡地上的工作证,转回身去扶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将公文包从车把子取下来。

    看到沈淮打开公文包取出手机来,王刚心头一沉,才知道今天真是踢到铁板上了。

    这年头镇上几个大老板,都还在用板砖一般的“大哥大”在人群面前炫耀,摩托罗拉的手机在东华一只需一万多。

    王刚腰间只有一只杜建淘汰下来的中文寻呼机,就拽得跟二百五似的,哪里还敢再质疑沈淮的身份?

    王刚僵站在那里,看着正拨打电话的沈淮,又看看给联防队员拿麻绳绑住的陈桐,又看到满脸期翼看着沈淮的陈丹,又看了看那本摔在地上绿得刺眼的工作证,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其他联防队员也都傻站在那里,不敢往前凑。

    沈淮拨打电话,趁着等电话接通的空当,转脸看着王刚:“你叫王刚?今天梅溪镇联防员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是负责人?你们上街整顿街容,怎么没有派出所的同志随同?镇综治办的负责人呢?”

    “我,我,”王刚给沈淮眼睛盯着,仿佛给毒蛇咬了一口,心脏只抽抽,“我”了两声,却没有能给自己说出一个辩解的理由来。

    他虽然不学无术,但整顿街容的社会清理工作程序还是略知一二的,听沈淮每一句话都问在要害上,就怕事情闹大,他身边的这身皮就得给先剥下来,还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到杜建。

    王刚想到这里,额头的汗就冷嗖嗖的渗了出来,脸又烫又涨,弯着腰捡起那本绿皮子工作证,也不敢不知好歹的去验看,在衣服上狠擦了两下,双手捧着递过去,“真对不住,真…对不住,我刚刚真不知道大哥您是市里的同志……”心里怕沈淮不依不饶的要把事情弄大,吓得嘴也不利索起来。

    杜建在梅溪镇是坐山虎,杜建也是看在他妈的面子,才会纵容他在镇上作威作福。

    要是叫杜建知道这边把市里下来的人得罪了,指不定会狠狠的削他一顿。

    市里那些人的作风,杜建不是仅有听闻,梅溪钢铁厂搞成那样,就有市里那些公子哥的功劳在。看着沈淮手里那只手机价值不菲,明显不是市政府里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指不定就是那位市领导的公子哥。

    比起那些公子哥,王刚知道自己连屎都不是。不要说他了,就是杜建把市里的公子哥得罪了,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沈淮也不想把事情搞大,谁知道他这个“市政府秘书”还能剩下多少面子?见王刚服软,他就见好就收,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小子。

    沈淮将电话合上,接过工作证塞兜里,看向还给五花大绑的陈桐,问道:“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只看到你们对他拳打脚踢,要是有人给他先打伤了,大家能够去派出所处理、接受调查。不过,我可没有听说过联防队什么时候有绑人、羁押人的权力。”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在路边摆摊,影响到交通,我们也不能不管,”王刚抹着额头上的冷汗,“这小子给我们赶了几回,还是不听劝,要是继续纵容下来,我们的工作也就难做了……”

    “为什么别人能摆摊,我们就不能摆,不就是没有给你们交保护费吗?”陈桐给松了绑,扶着发麻的手臂,对王刚犹不服气。

    “好了,你们乱摆摊,把街面搞得乱糟糟的,还有理了?”沈淮制止陈桐再纠缠下去。

    陈桐再愣头三,也知道沈淮这时候在帮他,有些话到嗓子眼也硬憋回去,脸也涨得通红。

    沈淮看陈桐还算知道分寸,便回头跟王刚说道,“整顿街容街貌,是你们的工作,我不多说什么,但你们也要记住遵守法纪。这么多群众看着,你们刚才成什么样子?我看这样吧,要没有什么谁伤得不能走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再闹也是丢梅溪镇的脸……”

    王刚带人离开后,其他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一哄而散。

    陈丹将给联防队员撒得四周都是的零碎小商品归拢起来,拿塑料布兜着,放三轮车后面。

    看陈桐鼻青脸肿的,沈淮先陪陈丹姐弟一起去卫生所给陈桐上药。好在他身体结实,给拳打脚踢了好几下,也没有受什么重伤。在卫生所又跟王刚以及那几个联防队员遇上,看他们呲牙咧嘴的样子,便知道陈桐刚才在对殴里也没有吃亏,之前就是一个争强斗狠的角色,在部队里三年更是锻炼出好身体。

    不过沈淮想到之前听说陈桐在部队里有转志愿兵的机会,不知道他怎么又退伍了,只是这些话他这个“陌生人”不方便问。

    走出镇卫生所,天色已经黑了。

    “要不是沈秘书,今天的事都不知道怎么收场,”站在卫生所的门口,陈丹万分感激,说道,“沈秘书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在镇上吃顿饭吧,也让我们有机会好好感谢你?”

    沈淮倒是不介意陪陈丹吃顿饭,但陈丹不回去,小黎在家里可不是要等焦急了?笑道:“我前两天还遇到赵东赵科长,听他说你这些天不断都是你陪着孙海文他妹妹。你们快回去吧,不要让孙海文他妹妹担什么心。我没什么事,随便找个地方吃个饭,过会儿再回市里去。”

    “这怎么好意思?我家就住镇东头,”陈丹说到这里脸一红,不知道沈淮有没有意识自己刚才有在躲他,“要是沈秘书不讲究,那就去家里做客吧……”想着有弟弟在,特别是今天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请沈淮去老宅吃饭,也不怕给人说闲话。

    沈淮正愁没有接近小黎的机会,就算知道有些不合适,也没有拒绝陈丹的邀请,说道:“那不如这样,就随便买些熟菜回去就成;我在市里也听说梅溪的王二胡子猪头肉很有名。”

    听着沈淮这么随便,陈丹也松了一口气。

    王刚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送沈淮及陈丹他们到卫生所门口才折回去看给打伤的联防队员,看到沈淮与陈丹在卫生所门口有说有笑,心头冰凉:这小子这么殷勤,八成是看上陈丹,那岂不是好事八辈子都轮不到他头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