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赴任(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淮骑车赶到梅溪镇时,镇上已经是车水马龙。

    镇政府位于学堂街中段,斜对面就是镇上的菜市场。

    清晨八点钟前后,太阳刚升到树梢头,上学的、买菜的、上班的,人流、车流交错在,个个争先恐后,互不相让。九零年才修的学堂街倒是柏油路面,两侧还有人行道,但沿街店铺又恨不得将铺棚撑到路中央来,打游击的小摊贩、以及随便停放的自行车、摩托车,都使得学堂街在菜市场前后这一段路格外的拥堵。行人、自行车、摩托车在汽车之间自由穿插,想从空隙里抢一点速度出来,往往给堵得更结实。

    喇叭声、打铃声、骂街声、嘈杂声交汇成一片。

    一部县区牌照的桑塔那给堵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不耐烦的拼命按着喇叭,只是没有人理会他们,该堵照样堵在那里。沈淮骑自行车倒是方便,靠过去,看到里面恰是坐着约好今天到镇政府碰面的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

    “陈科长早啊!”沈淮弯过身子,敲了敲车窗,跟车里的人打招待。

    为了配合沈淮的时间,陈宽和还特地起了早,求爷爷告奶奶从县里找了部闲车,直奔梅溪镇过来,离镇政府就差三四百米,给堵在这边前后动弹不得,正心烦气躁,听着敲窗声。

    见是沈淮骑着自行车贴过来,陈宽和压下几乎要爆出嗓子眼的那声骂,摇下车窗,回应道:“沈书记也不晚啊……”

    陈宽和到四十岁才混上一个副科,看到沈淮这张胡子都没有转青、发硬的小白脸,论级别凿凿实实要压过自己一头,打心里就有感到不舒服。没有办法,几个副部长都不愿意陪同沈淮到梅溪来上任,就成了他这个人事科长逃不脱的事。

    沈淮可不管陈宽和心里舒不舒服,间接说道:“看情形还要堵上一会儿,镇政府就在前面,陈科长跟我走着去镇政府吧……”

    陈宽和对沈淮的背景也打听清楚了,也没有特别敷衍他的意思。听沈淮提议走去镇政府,陈宽和也觉得给堵得心慌,打开车门来与沈淮往梅溪镇的镇政府大楼走去。

    镇政府是座三层小楼,用白灰墙围出一个院子来,门朝西临学堂街,党政合在一起办公。

    沈淮与陈宽和刚走进镇政府大院,就有一个中年人骑着自行车从后面追过来,拍着陈宽和的肩膀,打招待:“老陈来得倒不晚啊!”又打量了沈淮两眼,仿佛恍然大悟的想起沈淮是谁来,伸出手,“你就是新调过来的沈淮沈书记吧?我说陈宽和怎么没事跑到梅溪镇来了,原来是给你保驾护航啊。我是何清社。”

    “哦,何镇长,你好。”沈淮伸手握过来,感觉何清社手掌有一层厚厚的老茧。

    所谓“保驾护航”的话,沈淮也只是一笑了之。他是正科级,陈宽和是副科级,哪有副科给正科保驾护航的道理?这正从侧面说明,不管县委书记陶继兴表面如何,县里是没有多少官员欢迎他到霞浦来搅局的。

    沈淮心里淡淡一笑:就没有想过要跟这群官僚和平相处、相安无事……

    何清社四十岁上下,黢黑的脸,几乎看不出有什么皱纹来,穿着深色的夹克衫,虽然骑着自行车来上班,一双皮鞋却擦得锃亮。

    在梅溪镇,党委书记杜建一手遮天,何清社虽然是副书记、镇长,却给架空了没有多少实权。何清社表面上全面掌管镇政府工作,实际能插得上手的,也就计生、农税以及农地承包费征收等几项难以开展的工作。

    除何清社之外,镇政府几个副镇长以及财务所、经管站、教育办、土地所、工商所、企业办等几个关键部门以及梅溪钢铁厂等镇属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大多是书记杜建的亲信。

    沈淮赶着点到镇政府,不过整栋大楼里还没有多少工作人员上班;按时上班明显不是政府部门的优良作风。

    何清社招待沈淮与陈宽和到他办公室里坐下,用热水瓶接到一壶水拿热得快插上,又亲身拿着三只瓷茶杯去洗……

    沈淮不清楚何清社会怎么看待他来梅溪镇担任分管经济的党委副书记,还间接接替杜建出任梅溪钢铁厂的厂长,对他似热似冷的态度,也只是冷眼旁观着。

    差不多等热水将沸腾之时,有一种梳着中分发型的男人头探进来问何清社:“何镇长你现在有没有空,杜书记让你去一趟?”他问过这句话后,才看到沈淮与陈宽和坐在房间里,愣了愣。

    “哦,这位是党政办的主任黄新良,”何清社坐在位子没有动弹,指着探头进来的黄新良跟沈淮、陈宽和引见,又招手让黄新良进来,引见沈淮说道,“这是新到的沈书记,你来认识一下;还有县组织部的陈科长,你以前也见过。”

    跟县级以上的党政机关分政府办、党委办不同,乡镇只有一个党政办。

    办公室主任黄新良是党委书记杜建的亲信,从他随便探头进来就出声唤何清社出去,便可知道何清社在梅溪镇是什么地位?

    黄新良的眼神在沈淮的脸犹豫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似的,推门进来,用一种陡然拔高而显得高耸的热情,握住沈淮的手:“沈书记,你好你好。杜书记昨天还吩咐我给你准备办公室呢。看你都过来上任了,我还糊里糊涂的,还害得何镇长亲身给你跟陈科长沏茶,真是罪过罪过……”

    看着旁边的热水瓶“扑扑”往外直冒热汽,黄新良赶忙过去拔掉“热得快”,看着桌上的瓷茶杯,拿到窗户下细看了一遍,又问何清社,

    “何镇长,这茶杯洗过没,要不要再洗一遍?”

    黄新良热切的帮沈淮他们沏好茶之后,才跟何清社说道:“杜书记找你也为沈书记今天上任的事情,倒没想到沈书记已经在你办公室里坐着了。要不,我过去先跟杜书记说一声?”

    “不了,我跟沈书记还有陈科长这就过去,”何清社站起来,询问沈淮,说道,“我们这就过去?”

    “好啊。”沈淮人畜无害的与陈宽和站起来,往同层楼最东首的办公室走过去。

    走到杜建的办公室前,听见他在里面训人。

    “我今天到政府来,学堂街又堵得风雨不透,你们综治办是怎么干的?要是缺人手,能够让联防员配合你,总之你们要次序整理出来,”办公室的门掩着,但里面人的声音很响亮,能想像其人叉腰挥指江山的气慨,“你们要知道,学堂街每天乱糟糟的,有人看了不满,嘴里就都操、我杜建的祖宗先人。你们再干不好,不把社会上这种你争一寸地、他争一寸地的歪风邪气打下去,我就**们的祖宗先人。”

    “杜书记指示工作,总是这么高屋建翎。”何清社跟沈淮笑了笑,才敲了两下门。

    “有什么事等会儿过来。”屋里的人听到敲门事,不想训话给干扰,间接出声,要将站在办公室外面的人先打发走。

    何清社在沈淮面前有些尴尬,一个镇长连书记的办公室都进不了,都要给撵走,实在是有些掉架子。当然从中也看得出党委书记杜建站在万人之人的工作作风。

    “杜书记,”黄新良帮上去敲门,替何清社化解尴尬,“是何镇长带着新报到的沈书记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从里面给打开,开门的不是旁人,恰恰是前些天带队围殴陈桐的“黄脸猫”王刚。

    王刚也没有想到新来的副书记会前些管闲事的“市政府秘书”,把着门把手,瞠目结舌的堵在门口,一时间忘了要让开,心里想:新来的书记怎么是他?他要帮着陈桐那小子找自己的不痛快,该怎么才好?但转念又想,新来的书记背景再牛,也只是副书记,他干爹才是梅溪镇的天王老子。

    沈淮看着王刚堵在门口忘了要让开,笑着说道:“王副队长在给杜书记汇报工作呢?”

    “沈书记认得王刚?”何清社有些奇怪,他能够指望沈淮过来跟杜建斗的,要是杜建与新来的沈淮再串通一气,那梅溪镇真就没有他的活路了。

    “哦,谈不上认识,前几天就在学堂街南段,看到王副队长整治街道路面,方法有那么一点过激些,我纠正了他们一下。”沈淮轻描淡写的说道。

    沈淮的话,叫何清社以及站在屋里的杜建心里都一缩:沈淮在上任前,就到梅溪镇来私访过了?

    何清社在进杜建办公室之前,又打量了沈淮两眼:

    何清社之前打听到的消息,说是沈淮的靠山不测病逝,才在市里搏得怜悯分,下乡镇来就能当上分管经济的党委副书记,也算是难得的少年得志。但也听说了沈淮在市政府,与新到霞浦县担任代县长的葛永秋矛盾极深,原想他到梅溪镇会收敛一下锋芒,没想到他更张扬得厉害。

    知道沈淮在到梅溪赴任之前,就悄然的调查过梅溪镇,又想到沈淮到梅溪镇之后的分管工作,何清社心想:怕是有好戏看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