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事情闹大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何清社忙不溜的避开,就看着装满钢材的卡车从眼鼻前擦过,他盼望着沈淮这混蛋只是装腔作势。可是他的幻想在下一刻就成空,就听见咔嚓一声,就看见半身高的特宽卡车车胎间接扒着黑色奔驰的车头轧了上去。

    军绿色的卡车装满钢材将有五十吨重,沈淮开车就用左侧的前车轮对准奔驰的车头。

    奔驰的车架子再硬,也经不住近五十吨满载重卡碾轧,就听着“咔嚓嚓”的一阵响,那辆冷傲高贵的黑色奔驰就在众人的眼鼻子底下给压成一块大铁饼。

    何清社脸色惨白,沈淮刚到梅溪镇上任就跟杜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他知道沈淮在市里有些背景,不然也可能跟当时是市政府秘书长的葛永秋闹矛盾,但他万万没想到沈淮一言不和,真敢开着重卡将万虎公司的奔驰压成铁饼。

    何清社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这下子事情闹大了,没办法收拾了……

    卡车过去,何清社看到让开到路对面的杜建,看到他的脸黑得跟煤饼一样,明显也不知道要如何收拾眼前的局面。

    钢厂的职工们虽然刚才情绪激动,也要动手上去砸车,但真正看到新来的厂长,开着重卡,就间接把那辆奔驰给轧成铁饼,也惊讶的站在那里,突然间有些发蒙:这是怎么了?

    站在旁边,还没有来得及凑上去赶热闹的赵东苦笑的看着眼前一切,暗道这个沈淮就算是下乡镇,还真是风格不改啊,也真就不难想象他为何第一天上任就跟镇党委书记起冲突了。沈淮就是一条混江龙,就算是担任副职,又哪里会甘心给地头蛇压住一头?

    杨海鹏却嫌事不够大,兴奋的拍大腿叫嚷起来:“就该轧他娘的!”

    “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赵东无奈苦笑。

    “矛盾激化有激化的好处,与其扯牛皮,还不索性把这些破事都捅开来。”杨海鹏说道。

    “真要去轧车,去砸车,换我上去也比他强啊。”赵东也知道有些矛盾必须捅开来,但他不主张沈淮亲身上去冲锋陷阵来干这么事,容易将把柄落在别人手里。他也不跟杨海鹏争论什么,从拥堵的钢厂职工以及围观群众间挤到前面去。

    沈淮将黑色奔驰压成铁饼,明显不过瘾,又打着方向盘,把右侧的后车轮对准那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车倒车轧过去。

    别克商务车的车尾高,给重卡右轮推着直往前哧溜的推着走,直到厂门前的一个矮水泥墩子前给顶住,才给重卡的右轮爬上来……

    这时候钢厂职工们才醒悟过来,突然间人群里爆出大声惊天动地的呼欢声。

    他们才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从给万虎公司派车堵门,钢材无法从厂里正常出货开始,他们的情绪就给猛烈的挑燃起来。

    冰动三尺,非一日之寒,钢厂的运营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减半发放工资已经有三个月了。每个月只能拿一两百块钱养家糊口的职工层,从上到下就怨声载道,对万虎公司刻意压低钢材经销价的事情也都大体清楚是怎么回事。

    就算今天不是因为堵门事而迸发,这样的民怨积累下去,得不到**,也会有迸发的一天。特别是青年职工,天不怕地不怕,做事没有顾忌,一个个恨不得把天捅个窟窿,万虎公司堵门就是车间里的青年职工先站出来,吓得钢厂的管理层不敢露面弹压,只能紧急通知杜建过来控制场面。

    杜建在钢厂还是有些余威的,及时赶过来,将情绪激动的职工强行镇住,想通过沈淮跟万虎公司背后的高小虎沟通一下,将这件事暂时化解掉。

    杜建万万没想到沈淮是个更不怕事大的,废话一句没有,间接开着重卡就将万虎公司堵门的小车压在两块铁饼。

    职工们正给压制着得不到**,这时候看到新来的厂长,开着重卡将堵门的两辆小车压成铁饼,压成一堆废铁,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快,有关说不出的解气、解恨。

    喝彩、怒吼,看着沈淮倒车再去轧那辆蓝色别克,许多青年就冲上去跟车走,恨不得能跟着往蓝色别克上踩上两脚才解气。

    沈淮停下车,打开车门,扶着车门探身站出来,看着围在卡车周围的职工。

    虽然职工们在**的狂呼,杜建还是冲上去,劈头就朝沈淮骂:“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你知道你这是公然破坏私人财物,是犯罪行为吗?你身上还有没有党纪国法?你这是在发动职工造反!”

    “我是新上任的厂长,只需我一天是钢厂的厂长,所有敢公然勒索钢厂、敢损害钢厂利益的行为跟人,在我面前的下场就只有这个!”面对杜建色厉内荏的指责,沈淮指着卡车车轮下已成废铁的蓝色别克,声色俱励的回应杜建。

    何清社给裹在人群里,想到上前说什么,终究是忍住不没有上前;其他赶过来控制局面的镇领导以及钢厂主要负责人,也是措手不及、茫然无策,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像沈淮这么敢蛮干、真蛮干的副书记。

    当沈淮指着车轮下的废铁,痛斥那些损害钢厂利益的行为跟人时,他们背脊都在发寒。

    杜建脸色乌青,要上去将沈淮拉下车来,却不想后面有个青年职工上前攥住他的后衣领,就猛的把他扯下来,大声叽笑他:“杜老虎,杜老虎,我看你就是一只纸老虎,当了厂长,不敢维护钢厂的利益,还尽他妈的吃里扒外……”

    “够了,谁都不许动手打人!”沈淮严厉的制止那个要动手打杜建的职工,事情不能闹大,失控就麻烦了。

    沈淮跳上车头,严厉的眼神让周围骚动起来的职工暂时安静下来,大声说道:“我是新上任的厂长,我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见面,当然也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见面。既然事情发生了,我刚才也说过,这事,我兜下来了。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请各车间主任、生产组长即刻把手下职工都领回去。下午各车间全面停炉、停车,组织进行生产进修。我的话就在这里,要是大家都放心将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请立即返回车间去,不到下班时间,不得随便乱走动……”

    “都回去,听新厂长的!”

    “都回去,听新厂长的!”

    “有新厂长在,不怕什么纸老虎、万老虎敢再吸钢厂的血了!”

    钢厂的基层管理人员,也怕事情闹大不可收拾,看着局面受控,也都纷纷站出来,把手下职工从人数里喊出来,纷纷返回车间。

    眨眼间的工夫,闹哄哄、人群拥堵的厂门前就散走大半,就剩下附近围观的群众以及钢厂到这里才敢走出来的厂领导、各科室负责以及镇上的干部。

    何清社看着车轮下的两砣废铁,知道这个事要处理好很棘手,但情绪激动的职工已经返回车间,局面就不会再恶化,走到前面来,跟杜建说道:“杜书记,轧车的事情,是不是镇上出面跟万虎公司沟通……”

    他的意思是既然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就尽可能的想着把大事化小,想着万虎公司从钢厂吸走的利泣远不止一辆奔驰,要是还想继续从钢厂赚钱,应该不会一点转寰的余地都不给。

    “关我他妈的屁事!”杜建压不住心头的邪火,见何清社还想镇上出面帮沈淮把这事兜下来,朝着他就喷一口唾沫。

    杜建给钢厂职工攥住后衣领拉下来,差点挨两拳头,也是沈淮及时喝止冲动的职工,他才避免给一顿打,但他浑身气得发抖。以前他才是梅溪镇、才是钢厂的坐山虎,哪里想转眼间,这些兔崽子跳出来要造他的反?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但也不得不容忍下来,他怎么可能同意由镇上出面把这事兜下来?

    “谁拉的屎,谁吃下去,”杜建脸气得发绿,盯着沈淮恶狠狠的说道,“你现在是钢厂的厂长,钢厂的事就由着你做主,我不插手你,但你也不要怪我没有提示你,”对着身后的镇干部吼道,“看鸡耙看,政府不用办公啊!”

    沈淮看着杜建大步走后,身子还一颤一颤的发抖,想来是气坏了,其他镇干部灰溜溜的跟在杜建后面,看都没敢看这边一眼。

    何清社给杜建的唾沫喷了一脸不打紧,但眼前的局面叫他难办了:

    沈淮开着重卡轧奔驰的时候,他既是担心又是兴奋,说实话,他打心底也认为,梅溪镇要打开局面,确实需要沈淮这样的猛劲跟蛮横劲才行,但是这事情闹大发了。

    高小虎在东华横行多年,哪里是他们这些小小的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能惹得起的?

    何清社想跟沈淮站在一起,但又怕后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他四十岁,好不容易爬到正科级,熬出那么多的辛苦,丢掉那么的尊严,想到一朝有可能会付之流水,谁心里会不怕、不恐惧?

    他跟年纪悄然的沈淮不同,沈淮还年轻,有冲劲,有进修能力,家里多少有些背景跟后台,就算在东华混不下去,一样能够出去闯天地,但是他四十岁了,做了有二十年的村干部、乡镇干部,除了会做官外,还会做什么?

    沈淮看得出何清社内心的挣扎,实际何清社能有现在的表现,以至建议杜建由镇上出面把这事兜下来,他的表现就已经出人意料了。

    “何镇长,镇上还有事情,你先回去吧,”沈淮平静的说道,“我是钢厂的厂长,多大的事,是我闯出来的,也该由我兜下来,中午没喝成酒,晚上找个地方一起喝酒。”

    何清社咬了咬牙,扭头就走,心里却感到无法自欺欺人的耻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