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总有人幸灾乐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朋友金色奇观捧场10000纵横币求迸发,好吧,这章献给你,过十二点之后,还有一章)

    周裕坐车还没过梅溪大桥,就接到二叔吴海峰的电话。

    “梅溪镇的事情,知白打电话告诉我了,你不要去凑什么热闹了……”

    吴海峰在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明确要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退下,门庭一下子冷落下来,还没有真正退居二线,人情冷暖就体现出来,这小半月来,吴海峰心里的落差以及不舒服也就不难而知,但发生这事,他不能就不闻不问。

    “高小虎是个猪脑子,又正在气头上,万一做出什么混帐事,把天给捅破了,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周裕心想二叔在陈铭德的猝逝上已经糊涂过一回,不想看到他再糊涂,小心翼翼的提示道。

    沈淮就凭着背后谭启平的关系,真要是在梅溪镇有个三长两短,东华的盖子就很难再捂下去了。

    这已经不再是看高天河他们好戏的问题,要是从梅溪钢铁厂彻查下去,吴海峰及周家在盖子下也还没来及把裤子穿好。

    “我知道,”吴海峰在电话那头的语气很平静,说道,“就算高小虎他不知道沈淮跟谭启平的关系,也不敢对组织干部,对一个正科级的镇党委副书记乱来。高小虎想通过市公安局去抓人,市局的警车已经出发了,你就不要去凑什么热闹了。我也想看看,这个沈淮背后是不是还藏着我们不知道的能量。”

    这时候有四辆警车前后超过去,上了梅溪大桥。

    周裕让司机将停下来,看着消失在梅溪大桥那头的警车,心想高小虎还真是看得起沈淮啊,调了四车警察去抓人啊。

    想起沈淮那张略有些惨白的脸,周裕咬着嘴唇又想,也许沈淮前脚刚给抓进市公安局去,谭启平或者其他什么人的电话就会紧接着打进高天河的办公室吧,得,还是看他们狗咬狗有趣……

    周裕又拨通梅溪镇政府的电话,说临时有事要回区里,取消临时会面的事,就让司机打道回府。

    ***************

    何清社回到镇政府就接到周裕的电话,听说她要过来谈梅溪河下游河道整治的事情,也没有想别处去,只以为这个新上任的美女副区长急于做出一番成绩,所以才如此积极主张。

    虽然梅溪镇会不会划给唐闸区、何时会划给唐闸区,都是没影的事,但对周裕的到来,梅溪镇这边还不能怠慢。

    何清社不得不暂时将钢厂的事搁之脑后,强忍住对杜建的厌恶,过来找他商议接待周裕的事情;杜建同样不敢怠慢周裕,特别叫党政办主任黄新良重新布置了一下会议室,换过桌布,摆上几盆新鲜的绿植盆栽,还将梅溪河下游河道的资料找来翻看。

    没想到眨眼间,周裕又打电话过来取消见面。

    何清社、杜建两人肚子腹诽了一通,也不能脸上表示什么,相互间正相互厌恨,也就冷着脸各自回了办公室。

    何清社终究是牵挂钢厂的事情。

    作为在梅溪镇工作了近十年的老人,也曾经担任过梅溪钢铁厂的副厂长,何清社对东华太岁高小虎的禀性再了解不过,高小虎绝对不是一个给别人这么打脸而能忍气吞声的主。而且高小虎脾气上来,发起疯来,什么黑手都敢下。

    何清社虽然也是第一天接触沈淮,知道这个人有脾气,不容易接触,但沈淮作为梅溪镇新上任的副书记以及钢厂新上任的厂长,要是给高小虎疯狂报复,对梅溪镇及钢厂的伤害也是极大。

    何清社犹豫再三,拿起电话,拨打县委书记陶继兴的办公室电话,心想杜建恨不得看到沈淮给高小虎狠狠的教训,好出他心头的恶气,但陶继兴总不该对这事袖手旁观。

    何清社不曾想他打电话之前,陶继兴就接到吴海峰的电话,放下电话转身就带着秘书去视察霞浦县最偏远的新联乡去了。

    何清社连着几通电话,都没有找到陶继兴的人,只知道他在赶往新联乡的路,随身没有带“大哥大”或手机。

    这时候党政办主任黄新良探头进来:“派出所刚接到市局的电话通知,说是钢厂大门前轧车的事情刚接到报警,市局要求镇上办出所配合出警抓人。市局已经派了四辆警车在赶来梅溪的路上,杜书记叫我知会你一声……”

    何清社这些年虽然养成小翼的性子,但多少也有些脾气,听到市公安局要过来抓人,还他妈的出动四辆警,心头怒火蹭的就烧了起来:泥菩萨还有土性子呢,沈淮再怎么不讨人喜欢,也是梅溪镇的人,高小虎竟然从市公安局调动四部警车过来拘人,何清社怎么可能不恼怒?

    何清社抓起来外套披上,没有理会黄新良,间接闯进杜建的办公室,说道:“市公安局要来抓沈书记,这事镇上不能袖手旁观……”

    “你要我怎么办?”杜建眯眼而笑,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幸灾乐祸,说道,“沈书记故意轧毁私人财物,现在人家向市公安局报警,又能怎么着?虽说我们要维护梅溪镇、要维护钢厂,但国法党纪在前,我们不能违背啊……”

    “沈淮好歹是镇党委副书记,即便有什么错事,市局怎么能够不通过县里,就间接来抓人?”何清社争辩道。

    “陶书记那边联系不上,其他几个在家的副书记都说遵纪守法,要不你再打电话联系陶书记试试?”杜建现在是心情大好。

    杜建乍听高小虎指使市公安局来抓人,他也吃了一惊,怕事情牵涉到自己的头上来,赶忙给县委书记陶继兴打了电话,在得知陶继兴“恰好”离开办公室临时去新联乡视察之后,杜建也就明白陶继兴“纵容事态恶化”的态度。

    不用担心自己会担责任,杜建心里就剩下恶气大出的快感,他现在恨不得市局的人将沈淮铐走先暴打一顿再说。

    说实话,杜建也不想错过沈淮给市局派来的人铐走的出色场面,说道:“市局的人马上就会赶到,我们去钢厂看看去,不能再叫有乱子给捅出来……”

    何清社指甲掐进肉里,恨不得上去抽杜建两巴掌,但想想自己对这样的场面也袖手无策,想想也不悲凉,说道:“镇上还有事情,我就不去钢厂那边了……”

    看着兔死狐悲的何清社转身离开办公室,杜建冷笑一下:“看你们一个个龟孙子,还他妈的妄想跟老子斗?”

    虽说最终的场面出乎他最初的预料,但对沈淮即将给市局铐走的结局,杜建是一点都没有不满意的地方,觉得今天所受的所有窝囊气,都得到充分的**。

    ****************

    钢厂这边还不知道市局的四辆警车正在赶来梅溪镇的路上。

    几个副厂长虽然知道万虎公司背后的高小虎不会就这么算了,但也给沈淮开重卡轧车的气势给吓住。

    不管以后高小虎会如此打击报复沈淮或者通过他老子的关系,间接将沈淮从梅溪镇调走再蹂躏,至少在此之前,几个副厂长没有胆量跟沈淮正面起冲突。

    沈淮当众宣布赵东是他从市钢厂请过来的生产助理,就带着赵东间接进了厂办大楼,开始他在梅溪钢铁厂第一天的上任。

    杨海鹏没有理由跟着进去,看到陈丹、陈桐姐弟也在围观的人群里,走过去,拍着陈桐的肩膀,问道:“你怎么在外面?”

    “钢厂这边给堵门,车间里的工人就闹了起来,我看着事情不大对,就换了衣服间接绕出来去找沈书记,”陈桐说道,“没想到你们先坐车过来了,我溜得再快,也赶不上你们小车,赶着我姐也担心沈书记,我们就冒充起围观群众了。沈书记真他娘的牛啊,这车轧得人热血沸腾……”

    陈桐刚才目睹了沈淮开重卡连着轧扁两辆轿车的一幕,这时候说话还兴奋着舌音打颤,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杨海鹏捶了陈桐一拳,笑道:“你小子倒是机灵,不过没能帮上什么忙,我也就站在旁边看好戏了;得,我们先回接待站去,说不定沈书记新官上任,还要在钢厂里再烧一把火呢……”

    陈丹虽然对万虎公司不了解,但听到说万虎公司的幕后老板是市长高天河的公子,掰着脚趾头想也能知道:这种人物怎么可能会吃这种亏?

    陈丹是真认为沈淮这次把事捅大了,不可能再轻易兜下来。虽说跟沈淮接触没有几次,陈丹以至还担心沈淮对她不怀好意,这时候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担心。

    杨海鹏要拉陈桐去接待站,陈丹拦住他们,吩咐弟弟道:“陈桐,你还是先回厂里去,沈书记在下班之前应该不会离开钢厂,下班后你记住就跟着沈书记,不要叫他落了单……”

    杨海鹏拍了拍脑袋,说道:“也对,高小虎那只疯狗,疯起来指不定真会乱咬人,这两天是要提示沈书记小心些。得,离下班也没有多少时间,我也不去接待站了,陈桐也别回厂里去,一回车间就不自由,我们就坐车里等着……”

    杨海鹏为今天过来跟赵东一起过来见沈淮,特地跟朋友借了一辆桑塔那,就停在厂外东边的树荫下,与陈丹、陈桐姐弟一起坐进车里等沈淮、赵东出来。

    没过多少时间,就听见警笛“呼啦啦”的一路呼啸而来,眼看见四辆警车从学堂街后面直扑钢厂大门而来;差不多同一时间,杜建也坐车从镇政府赶过来,与镇派出所的民警,跟市公安局的警察汇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