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无非就是交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继续求红票、求珍藏,求蹂躏……哦,后面三个字是打习惯了,应该是配角以及一群御姐对沈淮的渴求。)

    给铐了有两个小时,沈淮的手腕都磨得红紫,站在那里揉着手腕。

    阚学涛对沈淮不熟悉,只求先平息事态,语气诚挚的先把责任担下来,说道:“这次是市局犯了错误,局里的一些干警,没组织,没纪律。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收拾他们,”说到这里,又转身指着贴会议室里那几名干警的鼻子,瞪眼怒斥,“等回去再好好收拾你们!”

    “也不全是如此,我相信警队里的人大部分还是纯洁的,”沈淮也打起官腔,他也无意扩大矛盾,市公安局这边只需将宋三河咬死就够了,没必要再招人嫌,随后沈淮指向那个起初抵触宋三河,给宋三河指着鼻子骂的警察,说道,“市局的这位同志,就有提示宋局长按规矩办事,还因为不同意给我上铐给宋局长骂娘。”

    阚学涛对市公安局的人事还是极熟悉的,扭头看过去,便给沈淮引见起那名警察:“哦,刘成国可是我们市局治安科的骨干,是个讲原则的警察;但是其他干警,太给‘人民警察’四个字丢人了。市公安局存在问题,我当党组书记、局长的,也不能回避……”

    阚学涛朝刘成国嘉许的点点头,似乎是很欣赏他这次给市局挽回了些颜面。

    沈淮见刘成国也有三十三四岁了,方脸有棱角,眼睛不大,但很有神,个子不是很高,但穿上一身警服明显十分的精悍。

    阚学涛只说刘成国是治安科的骨干,没有引见他的职务,那明显是刘成国在市局没有担任什么职务。

    刘成国已经不再是愣头青的年纪,在刚才的情况下还能站出来抵触宋三河的命令,是个能坚持原则的人。只可惜在这个社会里,讲原则常常是脑子不开窍的代名词,即便能力再强,也常常给踢到角落里不给重用;同流合污才是情商高的表现。

    不要看刘成国今天给市局挽回了些颜面,不要看宋三河要为今天的事情承担责任,以至身上的警服也会给扒下来,但今天到梅溪镇近二十名市局干警,不可能个个都清理出警队,那刘成国回去注定还是要被孤立……

    沈淮走过来,朝刘成国伸出手,说道,“梅溪镇要是能你这样有担当的好警察,那今天的事情就不用高市长跟阚局长出面了……”

    阚学涛下意识的看了高天河一眼,见高天河脸色平静,似乎没有把沈淮的这句话听见耳朵里去。

    “其他人都回局里去,到局里都给我停职,好好反思。谁反思不完全、不深刻,别怪我回去把你们从警队里完全清除出去,”阚学涛虎着脸骂这些给他丢人现眼的干警,又对刘成国说道,“小刘,你留下来协助我处理后续事宜……”

    虽说不用停职反思,但刘成国也没有什么得意,他也不知道留下来是祸是福。所谓法不责众,要是跟大家一起给停职反思,在治安科还能继续混下去,这下可好,免不得会给加倍孤立。不过他敢当面顶触宋三河,也不会太在乎其他事。

    沈淮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但刘成国知道他就算想调到梅溪镇派出所来,也好像不是他跟眼前这个镇党委副书记能决定的事情。

    刘成国没有往深里想,沈淮刚才的话,实际就是跟高天河开出的条件之一。

    配合市局捉人最出力的梅溪镇派出所所长,这时候跟死了爹娘似的。虽然他也有一肚子苦水,但也知道第一天上任就将梅溪镇搅得天翻地覆的镇党委书记,是明确要把他踢出局了,哭丧着脸,给打蒙在那里。

    高天河脸色平静,心里却是阴云翻腾,但这时候只能看着沈淮在那里开条件。他不怕沈淮提条件,就怕沈淮不提条件。

    戴手铐容易,解开难,也亏得高小虎急于报复,留下大得显露光屁股的程序漏洞。沈淮还不想把天捅破,但不跟高天河开些条件,也太对不住戴两小时手铐了。

    沈淮揉着给勒磨了发红的手腕,眼神特地在几个厂、镇干部脸上扫过去,才对高天河说道:“也亏得高市长过来给我掌管公道。我的做法也有冲动的地方,但是,梅溪钢铁厂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地步,我既然得到县、镇领导以及全厂职工的信任,担任钢厂的厂长,这个担子我就必须要挑起来,还请高市长能给我支持……”

    “梅溪钢铁厂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梅溪钢铁厂有运营自主权,万虎公司派车堵门,这是有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精神,我会要求市工商部门严肃处理这件事,”高天河眼皮子敛起来,显露来的目光又冷又硬,要想将事态控制在他能掌握的范畴之内,心里再不甘,也只能将板子打在自家头上。

    高天河说话的语气平静,好像当真是在说勉励沈淮的话:“小沈,你有文化、有能力,是市里要重点培训的年轻干部,谭部长、吴书记都看好你。你要放开手脚整顿梅溪钢铁厂,要把梅溪钢铁厂拉回到腾飞的轨道,市里没理由不支持你……”

    “有高市长这句话,我就有底气了。”沈淮说道。

    这几句话,叫站在旁边的杨海鹏、赵东他们听了直抓狂,要不是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的内幕,还以为沈淮是高天河的得意门生呢。

    太他妈的虚伪了,好像高天河的儿子压根儿跟这件事无关似的。

    吴书记?市委书记吴海峰?听着沈淮与市长高天河之间的对话,叫刚刚转身又返回会议室的镇党委书记杜建听了,脑子里嗡嗡直响。他哪里想到,沈淮到梅溪镇来接管梅溪钢铁厂,竟然是出自市委书记吴海峰的授意?

    那谭部长是谁?高天河提这个谭部长时,故意放在吴海峰的前头,说明是比吴海峰更重要的人——杜建这一刻只觉得脚下跟踩在棉花堆里似的,没有站立的力气。

    看到杜建、何清社还有熊文斌这么快就去而复返,高天河问道:“工人们都散了?”

    “工人们提出要亲眼见过沈厂长没事才肯散掉。”熊文斌说道,看了沈淮一眼,心想沈淮今天的行为虽说有些冒险,但能这么快就在职工心目中建立威望跟威信,这为迅速打开梅溪钢铁厂的局面,开了一个好局。

    熊文斌也暗感沈淮做事,真是有他们不及的魄力跟闯劲。

    何清社把杜建似爹娘死掉的神情看在眼底,看着镇上以及钢厂的干部个个噤若寒蝉,也不得不承认沈淮这个有他嚣张狂傲的底气,想来杜建受这次打击,就算不给调出梅溪镇,以后也不会有压制沈淮的勇气了吧?

    “小沈,你是不是出面去安抚一下职工?”高天河亲切的唤沈淮为“小沈”,但心里似乎能听见咬牙切齿的声音。的确,高家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有高天河刚才这番话,整个事件的定性就清晰了。

    板子都打在万虎公司的头上,堵门的两辆车白给轧了不说,工商部门还要继续追究万虎公司破坏梅溪钢铁厂运营自主权的责任。出警的责任,也要由宋三河全背下来,少不得要把身上这身警服扒下来——当然了,高天河做出这些让步,也是为了将事态的发展控制在他手里。

    虽说未必没有将高天河一击打倒的机会,但真正就这事纠缠下去,对东华当前的局面未必就有利。

    就拿梅溪钢铁厂来说,真要彻查下去,必能查出一堆问题,但是钢厂这状况,拖不起时间啊。

    沈淮此时的作风,看上去强硬非常,做事也横冲直撞,那是他知道某些事情的底限在哪里,他骨子里还是务实的。

    眼前梅溪钢铁厂最紧要的,不是顺藤摸瓜,惩处那些个贪官污史来;整顿生产,重新理出运营的头绪,让八百余钢厂职工能够养家糊口,才最为关键。

    沈淮这一次的目的,就是要将梅溪钢铁厂的实际控制权抓在手里,暂时不会去考虑太多的事情。

    沈淮也知道,谭启平也未必希望在赴任之前,东华官场就给搅得天翻地覆。国内的官员太习惯于稳定了,特别是县市以上,大家都围着潜规则转,谭启平也不能例外,倒是乡镇干部偶尔有一言不和就拳脚相加的场面,作风很是健壮。

    沈淮推开门,走出厂办大楼的前厅,看着聚集在楼前,为了他不肯离去的数百职工,还有些闻讯赶来的职工家属,百感交集,大声说道:

    “今天所发生的事,终将成为钢厂要揭过去的历史。钢厂在过去几年里,陷入运营上的困境,很多职工连养家糊口都难。形成这种情况,有很多的困素,我们要反思,但我们更要往前看。我很年轻,也没有经验,但有一点,要明确的告诉大家,那就是,我敢想,也敢做,有困难像头老虎横在面前,我也敢上去拳打脚踢,将老虎赶跑。高市长支持我,我在这里也请广大职工干部支持我。我,沈淮,一定不会孤负你们的信任……”

    围在厂办前的职工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高天河藏在阴影下的脸则变得更阴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