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章 顺势而来的就职演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淮不想简单说几句就把职工解散,今天职工的情绪都调动起来,也是为完全对钢厂整顿进行动员的最好时机,也有意把眼前的情形当下发表就职演讲的最好时机。

    “我看厂里的职工,差不多都在这里了。虽然没有准备,今天发生的事情也不尽叫人愉快,但不妨把眼前当成我跟大家的初步见面,当成我的入职演讲,”沈淮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没有话筒,就尽量提高声调,叫在场的所有职工都能听到他的讲话,

    “我初来乍到,对钢厂的情况也谈不上了解,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职工干部,对钢厂的了解跟感情,都比我深,比我厚。相信在场的每一个职工干部,也都明白钢厂到了必须要进行完全整顿才能拯救的地步。高市长代表市里,杜书记代表镇里,也明确表示坚定的支持钢厂开展整顿生产运营的活动……”

    杜建身子缩在前厅的阴影里,心里想:尼玛,老子什么时候说过支持你整顿钢厂?心里腹诽归腹诽,杜建这时候可没有跳出来的勇气,他以至不知道这事过后会给沈淮怎么收拾他。

    熊文斌与赵东、杨海鹏站在后面,他们还没有看到沈淮管理一座大规模钢铁工厂的能力,但不得不承认,沈淮的演讲很有感染力;也知道这是身为领导者的基本素质。

    如俗话所说:上位者要能压得住场子。

    沈淮把他绑架上,为他的入职演讲背书,高天河也只是脸色平静,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阚学涛却颇为欣赏的看着在党员干部队伍里显得有些过分年轻的沈淮,即便还搞不清他背后有什么后台,但想到他敢对高天河父子使出这么强硬的手段,也确是有些过人之处。

    阚学涛又心想,他这么年轻,应该没有结婚吧?

    当然,在市里局势明确下来之前,阚学涛也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沈淮,不会显露特别欣赏的眼神。

    “我没有在钢铁行为任职的经历,也很年轻,很多方面都经验不足,”沈淮无暇去顾及身后众人的感受,“但我相信只需认真听取广大职工干部的意见,认真的把工作做到细处、实处,把我们应该做、需要做的每一项工作、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位,钢厂绝对能够在我跟大家的手里焕发重生。所以我在这里,请求大家,请求各个职工干部在回去之后,为钢厂将来的命运认真的思考:钢厂有哪些毛病跟缺点,是必须要立即改正的,有哪些薄弱环节是必须要立即得到加强的?所有这些意见,请各班组先进行讨论,然后在车间进行总结汇总到厂办,最后在职工大会上进行表决。我们选择出最紧要、最迫切需要改正一百条的问题,作为今后一年的全厂目标。一年之后,再看我们能做到什么样子……”

    “我在这里说一下,我个人对钢厂最不满的第一条意见,”沈淮顿了顿,手指着台下脸熟的一名青年职工,“我记得你,你叫胡志刚,下午时,你带着大家要冲出厂门,给杜书记拦住。我想问你,你上个月全部的工资收入是多少……”

    “二百三十六元,”胡志刚站出来,也大声回应沈淮的问话,“都不够带女朋友买几件衣服。不过,就这收入,还是我们班组最高的……”

    大家哄然而笑,当满怀希望时,倒不觉得这么点工资可怜了。

    沈淮知道梅溪钢铁厂减半发工资有三个月,看来这个胡志刚不单是个有威信、能带头闹事的主,也确实有些能耐,不然像他这么一个刺头,很难拿到比大多数普工都高的工资。

    “我个人对钢厂最不满的地方,就是这里。大部分职工如此辛勤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给女朋友买几件衣服,一个月都吃不起几顿肉;我还了解到,有些职工的子女要上学,几百块钱的学费都还要跟亲戚借。我给大家许诺一点,我就是求爷爷告奶奶,在召开全厂职工大会之前,首先会把厂里拖欠大家的工资给补上。以后厂里有了效益,也会第一时间增加大家的收入……”

    职工们说到底最关怀的还是自己的收入,听沈淮如此许诺,哗然又雷雨般的掌声。

    换作别人,全厂职工也许会认为这只是一些漂亮话,但沈淮今天开着重卡将堵门轿车的形象,已经深深的印在职工的脑海,竟是一点都不怀疑他能说到做到,只是还以热烈的掌声。

    “当然,有些丑话,我也说在前面。我主张职工之间拉开收入上的差距,主张让有才能、有技术、懂管理以及能认真努力工作的职工干部,获得更高的收入,”沈淮待掌声渐息,继续说道,“很多人会疑惑,这不是公然支持给管理干部涨工资吗?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大锅饭早就喊着要打破,优良的职工为什么不能拿更高的收入?只需是有助于增加钢厂整体效益的行为,我们都要敢于尝试。我也知道很多职工对钢厂的有些干部很有意见,认为他们的管理水平不够、技术水平不管,却窃居高位,要是再给他们涨工资,还有天理了?我在这里给大家许诺一点,也是市里、镇上支持我的。在接下来要召开的职工大会上,管理层及各科室负责人,必须每个人都站出来做与其职务相关的陈述,当众接受全厂职工对其职务能力的质询,以示能胜任其职。不合格的,一律下岗去当普通工人。有能力的职工,自认为有管理水平、有技术水平,能比现有的管理干部做得更好,我支持你们在职工大会上站出来打擂台……”

    沈淮指着台阶下的胡志刚,说道:“我对你印象很深,你也吹嘘你的工资收入在班组里最高,想来你也是有技术、懂管理的人才。在接下来的全厂职工大会上,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当然,你要是觉得比我更有资格当厂长,希望你能提前两三天告诉我一下,要让我好提前做些准备……”

    职工又是哗然大笑。

    胡志刚给沈淮当众点将,心里热血沸腾,脸上因激动涨得通红,平时胆大敢闯的他,这时候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沈淮继续说道:“我的意见就在这里,无能又没有责任心的管理干部一定要从管理职位清除出去,懒散而不遵守工作纪律的职工,也必须要进行严厉的教育跟纠正。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已经拖了很晚,也耽搁了吃晚饭的时间,现在解散吧……”

    沈淮演讲完毕,职工掌声久久不息,围在厂办大楼前,不愿意离去。

    沈淮转回身,对着身后的高天河、阚学涛、熊文斌等人说道:“刚才那番话,叫高市长、阚局长、熊主任你们见笑了……”

    熊文斌见沈淮对职工的心态以及钢厂的问题把握很准备,再说有今天这么好的开局,接下来对钢厂动大手术,阻力也荡然无存,才深刻的认识到,谭启平用沈淮在东华当开路先锋,不是没有缘故了。

    熊文斌猜测,也许沈淮本身并没有过硬的背景,而是纯以过人的才能折服了谭启平也说不定,只是很奇怪他跟陈铭德在东华大半年,倒没有特别耀眼的表现。

    高天河脸色阴晴不定,沈淮表现越出色,只意味着他将来遇到的麻烦更大,实在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

    高天河只是点点头,表示赞许的态度,心里却懒得再跟沈淮说半句话:不就是为了拿走梅溪钢铁厂的控制权吗?给你们就是。

    当然,沈淮刚才的那一番话,更是叫钢铁的管理层心如死灰,没想到沈淮在接下来的职工大会上,就要间接将他们架到炭火上去烤,他们恰恰还不敢有半点的挣扎跟反对。

    沈淮朝赵东点点头,说道:“赵东,你也要好好准备一下,虽说在刚才的会议上,我点名聘任你担任我的特别助理,但同样要在职工大会接受检验。你要是给赶下来,我的脸可就丢大了……”

    赵东知道沈淮这番话是警告钢厂的其他管理人员,说道:“钢厂真有人比我更适合生产技术助理的职位,我愿意下车间当工人。”

    沈淮笑了笑,转过头跟杜建、何清社说道:“虽然我也是镇党委副书记,但看来我有一段时间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钢厂了,我分管的工作,就要何镇长替我多分担些了……”

    杜建心里暗骂道:尼玛的,你在镇上根本就没有分管工作好不好?也知道沈淮说这话,是为了抬何清社出位。

    何清社到这时听沈淮说这句话,才算是完全放下心来。

    他虽然不知道沈淮背后有什么人,大概是因为太年轻,资历不足,没有办法间接担任乡镇一把手,才以正科级屈居副书记之位吧?想来杜建以后是再不敢跟沈淮针锋相对了——再看旁边一个个噤若寒蝉的镇上干部,大概打心里底正苦思着如何改善跟沈副书记的关系吧?

    到这时,何清社也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心想:站位真是太重要了,要是他今天稍软弱一些,给杜建完全牵着鼻子走,将来的下场未必就会比杜建好多少。

    职工差不多都离厂去了,葛永秋代表县委县政府才姗姗来迟。

    高天河对葛永秋也是兜头一顿臭骂,最后吩咐道:“虽然这次的错误,是万虎公司跟市公安局形成的,但你们霞浦县委县政府也要好好的反思……”他不想再留下来受气,想着把后续的一摊子烂事都丢给葛永秋处理,也叫人放心,便邀阚学涛先回市里去了。

    终究梅溪镇隶属于霞浦,葛永秋既然赶了过来,市里退出也是当然了。不过事件又涉及到市公安局,市委书记又有明确的指示,熊文斌以及刘成国便留下协助处理后续事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