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蠢总是有缘故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求红票,求珍藏,求关注)

    高天河坐车返回市里,过梅溪大桥就与阚学涛分了路,这时候后面有几部车赶上来。

    看着是儿子高小虎以前所用的旧车,高天河叫司机停下来。

    高天河看着儿子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转过头来还满脸的不服气,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蠢货!”

    “那辆奔驰小两百万呢,再说有钱也要批条,真就这么算了?”高小虎一早就赶到梅溪镇,但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他也没有露面的机会,后来还是从给逐出厂的宋三河那里,知道局势给逆转的情形,“爸,我的车叫人毁了,你不管,不帮我,胳膊肘怎么也不能往外拐吧?”

    “蠢货,终有一天我会给你活生生的气死不可,”高天河克制住抽儿子一巴掌的冲动,恼火的怒斥道,“我平时反复跟你说,这社会有大把的人是你得罪不起的;这社会有太多的事,是你老子我也遮不住的。你以为你老子当个破市长,你就真能够在东华当天王老子、无法无天了?”

    “……”高小虎给兜头一顿臭骂,嗫嗫的问道,“沈淮这小子是什么来头?”

    “你在惹事之前,能这么想一下,就好了。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就不会把刀子塞到别人手里,让别人拿来捅你老子的胸口,”高天河气得胸口绞痛,皱紧眉头,说道,“你什么时候能长些脑子啊!”

    “爸,你别急,我错了还不成,”高小虎看着他爸心脏病要发作,也慌了神,赶忙安慰他爸,“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高天河平复心情,等脑口的绞痛劲过去,才舒了一下眉头,语重心长的跟儿子,说道:“你是不是要看到你老子的位子给人捋下来,你就满意了,你就痛快了?你以为你老子,真就心甘情愿的,跑到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王八蛋面前,低声下气?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啊,形势比人强啊……”

    高小虎没想到事情严峻到关乎他老子的官位,他当然知道他老子的官位对他是何等的重要,当下塌着脸,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不能惹?”

    “熊文斌要是没骗我的话,东华新的市委书记将是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见儿子眼睛里有着不确定的神情,高天河说道,“对,就是上回到东华来处理陈铭德后事的谭启平。沈淮应该一早就知道谭启平要来东华任职,以至还将熊文斌推荐给谭启平;今天就是熊文斌过来找我把事挑明的。而在谭启平到东华任职前夕,沈淮主动要求去梅溪镇,在这件事,吴海峰又是主动配合之。你也三十好几了,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大概不用我跟你注释什么吧?”

    高小虎哪里想到牵涉这么深,打心底窜出一股寒气,但想到另外一件事,又忍不住生出一股邪火,恶狠狠的骂道:“操、他妈的周知白,我下午就跟他在一起,他压根儿就是看着我往火坑里跳……”

    “你都快三十了,还不知道人心险恶?自己眼瞎栽进屎坑里,就不要怨别人心狠手辣,”高天河说道,“希望你吃这一次亏,能长些教训……”

    “他们会这么放手?”高小虎又担心的问,“万一叫他们掌握梅溪钢铁厂,再查出什么问题来……”

    “千里做官为发财,拼个你死我活,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高天河对这个倒不是特别的担心,而且他也能看出,沈淮的目的就在于掌握梅溪钢铁厂,说道,“不过,你要给我记住了,以后遇到什么事,记住不要动不动就把问题闹大。你暂时也不要管万虎公司的事情了,中央也三番五次的要求党政干部子女严禁经商,你至少要从表面上,跟万虎公司脱离关系。我看你暂时就不要留在东华了……”

    “我不再乱来,还不行吗?”听着他爸把他从东华赶来,高小虎也慌了神,求饶道,“公司的事,我不再管了,就在家里呆着。”

    “你啊,”高天河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性子,要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放心让你离开东华?只是谭启平担任新市委书记的事,我还是今天从熊文斌嘴里知道,想必吴海峰也没有提前知道消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高小虎也不是完全没有悟性,今天掉进坑里,也是他在东华横行惯了,一下子给撩到基点上,脑子叫怒火填满,这时候才能冷静的考虑问题。

    “省里对东华已经失望透顶了,以致没有人愿意或者就有胆提前跟我们透露消息,”高天河知道什么都不重要,得到省里的信任才是最致命的,也就意味着谭启平以后想在东华搞谁,很可能都会得到省里的支持,说道,“我要你离开东华,不是去别的地方,是去省城。你到省城后,千万不要再给我惹事了,但要舍得花钱。现在多少钱,都要舍得花出去。几百万、上千万,几千万,都给我往外砸出去,不要心痛。怎么花钱,对谁花钱,大概不用我再教你吧?也唯有你在省城花的钱越多,我们才有可能拿回主动权……”

    “我懂。”高小虎说道。

    “你懂就好。”高天河疲惫的闭上眼睛,让司机停车让儿子下车去。

    *************

    陶继兴早一步去了新联乡,再一个事情又关乎高天河及万虎公司,葛永秋即便有一千个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代表县里,到梅溪镇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好在围聚的职工已经散去,高天河、阚涛对万虎公司堵门以及宋三河擅自带队出警的行为已经定了性。除了要面对沈淮这张臭脸,也没有特别为难的事情丢给葛永秋处理。

    高天河在离开之前,也大体将事情的经过跟葛永秋交待清楚了,要他过来,主要就是防止事态再有起复。

    简单的在钢厂食堂里吃过晚饭,葛永秋就借着钢厂的会议室,把梅溪镇及钢厂主要负责人召集起来召开会议,商议后续事宜的处理以及明确钢厂整顿诸多问题。

    “钢厂要整顿,高市长已经定下调子,沈书记对职工干部的演讲,我没有听到,有些可惜,但县里的态度,是坚定支持的。”

    葛永秋坐在会议桌的一端;梅溪镇跟钢厂的主要负责人,分坐两边;熊文斌代表市委,坐在葛永秋的旁边;沈淮作为钢厂厂长,则坐在会议桌的另一头,多少有些跟葛永秋分庭抗礼的意味。

    镇党委书记杜建,整个人跟溺死鬼似的。趁着食堂吃饭的空当,他犹不甘心的试图联系县委书记陶继兴。这回倒是联系上了,是陶继兴的秘书接的电话,称陶继兴到新联后就得了感冒,此时已经睡下了,不宜打搅。

    才八点钟不到,睡觉?睡女人吧?杜建心里绝望的咆哮着,他就是一个蠢蛋,也知道他给陶继兴抛弃了,他已经完全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命运。

    “整顿的问题,我是对全厂的职工干部喊了几句高调子,说不合格的管理干部统统都下车间当工人,”沈淮低头看着还有着红印子的手腕,说道,“这么说主要是为了提振职工的士气,但也不能一点行为都没有。要是有人觉得没有办法应付这个局面,能够现在就提出来,我想县里或者镇上还是能够安排一些干部职务的……”

    梅溪钢铁厂作为霞浦县少有的几家规模企业,虽说是乡镇企业性质,除了之前由镇党委书记杜建间接兼任钢厂厂长外,还有多名主要负责人,都是镇党委委员的身份,论及级别,都是副科长。

    沈淮也没有办法让这些人真下车间当普工,那就只能请他们离开钢厂。

    葛永秋点点头,说道:“这个问题,县里会认真考虑,尽快就给你们明确的答复。”这都是高天河答应给沈淮的条件,不把一些人踢走,会妨碍到沈淮控制整个钢厂;葛永秋也只能尽量替高天河擦屁股,也不知道县里陶继兴会不会拖后腿。

    坐在会议桌一边的几名副厂长以及各科室的负责人,也是暗暗松了口气,沈淮好歹是给他们留了条生路。能回县里或镇上,即便从此给丢到冷板凳上去干坐着,至少编制不用丢,也不用真给丢下车间当工人……

    “我听说熊主任以前担任过市钢厂的厂长,”沈淮又把话题转到熊文斌的头上,说道,“梅溪钢铁厂要怎么整顿,才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走回正轨,还要熊主任指导工作……”

    “我那一套已经过时了,”熊文斌哈哈一笑,说道,“再者市钢厂现在这样子,说明我以前的办法也不是长治久安之策……”在葛永秋面前,不愿意说太多的话。

    葛永秋看沈淮不顺眼,当然看到熊文斌这张脸也很不舒服。

    葛永秋知道,要是熊文斌愿意服软,高天河还是会用这个曾经的得力大将。也正因为如此,葛永秋才一直都努力的要熊文斌踩在脚底下。说到底,葛永秋就是怕熊文斌在高天河跟前取代他的位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

    没想到熊文斌能迂回通过沈淮跟即将到东华赴任的新市委书记谭启平接触上,更没想到沈淮到梅溪镇来,是出自谭启平的安排,更没有想到吴海峰在那种情况下还能跟谭启平有默契……

    钢厂的事态,暂时算是平息下去,作为平息事态的买卖条件,就是放手钢厂交给沈淮整顿。就算钢厂给整顿成姓沈的、姓谭的,大家也都要捏着鼻子认下来。

    葛永秋认为这样也好,谭启平到东华来担任市委书记,总不能一点油水不给他捞。只需吃相不要太难看,只需不把他们吃下去的肥肉抠出来,也就没有大不了。这年头总要讲究一个利益均沾,吃独食的往往没有好下场……

    夜里的会议,就是在高天河定的基调下,将钢厂整顿的细节确定得更具体、更有操作性,也将由县里出个文,从政策层面扫清沈淮大力整顿梅溪钢铁厂的阻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