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大人物都有司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把徐溪亭、赵东他们留在会议室继续讨论整顿方案,沈淮上楼走进他还很陌生的厂长办公室。 



    柚木地板、看上去就知道高档的办公家俱,金钱树盆栽,还真是有前厂长杜建的风格。



    杜建的私人物品都已经拿走,档案柜里的文件也还算整齐,但从表面是看不出有无缺失的。交接表就摆在办公桌上,沈淮今天也没有时间看一眼,也不大关怀,终究负责交接的厂办主任就是杜建的亲信。



    “沈厂长……”



    沈淮放下交接表,转回头,见面孔是杜建的司机,只是半天没想起他的名字来,应该是没有听人提起过他的名字,问道:“你是?”



    “我是邵征,以前是杜厂长的司机,”邵征将手里的钥匙递过来,说道,“这是帕萨特的车钥匙,杜主任说要交给你。小车班还有两名司机在值班,沈厂长你看到挑谁当你的专职司机,大概等明天人齐了再说?”



    沈淮看着邵征手里的车钥匙,邵征嘴里所说的杜主任是厂办主任杜贵,是杜建的堂弟,也是杜建在钢厂的铁杆心腹。



    大概是自认会给遭到清洗,所以杜贵也不鸟沈淮,只是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下班时间一到,就间接走人,不在目前的二十六人临时管理团队之列。包括昨天在党政会议上给任命为治保处处长的王刚,今天就压根儿没敢过来报道、找不痛快。



    钢厂效益再差,管理层该有的享受倒是一点都不落后。



    包括进口的帕萨特在内,小车就有八部,厂办还特地下设了一个小车司机班,编有八名小车司机。



    帕萨特平时是杜建的座驾,但经历昨天的事情之后,今天上午,杜建就把车连着司机以及另一部给镇里占用的桑塔那还了回来。



    作为钢厂最好的小车,从上到下,也都认为帕萨特该是沈淮使用,故而厂办主任虽然早就下班,还是安排邵征留下来等沈淮。



    “都不早了,你怎么没下班去,车钥匙让其他司机交给我就行?”沈淮问邵征。



    乡镇干部按照严格规定的话,不管书记还是镇长,都不应该配备专职司机。不过只需财务允许,像杜建这样,将司机编制挂相关单位,享受专职司机待遇的情况普遍。



    邵征既然是杜建的专职司机,自然也应该是受杜建信任的人,而且这年头会开小车的人不多,即便离开钢厂,即便杜建不帮他安排工作,他也不应该愁找不到碗饭吃。



    沈淮对邵征留下来,感到有些奇怪,见他三十五六岁左右,皮肤黢黑,中等人身材,人看上去很结实,大概是退伍军人,只是这时候也不便去翻看人事档案。



    “我是钱文惠的爱人,等她一起下班呢。”邵征尴尬的笑了笑,沈淮的问话能叫他听出强烈的不信任。



    “哦。”沈淮恍然的“哦”了一声。



    钱文惠是财务科长,是位小个子、长相清秀的女人,此时正在楼下的会议室里继续参与整顿生产的讨论。



    沈淮没想到杜建的前司机跟财务科长竟然是夫妻关系。



    钢厂的裙带关系复杂,沈淮前期主要关注附在钢厂身上吸血的外围关系网,在短时间里还没有办法把钢厂内部的所有关系都摸透。



    徐溪亭在此之前,也没有就财务问题刻意的经赵东提示这边。



    一般说来,杜建要掌握钢厂,厂办主任、专职司机以及财务科长,都应该用亲信才对。



    在知道邵征跟钱文惠是夫妻后,沈淮心头的疑惑更深了,钱文惠、邵征夫妇,怎么就没有识相点、主动离职的念头?



    “我要去镇政府,你开车送我过去。”沈淮也没有立即提出就换司机,反正他也有驾证,有些私密的事情不让邵征参与就是。情况没有摸清楚之前,也就没有必要一下子就把他跟钱文惠踢出去。



    “那我就先去停车场把车开过来……”邵征也不多话,就先下楼去了。



    沈淮看着文件柜有一叠档案,白天都在工段,还没有机会正式接触钢厂的正式资料。他本打算先看人事档案,给邵征岔开来,决定先看财务资料,将厚厚的文件袋拿在手里,就下了楼。



    钢厂的财务情况,也是必须要第一时间掌握的。



    时间太紧,赶到镇政府也就三五分钟的事情,沈淮坐到车里,还是见缝插针的看起材料来。



    邵征开车也是真有一把料,在路面有些拱波的学堂街,叫沈淮几乎感觉不到车在行进。



    沈淮翻随手翻看了几页,又翻到最后,确定有钱文惠的签章。但就这份财务演讲来看,做得非常有水平,几乎看不出财务上有什么漏洞,这大概是整个市钢厂唯一叫沈淮看到的亮点。



    当然,沈淮也知道,帐目做得越漂亮,财务上的漏洞也可能会给掩盖得越完全。



    “看财务演讲,钱科长应该是科班出身吧?”沈淮将文件随手合上,问邵征。



    听到沈淮夸奖自己的爱人,邵征在后视镜里显露浅笑,说道:“都说文惠是梅溪镇的第一位注册会计师呢……”



    沈淮点点头,梅溪钢铁厂作为产值在亿元左右徘徊的规模企业,曾受市县的高度关注,能有徐溪亭、钱文惠这样的专业人才,也不足为怪。



    只是这些专业人才数量足不足够,能不能发挥出作用,才最关键。



    很快就到镇政府,三层小楼,整个镇领导所在的三楼,除何清社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外,其他几个副书记、副镇长的办公室也都亮着灯。



    三楼熄灯的房间,一是档案文印室,一是黄新良的党政办,一是杜建的书记办公室。



    沈淮心里一笑:今天又没有什么特殊事情发生,镇上这些人还真是好耐性。



    沈淮让邵征间接回钢厂继续值班,他就随手拿着文件袋上了楼。



    ***************



    昨天的事件,对梅溪镇的影响是极深刻的,昨天几乎所有的镇上干部,都给调去维持钢厂轶序,副镇长以上人员,都进入厂办大楼,都看到局势逆转的前后变化。



    沈淮虽然只是副书记,却是正科级干部,地位本来就在其他副书记、副镇长之上。而昨天的情形,稍了解些官场规则的人,都能猜到沈淮背后站着能强迫市长高天河低头的大后台。



    谁吃饱了撑死、谁嫌头硬,一定要去撞沈淮这块大石头?



    杜建的失势也是显而易见。



    曾经是杜建的后台、县委书记陶继兴在昨天的事情上没有任何的表态,而代县长葛永秋又明确将钢厂运营困难的责任归到杜建头上,支持沈淮完全清洗钢厂的管理层。



    今天大白天,镇上的干部都在猜测:书记杜建到底是会给间接撤职呢,还是说给调到其他哪个旮旯里去?或者下场会更惨重,间接进大狱?



    这时候,镇上的干部是唯恐跟党委书记杜建撇不清关系,除了已经给捆在一起绳子上的那几只蚂蚱外,谁还敢跟他走得太近?



    昨天在钢厂的会议室里,沈淮也明确表示要抬何清社上位,掌管镇上的工作,那几个副书记、副镇长,即便觉得沈淮不容易亲近,从此之后,跟何清社站到一起,也就显而易见成了明智的选择。



    杜建完全没能从昨天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今天两个会议,是何清社掌管,也叫他领会到从来没有过的、大局在握的感觉。



    不过何清社没有给喜悦冲昏头脑,他很清醒的知道这种变化是谁带来的,所以上午跟下午都主动找沈淮联络。



    只是沈淮给钢厂的事情缠住,他夜里也留在办公室等沈淮过来碰头,一点不觉得过九点了,时间很晚。那几个想要好好表现,想要跟杜建划清界线的副职,也知道老老实实的守在办公室里。



    沈淮间接上了三楼,没有理会还守在政府里的副镇长、副书记、党委委员,间接就敲门进了何清社的办公室。



    沈淮也只是赶过来,跟何清社碰一下面,他这时候根本就没有精力太多的去过问镇上的事情。



    今天下午镇上两个比较重要的会议,他也都请假缺席,以至还没有机会跟下面的村干部见面。



    沈淮只是想知道经历昨天的事情之后,镇上的状况有没有改变。



    乡镇工作繁琐而复杂,计生、农税、土地承包、河渠水利建设、宅基违建、中小学教育以及工商税收、乡镇治安卫生综合治理,都要间接面对农民及镇上居民,会遇到各种难缠的事。



    沈淮没有三头六臂,即便眼下有机会能把梅溪镇所有的权柄都抓过来,他也没有能力,把这么多千头万绪的事情都抓到自己身上来。



    所以在政府这头,沈淮目前也只能支持何清社掌控局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