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上位者的艺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到阚学涛跟熊文斌在书房里陪着谭启平说话,沈淮这才想起来,客厅里那个看上去有些面熟的穿黑衣的中年妇女,是阚学涛的妻子。

    “阚局长也在这里啊!”沈淮先跟阚学涛打招待,看他与谭启平聊天的容貌,应该是早就认识。

    “老阚在省厅时,就跟我认识了,”谭启平拍着身边的沙发,让沈淮坐过去,跟阚学涛说道,“听说小沈在梅溪镇,给老阚你惹了不少麻烦啊!”

    “怎么会,是有些人做得太过分了,”阚学涛脸上堆着亲切的笑,说道,“沈淮在梅溪镇工作还是很有魄力的,年轻人比我有闯劲,”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周明,说道,“老熊的女婿也是一表人才啊,听说是计委的梯队骨干?”好话倒是一个都落下。

    九三年,公安局的地位还没有提上来,阚学涛虽然是局党组书记兼局长,在县处级官员里的排名并不是特别的高,面对即将给谭启平提拔为市委副秘书长的熊文斌,也尽可能的与他亲近。

    跟市政府一长串副秘书长不同,市委副秘书长会兼市委办、市政研室等部门的正职,行政级别本身就高一级,市委秘书长是常委成员,主要负责协助市委书记处理党务工作,故而市委副秘书长的含金量就能够说是正处里最高的几个之一。

    阚学涛对熊文斌、沈淮之间的关系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熊文斌怎么就得到谭启平的信任。

    谭启平跟阚学涛引见熊文斌时,就跟向沈淮引见与他之间的关系一样,只是说以前认识,具体怎么认识,认识到什么程度,都含糊不讲。

    这也许是身居高位者的说话艺术。

    阚学涛调来东华有好几年了,对东华地方上的人事摸得比较透,也知道熊文斌这个人,心想人的遭遇也奇怪,知道熊文斌有掌管大型国企的经验跟成绩,真要得到谭启平的信任,提拔当副市长都有可能。

    沈淮帮随便拿旧报纸包的老黄杨圆雕摆谭启平的办公桌上,说道:“谭书记新官上任,我就送这么一样东西当贺礼,不会显得寒酸吧?”

    谭启平说道:“老熊跟老阚都拿礼物过来,叫我挡在外面,你又来破坏我的规矩……”

    “我跟阚局长、熊主任不一样,”沈淮说道,“实在不行,那我从这书房里挑一件东西走,当谭书记给我的见面礼……”

    谭启平摇头而笑,说道:“赶情你是看上我这边的好东西了,得,换就换吧。”

    阚学涛也不知道沈淮跟谭启平到底是什么关系,但看眼前的场面,明显谭启平与沈淮显得更亲近,不然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收入沈淮送来的贺礼,而坚定的将他们的挡回去,

    阚学涛暗道:也难怪沈淮在梅溪镇搞那么大的风浪,谭启平人还没有赴任,就替沈淮撑腰,逼着高天河低头,想着这个沈淮,以后还真是要好好的亲近。

    也就闲聊一些话题,谭启平也要周明拿张椅子过来凑热闹。

    周明有些拘束,别人问他话,他都一本正经的回答,又显得急于表现。

    不过谭启平对周明这样的年轻干部也是宽大的,更不要说周明还是熊文斌的女婿,还有意问了一些计委工作上的事情,看他对业务熟不熟悉。

    周明能给熊文斌挑作女婿,还是有些能力跟学问的,不过受熊文斌的牵累,都快三十了,在计委也只混到副主任科员的身份,没有能担任具体的职务。

    不过只需熊文斌能进入东华权力的核心圈,就算没有谭启平的间接提拔——谭启平也不大可能间接提拨周明——周明作为熊文斌的女婿,自身又有能力,业务水平还算过硬,想混不到一官半职,都不可能。

    沈淮话不多,就听着谭启平跟阚学涛还有熊文斌在那里闲扯,倒是谭启平主动将话题扯到梅溪钢铁厂的头上,问沈淮:“听老熊说你在梅溪钢铁厂的工作很不错,实际参与生产整顿的人员,对你的评价都很高啊……”

    “才半个月,哪里会出什么好成绩?”沈淮歉虚的说道。

    “你这么说,可是怪我在谭书记面前帮你虚报功绩?”熊文斌笑着说。

    “老熊在钢铁行业说话是有权威的,”谭启平说道,“要不是我要先理顺市里的关系,还想间接让老熊再回市钢厂。你在梅溪钢铁厂整顿出成绩来,对市钢厂也有一个推进……”

    沈淮笑着回应:“即便有些成绩,也是梅溪钢铁厂之前的底子太差。从一线工人到管理层,劳动纪律都非常涣散,进步的空间大,所以一下子收紧了,就能很快抓出一些成绩来。再一个,国内钢铁需求这么旺盛,今年差不多有20%的缺口要从国外进口,扭亏应该是个不难达成的目标。之后到底能做得多久,能有多大的成效,现在说还早。不过,真要论功的,还要多谢阚局长,没有阚局长帮我撑腰,这生产整顿就很难顺利的进行下去……”

    “还是你们年轻人办事有魄力,”市局出了那档子事,阚学涛可不敢居功,“市局提供点支持,实在微不足道,再说问题最初也是先出在市局……”

    谭启平也研究过梅溪钢铁厂的材料,听沈淮有信心扭亏,而且能说到几个关键的点子上,知道他在梅溪钢铁厂上是花了心思的,点头表示赞许。

    谭启平对沈淮指望也没有特别高,心想着,只需沈淮能将梅溪钢铁厂扭亏,调他到更重要的岗位去锻炼,也就不怕别人会说什么。

    说起来,谭启平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宋乔生对自家的这个亲侄子为什么会这么冷淡?他跟沈淮的父亲宋炳生,还没有机会间接联系。

    “宋三河后来怎么处理的?”谭启平明显也没有忘记这件事,问阚学涛。

    沈淮后面也没有精力跟踪这事,看向阚学涛,想知道高天河是怎么擦屁股的。

    “局党组决定双开,市里也支持局党组的决定。”阚学涛说道,

    沈淮暗想高天河擦屁股的功力倒是一流,这件事倒没有留下把柄来。不过双方相互做买卖,他如愿以偿掌握了梅溪钢铁厂,也就不想再去深究万虎公司的事。

    水至清而无鱼,官场自有其规则运转。

    一般说来,官场上,能容得下打击报复,却容不下嫉恶如仇——即叫人感到悲哀,又不得不适应这种现实。

    沈淮在市钢厂这些年来的经历,以及从之前的沈淮人生里学到的东西,都叫他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做些事情,就先得学会容忍一些事情;做好官比做清官要难得多。

    “哦,”谭启平点点头,对宋三河的事情也没有再细问下去,又说道,“你们市局以后要重点打击经济犯罪,维持好东华市的经济秩序,这样才可能让东华有一个优良的发展经济的环境。”

    阚学涛能听出谭启平这话还是有所针对的,点头满口答应下来,说道:“谭书记你的指示,我明天就召开局党组会议部署下去……”

    “也不用太焦急,”谭启平说道,“沈淮在乡镇,动作能够大一些,波浪再大,也掀不翻船,市里的工作还是一步步的去改善。”

    阚学涛琢磨着谭启平的话意,一时间也不知道他要急呢还是不急。

    听到这里,沈淮倒是放心了:谭启平还是支持他在乡镇搅浑水的。

    他之前担心谭启平有可能会听到他以前在宋家的表现跟恶劣事迹,担心谭启平会放弃对他的支持。所以他这段时间,也是卯足了劲去整顿钢厂的生产,就是想就算谭启平知道他以前的劣迹,也能看到他现在的努力跟成绩。

    沈淮也无意去揣测谭启平此时知不知道他以前在宋家的劣迹,只需谭启平这时不放弃对他的支持,他就有信心做出更多的成绩,跟谭启平证明自己的能力,说不定还能在谭启平的印象里,赢得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形象。

    这边聊着天不觉得时间过得飞快,陈素娟就过来催大家一起去吃饭。

    陈铭德那档子事,虽然有些定论,但还有些不好的风闻传出去,故而谭启平过来赴任,陈素娟宁可把省妇联的工作丢掉,也跟着到东华来。

    一起过来的,还有她们家用惯的一名保姆以及谭启平在省组织部时用惯了的司机黄羲。

    沈淮倒是跟黄羲早就见过,上回跟熊文斌连夜赶回东华,还是黄羲开车送他们过来。黄羲也早就结婚生子,不过妻子跟小儿要跟着调到东华来,需要时间,不过也方便得很。

    熊文斌的能力及风闻,叫谭启平很满意,饭桌上就间接提及在紧接下来的人事安排,会首先调熊文斌负责市委办,给他当助手。

    熊文斌还算镇定,他爱人白素梅以及女婿周明、女儿熊黛妮就有些喜溢言表了。

    也难怪,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作为含金量最高的县处级,曾经对熊文斌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虽说无法挤到这临湖的别墅区,至少还能在后面的楼群里得一处大三房。

    看上去熊文斌从副处一举升任含金量最高的正处,但在沈淮看来,这一切对熊文斌来说,不过是迟到的弥补。

    市钢厂在熊文斌创造出惊人的灿烂成就,也带动东华市钢铁产业在八十年代整体上升。

    就在熊文斌调出之后,市钢厂就调为正处级国营企业,顾同也入选市委委员。要不是顾同把市钢厂运营得实在不像话,或者说市钢厂在顾同执政期还能有进一步的发展,市钢厂上升为副厅级国企都有可能。

    省属淮海钢铁集团现在的年产量,也只有市钢厂昌盛时的三倍左右,去年的利税在八亿左右;而淮海钢铁集团的行政级别为正厅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