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夜饮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谭启平第一天到东华来上任,也是车马劳顿,吃过晚饭,沈淮、熊文斌、阚学涛他们就告辞离开。

    周明兴致颇高:

    熊文斌担任市委副秘书兼市委办主任的事,差不多就算定了下来。

    岳父升官,而且一升又是县处级里最接近东华权力核心的关键位子,而叫在机关冷板凳上磨了好几年屁股的周明没有理由不兴奋。

    再一个谭启平也在席间说了要提拔任用年轻干部,多给年轻干部发展的机会。周明就认为谭启平这是说给他听的,就叫他额外的兴奋。

    从北阁小区出来,还不到九点钟,送走熊文斌、阚学涛他们离开之后,周明拉住沈淮,说道:“时间还早,要不是把海鹏跟赵东他们约出来喝酒?”

    熊黛妮也是新婚燕尔,孩子脾气还没有完全脱去,也想见识一下男人们的夜生活是何等的出色。

    沈淮倒也不便扫周明的兴,就给杨海鹏打了电话问他在哪里。

    也是赶巧,杨海鹏今天做东,把赵东约出来,跟几个有意做钢材经销的建材商吃饭,接到沈淮的电话,就要他们赶过去汇合。

    沈淮没有应酬的心思,看周明跃跃欲试的显摆样子,也不想在不相关的人面前,把他跟谭启平的关系都捅出来,便约了在新建路一家新开业的咖啡馆闲聊。

    九三年,东华市区的休闲场合还主要以茶馆为主,但从下午开始,茶馆里都是赌博为乐的人,闹腾得很;而有熊黛妮在场,又不便去莺莺燕燕的那几家夜场喝酒。

    新建路新开业的一场咖啡馆颇为冷清,而沈淮颇又有喜欢冷清的地方,总之在咖啡馆里喝酒也不会显得有多奇异。

    约好地点,沈淮开车到那家名为裕典的咖啡馆,杨海鹏跟赵东倒已先赶到了,他们吃饭的地方就在左近。他们也知道沈淮今天会去见新上任的市委书记,也恨不得听沈淮说一说跟市委书记见面的情形。

    “老熊的差使定了,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沈淮看着周明矜持得有些难受的样子,便主动帮他把话说出来,又开玩笑的说道,“以后我们都要仰仗老熊的鼻息讨生活了……”

    “嗨,”杨海鹏、赵东他们都跟熊文斌的关系亲密,打心底替他高兴,杨海鹏拍着周明的肩膀,笑着说道,“老熊得了道,你小子跟着发达了,可不许不认得我们这些老兄弟们啊……”

    “说这话骂我呢?不过说实话,这事还是多亏了沈淮,”周明也知道沈淮在谭启平面前引荐他岳父的事,他岳父能获任这么关键的位子,怎么也抹不去沈淮的功劳,又问沈淮,“对了,你跟谭书记是什么关系,看上去又熟悉又不熟悉的?”

    “陈副市长在的时候,跟谭书记关系不错,我也是托这层关系,才得到谭书记的照顾。”沈淮轻描淡写的把他与谭启平之间的关系悄然的揭过去,在赵东、杨海鹏二人面前,这时候他也不愿意把宋华孙子的标牌扛出来。

    沈淮的注释,倒是很符合周明的猜测,他以至还替沈淮感到侥幸,说道:“你也真是幸运,陈副市长因病猝逝,赶着谭书记到东华来上任,不然像我这样坐几年的冷板凳,滋味可不好受。

    想到自己坐冷板凳的日子终究熬到头,周明也是格外的亢奋,服务员拿来菜单,他就间接问这里有什么好酒,又兴奋的跑到前台酒柜那边去选酒。熊黛妮以前很少到咖啡馆这种场合,二十五岁的新婚少妇,倒显得很好奇的样子。

    沈淮也随周明去,问赵东刚才跟经销商见面吃饭的事情。

    “都是下梅口钢材市场的经销户,以前主要从万虎公司拿货,中间给盘剥了一层,利润有些低。他们这段时候看到从我们钢厂出去的钢材,在市场上也没有遭到万虎公司的打压,就也动了心,”赵东把吃饭时的情形,跟沈淮汇报,“不过他们的运营规模都比较小,但对海鹏都很信任,也是厮混熟了的,还有两个人就是从市钢厂出去的,就想着凑成一家……”

    “大概能凑多少资金出来?”沈淮问杨海鹏。

    “大概能攒个两百万的样子,钢厂能不能给更多的优惠?”杨海鹏凑过脸来。

    “就这么点的进货量,你好意思跟我伸手要优惠?”沈淮抽出一根烟点上,说道,“我打算根据资金规模、货物周转率,对不同的经销商给予不同的待遇标准,也会适应的给予一定的市场支持。你们就能凑两百万的资金,实在是有些低了,少说要拿出五百万资金,我能够给你们最优惠的市场待遇……”

    “差三百万,你叫我从哪里偷去?再一个,螺纹钢的价格从年中就开始下降,就算没有万虎公司,这时候敢做钢材的建材商,也没有几家。”杨海鹏说道。

    螺纹钢价格这半年来持续下降,一是国务院在六月下旬出了“国十六条”,严禁打击海南等地出现的楼市泡沫,对各省市的建材市场打压影响很大;二是各地很多中小乡镇钢企近年来都争先上螺纹钢项目,相当多的劣质地条钢、螺纹钢冲击市场,使得市场价格也相继滑坡。

    不过梅溪钢铁厂没有技改资金,不能引进新的设备,去改生产高附加值的板材。

    目前,沈淮要把已经落后于时代的窗钢产品淘汰掉,最方便实现的,就改生产建筑用的螺纹钢,所以钢厂接下来还将面临市场价格持续下滑的冲击。

    沈淮笑了起来,对杨海鹏说道:

    “不要拿糊弄别人的一套在我面前玩弄。现在生产螺纹钢的企业是有些多,他们生产条件简陋,成本低,就算钢材质量差,把价格压下来还是有利润可赚。眼下的市场,是对市钢厂以及梅溪钢铁厂等要走正规发展路数的钢企,是有些不利。不过国内建材市场往后只会扩大,不会萎缩,整体大环境只会越来越好,虽说四周都在干偷工减料的事,但质好价优的螺纹钢也不会就没有活路。另外,钢材出厂价格,我能够十五天一调。这样,只需你们手里不要压货,市场波动的风险,由钢厂替你们承担。这样,你大概不能说我没给你们好处吧?”

    国内钢材价格今年才逐步放开,各大钢企对钢材出厂价格,都是两三个月以至更长时间进行一次调整。

    钢材市场价格的波动通常都大而屡次。

    对中小经销商来说,钢企两三个月以至更长时间才调整一次出厂价格,市场波动的风险就要他们来承担,就有些承受不起了。

    沈淮答应出厂价格调整期缩短的十五天一调,这对中小经销商是十分有利的,他们只需货物周转率够快,就能获得相对稳定的利润,少受市场的冲击。只有那些资金雄厚的经销商,才会想到大量囤货,去做市场投机的事。

    “好处是有好处,但不能想额外再凑三百万,真不是容易的事情。”杨海鹏说道。

    “能不能贷款?”沈淮问道,以梅溪钢铁厂的财务状况,就算有谭启平施加压力,银行大概也不会再贷多少款子给钢厂。其实经销商手里有钱,钢材运转速度加快,也就相当于钢厂生产资金充足了。

    当然,整个过程需要生产、原材料采购等诸多环节来配合。

    听沈淮说自己搞贷款处理三百万的资金问题,杨海鹏苦笑起来,说道:“除了高天河、吴海峰的儿子,谁能从银行空手套三百万出来?”

    杨海鹏说的也是实情。

    当前国内从政策层面,对私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就非常低。特别是年中银根收紧之后,像杨海鹏他们没有其他手段,就算有足够的抵押,这年头也很难从银行贷出三百万来。

    沈淮想了想,说道:“这样,你把企业注册到梅溪镇,答应我,所有的工商税费都在梅溪镇上缴,我看有没有办法替你处理部门资金的问题……”

    “真的?”杨海鹏也为资金的问题忧愁,听沈淮连这都答应帮忙,忍不住有些喜出望外了,又疑惑的看着沈淮,“你不会拿我开涮吧?”

    “你爱信不信,”沈淮笑着说,“明天你到镇上来找我,这事我要跟何清社商议一下,看镇上信用社有没有可能放一些款子给你?”

    “镇上信用社有钱款,不贷给钢厂?赵东说钢厂也紧缺钱啊。”杨海鹏问道。

    “只需你确保贷出来的款项是做我们的钢材经销,款子贷给你,还是贷给钢厂,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一是钢厂能够减轻债务压力,二是你可借这个机会做大,三是梅溪镇也因而能多一个税源。还有一点,就是你不能给我做砸了……”沈淮说道。

    杨海鹏咂巴着沈淮话里的意思,拍着大腿说道:“就凭着你这句话,我豁出命去,也不会把这事做砸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