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 职工大会(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职工大会过后,电炉钢生产线正式开始不间歇运转,实行倒班制。

    何清社等镇上干部,也一起进车间参加开机仪式。

    以往车间里的脏乱杂散皆都不见,电炉炼钢,车间高处玻璃会蒙着漆黑的粉灰,也都擦得窗明几净。

    何清社此前虽然不负责钢厂的什么事,但也数度进入钢厂车间参观,往昔与今日相比,真是差有千里。

    在控制室里,隔着玻璃,能看到电弧炉的废钢炽红起来,何清社不大确定的问沈淮:“如此看来,明年应该能实现扭亏了吧?”

    “根据十月份的数据,这个月就应该不亏损了,下个月螺纹钢产量能达到六千吨的话,钢厂应该能有盈余……”沈淮说道。

    “是嘛?”

    何清社虽然到现在,都还在为钢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改变而诧异不休,但听沈淮说钢厂十一月份就能把帐做平,下个月就能实现盈利,还是觉得很不测,下意识的就提高了声音,又觉得质疑的语气有些不礼貌,忙注释道,

    “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太叫人惊讶。你问郭全他们,有谁想到下个月就能扭亏为盈?沈书记,你可真是能点厂成金啊……”

    “是实现月盈利,整个年度亏损还是很严峻。”沈淮呵呵一笑。

    虽说螺纹钢从年中以来跌价较深,但出厂价还能维持在每吨三千元以上。这么高的市场售价,钢厂还能做亏损,除生产管理的极度混乱外,有些人吃相也太难看了。

    沈淮说得轻描淡写,何清社摇头而笑,说道:“以前的亏损,跟沈书记你无关,这个责任该谁背还得是谁背;这么看来,镇上到年尾就能指望钢厂支援一笔钱了……”

    其他镇上干部,对何清社顺便踢杜建一脚,也只当听不见,不过他们对何清社后面的提议非常感兴趣。

    乡镇干部每个月的死工资,也就三百出头,每年最终能拿多少奖金福利,还是要看镇上卫生治安罚款、镇属企业上缴盈利及承包费等非税收入的情况。

    一般说来,镇上的非税收入,优先保障乡镇教育、计生、完税、农水等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转,但剩余较多的情况下,多发些年终奖、多搞些名目发些福利,也是上下都默许的行为。

    这两年梅溪镇财政紧,除了平时混个吃喝,乡镇干部能装进口袋的收入,以至还不如工厂的普通职工,过得紧巴巴的,回家里都给婆娘骂没出息。

    这离春节还有两个月,听着钢厂在年尾这两个月能实现盈利,这兴趣就立马高起来了。钢厂是镇属企业,有了盈利就要上缴,要镇上要年尾能多百十万的非税收入,大家的年终奖就有着落了。

    “我正想找老何你说这事呢,其他几个镇长都在,那就边走边说,”沈淮说道,“钢厂整顿到这一步,只能说是初步有成效,接下来还要面临很多问题。钢厂自身要发展,发展资金首先要靠自身积累;镇上财政紧张,钢厂是镇属企业,不能袖手旁观;另外,钢厂的管理层跟职工,也要正常工资之外的物资激励——这些目前看来,都需要从盈利来,就涉及到钢厂有盈利之后,如何分配的问题。”

    “沈书记,你说说,钢厂这边终究还是以你为主,县里都下文的。”何清社不急不躁,就算把盈利都收到镇里来,也不能都装进自己的口袋,何苦强出头得罪人?

    “下一次党政会议,我就会提钢厂盈利的分配方案,”沈淮说道,“钢厂发展最为重要,盈利的60%,应作为发展资金保留下来。钢厂是镇属集体企业,发展壮大,最终得利的还是梅溪镇,这个倒没有什么疑问。剩下的盈利,20%上缴镇上,缓解镇财政压力。20%作为额外激励,在钢厂干部职工内分配;而额外激励,我也主张向管理层倾斜……”

    “我看这个方案可行……”

    何清社打心里认为最后只有20%的盈利上缴镇上,有些少了,但话说穿了,要是沈淮一分钱不交给镇上,拿出更高比例的盈利给自己发奖金,又能奈他何?

    这个方案至少从表面上看,还是公平的,终究钢厂干部职工拿来分配的盈利,不比上缴镇上的更多。

    何清社不表达意见,其他人则更不想表达什么意见,只是内心掩不住的有些失落,才上缴20%的盈利,那能有几个钱啊?不要最后弄个几万块钱,连打发叫花子都不够。

    “还有一个事,今天赶上,就一起说一下,”沈淮说道,“虽说镇上把企业办的工作分配给我,我也没有精力去认真的管一下。昨天我才翻看了一些资料,存在的问题严峻啊!”

    沈淮一说问题严峻,何清社等人的汗毛就立了起来,停下脚步,将沈淮围在中间,听他细说。

    “企业办本来是辖管一些有运营项目的镇属企事业单位,但这些年,对外运营的企事业单位,能承包出去的,也差不多没剩下的。承包费的收取,也不断是财政所的事,企业办就较为冷清……”

    听沈淮不急不躁的说到这,何清社以为沈淮嫌权力小,钢厂这边走上正轨,就想回镇上抓权。但不管怎么,何清社还是不动声色的听他说下去——沈淮背后有新市委书记撑腰,何清社还不会不知死活的跟沈淮争什么。

    “问题出在承包费的测算上,”沈淮慢腾腾的进入正题,“拿镇接待站为例,每年承包费才八万,太低了。”

    镇干部们听到这里,心脏就陡的缩起来:沈淮这是要开始对杜建下手啊,谁不知道承包接待站的何月莲是杜建的姘头?

    “哦,老郭就这事也跟我汇报,”何清社见沈淮要对杜建下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说道,

    “当年镇上建接待站、文化站大楼,就用去五百万。算面积的话,接待站比文化站占地还要多一些。镇接待站最初的装修以及设备什么的,也都是镇上投入,当时差不多用掉上百万左右。就是因为有些奢侈了,才不得不承包出去叫别人运营,镇上收承包费能弥补一些丧失。老郭跟我说过,一般说来,酒店装修、设备什么的,用个七八年就要完全换一茬。真要继续以每年八万的价格承包出去,承包费都不够弥补装潢跟设备的损耗——这事我正打算下一次的党政会议上提出来,没想到沈书记跟我想一块去了。”

    “老郭的演讲,你看过就好,问题就出在没有把折旧计算在内,这是很不合理的,”沈淮说道,“以钢厂为例,要是不计算折旧,这个月就能实现盈利,盈利规模还不小,大概能有八十来万;但是不能这么算。计算生产成本时,建筑及设备损耗跟折旧,是必须列入的。我看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镇接待站要承包出去,镇上不能吃亏。要想镇上不吃亏的话,承包费就要提高到每年二十四万才够……”

    何清社暗感沈淮真是心狠手辣,他只打算把承包费提一倍,没想沈淮还要再提一倍,再加上镇政府及钢厂的吃喝一掐,杜建的姘头何月莲如果还不放手,就叫她把这两三年来捞去的钱都吐出来……

    杜建虽然不在,但能够在党政会议上表态的镇党委委员,倒有三分之二都来钢厂列席职工大会。沈淮跟何清社说的这两桩事,也不需要杜建表什么态,差不多就这么定了下来。

    一方面大家都意识到沈淮忍了一个多月,终究是忍不住要对杜建下手了,何清社又坚定的跟沈淮站在一条线上,他们吃了撑着去帮杜建堵枪眼;另一方面,镇接待站承包费提高十八万,也就意味着镇上明年以后的非税收入能增加十八万,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也乐得坐享其成,要怪只能怪何月莲跟杜建以前吃相太难看。

    ****************

    送走何清社他们之后,沈淮又把汪康升、徐溪亭、钱文惠、赵东、徐闻刀、潘成等人召集到会议员,召开了一个小会。

    “钢厂也是算逐步的走上正轨,我也不会再像一颗钉子那样整天钉在厂里,”沈淮说道,“钱厂长是女同志,我们要照顾点,夜里以及休息天的厂领导值守,就由汪厂长、徐工还有赵东、徐闻刀、潘成都承担些。”

    “这么说,十天里,我们要有两天吃住都在厂里?”潘成问道。

    “对,所以我原则杜绝女同志夜里加班,就是要防备你这样的人钻空子,”沈淮笑道。

    潘成个子不高,以至能够说有些矮了,但长了一张讨女人喜欢的脸,打从进大学,再到市钢厂,发生过的**韵事不少。结婚生子之后,才稍稍收敛些。不过撇开这个不说,潘成生产管理上水平很高,也曾是市钢厂最年轻的车间主任。也是在女人身上吃了亏,这两年才干不成车间主任,在市钢厂混得不如意,给赵东拉来梅溪。

    沈淮拿潘成的旧事开玩笑,大家都跟着笑。

    沈淮看了看手表,说道:“哦,下班时间到了。你们有什么事接着讨论,决定一下今天谁第一个值夜,赵东明天把值守表给我;我先下班去了……”

    沈淮推着桌子站起来,就要离开会议室,看着潘成他们要叫苦,说道:“不要叫苦了,盈利及奖金分配方案,原则能通过党政会议。你们要想这个年就过得滋养点,这接下来两个月,还得盯着生产……”

    “是吗?那我没问题了。”潘成立马闭嘴不言。

    沈淮摇头而笑,又问赵东:“有没有其他事了?”

    “没了。要不我今天先值夜,明霞反正也回父母家住去……”赵东说道。

    镇上对钢厂盈利预期没有什么概念,但沈淮这段时间来,跟大家一起做的核心工作,就是把钢厂所有流程上的各种指标进行完全的拆解、推算,盈利预期也就相对精准的计算出来了。

    只需年尾螺纹纲的价格不大跌,钢厂十二月份的钢产量顺利达到六千吨这个目标,当月就能实现二百万以上的盈利。现在到春节之前,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估计盈利规模能达到五百万到八百万之间。

    要是盈利及奖金分配方案能够通过镇党政会议表决,也就意味盈利的8%,差不多会有四十万奖金,会在此时会议室里坐的二十个人头上分配。

    像潘成这样的管理层,苦干四个月,少说能分得两万的年终奖,再辛苦自然也不会觉得苦了。按说潘成以前在市钢厂当车间主任时,每年明里暗里的收入也有三四万,但哪有这个拿得踏实?

    钱文惠得沈淮的特赦,作为女同志,不用参与值守;再加上厂领导值得是防备生产线出状况时能得到及时果断的处置,钱文惠分管财务跟采购,不懂生产块,也不需要她参与值守。只需分管部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她也就能跟沈淮一样,按时上下班,这时候就不掩饰幸灾乐祸的笑起来,跟大家拱手拜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