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章 国营改国有的思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沈淮也不知道熊文斌从哪个工作人员嘴里知道他过来吃饭,赵东、肖明霞跟着肖建刚上楼去,熊文斌便找过来,说谭书记也在南园吃饭,让他过去说话。

    沈淮不得不把陈丹丢在翠华楼,跟熊文斌去见谭启平。

    南园是市委市政府的招待处,吴海峰改任市人大主任之后,就很少在这里露出,一号楼也就成为谭启平宴请各色人等的专用场所

    谭启平刚会见过省计委的官员才歇下来,沈淮跟熊文斌走进来,他正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看材料,看到沈淮走进来,笑着说:“都到南园,还一声不吭的,跟鬼子进村似的……”

    “我又不能未卜先知,”沈淮在谭启平侧面的沙发上坐下,开玩笑说道,“要知道谭书记您在南园,我敢不滚过来汇报工作吗?”

    谭启平其实是一点都介意沈淮跟他叔侄相称的,见他神态上倒没有什么拘束,称谓倒扣得严谨,心想他也许不想叫别人意识到他是宋华的孙子、宋乔生的侄子吧……

    谭启平倒是很欣赏沈淮这种不借家势、也要闯出一番事业的干劲,摸着朝后梳的乌黑头发,笑着说:“那你过来给我汇报汇报工作,钢厂整顿得怎么样了,还是梅溪镇怎么就跟县里捅出个‘资产管理办公室’名目来?”

    “啊,”沈淮一愣,问道,“这事怎么传谭书记你耳朵去了?”

    镇企业办本身就是临时性质的机构,沈淮以为更名为“镇资产管理办公室”,调整一下职能,应该算不上多大的事情,没想到这事竟然“上奏”到谭启平这里来了。

    “我现在在抓体制改革这一块,”谭启平说道,“东华这些年发展有些滞后了,有很多原因,经济体制僵化也是一方面。不过有些事动起手来千头万绪,霞浦县把梅溪镇的情况做个简报,递上来,听着资产管理办公室这个名称挺新鲜的,赶着你今天也在南园,就听你当面说说……”

    赵东几乎没有耽搁什么,就赶了过来,值班的工作人员领他进来,沈淮停下刚才的话题,先介绍赵东:“赵东是老熊在市钢厂时的得意门生,给我拉去梅溪钢,帮我一起整顿生产……”

    “都是年少有为,”谭启平要赵东也坐下来说话,又侧过身跟熊文斌说道,“看看他们年华风发,想起我年轻时候,正赶十年动荡,要么随大流上山下乡,要么给关进牛棚里写检讨,什么大事都干不了,哪里像他们年纪轻轻就有大展鸿途的机会啊……”

    赵东也是初次跟谭启平见面,难免有些紧张,好在谭启平在信任的人面前也平易近人,叫他很快就适应过来。

    “燕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纪庚新,在九一年就提出国营改国有的全民及集体资产管理概念。纪庚新教授还上书国务院,希望能对国营、集体企业进行更深入的改革,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厂长经理负责任及承包经营的层面,”

    沈淮把他向霞浦县申请对企业办进行改制的想法,详细的跟谭启平阐述,

    “乡镇企业在前些年得到很大的发展,但很快程度是因为地方有扩大生产规模、增加税源的冲动。淮海省在国内率先搞分税制试点,地方上就失去支持企业扩大生产规模的动力。很多之前给过度发展所掩盖的问题,如经营不善、重复建设、过度竞争、企业三角债等一系列问题,都紧接着暴露出来。我去梅溪镇分管经济工作,主持钢厂的整顿,从中发现很多类似的情形。这时候我就想,是不是想搞好乡镇经济要转变一下思路,刚看到燕大、纪教授的文章,很受启发……”

    “纪庚新是国务院的国策顾问,是很有水平的一个人。他提的理论,水平很高,但在中央还是有些争议,”谭启平早年也在下面的地市挂职过副书记,对经济方面的事情即使谈不上多精通,对国内几个知名的,给聘请为国策顾问的经济学家以及他们主要经济主张,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的有些文章还是熊文斌拿给我看的,观点是颇超前的,没想到你也有研究……”

    之前的沈淮虽说在法国读的是城市经济跟商业专业,但真真是个腹中空空的不学之徒,不过沈淮他自学考燕大的经济学博士,对燕大的几个知名经济学教授以及他们的经济理论跟学术成就,是有针对性的研究过的。

    事实上再去整理之前的沈淮在国外的生活经历,叫他对有些问题理解更透彻。

    之前的沈淮,虽然说人生非常的糟糕,真正去整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沈淮也发现很多于他有益的地方,1+1往往是大于2的。

    “欧美国家的经济体制还是值得国内学习的,”沈淮说道,“国外大型公司企业的治理,大体都在走所有权跟经营权分离的模式。如今哪怕是个乡镇,镇属企业就有一二十家,市级国营企业更有近三百家。要是企业各种经营决策都要政府来拍板,问题会很严重:一是专业上有限制,谁都不可能同时是几个专业的专家,一是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不能去及时灵活的去处理管理上遇到的问题。现在的厂长经理负责制,也主要是克服这方面的弊端。不过,厂长经理负责制对企业有没有效果,该拿什么指标去进行评价,厂长跟经理所代表的管理层要怎么去激励,国内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我提议梅溪镇改企业办为资产办,说到底,就是把所有指标都糊模掉,就看企业经营有没有经济效益,资产有没有增值,企业有没有更好发展的前景,是不是需要进一步增加资源的投入。而企业的经营是否合乎规范,这就完全是政府各委办局所要履行的责任。国营及集体企业的社会职能,特别是一些大中型国营企业,有医院、幼儿园,完全是一个小社会,不符合邓公所提的‘效率优先’的原则,都要剥离出来,这样才有可能使经营的效率变得更高……”

    沈淮把条理说得很清晰,即使是对经济不怎么精通的谭启平,也听得头头是道,说道:“看来你在国外几年,也学到一些东西的,你之前去管理一座钢铁厂,我心里还是替你在打鼓,现在看来我是有些多虑的。你掌握了成熟的理论,又有有能力的助手,是能干出一番事业的,”

    谭启平又想了想,说道,“资产管理的这一套,梅溪镇可以先做试验,我们要勇于摸着石头过河。纪庚新的文章更倾向于理论性,少有实践,到底有没有操作性,中央有些争议。我看你可以就梅溪镇实际经济工作经验,专门从乡镇企业这个角度,写一篇文章……”又问熊文斌,“老熊,你觉得小沈的理论水平,过不过关?他帮文章先写出来,你再给他把把关……”

    沈淮身上所体现的过人能力,早就消除之前传闻给熊文斌的印象,知道沈淮即使有些目中无人,也完全是他有这个实力。

    乍看到梅溪镇提出来要搞资产管理办公室,熊文斌就想到燕大经济学教授纪庚新的理论上去了,没想到沈淮在经济体制理论上也有着异常扎实的根底。

    熊文斌笑道:“我的半吊子水平,怕是不能替沈淮把关……”

    这会儿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过去用餐,沈淮跟赵东没法脱身,在席间则是跟详情把钢厂整顿的细节,也跟谭启平做了汇报。

    有些东西是吹牛吹不出来的,谭启平在官场浸淫半辈子,能做事的跟耍嘴皮子的人,睁半只眼睛就能看出分别来。

    以前没有机会这么详细听沈淮谈钢厂的整顿事,在饭桌上聊开来,不知不觉就过了十点钟,最后还是熊文斌提醒谭启平明天要起早去省里,才结束这次谈话。

    谭启平手按着桌子,说道:“这样吧,梅溪钢铁厂明年能实现季度盈利,我就过去调研一下,也顺便也给市里其他企业加点压力。年前要是下去的话,就显得有些匆忙了……”

    东华七县三区,区归市委政府直辖,各个县则是受省委托交由归市委政府代管,关系比较复杂。在梅溪钢铁厂拿出实际成绩,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之前,谭启平倒不便就立马杀过去视察,给沈淮直接助威……

    送谭启平、熊文斌坐车离开南园,沈淮才与赵东返回翠华楼,也不知道陈丹跟肖明霞也给丢在翠华楼有没有生一肚子的气。

    这边的宴席也早就散了,区建设局长唐川即使再想跟沈淮结识,也不能一点脸皮都不要、跟着赖在这里等着。

    这边就肖明霞她爸妈还陪着肖明霞跟陈丹等候着。

    看着沈淮与赵东走过来,肖建忐忑的站起来,手心里捏着汗。

    “都这么晚上,肖科长还在这里等着呢?”沈淮就当晚上的事没有发生过,伸出手跟肖建握手。

    肖建欠着身子伸过手来,满脸讨好的说道:“不晚,不晚……”接下来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下去,只是紧握住沈淮的手,想要将他早前给的过错弥补回来。

    叫肖建手心里的汗腻在手上,沈淮是恨不得在身上擦两把,但心里再厌恶这种势利眼,也要给赵东及肖明霞面子,也不愿意跟肖建有太多的接触,抽回手来,跟赵东说道:“已经不晚了,你就先送肖科长跟明霞他们回去,我们明天厂里再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