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 做事要有风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何月莲推门进来,还有些小喘气,探头看何清社跟郭全也在沈淮的办公室里,撩着鬓边的发丝,说道:“何镇长跟郭主任也在呢……”

    梅溪镇跟唐闸区挨着,何月莲不仅在梅溪镇,在唐闸区都要算有名的交际花了。虽说虚岁三十九、周岁三十八的何月莲,也就踩在美人迟暮的边缘,虽说梅溪这么一个大镇,五万多人口,比何月莲年轻漂亮的女人不会就陈丹一个,但也不得不承认何月莲骚首弄眉间的那些个风情,是很多漂亮女人学不来的。

    有些女人是天生就有媚态的,颦笑之间就带有几分诱人的魄力。

    沈淮就巴望着何清社、郭全两个不要轻易的给这个女人拉上床,不然他在梅溪镇的工作就被动了。

    “供销社的事,何镇长刚跟我提到,想着何镇长也有时间,就一起听你怎么说。”沈淮指着墙角边几张椅子,要何月莲她拖一把坐过来,郭全也刚刚把供销社的材料翻出来交给他。

    沈淮在膝盖上翻看供销社的材料。

    梅溪作为中心镇,商业不能跟市区比,但要比周边的乡镇好一些。长期以来,镇供销社都是梅溪镇商业的重心。

    不过,随着物资流通渠道的逐步放开,市场价格双轨制逐渐消亡,周边县市陆陆续续的建了一些批发市场,“物资公司-供销社”的旧有模式,就日渐落后于时代。

    到九一年,镇供销社拖欠信用社的贷款,累积高达三百万;经营陷入困境,连工资也发不出来,当时镇里就决定对供销社进行承包改制。

    最初的承包方案,是以柜台为单位,由内部职工进行承包。镇上将三百万的信用社贷款,跟供销社的库存货物搭钩,由各个柜台的承包人接手。

    沈淮翻看承包人名单,看到上面竟然有何月莲的名字,与贺伟合伙承包供销社的服装柜台,沈淮将材料名单往膝盖边移了移,指着何月莲的名字,征询的看了何清社一眼。

    何清社点了点,确认何月莲就是承包人之一。

    最初承包方案,说是以内部职工承包为主,但一些有效益的柜台,比如烟酒、服装,还是让一些关系户挤进来。

    沈淮看了何月莲一眼,没想到她的手伸出去还是蛮长的,难怪丢掉接待站之后,就想着将整个供销社承包过去。

    执行最初的方案,供销社承包出去已经快有两年了。

    镇里减免了两年的承包费,但将供销社拖欠的贷款缩减到一百万左右——情况继续没有恶化下去,镇上即使没有得到什么承包费,也把供销社早些年的烂帐都丢了出去,也说明这个方案是获得一定成功的。

    不过存在的问题也很严重。

    柜台分包出去,进销渠道也就由承包人各自负责,假冒伪劣商品开始摆上供销社的柜台,引起民怨的同时,也使供销社的声誉受损,生意日渐滑坡。

    近年来镇区的服装店、五金店、烟酒店、食品店、杂货店也如雨后春笋般一家接一家的出现。

    这些商店经营更灵活,经营的时间更长,开始大规模的挤占供销社的生意。

    供销社的经营,可以说刚有所改善,就又陷入下滑的泥淖里了。

    再一个,不同柜台之间的经营商品种类不同,效益有好有差,起初承包改制时,没有充分的考虑这些因素,使得承包人之间的矛盾也日益严重,有个别承包人跟镇里提出要退出。

    供销社存在种种问题,但八十年代中期才翻建的供销社,两层经营面积就有一千**百平米,位于下梅公路与学堂街的交叉口,菜市场也在供销社的斜对面,目前是梅溪镇经营地段最好的商业场地。

    梅溪镇这几年镇财政捉襟见肘,但梅溪镇紧挨着东华市区,很多人在市里工作或做生意,或开办小加工供应市区,个体经济及人均收入还是稳定增涨。

    从工商税征收情况来看,梅溪镇的商业规模每年都保持着10%以上的增涨。

    沈淮也希望能有一个有能力、有实力的人,去整个的接手供销社,好好经营,把供销社的地段及营业资源优势发挥出来,但何月莲不是他所期待的最佳对象。

    不是最佳对象也没有办法,毕竟没有其他人有转承包的念头,沈淮大概沉默了有三四分钟坐在那里翻看资料,又接着跟何清社讨论几个问题。

    何月莲推门进来前,还自以为调整好心态,能轻松应对沈淮。

    何月莲没想到沈淮让她到眼鼻前坐下,却能将她当不存在似的翻看材料,接着又跟何清社讨论问题,有五六分钟的时间,视线根本就不放到她身上来,也叫从容应付交际多年的她,莫名的感到局促不安……

    沈淮跟何清社交换过意见,才问何月莲:“你提出要整体承包供销社,材料带过来没有?”

    “我一个女人家家的,哪里会写什么材料?就是先找沈书记你口头汇报一下;沈书记你要觉得那些不合适,请你跟何镇长当面指正……”何月莲都觉得脸上的笑容快僵掉了。

    “两份材料:第一是原承包人同意提前解除承包合同的证明书。柜台是分包出去,至少要有七成以上的承包人同意提前解除合同,镇上才会考虑出面协调整体转承包的问题。第二,你要把你的承包经营方案拿出来,既然明确如何保障原承包人的利益,也要说明转承包对镇上有什么好处,更要说清楚,你的这个转承包是不是确切可行,”沈淮不容置疑的说道,“这样,你这两天把这两样材料准备一下,交给郭全;要有什么问题,就先跟郭全沟通……”

    沈淮说完这句话,就抬手给郭全看了看手表,示意郭全先领何月莲出去。

    何月莲过来之前,想了一些说辞,没想到沈淮压根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赶人。郭全站起来;何月莲就算有一肚子气,也没有办法再赖在沈淮的办公室里,只能先跟郭全出去。

    一是能确定沈月莲跟杜建、杜贵是翻了脸,不再来往;二来是个男人都几乎没有办法对何月莲这么一个有风情的女人摆什么难看的脸色。

    郭全回到外面的办公室,还是帮着沈淮跟何月莲解释:

    “沈书记做事就是这样讲究效率,谁在他面前汇报,五分钟内没有把问题讲到要点上,他就是直接要人回去补充材料。这以往镇上开会,常常是一开就是半天,都讨论不出一个什么东西来。沈书记过来后,只要有沈书记参加的会,基本上就没有人会讲不着边际的话了,会给直接批评的。在钢厂那边要求更严格,开会时间超过半个小时,都要提前打申请……”

    何月莲暗自乍舌,既然这是沈淮一贯的风格,她心里也就好受一些了,没那么生气。

    何月莲以前跟沈淮接触,都是止于表面、浅尝则止的。

    梅溪镇在撤县属区之前,是中心镇。

    何月莲也早就见惯了政府机关是什么作风,见惯了那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官员是什么德性。她也认准沈淮不过是一个仗着有后台、在乡镇嚣张猖狂、目中无人的货色,也认定沈淮看中陈丹的美色,才决意要将接待站从她手里抢走。

    何月莲虽然一直周旋乡镇官场上,但也由于看得更透,对这些衣冠楚楚的党员干部打心底更轻视,更厌恶。

    何月莲起初对沈淮是打心眼里怨恨跟鄙视,但她同时是务实的,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也无意鸡蛋碰石头的,跟背后有市委书记作靠山的沈淮斗,所以在镇接待站的交接上,采取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合作姿态与之周旋。

    何月莲不是没想过离开梅溪镇到外面闯荡一番,但她也知道自己是个三十八岁的女人了,折腾不起。

    上回县委副书记、县长葛永秋来梅溪镇,对她就极感兴趣,嘴上说县招待所缺少一个会经营的负责人,暗示要调她到县里去。

    不过,何月莲心里清楚,就算跟了葛永秋,三五年后也指不定就是个给玩残的剩脚货——何月莲觉得应该好好盘算自己下半辈子的人生了,而不是脑子一热就离开梅溪镇再也不回来。

    就算丢掉接待站,何月莲在梅溪镇还有几处生意:

    供销社的服装柜台;这些年一直在说要重造梅溪大桥、重修下梅公路,她在梅溪大桥过来的下梅公路南侧,买下一块地,有十六七亩,还没有派上用场。

    何月莲这几年来在接待站上搂到几十万,差不多都投到这两个地方了。不能折现,她想远走高飞都不可能。

    要留在梅溪镇,就必须要考虑面对沈淮的问题。

    真正下决心留在梅溪镇,何月莲反而能静下心来考虑一些问题。

    虽然给杜建、杜贵敲走十万元,但只要留在梅溪镇,给杜建、杜贵继续敲诈的可能性,相对要低一些。

    再一个,也不得不承认,沈淮到梅溪镇之后短短七八十天里,确实给梅溪镇带来很深刻的改变。

    不仅仅是钢厂路周围的脏乱卫生环境,在钢厂整顿时也得到彻底的治理,镇上的机关作风,也在沈淮无形的威压下,得到整肃。

    换作往时,何月莲下午三四点赶到镇政府大院里,能看到有一半的领导及办事员还在坚持办公,就谢天谢地了。

    而今天这时候都快下班了,几乎每间办公室里都有人员坚守,镇长书记们,除了外出办事的,没看到谁说提前离开的。**、联防队到街上值警也勤快多了,那些个整天在学堂街上晃荡的小混混也收敛了许多,似乎街上也比以往整洁、畅通了许多。

    何月莲再对沈淮有偏见,也不得不承认梅溪镇这段时间来,是因为沈淮的到来,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何月莲提出承包供销社,也是试探沈淮对她的态度,觉得沈淮对她要是不带成见,她就留在梅溪镇。只要梅溪镇的环境越来越好,她即使是个女人,也未必不能干出些事来。

    同样的,何月莲只是出于试探的心性,材料什么的,也就没有认真的去准备。

    这么想,就算是给赶出来,何月莲心里也就没有什么好委屈的了。

    何月莲刚想从郭全这边套些消息,以确认镇上对供销社的态度,这时候看到陈丹前夫的堂妹子孙文黎,领着一个女孩子走进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