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 会拍照的沈书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文黎这丫头才十五岁,父母及哥哥都不幸早逝,孤零零的一个人,按说也跟陈丹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何月莲想不明白,陈丹都跟前夫家都割断关系,还偏偏把孙文黎留在身边,承担起照顾的责任来:也许是同病相怜吧?

    “……”小黎经常到接待站找陈丹,跟何月莲也时常能碰上说几句话,但在心理上,对何月莲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疏远感,她没想到何月莲就在沈淮的办公室里,吓一跳,说道,“何经理也在这里啊?”

    “是啊,找沈书记有些事呢,”何月莲笑道,“小黎你是来找沈书记去酒店剪彩的吧?”

    不要看小黎才十五岁,身材都冒得跟陈丹相差无几,只是略有些瘦,白生生的瓜子脸,唇红齿白,是标准的美人胚子。

    不过何月莲的注意力不在小黎身上,而是在小黎领进来的那个女孩子身上。

    看她大约也就二十岁左右,可能还不到一些,下身穿水洗白的牛仔裤,显得腿很修长,白色的羽绒服,脖子围着洋红的围巾,长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辫,漂亮的脸蛋给冷空气吹得有些发红,清丽明澈的眼眸子在长长的眼睫毛下扑闪扑闪的,浑身透来的青春气息,直叫何月莲说不出的嫉恨。

    今天是渚溪酒店换店招,小黎跑过来,何月莲自然能猜到她是过来喊沈淮去渚溪酒店剪彩的,这个漂亮女孩子是谁?跟沈淮是什么关系?

    说衣着朴素,倒透着优渥城市家庭才能培养出来的城市少女气质,看她走进办公室来,小心翼翼的,眼珠子却在不停的转溜,透着灵动气儿。

    何月莲对自己的容颜相当有自信,但在这样的女孩子面前,又不得不悲哀的认识自己年华将逝,莫名其妙的就有些敌意……

    “嘿,熊家二小姐啥时候有空跑到我们这乡下旮旯来?”

    何月莲正猜想这少女的身份时,沈淮与何清社走出里间的办公室来,看到少女的出现,似乎也颇为惊诧。

    沈淮看到何月莲还没有走,问道:“何经理怎么还在这里?”

    “渚溪酒店今天换店招剪彩,我想沈书记工作完,也应该过去祝贺的,我便等沈书记一起过去呢。”何月莲也是一个能纠缠的主,不会真因为沈淮的一两句话就给打发了。

    “哦,那就害何经理你白等了,”沈淮说道,“虽然说镇上将渚溪酒店作为指定招待处,但第一天就跑去吃喝,给镇里人看到影响会不好;我跟何镇长,还有杜书记,都决定谢绝渚溪酒店的邀请,不参加剪彩仪式……”

    渚溪酒店换店招,何月莲送了条幅跟花篮,以示讨好。只是她没有想到沈淮做事一点尾巴都不叫人抓,她也无话可说,从何清社脸上也看不出沈淮这话的真假,只得先告辞离去。

    何清社也不是好事的人,听沈淮称眼前这个少女为熊家二小姐,就知道是熊文斌的二女儿,看着她比姐姐还要漂亮,只是点头笑了笑,招手让郭全跟他先出去。

    看着何清社、郭全走出去,熊黛玲吐了吐舌头,小声的说道:“早就听说你在梅溪镇威风凛凛呢,赶着我们学校元旦放假,就跟着我姐过来凑热闹呗。不会影响你工作吧?”

    渚溪酒店今天正式换店招,赵东、杨海鹏都凑热闹随了礼,还送了花篮跟条幅。包括熊黛妮、周明、肖明霞等人,都已经从市区赶过来祝贺。

    刚才他们就打电话过来,沈淮说他会等晚饭时间过了再过去,倒没想到熊黛玲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都下班了。”沈淮指了指手表,要小黎跟熊黛玲到他办公室里随意坐,他赶来镇上还没有歇空,办公桌上还压了两份文件等着他签。

    熊黛玲看着桌上放着一叠照片,有六七十张的样子,她很好奇的探过头,最上面的照片是一株栽在斑驳陈旧院子里的高大银杏树,绿意盎然,又难掩沧桑。小黎也探过头来,惊奇的问:“这拍的是安澜寺的银杏树吗?”

    见熊黛玲、小黎都抑不住好奇的样子,沈淮将照片往前推了推,要她们拿着照片坐边上看去,他得先把两份文件看完。

    熊黛玲、小黎拿着照片,坐到墙角的沙发上凑头翻看起来。

    都是乡村照片,小黎知道拍的都是梅溪镇的角角落落:

    雨后泥泞的土路,推着自行车艰难行走的路人,茅草与黑瓦相间的屋面以及斑驳的院墙、在朝阳下拥挤的街道,给走得滑溜溜的石板街,有传统店招的粮米店、茶铺子,有数百年历史的梅溪镇小庙安澜寺,褪着裤子在马路边拉耙耙的稚嫩儿童,工厂,梅溪中学日侵时期留下来的马棚,脸上有油污的工人,冒黑烟的烟囱,以及浑浊得发黑的河水,水泥桥,乡间的田野、简陋茅屋,给杂草盖住的田埂……

    也许从单张照片上,看不上去摄影技术有多少高超,但熊黛玲从此都没有见过这么清晰、这么全面的写实乡村的照片。

    她能从这些照片里读出梅溪镇的落后跟贫穷,但也有她在城市所接触不到的真实乡村气息。小黎也认不全,但认得的地方,都会小声的跟熊黛玲介绍。

    反复看了两三遍,熊黛玲也说不出、道不明的沉浸一种感觉里,至少能肯定沈淮有着她以往所不知道的细腻心思。

    说起来也好笑,熊黛玲也就上次回东华时跟沈淮见过一次面,沈淮跟个不要脸的赖皮似的,跑到她家里蹭饭吃,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还叫她挺反感的。后来沈淮帮她砸车赶着一个死缠烂打的赖汉,她觉得沈淮蛮投她的脾气,但印象也就如此。

    倒是后来在学校,跟她妈以及她姐通电话,陆陆续续的知道沈淮的一些事:比如轧车打市长公子的脸、比如到年纪轻轻就到梅溪镇当镇党委副书记,比如介绍她爸给新市委书记认识,比如整顿钢厂的生产,比如帮杨海鹏成立钢材贸易公司,比如支持她姐进杨海鹏的公司还占了股份……

    一方面,她姐给她灌输沈淮很有权力的印象;一方面她妈给她灌输沈淮哪点都好、就是生活不检点的印象……

    这次元旦放假,熊黛玲提前一天回东华,她爸整天围着市委书记转,她妈夜里要留学校监督学生上夜自修,她就跟着她姐熊黛妮来梅溪镇祝贺渚溪酒店今天剪彩。

    周明、熊黛妮他们赶到后,就给沈淮打了电话,才知道沈淮不想叫镇上的居民有过度的联想,镇上一二三把手,包括沈淮在内,都不会出席剪彩仪式。

    熊黛玲跟她生性保守的姐姐不同,性格开朗的她,今天跟着过来,就有心想看看沈淮当官后是怎样一个大权在握的威风样,不想沈淮夜里不露面,就拉着小黎主动到镇政府来。

    熊黛玲没有想到,沈淮在种种传闻下,藏有这样的细腻心思。

    她学校里玩摄影的也有几个,拍的风景照、人像,也都美轮美奂,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也许沈淮的摄影技术不完美,甚至可以说还有些粗糙,但熊黛玲还没有见过这般准确捕捉乡村生活的真实镜头,给她强烈的冲击力,叫她从照片上能感受到一种跃然而出的生命力……

    沈淮看过两份文件,签过字,见小黎跟熊黛玲还盯着他这些天所拍的照片在看,笑着说:“怎么了,城市长大的娇娇女,没见过乡下地方啊,这么入迷?”

    他不知道熊黛玲看了有什么感想,他拍这些照片,是想将梅溪镇好的、坏的、落后的、进步的,角角落落都如实记录下来,作为一个鞭策他前进、鞭策他为这片土地努力工作的一个支点。

    “你该不会想改行当摄影师?”熊黛玲侧头脑袋问沈淮,总觉得眼前这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人,身上有着叫人看不透的神迷。

    “怎么会?”沈淮站起来,从小黎手里把这些照片拿过来,说道,“我有想法,就是我以后在梅溪镇工作的这几年里,每年都要拿相机去拍下梅溪镇的角角落落,记录下梅溪镇发展的轨迹……”

    “好将来为自己歌功颂德?”熊黛玲开玩笑的说道。

    “也算吧。”沈淮笑道,他知道不会有人会理解他对这片土地的炽热情感,所以也不想多解释什么。

    “不过,从这些照片里,能看出你对这地方真有感情呢,没有感情,没有办法拍得这么细腻,这么深入……”熊黛玲把她直观的感受说出来。

    “……”沈淮心神有些触动,自己的心思能叫别人理解,总是一件感受很好的事情,没想到熊黛玲平时性格开朗,心思还挺细腻的。

    “时间也不晚,你们去酒店吧,不要叫别人等着你们开不了席……”沈淮看着窗外的天色渐黑下来,起身送熊黛玲跟小黎离开。

    “你也过去吧,好歹也是认识的朋友,”熊黛玲问道,“当官怎么了,当官也要吃饭填饱肚子啊。实在不行你也随礼……”

    就算赵东、杨海鹏、周明他们认定沈淮跟陈丹之间有什么,也没有人会刻意在熊黛玲面临捕风捉影的说什么。熊黛玲心思也单纯,只当沈淮跟陈丹是一般朋友关系,这时候出于回避才不过去凑热闹。

    “你们先过去,我等会儿再偷偷摸摸的走后门上去,你叫杨海鹏打我手机告诉我包厢号就行。”

    当年镇上建造接待站及文化站大楼,就很超了规格,整栋大楼面积有五千多平米,划给接待站占了一半略多一些。

    梅溪镇夜里几乎没有滞留的旅客,渚溪酒店的客房部占地不多,餐饮部除了底楼的三个宴会厅外,二楼、三楼大小包厢棋牌室加起有二三十个;四楼、五楼才给划出来当客房部,不过从北部有单独的门厅坐电梯上去。

    渚溪酒店有这样的规模,即使是放在市内也不能算小。

    除了餐饮部、客房部各有门厅外,渚溪酒店绕到前庭,跟文化站挨着,还有消防用的侧门进摸进去——沈淮只是不想公开在剪彩仪式露脸,但走侧门进包厢喝酒倒没有什么问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