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六章 礼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先把熊黛玲、小黎赶走,沈淮又看了些资料,到七点钟,杨海鹏的电话打过来,才收拾收拾离开政府大院,从政府大楼东面与梅溪中学相通的小巷子,往北走去。

    镇政府、梅溪中学、文化站大楼依次从南往北矗立在学堂街的东侧,再往东,是平瓦房错落交叠的住宅区,中间是条狭窄的巷子。

    巷子没有街灯,只有旁边房屋透出来的光线,将巷子照得晦暗不明。

    文化站大楼北面,是梅溪河通过镇区的支流通塘河。

    文化站大楼一劈为二,临街的地段归渚溪酒店,从前庭进去,才是进镇文化站的大厅,北面还有一条临河的小街,客房部的门厅朝北,就对着通塘河。

    文化站大楼,依街傍河,地段可以说很好,只是这些年梅溪河跟通塘河都污染严重,走近能闻到很重的泥腥气。

    之前何月莲承包接待站,自己掏钱在河边竖了几盏路灯,跟接待站的配电箱相接;从塘河桥下来,沿河这一段的内街,何月莲都花钱整理过,还用草坪砖铺出几个停车位来——沈淮摸着下巴,从这几点看,何月莲还是有些经营的头脑。

    不过,在街灯下,暗沉色的河水上泛着白沫,应该是上游方向的印染厂又在排废水——沈淮暂时对这些还无话可说,有些事只能一步步的去做。

    就算是梅溪钢铁厂,老厂的烟囱还整天冒着黑烟呢,不时冒出褚黄色的浓烟团。他要拖到年后,钢厂财务才有可能上一套除尘、除硫设备,他现在还是要先保住全厂九百人的饭碗……

    包厢给安排在三楼,沈淮从侧门楼梯摸上去,在楼梯角看到陈丹站在那里等他,吓了一跳似的,说道:“一声不吭的,还以为做贼叫你逮住了……”

    “你做你的贼去,谁有心思要逮你?”

    陈丹横了他一眼,待他走上来,说道:

    “何镇长、杜书记以及几个副书记、副镇长人都没有过来,但都叫人郭全、黄新良带了礼金过来。黄新良在二楼请了一桌酒,说是综治办收尾庆功,把郭全也拉过去吃酒。钢厂的钱厂长跟老邵,汪厂长,织染厂的陈厂长、毛毯厂的褚厂长、水厂的周书记、赵厂长,何月莲,还有孙广武把孙远贵的礼金都带过去,我也记不得太多了,都不是小数字。他们过来就直接将礼金塞到前台,很多人转身就走了,连拒绝都没办法拒绝。我叫会计把礼金都记下来,你说怎么办才好……”

    陈丹对今天突然这么多人送礼来,也有些措手不及,一脸为难的将手里的礼金单递给沈淮看。

    沈淮挨着楼梯,翻看礼金单,有几个数目特别大:

    何月莲除了送花篮、送条幅,还送了四千元现金;孙广武送了两千,又帮孙远贵带了两千的礼金;杜建、何清社都是一千;承包纱厂的陈时钟送了两千;承包毛毯厂的褚文明——他儿子是镇上的小褚——也相当阔绰的送了四千……

    沈淮到梅溪镇,镇上那些个他记得人名、认得人脸的人,这名单上几乎一个都没落下。周明、熊黛妮夫妻俩送了两千;赵东跟肖明霞算一份,还替肖明霞的父母额外带了一千元的礼金。

    “杨海鹏拿来一只信封,里面有两万块,”陈丹也忍不住想在沈淮跟前撒撒娇,“酒店的事还多,明天还要挨个退礼金去,都苦死我了。”

    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跟沈淮交往着,没有太多的期待,享受这样的生活,也不想叫自己的人生打上太深的沈淮的烙印。

    陈丹以为跟沈淮的关系没有落到别人眼里,但看这份礼单,就知道以前是自欺欺人。梅溪镇就那么大一点地方,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就整个的传开了,只是大家明面上都不说什么,以前想讨好沈淮也没有机会,有这样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不用这么麻烦,”沈淮说道,“你要是一个个都退回去,一分钱的礼金都不收,那以后还指望他们把生意介绍到酒店来不?这样吧,何清社跟杜建的礼金都退回去,他们是领导,按照规矩得退他们的。孙远贵、孙广武两个,你觉得收下心里恶得慌,也都退回去。其他的,二百以下的礼金都收下来,超过两百的,收两百,其余都退回去……”

    礼金单上,大多数人送的都是两百,包括熊文斌叫小女儿熊黛玲带过来的礼金就是两百元。不过,就算两百元的礼金,在九三年的东华已经是相当重的人情了。

    “又不办酒答谢,哪能收礼金?再说这对你影响也不好……”陈丹小声的说道。

    她已经不想撇清跟沈淮的关系了,就像当初何月莲承包接待站,除了镇上及钢厂的公款吃喝外,镇上的干部及几个搞承包的老板,要是办事不在接待站里请客,都要掂量掂量能不能受得了杜建的脸色跟小鞋——她接手经营这家酒店,就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是完全清清白白的。

    “国内无外乎是个人情社会,”沈淮也很无奈的说道,“我不会做贪官,但也不想做什么清官。在国内要想做成什么事,还得去顺从这个人情社会,有时候也是安个人心。你收下礼金,以后记得还礼就行。”

    沈淮说着话,抬头见陈丹还有些心不安的样子,拍了拍她给旗袍裹紧凸出曲线的屁股,“你要觉得还心不安,你过两天把收到的礼金送到教育办,就说是企业赞助镇上办学……”

    “说事就说事,你都没个规矩的。”陈丹娇嗔道,身子扭摆,想要将沈淮搭在她臀上的魔手甩掉。

    “有没有人说你今天这身衣服真漂亮?”沈淮站上去,搂过她的腰,在她香软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杨海鹏的那两万块,你拿给我,我来退给他,免得你难做人……”

    “我正作难呢,就想着你来退给他。”陈丹嗅着沈淮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有些迷醉,从手袋里拿出一只大信封来递给沈淮。

    “这小子。”沈淮摇头而笑,拿过信封还真是压手,他又跟个好色之徒似的,抓了一把陈丹弹翘的臀,又开玩笑的说道,“这屁股以后只能让我来掐;别人,谁掐谁斫手。”让她先去忙,他直接去找杨海鹏、赵东他们。

    陈丹羞恼的瞪了沈淮一眼,又拿他没有办法。

    进了包厢,包厢这边赵东、肖明霞、周明、熊黛妮、熊黛玲、还有钱文惠、邵征夫妇,副厂长汪康升跟他爱人以及徐溪亭、赵海鹏及他妻子等人。

    今天送礼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送过礼金转身就走;留下来的,就是额外宴请宾朋帮着渚溪酒店撑场面;酒店换店招剪彩只是一个仪式,还是在正常营业着,楼下大宴会厅里还有人摆了十几桌办寿宴。

    看着杨海鹏身边坐着汪康升,沈淮笑道:“给我让个位子,让我跟海鹏坐一起;老汪你不能叫这小子多喝几杯酒,得让我来……”

    汪康升那边依次挪了个位子,将杨海鹏身边的位子让给沈淮坐。

    沈淮坐下后,就顺手把杨海鹏放在那只鳄鱼公文包拿下来,把信封塞进去,当事情没有发生过来,拿起酒杯,让熊黛妮帮他跟前的玻璃杯满上酒,说道:“今天这一桌是杨老板请客吧?那大家就多喝点酒,夜里再叫他安排车把大家送回去……”

    杨海鹏当然知道沈淮塞回来的信封是他送的礼金,但是又不好当着一桌人的面,再把信封拿出来塞给沈淮。

    鹏海贸易有六个合伙人,加上信用社贷款,凑出五百万的启动资金。

    杨海鹏也没有好心的将贷款资源跟其他合伙人共享,而是将三百万的信用社贷款直接归到他个人,然而再跟其他合伙人的投入资金摊算股份。

    这样,杨海鹏在鹏海贸易占了60%股份;有五十万的贷款,算到熊黛玲的头上,熊黛玲就占了鹏海贸易10%的股份,剩下30%的股份才在其他五个合伙人之间分。

    这些小动作,还是有些违规的;不过,沈淮也是视而不见。

    沈淮决定减少钢材经销体系的层次,支持海鹏贸易等经销商直接覆盖的是东华周围县市的建材市场,还把钢厂市场部的员工都打发下去,配合经销商去开拓市场,确保利润不给太多层次的经销体系摊薄。

    这样,鹏海贸易即使从钢厂拿货,要比早先的万虎贸易高出三五个点,但因为把市场做得足够细,实际的利润率并不低。

    这个月,鹏海贸易足足做出五百万的贸易额来,能拿出来分的利润不会低于三十万,这是杨海鹏在两个月前,连做梦想都不敢想的事。

    杨海鹏心里清楚:

    他能做梅溪钢铁厂的经销商,是沈淮点头答应的。

    他能拉出几个合伙人来,也是借沈淮的声望。

    他能从信用社贷出三百万资金来,把贸易量一下子做大,也是沈淮一手促成的。梅溪镇信用社,一年也就两三千万的放贷量,没有沈淮跟钢厂在背后撑腰,谁天大的面子都难从信用社直接贷走三百万?

    杨海鹏心里清楚,没有沈淮帮他这么多,他守着那家小建材店,在东华连个屁不算;就算沈淮伸手分走他一半的盈利,杨海鹏都觉得他没法说什么。

    所以沈淮把信封塞回来,杨海鹏一时间也搞不清楚,沈淮是一分钱都不肯收呢,还是嫌两万块钱太少?

    杨海鹏的忐忑心思,桌上其他人是无法体会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