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十七章 交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边喝了两件啤酒,陈丹才从别处脱身过来,坐下来之前,把装信封里的礼金都先退还给各人,说道:“杨总、钱厂长、汪厂长,平时都很照顾酒店,今天大家能过来捧场就好了,都还这么客气……”

    沈淮看陈丹粉脸酡红,想必是刚才应酬喝了不少酒。

    今天虽然是正常营业,但特意过来设宴捧场的人不少,沈淮不会出去应付,但陈丹不能摆姿态,怎么也要去应酬一番,敬一轮酒。

    好在大家都心知肚明似的,也没有谁起哄闹酒,叫陈丹轻松就脱身过来。

    汪康升刚要起身将沈淮身边的位子让出去,陈丹已经在对面、在小黎身边坐下来,但看过来的眼眸子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情难自抑的媚气,叫沈淮心旌一荡。

    陈丹退还的的礼金装在信封里,其他人不好意思当面拆;熊黛玲倒是单纯些,看到信封装回送出的两百块钱,娇声抱怨道:“嗨,我过来,我爸妈可是给我下任务的;陈丹姐,你这下子可要害我回家给骂了……”坚持把礼金递给陈丹。

    沈淮说是要把两百元以下的礼金都收下来,陈丹想着熊文斌是市委副秘书长,哪怕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收他家的礼金也不好,就把礼金装信封里一起退了。

    “今天吃饭还要送礼啊?”沈淮夸张的问道,把熊黛玲手里的信封接过来,看了看,又掏出皮夹来,当着大家的面,拿出两百块钱塞里面,递给陈丹,“老熊跟我的礼金,这个你是要收下来的……”又跟其他人说道,“我就是这个标准啊,你们以后谁家办喜事啥的请我过去喝酒,不要嫌我这个标准低啊!”

    沈淮这么做,陈丹也就接下来;桌上有人看不明白,不过杨海鹏、赵东、汪康升几个,也都明白沈淮说的是什么,跟着哈哈一笑。

    有时候人情就是这样,一分礼金都不收,就拉不近关系;收了礼金,彼此之间就觉得存在有人情,关系才不会绷得那么紧。

    熊黛玲就想着回去不给她爸妈埋怨,见陈丹收下礼金就算顺利交差,高兴的说起黄昏时在沈淮办公室里看到那叠照片,说道:

    “还真想不到,沈淮还挺会拍照的;我学校有个摄影协会,一个个都拽得不行,但我看他们都比不上沈淮呢,”又侧过脸来问沈淮,“我改天跟我姐想拍专业点的照片,找你作摄影师,行不?”

    “……”沈淮想说行,眼睛余光看到陈丹飞眼望过来,藏着戏谑的笑,脸上的飞红更艳,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媚气,心知她准是又想到那些压箱底的女人体照片上去了,沈淮咳嗽了两声,跟熊黛妮说道,“我那两把刷子,可不会拍人像,你不要挤兑我……”

    “你该不会专找陈丹姐给你做模特吧?”熊黛玲问道。

    “……胡说八道的,哪个要给他当模特?”陈丹还想着那些在箱子底翻到的照片,见熊黛玲突然扯到她头上来,忙不迭的否认,心想着绝对不能让沈淮有拍她光身照的念头。

    沈淮求饶道:“我拍狗还成,拍人完全不成;你们就饶过我吧……”

    听沈淮拐着弯骂人,陈丹横了他一眼,脸上的酡红深染,连耳根子都红了一片;熊黛玲也骂沈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再提拍照这事。

    总不成在外人眼前**弄笑,沈淮忙将话题岔开到别处去,继续喝酒吃菜。

    吃过饭,邵征、钱文惠负责将喝了不少酒的汪康升送走;熊黛妮、熊黛玲姊妹也喝了不少酒,但周明还是有心想跟沈淮他们继续凑在一起,不焦急着回去,移到临河的棋牌室里打牌说话。

    周明今天也是十分兴奋。

    他现在担任计委办公室副主任,特别大的油水没有,毕竟又掌握不了多大的实权。不过隔三岔五到下面企业开会,开会资料下通常会压一只信封,所谓的专家费也就两三百或者三五百,加上其他计委内部的小金库私分,这个月下来,周明也能有三四千的额外收入。

    周明在此之前,还没想到赚钱还有更简单的方法。

    照这个月的形势计算,海鹏贸易一年真要能做出六千万的贸易出来,熊黛妮名下10%的股份,一年少说也能有二三十万的分红,显然不是他当上计委办公室副主任隔三岔五捞几笔专家费、顾问费能比的。

    沈淮站在挑出的阳台上抽烟,这会儿,河里漂上来的泥腥气没有那么重,空气还算清新。看着杨海鹏跟赵东走出来,沈淮分了两支烟给他们点上,见杨海鹏出来,手里还拿着他那只鳄鱼公文包,知道他不把钱送出来,心不得安,直接跟他说道:“你不要把信封拿出来;说实话,我真要想钱,我能把梅溪钢铁厂变成自己的,还差你每年给我几十万?”

    杨海鹏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沈淮说的是实情:

    就在三个月前,梅溪钢铁厂已经陷入连工资都发不转的困境了。沈淮有谭启平撑腰,直接将钢厂关停清算,然后以私人的名义把盘子接过来,根本就不用花多少代价——沈淮真要想捞钱,就应该这么做,而不是在产权没有转移之前,就花这么多的心思,把钢厂从泥淖般的困境里拉出来。

    沈淮既然对总资产过亿、净资产有四千万的梅溪钢铁厂都没有动心思,还真不可能为他送过来两万块钱动心,话说的也是不假。

    也许是见惯太多的势利官僚,杨海鹏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踏实。

    杨海鹏的不安,沈淮还是能感受到的,又不能解释什么,只是岔开去说道:“你赚你的钱,干干净净的,把事做漂亮了,不用担心别人会馋你。你赚了钱,平时吃吃喝喝、玩乐什么,都花你的,也没有什么,我们也心安理得;不过你也不要直接塞给赵东什么钱。我要是知道有这种事,我会直接踢你们出局……”

    赵东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跟海鹏没那么生分……”

    沈淮笑了笑,就先进屋去,有些事叫赵东跟杨海鹏私下里说说,能说得更透一些。

    赵东看到杨海鹏晚上递给陈丹的那只厚信封,看着沈淮进去,笑着问道:“杨老板,你今个月到底赚了多少钱,出手这么阔绰?”

    “这两个月能分到我手里的,净的,能有二十万。”杨海鹏跟赵东也不生分,把实数告诉他。

    “乖乖……”赵东能大体知道个数,知道鹏海贸易的业务量拉上来,也就是这个月的事。

    市中房在工农路东新建的天润小区,有一部分房源对外出售,才七百多一平,一套三室户的房子,八十几个平方,只需要六万块钱。在九三年东华市一个月净赚十几二十万,是一个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数,也难怪杨海鹏心里不踏实。

    “你也知道,要没有沈书记帮忙,压根儿就没有鹏海贸易什么事,咱做人不能太亏心,是不是?”杨海鹏说道。

    “你也不要多想了,沈书记把话都说清楚。他真想搂钱,十几二十万、一百万两百万,根本就不在他眼里。他是想做事,想在仕途上有发展,咱帮着做事做漂亮了,这个比什么都强。”赵东几乎整天都跟在沈淮的身边,看得也更透彻一些。

    “这年头既想往上爬又想捞钱的官员见多了,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杨海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又出自肺腑的说了一句,“沈书记呢,从今天起,我是真服他!”又跟赵东说道:“对了,你跟肖明霞要结婚,还没有婚房呢,找借条借钱给你,总成吧?”

    “你老老实实的给我把这顿饭的钱结了,想拿金钱来腐蚀我,门都没有,”赵东笑瞪了杨海鹏一眼,又说道,“钢厂效益,年底就有奖金发;还有一个,明霞他爸妈也同意,可以先把婚结成她家里,不着急搬出去。”

    “不会吧,明霞她爸妈怎么就转变性子?”杨海鹏神情夸张的问道。

    南园那天发生的事情,毕竟是家丑,赵东、沈淮都不会在别人提这事,杨海鹏自然也不知道。

    赵东笑了笑,也不得不承认,沈淮的出现,给大家都带来极大的改变,他仿佛有一根带魔力的金手指,从老熊、周明,再到他跟杨海鹏,以及陈丹、小黎,这么多人的人生,都因为他而改变。

    *****************

    沈淮走进棋牌室,看到郭全跟何月莲也在。

    郭全吃过酒,过来打声招呼再走,很正常;只是何月莲这股子纠缠劲,叫人头痛——

    沈淮细想何月莲承包接待站这三年吃相是有些难看,但看接待站的诸多细处,也不得不承认她很有些经营头脑,心想:都说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关键是何月莲对他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威胁,想着把供销社交给她试试也无妨。

    “何经理,你过来一下?”想到这里,沈淮唤了一声何月莲,就先走近隔壁的棋牌室。

    陈丹坚持把礼金退了回来,何月莲也没有当场数,以为钱全退回来,当时心里就凉了,只当承包供销社的事黄了——承不承包供销社还是其次,她更担心沈淮摆明这样的态度,她以后想留在梅溪镇都困难。

    何月莲不甘心这样就给踢出局,郭全吃过酒要过来跟沈淮打声招呼再走,她死皮赖脸的跟过,这时候沈淮唤她过去单独说话,她也豁出去了……

    郭全他们也只当不知道;唯有熊黛玲好奇的探了探头,跟她姐咬耳朵问:“这女的是谁,刚才还在沈淮的办公室里看到她呢;人长得真有味道啊?”

    鹏海贸易设在梅溪镇,熊黛妮每天都坐公交车来上班,对梅溪镇的情况也差不多摸清楚了,知道何月莲的身份。

    撇开何月莲的尴尬身份不提,单就以女人欣赏女人的目光来说,何月莲有着普通漂亮女人不及的风情跟妩媚,也实难想象一个都快四十岁的女人,还有这种魄力。

    周明刚才眼睛就克制不住的朝那女人身上瞟了好几眼,熊黛妮心里都老大不高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