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 谁都有不能说的秘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亚琳拿着手机走过来,对刘卫国说道:“你是**局的负责人吗?你们东华市外事办的高主任,要跟你通话。”

    “我来说吧。”

    市政府外事办主任由梁副市长兼任,几个副主任里只有一个姓高,是市政府副秘书高志长兼任的;沈淮不想这点破事闹得大家深更半夜的不得安生,伸手就要拿孙亚琳手里的手机。

    孙亚琳很不信任的盯沈淮看了两眼;沈淮用上力气,她才不情不愿的松手。

    沈淮刚清了清嗓子,电话就传来震耳欲聩的质骂声:

    “你们市局是怎么管治安的,你们知道孙小姐是高市长请到东华来投资的法国客人吗?要是出了一个纰漏,你们市局负得起责任吗?你们市局外事科的电话是多少?”

    “……”沈淮把手机放手心里,听着话筒传来的声音小下来,才重新贴到耳边,说道,“高秘书长,我是沈淮……”

    “沈淮?”电话那头也是迟疑好一会儿,才拖长腔调,重新说话,“啊,是沈秘书你啊,你不是到梅溪镇工作了吗,怎么也在现场?”

    “赶巧到市区来耍,就是有几个小混混骚扰孙小姐,还是我报的警。市局的同志及时出警,已经把四个小混混都铐了起来,孙小姐对此表示很满意,说还要送旌旗表扬市局的同志们呢,”

    沈淮看到孙亚琳对他生气的瞪眼睛,只是看不见,跟高志长在电话里胡扯,“好,好,没有多大的事,这事没有必要跟高市长、梁市长汇报。好,好,这事处理完,我就让市局的同志跟你汇报。”

    没给孙亚琳说话的机会,孙沈就直接将手机挂上。

    “你报的警?”

    孙亚琳不认为沈淮真会支使别人来骚扰她们,但也没有想过沈淮会主动替她们报警。在她印象里,沈淮一定会乐意看到局面变得更糟糕。

    “我朋友报的警,你不信可以问市局的报警中心,是不是接到这个电话报警?”沈淮把手机里的杨海鹏号码翻出来,给孙亚琳看。

    孙亚琳将信将疑,或者说压根儿就不信沈淮,只是不想当面戳穿他。

    沈淮又说道:“市局的同志都把那几个混混铐起来了,到了市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看没事不要把市外事办的人兜进来。你在国内也低调一点,我想三表舅大概也不喜欢你整天把法籍华人的高贵身份摆出来……”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气恼别过头去。

    “长青集团在东华有投资项目吗,我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沈淮又问道,“长青集团在东华有投资项目,怎么会让你出面负责?”

    高志长在电话里不说,孙亚琳能直接对市外事办的官员呼来喝去的使唤,沈淮猜想长青集团可能在东华有投资项目。

    孙亚琳没有理会沈淮。

    要把几个小混混铐进去吃几天牢饭,必要的程序也不可缺少,沈淮跟孙亚琳以及她的法国女伴一起挤上警车。

    孙亚琳那个叫苏菲娅的法国女伴,普通话水平很一般,一直用法语跟孙亚琳交谈,上车后孙亚琳突然用英语跟苏菲娅说道:“用英语,这浑蛋听不懂英语……”

    “看他长得好英俊,不应该没有女孩子喜欢啊,他怎么会饥渴到对你有冲动,还偷你的内衣?”

    “他就是一禽畜,刚到法国时还嫩雏一个,不敢出去寻花问柳,只有偷窥我洗澡,还偷我的内衣,现在想想都恶心……”

    “那你怎么不告发他,或者把他抓起来打一顿?”

    “实在是太丢人,无论是告发他还把他抓起来打一顿,事情都会叫人知道;只能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害我现在每回洗澡,都要认真看门窗有没有关好。

    沈淮闭目养神,之前的沈淮是不懂英语,但他融合了两个人的记忆,英语比法语还要好一些;不过他这时候宁可听不懂她们的对话。

    沈淮“翻看”起之前沈淮刚去法国时的情景记忆。那时沈淮的外祖父沈山以及外祖母跟他二舅爷住在一起。沈淮刚到法国,自然住过去。

    那时的沈淮年少懵懂,对女人充满好奇,是有偷窥过孙亚琳洗澡,不过之前的沈淮半点都不知道他的偷窥实际早就给孙亚琳发觉。不过想想孙家大概也是怕家丑外扬,这个叫苏菲娅的法国女孩还不知道他的醉酒事件。

    “不会吧?我觉得,你要是还喜欢男人的话,他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呢?”那法国女孩子又小声跟孙亚琳调笑。

    沈淮听了心里一震:表姐孙亚琳喜欢女人?记得她以前交过男朋友的啊,怎么又喜欢起女人来了?眼前这个跟她形影相随的法国女孩,跟她是情侣关系,不是工作伙伴?

    法国对同性之爱看得开,但孙家在法国绝对是一个保守又顽固的华裔家族。这个消息还真有些惊人呢。沈淮抱胸而坐,眯着眼睛看着那法国女孩,精致的五官,娇美的面容,暗感这两女的搞一起,还他奶奶的暴殄天物!

    孙亚琳以为没有人能听懂英语,她跟女伴一正本经的坐着,谈话的内容却叫沈淮坐在一旁听到许多之前沈淮都不知道的秘密。

    到市局后,照惯例就是外籍华侨也得先记笔录。

    孙亚琳与助手苏菲娅到东华来,确实是为公务,但具体是为什么公务,沈淮又不能拿刀子去撬她们的嘴巴。不过孙亚琳为公务到东华停留,带着一个不会几句中文的助手,夜晚还跑到迪吧去疯玩,无疑都佐证她跟这个女助手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沈淮作为证人,也记了笔录。在市局治安科值班的**,沈淮认出两个熟面孔来,都是当初随宋三河带队到梅溪镇的。

    虽说宋三河给双开,给清理出警队,但那天参与那事市局警员有二十人,他们中绝大多数检讨过就返回原岗位,沈淮心想不愿同流舍污的刘卫国在市局的这段日子应该不会太好过吧?

    笔录记到一半,沈淮就看见熊文斌陪着阚学涛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问询室的门外。

    沈淮颇为诧异,但是下意识的想到孙亚琳代表长青集团跟东华市洽谈的投资项目不简单,但不知道熊文斌怎么这么快知道消息。

    看着孙亚琳在里间的问询室跟记录**解释纠纷的情形,沈淮给推开门正要进办公室的熊文斌、阚学涛打了手势,要他们先到外面说话。

    熊文斌与阚学涛就停下来,没有急着进来,孙亚琳看着屋里的**“哗”的都站了起来,回头看看门口没有什么异常,只当这些**发神经病。

    沈淮走到外面,问熊文斌:“都快十点多了,老熊怎么给阚局长拉过来了?”

    “高志长给阚局长打的电话,我赶巧跟阚局长在一起喝茶……”熊文斌说道。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阚学涛虽然看得出沈淮很有谭启平的重视跟信任,但沈淮终究是太年轻了。有时候年纪就是一个障碍,身份跟地位以及年龄都相当的熊文斌,才是阚学涛亲近的对象。

    “我说呢,什么事能把老熊也吹过来?”沈淮哈哈一笑,又问道,“对了,老熊你这么重视,是不是长青集团真在东华有什么大投资项目?”

    长青集团的投资项目,很明显之前应该市长高天河那一系的人马负责联络的,但熊文斌这时候赶过来,意图就很明显:截胡!

    要说只能怪高志长太没有警惕性,他给沈淮挡了一下,认为事情不严重,又有些挂心不下,就打电话给阚学涛,希望阚学涛能盯着点,没想到叫熊文斌有机会钻进来。

    今天的事,往小处说,真算不了什么大事,迪厅里几个小混混耍流氓,又没有酿成多严重的后果,照着治安条例处理就成。沈淮也怕刘卫国基层警员夹在当中难做,所以才主动帮着挡高志长的驾。

    这事要往大处说,是东华市投资环境恶劣。不过,也不能这么说,那会将板子打在市**局的头上,显然也不是谭启平所乐意看到。市委市政府派人出来安抚一下投资人代表,还是有必要的。

    沈淮这应该就是熊文斌赶着过来的主要原因,接下来市委也就有了直接关心这个投资项目的借口。

    就算不能把长青集团的投资项目完全拉过去,谭启平要是有机会插手进来,也能分一杯羹的政绩——看上去谭启平到东华上任一个多月来没有动作,但暗地里还是狠攒着一把劲。

    “哦,你也知道长青集团?”熊文斌见沈淮一下子问到重点,有些意外,问道,“还是说,你与长青集团的代表孙小姐聊过了?”

    沈淮苦笑一下,事情突然发展到这一步,有些关系他没有办法跟熊文斌他们隐瞒,有些事还要跟谭启平主动交待。

    阚学涛也不是什么外人,沈淮伸手搓着鼻翼:“长青集团的创始人,老熊你大概也知道,就是解放前从东华逃出去的孙耀庭。不过老熊你不知道的是,孙耀庭实际是我的曾外祖父。里面坐的那个长青集团的代表,实际是我的远房表姐。这个谭书记应该知道,可以是一时没有想到这上面来……”

    “哦,是吗?对了,你曾在法国留过学,我怎么就没想到想到这茬上去呢?”熊文斌欣喜的挠了挠脑门,不过转念又觉得蹊跷,“沈淮你的户口是在国内吗?”

    “我要是入了法国籍,组织上也不会接纳我,”沈淮一笑,说道,“我外公、外婆以及我妈解放后一直都留在国内,也是孙家唯一在国内的一门亲戚。我妈死得早,我外公、外婆到改革后才出国。我拖后几年出国留学,不过根子可是还在国内。”

    “小沈跟长青集团的代表是亲戚,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阚学涛说道,“谭书记都不用做什么,就直接点名让小沈参加项目洽谈就可以了,高市长那边也不可能有理由反对……”

    沈淮就猜阚学涛与熊文斌赶过来,是要插手长青集团的投资项目。

    沈淮搓了搓鼻子,尴尬的说道:“我跟我这个表姐,关系有那么一点不融洽……”

    沈淮这么说话,熊文斌倒也没有觉得奇怪:长青集团的代表来东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沈淮还是今天才偶尔碰上,就知道他们这两个表姊弟之间没有联络,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