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新区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周裕本来视察工作已经结束,也是看到沈淮他们,才临时在河堤歇脚,彼此寒暄过,周裕跟唐闸区的官员就走上西沿河公路,准备返回区政府去。

    周裕临时想起什么事来似的,停下来往回走了两步,喊沈淮过去:“沈书记,我想起还还有一件事要找你……”

    沈淮走过来,问道:“周区长找我有什么事?”

    别人也不知道周裕找沈淮是公事还是私事,都知情识趣的站在一旁,没有凑过去。

    “我听人说梅溪钢铁厂今年的产值有可能做到四个亿,对不对?”周裕问道。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钢厂今年的产值目标,沈淮只跟有限的几个人讨论过,不过周家的鹏悦贸易跟梅溪钢铁厂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周家能估算出钢厂今年的产值,倒也不会叫人太惊讶。

    沈淮心想还真巧,他刚决定要赵东削减对鹏悦的炉料采购,不过他还是故作无知的笑道:“怎么,要是今年有可能达到这个目标,对梅溪镇划并到唐闸区有帮助吗?”

    “听说潘石华要调到唐闸区任区长,你对梅溪镇划并唐闸区这件事还这么积极吗?”周裕笑着反问沈淮。

    沈淮微微一怔,潘石华不是旁人,就是他强行关停镇织染厂承包人潘石贵的堂哥,之前担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没想到他会调到唐闸区担任区长。

    沈淮知道强行关停织染厂,收回潘石贵的承包权,会得罪潘家。

    至于是得罪担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潘石华,还是得罪担任唐闸区区长的潘石华,之间多少会有些不同。对潘石华即将担任唐闸区区长这个消息,沈淮还觉得有些意外。

    周裕饶有兴趣的看着沈淮,也不介意他口出粗话,觉得他还真是聪明人:她只是说了潘石华的事情,沈淮就知道他给谭启平边缘化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绝密了。

    的确,要不是她能基本肯定谭启平已经把沈淮边缘化了,也不会认为潘石华调任唐闸区区长会对沈淮造成多大的妨碍。就跟葛永秋担任霞浦县长一样,沈淮只要有谭启平罩着,还不是一样不鸟葛永秋。

    通常意义上,官场上的圈子是有排他性的,沈淮即使给谭启平边缘化,但只要没有给谭启平彻底踢出去,他就不应该轻举妄动。

    但是,沈淮大年初一,就跑到她二叔家登门拜年,显然也没有特别担心给谭启平知道,周裕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沈淮到底是对官场的潜规则理解不透彻呢,还是说有其他的打算。

    沈淮见周裕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经意流泄出一些妩媚来,就想起那天在泳池见到她的情形,知道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大衣下藏着一具极诱人的性感躯体。

    虽然怀疑周裕有着幸灾乐祸的心情,但沈淮宁可看到她这样,也不想看她给层层伪装包裹起来的样子,拍着脑门子说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你怎么晓得我把潘家得罪了?”

    周裕说道:“东华看上去很大,其实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也传得快。潘石华到唐闸区任职的事情,是年前就定下来了,你可能没有怎么在意。不过区里的官员知道潘石华将到唐闸区任职的消息之后,年前就有人赶到潘石华家里送礼,赶着潘石贵在他家诉苦,所以就知道你在年前强行关停织染厂、得罪潘家的事情。据我所知,潘石贵承包梅溪镇的织染厂,潘石华的妻子也是占了份子的,只是没有办法摊到台面上去说……”

    “早知道潘石华到唐闸区担任区长跟梅溪镇划并唐闸区这两桩事会撞一起,我就装孙子不得罪人了,”沈淮说道,“还请周区长看在同为党、国效忠的份上,给兄弟我指条活路吧……”

    周裕见沈淮嬉皮笑脸、没正经的样子,心想他果然没有把潘石华放在眼底,虽然心里也很疑惑他的底牌在哪里,当下只是横了他一眼,说道:“你挨个把东华有权有势的人物都得罪遍了,可不要赖我身上来,我身子骨比你还脆弱呢……”又觉得用这种语气跟沈淮说话,有些像是在打情骂俏,转脸看向河堤下的流水。

    “说真的,不管潘石华到不到唐闸区担任区长,我都希望梅溪镇今年能划并到唐闸区。我不能因为我个人有可能会给穿小鞋,就惘顾梅溪镇的发展,”沈淮说道,“就算潘石华会给我小鞋穿,我不是还有周区长你罩着吗?我从今往后就做周区长你的人,成不?”

    听沈淮说话半句正经、半句没正经的,还一言双关的调戏起自己来,周裕也没办法再跟他板起脸来,说道:“我弟弟经营鹏悦公司,向梅溪钢铁厂提供炉料,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弟弟想跟你正式见一面,这事他托我好几回了,今天遇上就跟你说一下……”

    “周知白都见我两回了,第二回他虽然躲车里没下来,但泳池那一回,他应该跟我正式见过面了吧?”沈淮故作糊涂的说道。

    周裕脸有些红,也知道沈淮故作糊涂,她偏偏还没有脸把事情说透,眼睛瞅着鞋尖,说道:“我就说一声,沈书记日理万机,没有工夫露面,那也没办法……”

    “不是啊,关键我刚决定要削减对鹏悦的炉料采购。这要见面的话,我怕周知白会拿东西砸我脸上来啊。”沈淮说道。

    “什么,”周裕乍听也一惊,她虽然不大关心公司的事,但听到沈淮要削减对鹏悦的业务,也感到很吃惊,“梅溪钢铁厂的钢材产量不是一直都在持续增涨吗,鹏悦供应的炉料难道有不合你们的要求?”

    周裕眼睛瞅着沈淮,一时间分不清楚他的话是真是假:

    大年初一就跑到她二叔家拜年,紧跟着又来卡鹏悦的脖子,沈淮到底是想做什么?

    难道说谭启平知道拜年的事情表示不满,沈淮被迫要重新跟周家划清界线?但看沈淮现在这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彻底划清界线的意思。

    沈淮自然不会把他的打算都告诉周裕,只说道:“梅溪钢铁厂要建立完善的采购体系。而炉料采购,又关系到整个工厂能否顺利运转,故而不会完全依赖一两家供应商。所以,会有步骤的把对鹏悦贸易的炉料采购比例削减到四成以下,这是很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原本是过了明天,再正式知会鹏悦贸易。不过周区长你一定梅溪钢铁厂照顾鹏悦贸易的话,倒不是没有可能……”

    “别,我是周家的女儿不假,但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也不大关心周家的生意,这事我也不想扯自己身上来。”周裕怕沈淮有什么坑等着她跳下去,忙将他的话头截住。

    沈淮咂咂嘴,听到潘石华将担任唐闸区区长的消息后,他就想赶在梅溪镇划并给唐闸区之前,赶紧把手头几桩要紧的事给办掉,以便给潘石华卡脖子。

    当然,想要事情赶在划并唐闸区之前办掉,就必须要得到陶继兴的强烈支持,这个目前似乎还只有吴海峰的面子好使,但没想到给周裕一口回绝了。

    沈淮心想吴海峰此时大概也不会有兴趣跟他再谈什么交易,那就先卡一卡周知白好了……

    ***************

    隔天,沈淮就让赵东正式知会鹏悦,从第二季度开始,会削减对鹏悦的炉料采购量。

    鹏悦贸易面临市钢厂与梅溪钢铁厂两头的业务萎缩,周知白也有些慌神,一时也猜测不到沈淮的意图,多次表示要与沈淮面谈。

    沈淮只是将炉料采购的事情推给赵东负责;钢厂运营相对稳定,他则把更多的时间及精力,放在镇政府这边,推动各项工作往走前。

    政府部门的春节假期倒不长,年初五之后就要求上班,但政府部门的懒散劲儿,非要过了正月才有可能稍稍的退去。

    潘石华过了春节假期就正式调入唐闸区担任副书记、代区长,算是平调。不过潘石华之前一直都在组织部门任职,这次调到唐闸区担任政府一把手,依旧是一个将要上升的信号。

    潘石华的调职是沈淮关停织染厂之前就差不多决定下来的事,不是能随便更改的;再一个,沈淮也不会觉得谭启平会为了照顾他的感受,有意识的去压制潘石华。

    在沈淮看来,谭启平也是极现实的官员,谭启平就是要通过对县处级官员进行不断的小调整,以便让东华的局势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

    谭启平这种方式看上去很缓慢,但过半年时间回头再来看,就会发现东华官场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变得面目全非……

    沈淮不再给谭启平依为嫡系,也不知道潘石华的这种调职,是不是走了谭启平的门路,他还是在市政府办时,跟潘石华打过两三次照面。只不过那时的他眼高于顶,目中无人,潘石华也压根儿不会理睬他这一号人物,沈淮都不知道他跟潘石华之间有没有说过半句话。

    沈淮知道潘石贵对关停织染厂一事不可能心悦诚服,而周裕说潘石华的妻子在织染厂里也有暗股,即使真假不辩,沈淮也要防备梅溪镇划并到唐闸区后,很多事情会给潘石华横加阻挠。

    沈淮就不再有什么犹豫,没等正月过去,就以最快的速度推动各项工作往前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