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少女的心(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沈淮,你看寇萱送我的连衣裙好不好看?”

    沈淮刚走进后院,小黎就跳着走过来,迫不及待的摆弄寇萱送她的连衣裙。

    裙子白底大红点,质料上乘,裙摆到膝盖而止,不短也不长,露出纤白小腿。小黎身材纤细修长,穿这一身连衣裙,再穿有一双浅蓝色的板鞋,恰能展示她少女的青春活泼。

    “少卖弄了。”沈淮笑着拍了拍小黎的脑袋,看了安静站在一旁的寇萱一眼。

    寇萱在初夏季节里也穿一身连衣裙,款式跟小黎身上的一样,但白底绿纹,跟小黎站在一起,仿佛双胞胎美少女,但要细看的话,小黎是那样的天真活泼,但寇萱身上有着一种十六少女难见的沉静跟冷冽。

    见寇萱看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慌张,沈淮心里暗道:这女孩子心机真深,跟小黎说道:“寇萱打工也不容易,你也好意思收她的礼物?”又问寇萱,“你的心意小黎领下来了,不过你们不能乱花钱买什么礼物,这衣服你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

    “没有多少钱,看到有人摆摊,我看着好看,就买了两件,一件我自己穿,一件送给小黎……”寇萱说道。

    “女孩子的友谊,你又不懂,”小黎显然不想听沈淮唠叨,说道,“我也送寇萱礼物的……”她觉得她跟寇萱的友谊给沈淮这么一说就搞生分了,没觉得跟寇萱之间互送礼物没有什么,反而觉得沈淮当官拒礼拒得太敏感了。

    沈淮看着小黎拉寇萱走开了,哑然失笑,原来他两头都不是人,小姑娘的事他还真不能瞎管。

    “怎么,这衣服有什么不对劲的?”陈丹也觉得沈淮太敏感了,几十元钱一件连衣裙,下回找机会买件礼物还回去,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生硬,真要折钱退给人家,还要不要让小黎跟寇萱处朋友了?

    “江湖代有人才出啊,老娘真是老了,”孙亚琳打了个哈欠,无情的揭穿道,“一件两三千元的连衣裙,小姑娘睁着眼睛愣说成地摊货。要不是沈淮确认一下,老娘也都差点信了……”

    “啊,真的?”陈丹难以相信寇萱送小黎的一件连衣裙能值两三千元,“不会吧,她哪里会有钱买这两身衣服?”

    沈淮心里轻轻一叹,寇萱出手这么阔绰,他怀疑她在英皇已经下水了,要是这样的话,他就绝不能再让小黎跟寇萱继续接触下去。

    见陈丹不相信,孙亚琳说道:“我这次去省城,也给你带了几件衣服,你过来看看就知道我的话是真是假了……”拉着陈丹去她房间看衣服去。

    沈淮见小黎跟寇萱进了储物间就没有再出来,一时间也不能去硬生生的拆开她们,便跟着孙亚琳、陈丹进屋看衣服。

    孙亚琳刚让人把她的行李都搬过来,就打算在这里正式住下来。

    孙亚琳打开半人高的旅行箱,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都是没有拆封的新衣服。

    陈丹吓了一跳,笑问道:“你回一趟省城,就买这么多衣服,不会打算回来开时装店吧?”

    “……”孙亚琳拍了拍额头,说道,“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哪有心情慢腾腾的在商场里试衣服?看着合意就买下来,所以逛一次街总免不得要扫一堆货,真应该克制一下。”

    “普通人逛街是卖东西,有些人的骚包境界自然跟我们普通人不同,她们那叫‘扫街’。”沈淮知道孙亚琳做什么事一向奢侈,到国内后应该要收敛一些了,主要也是国内的高端商品还很匮乏,东华的大型商场只有百货大楼一家,经营风格还很老土,没有多少孙亚琳能看得上眼的衣物。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意思是质问“你以前能比我好”?

    孙亚琳挑了两件衣服,递给陈丹,说道:“这两件衣服你穿合适,送给你……”

    陈丹接过衣服,看了看吊牌,跟沈淮说道:“跟小黎身上那件,真是一个牌子……”再看吊牌标价,吓得要吐舌头,即使款式不同,但同一牌子的衣服,价位总是相当的,疑惑的问沈淮,“寇萱从哪里有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或许是捡到钱了吧?”沈淮说道,他还是想给小姑娘留些颜面,没有把事情说透,有时候不让小黎知道实情会更好一些。

    陈丹要把手里的衣服放回去,孙亚琳说道:“真送给你了,总不能白住你们的房子。”

    “那我就谢谢你了。”陈丹跟孙亚琳也没有太客气,只是寇萱送小黎这么贵的衣服,就太怪异了,问沈淮,“你觉得怎么说才好?”

    沈淮说道:“这事就不要跟小黎说了,这小丫头正是青春逆反期呢,跟她话说重了反而不好。我等会儿送寇萱回去,把钱还给她就是……”

    陈丹点点头,想到上回学校发生的事,虽然不能怪寇萱,但毕竟跟寇萱这女孩子还是有些关系。

    孙亚琳要收拾房间,沈淮跟陈丹去后面的储物间找小黎跟寇萱,刚走到后院,就听见断断续续的笛声传过来。

    听着笛声,沈淮的心仿佛给狠狠的撞了一下,站在那里。

    陈丹看到沈淮的异常,说道:“刚才收拾房间时,小黎看到她哥留下来的长笛,正试着吹呢。我还不知道她哥以前会吹长笛呢……”

    “哦……”沈淮暗暗吐了一口长气,之前他还是孙海文时,没有告诉别人他不再吹长笛的秘密,他现在就更不可能再去提那段往事了。

    沈淮将往事按下,推门走进去,见小黎坐在堆杂物的竹榻上,双腿交叉伸在竹榻前,又长又白,正拿着一支青黄色的长笛横在唇边试着吹响,不过生疏得很,吹得断断续续,也吹不准几个音。

    “我吹得太差;我哥教我时,也没有好好的学,不过再也听不到我哥吹长笛。”小黎见沈淮跟陈丹走进来,惆怅的说道。

    看着屋里都是旧物,沈淮知道小黎今天跟陈丹过来收拾东西,难免会触景伤心,看着她手里的长笛,伸手拿过来,说道:“我以前倒学过长笛,不过也好久没有吹了……”

    沈淮把竹笛按到唇边,试着吹一段“姑苏行”,宽厚而圆润的音乐如水流泄而出,吹了一段便停下来,说道,“生疏了,记不住谱子了,这里有没有谱子,我照着再吹给你们听……”

    小黎却出乎意料的,一把将竹笛从沈淮手里抢过去转头直接跑了出去。

    沈淮看到小黎跑出去时眼角有泪光,吓了一跳;陈丹、寇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追了出去。

    沈淮看着满屋子以后可能再也不属于他的旧物跟书籍,心里也是感慨。

    “刚才那笛子是你吹的吗?”

    沈淮转回头,见孙亚琳依着门框盯着他看。

    “……”沈淮摊摊手。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吹长笛呢?”

    “你认识我好像没有超过十年吧?你喜欢女人的事,要不是偶尔听到,我还真不知道,”沈淮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孙亚琳再狐疑,又能怀疑到哪里去?忍不住拿她的性取向小刺激她一下,笑道,“不要一种事事都想看透的样子,这社会我们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

    “谁要看透你?”孙亚琳不屑的说道,“只是没想到你藏起来的两把刷子还真不少。我这么说,你也别得意。我只是好奇,你有这两把刷子,怎么当年没亮出来勾搭女孩子?”

    “做人总要有点内涵,”沈淮跟孙亚琳斗嘴道,看见陈丹拿着长笛走回来,问她,“小黎没什么事吧?”

    “都怪你把笛子吹那么好,小黎猛的想到她哥了,哭了稀里花拉的,”陈丹将竹笛塞沈淮手里,说道,“小黎让我把长笛送给你;以前怎么没听你吹过?”

    “也好久不吹了,谱子都忘了,小黎她哥有没有曲谱留下来?”沈淮转回身看着一堆旧物,经陈丹跟小黎整理过,他也不知道有好些年没有触摸的曲谱到底在哪里。

    “有几本曲谱,不过都叫小黎收起来了,她说要学吹来着。不过这会儿把笛子送给你了,等她情绪缓过来,我再帮你找她要。”陈丹说道。

    竹笛尾有用刀刻着两个字,他没有去看,只是用手指在那两字上摩挲着,不想让孙亚琳跟陈丹看到他内心的波澜,脸上只是笑着说道:“算了,我改天去书店看看吧,”又问孙亚琳,“你今天就住这里?”

    “哦,”孙亚琳应了一声,说道,“你过来一打岔,什么东西都还没有整理呢,怎么睡?我过会开车带陈丹跟小黎回镇上;那个小姑娘,你先应付。不过,我还是怀疑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沈淮无奈的一笑,说道:“你用你的脑子使劲的想吧……”掏出车钥匙,就去找寇萱。

    寇萱跟小黎坐在前院浅水池的葡萄藤架子下,看到沈淮走过来,哭红眼的小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吹得很好听,我刚才不是不让你吹……”

    沈淮怜惜的伸手在小黎的脑袋揉了揉,克制住要把她搂进怀里的冲动,跟寇萱说道:“小黎还要在这里收拾东西呢,不过时间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爷爷就要担心了;我先送你回去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