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太子獠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才说每周要减少更新量,但是锡马奇莫的捧场好凶残啊!泪目!!)

    本以为今天的事情会就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都没有想到,沈淮会直接给王子亮头上扣上黑社会组织头目的帽子,叫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沈书记,你这是想往谁身上扣屎盆子?”陈飞厉声质问,他不能软,梅溪镇派出垩所出警冲进英皇国际将王子亮、戴毅控制起来要带走,他听到报信后赶过来抢人,哪里肯给沈淮扣上警匪勾结的帽子?

    “陈局长,你紧张什么?事情怎么定性,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说得算了。”沈淮冷眼看了陈飞一眼,就再也没有理睬他。

    陈飞见沈淮把他视如无物,话没说完,眼睛就从他脸上的移开,叫他气得浑身发抖,但在熊文斌、阚学涛等人面前,他又不敢发作。

    沈淮见阚学涛脸绷在那里,知道他当众给这么质问,脸上挂不住,说道:“阚局长,人你让唐闸区分局带走,我没有意见。不过,今天城北区分局与梅溪镇派出垩所的公垩安干警,公然在娱乐场合门口对峙,围观者数以百计,这件事的影响太恶劣。事情搞成这局面,我要负相当大的责任,我马上就去跟谭书记当面做检讨……”

    阚学涛听沈淮要直接去找市委书记谭启平,说是检讨,实际是要谭启平改变决定,他犹豫不决的看了潘石华跟熊文斌两人一眼。

    他当然可以直接命令将案件移交唐闸区分局或直接由市局接手处置,让袁熊把王子亮、戴毅等人带走,但沈淮咬的是今天梅溪镇派出垩所跟城北区分局当众对峙这件事,他想要将整件事兜下来,就不得不掂量性质的严重性。

    “你到底想做什么?”潘石华不甘心给无视,忍不住出声质问沈淮,“都这么晚了,你有什么话不能跟我们商议,非要去打扰谭书记休息?”

    沈淮无意跟潘石华逞口舌之利辩论什么,也不看熊文斌,直接拿手机拨打谭启平住处的电话,电话响过两声之后就给接了起来。

    沈淮只轻咳了一声,苏恺闻的声音就迫不及待的传出来:“老熊,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沈淮在背后捣鬼?王子亮虽然有得罪他,但他也没有必要每回都要把场面搞得不好收拾才甘心吧?”

    沈淮意识到他跟熊文斌的轻咳声很像,心想苏恺闻这么迫不及待的说话,大概一直就守在电话机旁等着看他的好戏,他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苏秘书对我的意见似乎很大啊;得,一会儿就过来向你道歉。不过再麻烦你告诉谭书记一声,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多事,我这就过去跟他当面做检讨……”

    “……”苏恺闻没料到这个电话会是沈淮直接打过去,在电话那头愣了半晌,都没能接上话。

    沈淮没有等苏恺闻给什么回应,就直接挂了电话,跟熊文斌说道:“老熊要不要陪我到谭书记家里走一趟?”眼神又扫了潘石华、阚学涛一眼,没有说话,一副任凭他们自行决定的样子。

    潘石华跟阚学涛面面相觑,沈淮打这个电话,只是要苏恺闻告诉谭启平一声他要过去,并没有要征得谭启平批准的意思。沈淮都把谱摆到这份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借口阻拦吗?

    阚学涛也颇为丧气,谭启平之前的意思是控制影响,不让事态恶化,但沈淮不甘心这个处理结果,要直接去找谭启平。他也只能等沈淮见过谭启平之后,才做最终的处理,招手跟唐闸区分局的袁熊,要他把王子亮、戴毅等人先带去唐闸区分局;要陈飞把城北区分局的干警都带回去反思,等候处理。

    见潘石华、阚学涛跟他岳父三人出面,都没能叫沈淮低头,周明也有些傻眼,暗道:谭启平的家门难道这么通知一声,就真的能走进去?

    不管周明信不信,沈淮便走出去,看到杨丽丽没有跟过来,在大门停住,跟杨丽丽说道:“杨经理,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英皇国际到底有没有藏污纳垢,你应该比我们清楚,你跟我去谭书记汇报一下!”

    “杨经理,你知道不是什么话都能乱说的!”这时候王子亮见局面完全朝他所意料之外的趋势发展,这时候也有些慌,出声威胁道。

    沈淮回头看了王子亮一眼,顺手抄起桌上的一台玻璃烟灰缸就朝他脸上砸过去,喝斥道:“放肆。阚局长、熊秘书长都在这里,你再说一声威胁的话给我听听!”

    烟灰缸砸在王子亮的颧骨上,在大理石地上“啪”的摔成两掰,旁人听得是心惊肉跳。熊文斌、潘石华、阚学涛都愣在那里,见沈淮把地上两掰烟灰缸拾起来,也无意上前拦住他。

    王子亮恶狠狠的盯着沈淮,终究是没敢说一句狠话。

    沈淮将两掰烟灰缸丢一边的金属垃圾桶里,扫了旁边给一同控制住的戴毅一眼;戴毅只是看着手腕上的铐子,似乎今晚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无关。

    沈淮见戴毅如此冷静,心里暗感可惜,就算把王子亮这颗毒瘤除掉,也没有办法把戴毅甚至他老子戴乐生拖进来。戴毅又不当官,只要不是他直接指使王子亮去抓人的,就算坐实**案,最多也只能让他脱一层皮。

    杨丽丽哪里会想今晚的事情会有这么多的波折,见王子亮的颧骨给沈淮拿烟灰缸砸出皮绽血出也没敢吭一声,心里也就没有什么害怕了,心想恶人需有恶人磨,王子亮是个狠角色不假,但能有沈淮这样的人来对付他、整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杨丽丽紧跟着沈淮走出去,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上“咚咚”作响。

    熊文斌轻叹一声,跟阚学涛说道:“阚局长你跟潘区长,也到谭书记家走一趟吧……我坐沈淮的车过去。”

    阚学涛跟沈淮接触不多,无法预见他这时候坚持去见谭启平会闹成什么样子,心想熊文斌跟他熟,还是让熊文斌跟他先谈谈,免得闹得让谭启平都下不了台,那样只会连累他们都跟着挨骂。

    潘石华心里也不快到极点,但熊文斌跟阚学涛都没有阻止沈淮去跟谭启平叫板,他又能说什么?事情发展显然不是他能控制的,只能先跟着到谭启平家看情况再说。周明则更没有说话的余地,只能闷声跟着坐阚学涛的车。

    *************

    看着熊文斌从后面追上来,沈淮等他坐上来才发动车。

    “为什么要去逼着谭书记表态?你这样会让谭书记更为难。”熊文斌尤不想看到沈淮跟谭启平翻脸。

    他知道沈淮也许有跟谭启平直接对话的资格,但谭启平毕竟是市委书记,有市委书记的威严要维持,沈淮直接闯过去逼着谭启平表态,熊文斌也不知道谭启平会有什么反应。

    “老熊,你说句心里话,想不想把王子亮这颗毒瘤从东华除掉?”沈淮打着方向盘,把车子拐上行车道。

    “要是其他案子,我支持你;只是这次涉及到戴毅,牵涉太大,太复杂了。”熊文斌说道。

    “老熊,你想复杂了,可能也是我顾忌比较少的缘故,我想问题要比你简单一些。”沈淮从后视镜看了熊文斌一眼,他不怨熊文斌在现实面前屈服,他要不是有宋家子弟的身份,也根本没有能力跟省委组织部长的儿子对抗,也根本没有可能说服谭启平下决心借这次机会除掉王子亮。

    沈淮虽然有把握逼谭启平下决心除掉王子亮这颗毒瘤,但要是有可能,他也不想把关系搞太僵,心想,要是能争取熊文斌的支持,事情也许会好办得多。

    沈淮一垩手扶着方向盘,一垩手伸过手去拿烟,烟盒在杨丽丽这边,她眼疾手快,抽出一根烟给沈淮叼嘴里,又拿火机给他点了,又回头将烟跟火机递给熊文斌:“熊秘书长……”

    熊文斌接过烟跟火机,也尽可能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事情闹得太僵,对谁都没有好处。沈淮镇党委书记都可以不干了,拍拍屁股离开东华,但留下来的烂局面,还要他们来收拾。

    熊文斌点上烟,又觉得车里太闷,打开车窗,平静的问沈淮:“那你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权衡太多、患得患失太多,反而无益,”沈淮见熊文斌心平气静下来,伸手将烟灰弹落到车窗外,说道,“这案子一查到底,到底会有多恶劣的影响?一,王子亮目前主要跟城北区的官员勾结得深,城北区可能会有很多官员牵涉进去,但老熊你跟谭书记需要担心这点吗?其二,戴毅涉案到底有多深,以致我们要如此的投鼠忌器?我以为戴毅涉及的还只是普通治安案件,影响会有限,戴乐生即使心里有怨恨,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难道今天你不恶心一下姓戴的,姓戴的就真能跟我和和睦睦的处下去?整人这事,抓到机会,绝不能手软,今天手软,没人会念你情的。倘若戴毅真涉及到性质极恶劣的案件里,省里想要压这事,我去燕京救援,这天我来捅破,有什么后遗症,我来背,你跟谭书记,又需要担心什么?”

    见沈淮把獠牙彻底的露出来,也把他的底牌揭出来,熊文斌陷入沉思之中,他也猜到沈淮应该就是所谓的太垩子成员,只是从没有机会听沈淮或谭启平亲口提起过。

    过了片晌,熊文斌才叹了一口气,说道:“要是有机会,我自然也希望能为东华市除掉一害,只要谭书记同意才成……”

    “谭书记那边我来说服,”沈淮见熊文斌态度转变,但还有担忧,笑道,“你也不要担心什么,我是过去争取谭书记的支持,又不是跑过去吵架的,我知道分寸。”他知道谭启平很看重熊文斌的意见,这意味着这件事有很大的转圜余地。

    杨丽丽见熊文斌眨眼间给沈淮说服,要同心除掉王子亮,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太多的事情纠结在她的心里,她疑惑的想:沈淮下决心要除掉王子亮,把场面搞得这么大,难道真的仅仅是王子亮上回不起眼的得罪?而沈淮到底又有什么底气,能让堂堂的市委办主任折服,还敢深更半夜的跑过去跟堂堂的市委书记叫板?(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