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病患家属司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没有人愿意给别人指手划脚,享受到权势妙处、对权势也有着更高渴望的潘石华自然更不愿意别人对他指手划脚,只可恨这个突然跑过来对他指手划脚的不是旁人,而是沈淮。

    沈淮不直接打电话过来,而通过副区长周裕告知区人民医院发生的事情,潘石华心则更不痛快。虽然周裕解释说沈淮手边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但沈淮真要有一点点尊重他,为什么不可以稍微麻烦一下,通过总机接到他办公室?

    心里虽然不爽到极点,潘石华却不能对这件事置之不理,沈淮对区人民医院的指控非常严厉,而且谁知道这浑帐东西稍不如意,会把借题发挥,把这桩事捅到天上去。

    潘石华拿起电话,直接通知区卫生局局长蒋利军从七楼下来见他。

    看到蒋利军一脸宿醉未醒的样子,潘石华心里滋啦啦直响的邪火没处发泄,兜头就骂:“你是吃什么混帐饭的,病患家属向你们投诉区人民医院医务人员拖延抢救、勒索红包,你们卫生局纪检组为什么不派人下去调查处理?”

    蒋利军宿醉未醒,正头昏脑胀,给潘石华兜头就骂,虽然吃了一大惊,但还没有彻底醒过来,说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到卫生局没听到说有人举报人民医院收授红包啊,是不是搞错了?”

    “是你搞错了,还是我搞错了?”潘石华正找不到迁怒的人,见蒋利军还跟自己打马虎眼,拿着文件“啪啪啪”的拍着桌子,厉声喝斥,“这件事,你现在就给我打电话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干不了卫生局长的事,趁早给我滚蛋,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见给威胁从位子上跳下去,蒋利军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潘石华是动了真怒,忙不迭的就拿潘石华办公室的电话询问各方,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兜了一圈回来,也也连骂带吓,才大致把事情搞清楚,跟潘石华诉苦道:

    “人民医院昨天是收了一个叫张玉娥的车祸骨折病人,双方起矛盾也是医院坚持要家属交过费才进行抢救,放在急诊室大厅里的耽搁了半个小时,惹得病人家属对此不满。后来红包也是病人家属在手术前主动送的,倒是有让护工从旁提醒了一下,医院知道这事后也主动让医护人员退回。潘区长,这个事真不能怪医院方啊。潘区长你也在全区医疗卫生机构大会都说了,各单位都要开源节流,今年拨给人民医院的款子,没有不增,反而短了一截,现在逃费的病人又那么多,人民医院的收支缺口又大,当真是不能什么病人都收。收红包这事,医务人员工作辛苦,强度大,收入低,要是有家属一定要表示感谢,医院也不好管得太严,他们毕竟又不是行政口的公职人员,怎么能算受贿?”

    “我是在卫生部门会议上说过基层医院要开源节流,要灵活机动填补收支缺口,但是,节流的途径有多种,院方领导少些吃渴也是,医生护士少放些奖金也算,我有说让你们见死不救吗?有些钱是不可以节的,不可以省的?你们懂不懂?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着,你妈遇车祸,把你妈丢大厅里半小时不抢救,你就能理解人民医院为什么非见钱才救?钱、钱、钱,钱是重要的,但医疗机构到底是财政半拨款的公共机构,就是因为这点,你们要人民群众生命健良始终要摆在第一位,你们到底是怎么领会区委区政府的工作精神?”

    就压缩对卫生局及区人民医院的财政拔款一事,潘石华于心有亏,底气不足,但在这件事他不指望能让沈淮低头,就必须把卫生局、区人民医院的头按下去,声音越说越厉,吼得办公室外都听着见他的训斥声,

    “还有红包,医护人员到底是收了没有?收了,为什么不能严肃处理?医生收入低,就可以收红包;我当区长,每个月才五百八十元工资,我也觉得不够用,我是不是就可以受贿啊?不是公职人员,就不能以商业受贿行为来处置吗?”

    见潘石华说得正气凛然,蒋利军差点怀疑上回到他家送礼,是另外一个人收下的。

    蒋利军这时候多少也明白潘石华是一定要人民医院低头、给出一个交待,问道:“我明白了,我就赶到医院去严肃处理,”又问道,“潘区长,要怎么处理才合适?”

    “涉及人员,彻底调查。要是你们卫生局纪检组要不能严肃处理,要想包庇,我通知区纪检委派人介入调查……”潘石华还想着要脸,自然不能叫蒋利军知道他是迫于沈淮的淫威才如此,只能装出一副正义凛然、憎恨丑恶的模样,坚决不让蒋利军手软放人。

    潘石华不管蒋利军跟人民医院方面有没有特别深的利益瓜葛,但他要是不能叫蒋利军弃车保帅,他在唐闸区的权威就谈不上建立起来。

    蒋利军也暗感倒霉,不知道这次到底是得罪惹恼了哪樽大神,想打听一下这个叫张玉娥的病患到底是什么来头,但看潘石华的脸色,好似他多说一句就会惹来更严厉的喝斥,只能灰溜溜出区政府大楼,坐车往区人民医院赶。

    ***************

    沈淮当面拿手机打电话,听对话的意思,是直接把事情捅到区长潘石华那里去,李铁真多少觉得沈淮很可能是在虚张声势,故意唬他,心里有些虚,但还没有那么不踏实。

    等到区卫生局长蒋利军将电话打过来,严厉的追问此事,李铁真心里咯噔一跳:这孙子到底什么来头,真把事情捅到区长潘石华那里去了。

    “你们接治病人,到底长没长脑子,什么人的红包都敢伸手去要?”李铁真拍着桌子,指着主刀医生以下昨夜所有参与抢救医护人员的鼻子,“你们长这么大,没见钱啊!”

    “这种人难搞,不搞搞他搞谁?”李成萍犹不服气的说道,“再说都要把红包退回去了,他们不敢收回去,还想怎样?”

    “还想怎样?你说还想怎样?”李铁真气得吐血,平时都怪他太宠女儿,叫她养成嚣张跋扈、尖酸刻薄的臭脾气,拍着桌子训斥道,“卫生局纪检组的人马上就赶到医院来,你说要怎样?”

    “……”其他人都腿脚发软,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不可收拾,李成萍脸色虽然有些变,但跋扈的性子使然,还是死硬嘴不肯服软,“我们就一口咬死是家属要塞红包给我们,让李阿姨回家去,不要露面,他们还能拿我们怎么样?纪检组调查处理,总也要讲究证据吧。”

    “你还嘴硬!”李铁真将手里的文件夹砸女儿脸上去。

    李成萍长这么大,第一次给她爸动怒砸东西到脸上,脸颊给文件夹的角砸中,痛得她咧牙。她一时间也吓住,也知道这次闯下的祸事不小,不敢一屁股坐地上大哭大闹,愣怔的看着她爸,半天没敢一句话。

    “你,还有老李,现在就跟我去见病患家属。不管你们怎么低声下气,不管家属要什么条件,今天只要能让家属同意撤消举报就好,不然就是你们丢不丢饭碗这么简单!”李铁真见女儿收敛了一些,就带着她跟主刀医生赶去住院大楼。

    然而看到住院部四楼,看到卫生局长蒋利军跟院长已经站在病房门口跟病患家属说话,李铁真这才真正意识到事情坏了。

    事情捅到区长潘石华那里,李铁真知道惹到不能惹的人物,但也没有意识到事态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他向来认为国内不外乎人情,他虽然不认识病人家属,但唐闸区能有多大的圈子?只要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只要能找到人帮忙说话求情,他们这次不开眼、得罪了人,那就赔礼道歉,或者私下里赔十万八万当茶水钱,他以为总能把这件事摆平掉。

    但是,蒋利军不仅亲自带着卫生局纪检组的人到医院来,还饶过他,直接找院长来见病患家属,那是摆明了一点替他转圜、开脱的意思都没有,怎么叫他心里不慌?

    “蒋局长,陈院长,”李铁真脚发软,强笑着疾步走过去,“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们怎么过来了?”

    蒋利军脸色铁青,恨不得一拳打李铁真的脸上去,***惹谁不行,偏有胆子去惹这樽瘟神?

    卫生局跟区委区政府共一栋大楼办公,旁人不认得沈淮,蒋利军有一次进入大楼跟沈淮碰上,虽然没有直接说话,但有人跟他指出那个人就是梅溪镇党委书记沈淮,有事没事绕着点。

    他妈别人都想绕着走,李铁真你妈胆子野啊,偏往枪口上撞,蒋利军肝火旺烧,压着嗓子,厉声喝问李铁真,

    “我现在问问你,你说,我们怎么过来了?你作为副院长,你是怎么负责医院急诊科跟住院部工作的!你是怎么教导、管理医护人员的?谁给你权力见死不救的!”

    蒋利军一声声的指责有如炮弹打来,打得李铁真眼睛一阵阵发黑,他伸手撑住墙角,看到在病房门口跟蒋利军说话的只是那个漂亮女人跟一个更年轻的小伙子,而将上午打手机将事情直接捅到潘石华的那个青年,这时候反而安稳如山的坐在病房里,没有出来跟蒋利军说话。

    李铁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些年,当然知道在里面稳坐如山,连蒋利军都不理会的这个青年才是正主,哭丧着脸,朝里面哀声告饶:“昨夜的事,我又把相关人找过来问话,严厉查问,这事确实是医护人士犯了严重错误!”

    “我不是病患家属,我只是病患家属的司机,”沈淮抬头看了李铁真一眼,说道,“这事你跟我说没有用。”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