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救急不救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既然潘石华把区卫生局长蒋利军踢出来处理此事,也没有必要继续盯在医院里,镇上、梅钢还有一摊事要处理,沈淮站起身来,准备回去。

    见陈丹她妈这时候闭着眼睛不瞅他,也不知道跟这个性子执拗的小老太说什么,沈淮只能跟陈丹、陈桐姐弟俩点点头,说道:“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们打我的电话……”

    他既然只是“病人家属司机”,自然也没有必要跟蒋利军及区人民医院的院长打什么招呼,夹着公文包就带着邵征,从蒋利军及院方等医护人员跟前挤过去。

    蒋利军眼皮子跳了跳,想出声招呼,但看沈淮从他跟前侧着身子过去,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他的喉咙口就仿佛给一块大石头堵死,只是没有意义的吧唧了一下嘴巴,就觉得嘴里有些苦涩。

    蒋利军不吭声,区人民医院方院长以及其他给蒋利军拎出来的院领导,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淮擦着他们的鼻子尖过去,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将过道给让出来。

    李铁真面如死灰,他知道沉默常常比爆发更可怕,因为压根儿就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叫人家满意;真要让这个正主就这么走了,蒋利军处理这事起来将不设下限,这是他不敢想象的。

    “真对不起,这件事我要负责任,”李铁真这些时候陡然又有了些力气,一箭步走上去,揪住沈淮的胳膊不让他走,哀求道,“医生、护士犯了严重错误,我们医院一定会严厉治置;还有,我是他们的领导,我是医院的副院长,没能及时了解情况,也没能及时制止、纠正下面的医护人员犯错,我要跟你检讨、道歉。你要还有什么怨气,你都可以冲我来,我……”

    说着话,见沈淮脸色没有缓下来的意思,李铁真膝盖软软的就要跪下来哀求。

    “你这是丢区人民医院的脸!”

    沈淮眼睛严厉盯着李铁真的脸,制止他无赖一般满地打滚,厉色说道,

    “你说医院医护人员犯了错误,你要承担领导责任——你要检讨,你跟你的领导,跟上级主管部门去检讨去;你要反应问题,跟纪检部门去反应问题去,我相信纪检部门会秉公处置;你要道歉,病患家属在门口,你拉住我这个无关人员做什么?”

    见李铁真僵在那里,没敢跪下来,沈淮继续厉声质问:

    “你说医护人员早上就都主动跟你上缴了红包,这个没有其他证据,我不怀疑。但是,收受红包的护士之一,李成萍跟你是父女关系,处置这件事时,你为什么不避嫌?这件事里有没有其他蹊跷?医院急诊科室,你说归你负责。那我问问你,作为医院方负责人,你有什么依据去强制要求下面的医护人员,在面对车祸重伤这样的病患时,还坚持要求家属先交足费用才可以进行抢救?这几个问题,我是作为病患家属司机问你的,我没有资格要求回答我,但你要摸着自己的良心,把答案说给自己听……”

    说完这些话,沈淮眼神凌厉的扫过蒋利军等人,没有说什么,就与邵征直接走出过道下楼去。

    蒋利军抹了一头汗,好在沈淮无意扩大,无意把昨天涉及此事的医护人员都拖下水,但也无意轻绕了李铁真跟李成萍父女。

    看其他围观的医护人员都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知道这么处置应该不会在区人民医院内部引起大的反弹,也顾不上怨恨沈淮视他如路人了,厉声喝斥李铁真:“李副院长,不要给区人民医院丢人了,你要老实交待你的问题!”

    李铁真见蒋利军果真紧跟着就落井下石,而方院长他们几个在一旁冷眼旁观,眼前就一阵阵的发黑,身子发软要撑着墙壁才站得住。

    *************

    坐到车里,沈淮摸了摸裤兜,没有摸到烟,也不知道昨天丢哪里去了。邵征见机快,把烟跟火机从兜里掏出来丢给他。

    沈淮点上根烟,狠狠的吸了两口,问道:“我是不是太不给有些人情面了?”

    “陈经理昨天是及时拿钱过来了,所以没有什么,”邵征说道,“不过下面乡镇,夜里一时凑不足三千元手费术的人家,是大有人在。沈书记你不给他们这么整一下,往后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更不好收拾。我在部队里,有个老上级,常跟我们叨叨,说训练新兵蛋、子,心善就不能手软。”

    沈淮笑了笑,跟邵征说道:“回去后,你通知镇卫生院的负责人过来给我汇报工作。我管不了太多的事情,现在也只能把梅溪镇搞搞好……”

    梅溪镇划并唐闸区之后,作为基层医疗机构,镇卫生院照道理归区卫生局管。

    不过梅溪镇财政自理,镇卫生院的事业编制人员工资、行政办公费用以及收支缺口,都还是由镇财政支出,所以梅溪镇卫生院此时还是要向镇党委镇政府负责。

    沈淮以前也没有精力管太多的事情,具体的行政事务都由何清社负责,他也只是在看预决算表及年度报告时才稍稍关心一下镇卫生院的工作,平时没事也想不到要过问一下。

    从区人民医院的情况来看,整个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还不小,沈淮没有办法管太多,就想着把梅溪镇可能有的基层医疗体系漏洞补补好。

    赶到镇政府,已经是中午,沈淮直接跟邵征到食堂吃饭。

    沈淮昨天酒到中途就溜走了,上午也没有出现在梅钢跟镇政府,不过也没有不知趣的打听他去了哪里。

    镇卫生院的负责人老唐接到通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叫老大不满意突然喊他过去汇报工作,在卫生院饭吃了一半,就摞下碗筷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冲着跟一大群人在食堂外走廊里抽烟的沈淮就问:“沈书记,你找我有事?”

    “临时想起来要关心一下卫生院的工作,”沈淮将烟捻灭丢窗台上的烟灰缸里,跟何清社说道,“老何,你跟我一起听唐院长汇报卫生院的工作。”

    到办公室,沈淮开门见山的问道:“唐院长,现在镇卫生院有没有什么困难?有没有要求下面医生对急病患者先交费才可以施治的强制性规定?”

    沈淮一问出口,唐院长知道不是卫生院出了什么漏子给揪住,当下就倒糖豆似的往外吐苦水。

    在区县医疗资源分配上,人民医院、中医院等中心医院,常常占据了核心地位。

    不仅地方财政资源往这中心医院倾斜,又由于常人看病都有往大医院跑的依赖性心理习惯,市场性的资源包括以药养医的医药利润源,都往这些中心医院倾斜。故而在中心医院不存在资源严重不足的问题,问题最严重的,恰恰是乡镇卫生院、卫生所这些最基层的医疗卫生机构,缺财政支持、缺医务人员,也缺病人。

    说到先交费才可以施治急病患者一事,唐院长也是满口往外吐苦水:

    “遇到急病患者,要求医生在病患交费之后再进行施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东华现在大多数医院都有这样的潜规则。这年头,哪家医院哪年遇不到几个逃费的病人?都要医院贴,再大的医院也贴不起!”

    “胡扯!”沈淮打断唐院长的话,说道,“银行放贷,还允许存在一定的坏帐率。一家银行,坏帐率过高,是管理者的无能;要是一点坏帐率都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什么事都不要做。不把款子放出去,自然就不会坏帐率的产生。

    就像你们现在做的,不管多急的病、多要命的病,不见钱就是不救。不过,这不是你们没有办法,而是你们管理者在推卸负责任。是所有病人都逃费吗?可能逃费的病人占总体病人大概是多少比例;每年可能会产生逃欠费用,占医院总收入的多少,你们心里到底有没有数?这个诚然是医院的经营风险,也会造成一定的收支缺口,但作为一个负责任且有能力的管理者,第一,要

    控制这个缺口无限制的扩大,但同时,你们要允许这个缺口的存在,要把这个缺口作为医院经营必定要承担的经营成本去考虑,而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心的,推卸给下面的医生,更不能推卸给那些一时筹不到钱的急病患者及家属。银行由放贷员放贷,如果出现坏帐,完全要放贷员自己掏腰包负责,你们说那放贷工作还能进行下去吗?

    如果贷款的单位跟个人,不是因为违法,而仅仅是因为偶然的因素还不起债,银行能逼着他们去卖血吗,能学黑社会把人家绑起来沉河吗?像国外一些管理很好的银行,他们照样允许不良贷款率可以达到4-5%,他们每年都要拿出一部分利润去冲销大量的坏帐,他们是傻子吗?”

    沈淮厉言喝斥,叫唐院长也是心情忐忑,知道他的话没有对沈淮的胃口,但实在不知道沈淮是在那里受了气,坐在一旁摒着气息,不敢多说什么,怕无端再给骂。

    沈淮跟唐院长说:“现在看来镇卫生院也没有考虑到这个收支缺口问题,这个压力我不推到卫生院头上。你回去认真的估算一下,找何镇长一起评估这个缺口有多大,镇上以后每年从预算方案里补给你们。俗话说得好,‘救急不救穷’,我们没有必要滥施善心去救穷,但这个‘急’,是我们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以后不要跟我胡扯这个困难、那个困难……”

    “真给钱?”唐院长见给骂一顿还有钱拿,顿时又喜笑颜开,不确认的问道。

    沈淮也知道现实中的医疗体系问题,首先是总体上资源匮乏,在总体资源匮乏的同时,局部的资源分配又由于种种因素,出现一些或轻或重的失衡,加剧了矛盾,也不可能他把人拉来发泄的训斥一顿,就能把这些问题解决好,需要用发展跟时间去慢慢消化。

    沈淮挥了挥手,说道:“今天你们有个同行把我给得罪了,现在看到你们穿白大褂的就心烦,你走吧……”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