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三千万美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无意征得谭启平的同意,沈淮就掩门而去。

    听着门“啪”的一声合上,会议室里的众人才惊醒过来,面面相觑。

    所谓定向债券投资,通常是指企业委托金融机构向特定的投资人发行债券进行融资。

    发债企业的不尽相同,信用以及还贷能力都需要有具体评估。通常情况下,投资人会根据发债企业的情况,选盘下菜;不可能说,投资无目的的委托金融机关,随便找家企业就进行债券投资。

    要是沈淮的话不假,这笔三千万美元的定向债券投资,自然就是直接冲梅钢新厂项目来的。

    三千万美元从哪里来的?

    围着会议桌而坐的人,心里都浮出这样的疑问,抑或是沈淮在胡吹一气说大话,唬大家?只是玩这种只争得一时面子的诈计,对沈淮又有什么好处?

    那三千万美元是从哪里来的?

    三千万美元不是一小数目,折合人民币将近两亿五千万。

    宋鸿军现在的身家差不多也有这个数,但指着要他现在就拿出三千万人民币的现金出来,他都觉得有些捉肘见襟,需要筹上好几天,就不要说三千万美元了。

    宋鸿军也很疑惑,沈淮突然从哪里搞到这三千万美元?他没有办法把谭启平、孙启义、谢海诚等人丢下去,去追沈淮,只能强忍住心里的好奇心,坐在原处,不动声色的关注着会议里那微妙到极点的气氛。

    曾有人拿圈子形容官场上的派系关系。

    沈淮跟谭启平的矛盾,以及宋家相对应的处置手段,都可以拿圈子理论进行解释。

    一个圈子通常只能有一个核心人物,沈淮不甘心屈居谭启平之下,公开揭盖子,表示跟谭系脱离关系,表明宋系在东华正式形成以沈淮为首的梅钢系及以谭启平为首的谭系两个圈子。

    宋家要沈淮脱离地方,除了平衡梅钢系跟谭系的关系之外,更主要的目的,是给这两个圈子划定势力范围,要沈淮把精力主要放在梅钢等一系列企业的发展上,而把地方党政体系较为完整的交给谭启平去掌握。

    宋系虽然不禁止内部竞争,但也认为只有这样进行调整,进行这样的势力范围划分,才能避免过多的内耗。

    另一个方面,也是宋家大多数人,对梅钢新厂项目信心不强,进行这样的调整,也是预防梅钢新厂项目受挫,能将对宋系的负面影响能降到最低。

    宋鸿军知道七月上旬谭启平到燕京找他二舅宋乔生有过一次谈话,当时他妈也在场,所以他知道谈话的细节。

    谭启平在谈话中就不掩饰他对梅钢新厂项目的担忧,认为梅钢新厂项目要出问题,不会在建设过程当中,很可能是在投入大量资源强行建成新厂之后,设备运行不起来;即使勉强运行,也会由于从国外引进的淘汰设备缺陷,事故频发,造成严重亏损。

    谭启平一是不赞同地方上有限的金融资源继续往梅钢新厂这个无底洞里填,二是在无法强迫沈淮更改心意之时,希望能通过收缩贷款的方式,拖慢梅钢新厂的建设速度,以便能将出现大问题的时机往后拖延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宋鸿军知道谭启平说服了他二叔跟他妈,他怕沈淮脾气急躁,就没有把这事跟沈淮说。

    谭启平跟宋家大多数人形成这种共识,再加上谢家人在背后扇风点火,梅钢新厂在淮海省、在东华市还能贷到款,那真奇迹了绯闻别敲门。

    从省内银行贷不到款,要靠梅钢及鹏悦等企业的利润积累,靠孙亚琳在海外艰难的融资,梅钢新厂项目硬生生的给拖上一年,并不是难想象的事情。

    沈淮给梅钢新厂建设多拖住一年时间,意味着谭启平就能多出一年时间,来消除沈淮对梅溪镇的影响。

    宋鸿军暗道,多出一年时间,谭启平大概就能把日后梅溪新区建成的桃子,都摘到他自己手里了吧?

    宋鸿军对谭启平卡梅钢、卡沈淮脖子的行为自然也是相当不满,梅钢新厂里,鸿基投资投入的四千万港元,其中有一半是他个人的直接投资,但是形势比人强,在宋系内部,谭启平此时的分量要比沈淮重得多,也要比他投入的两千万港元重得多。

    宋鸿军倒是没有想到,谭启平这两三个月来给沈淮下了那么多的暗绊子,就在这顷刻之间,给突如其来的三千万美元扇得粉碎。

    谢芷粉脸也是火辣辣的烫,她就是知道梅钢新厂在融资上举步唯艰,知道沈淮为这事四处奔波求人,看到他才故意拿这事挤兑他。

    她偏看不得沈淮小人得志,唯有沈淮越难堪,她心里才会越高兴,她甚至想象沈淮给她气得摔杯子而走的情形,那样会叫高兴得夜里睡不着觉,哪里会想到,沈淮当真就小人得志了,甚至还把她的脸拿过去,扔在地上狠狠的践踏。

    说什么只能做四百万的主,谢芷气得简值鼻腔里要喷出火焰来,恨不得跳出去,揪住沈淮的衣领子,在他那张长得跟娘娘腔一样的脸上狠狠的抓几把,才能解心头之恨。

    说什么三千万美元不比四千万港币多,真是气死人了!

    谢芷坐在那里,都恨不得跺两脚,见宋鸿奇坐在那里呆如木鸡,伸脚就去踩他的皮鞋,杏目怒瞪:你未婚妻给人家羞辱啊,你就跟死人一样坐在这里!

    宋鸿奇也是有苦说不出,都知道沈淮来了脾气耍无赖,谁也拿他没折,谢芷没事还偏去撩拨他,这不是闹得大家都难堪?

    “不会是沈淮面子挂不住,吹牛吧?”宋鸿义看着大家面面相觑,似乎都给沈淮脱口而出的三千万美元唬住,他忍不住揭开这沉闷的寂寞。

    宋鸿军压根就不相信沈淮两只眼睛、两条胳膊,能力就比他强。

    这才是九五年,钱没有那么好赚。

    宋鸿军从八十六年下海去了南方发展,前前后后在香港等地差不多折腾十年,才也攒下三四千万美元的身家。

    在京城那么多下海经商的太子党里,宋鸿军身家不能算最高的,但绝对也是中上流水平,沈淮接一下电话,就能有三千万美元到帐?

    宋鸿义绝不肯相信沈淮有这个能力,自然就认为沈淮在扯谎,就认为沈淮给谢芷挤兑得挂不住脸,胡乱吹牛。

    高天河、谭启平、熊文斌等人都不认为沈淮在扯谎,沈淮逞一时威风,赚一时面子有什么用,难道以后躲起来不见人了?

    不管怎么说,孙家的长青集团是业信银行最大的外资股东,就算对业信银行的投资不该孙启义管,但作为长青集团负责亚太业务的高层,孙启义直接给业信银行打电话,了解相关信息,并非难事。

    大家都看向孙启义,唯有孙启义才有可能知道这笔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孙启义脸阴阴的,他刚才也给沈淮气得够呛,甚至没有办法教训沈淮,他作为长青集团负责亚太事务的负责人,依旧没有办法独立做出三千万美元规模的投资决定教父的不乖甜心。

    孙启义这一刻也期待沈淮只是胡吹牛,这样才能叫他挽回些面子,不然整件事就绝非三千万美元这么简单。

    孙启义靠着椅背,拿出手机来,回头问靠墙坐着的秘书,沙哑着嗓子说道:“你把姚荣华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姚荣华确认一下有没有这事……”

    大家心里都想:沈淮既然说刚才那通电话是姚荣华打过来的,孙启义直接联系姚荣华,自然就能直接戳破他的谎言。

    宋鸿义一脸轻松又带着鄙夷神色的跟他哥说道:“你们看吧,沈淮就厉害在他这张嘴巴上,我看他以后吃大亏也就在他这张嘴巴上:扯起谎来没个边,也难怪大家都看不惯他。”

    谢海诚、谭启平没有说什么,而是安静的等孙启义跟姚荣华直接通话——孙启义的脸一直都阴沉着,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也就判断不出孙启义跟姚荣华的通话内容。

    通过电话,孙启义将手机搁在桌上,说道:“债权投资人要求业信银行不得泄漏相关信息……”

    正等着要向别人炫耀他有先见之明的宋鸿义,这时候仿佛又给抽了一记响亮的巴掌,脸僵在那里:债权投资人要求信息保密,那不就意味着三千万美元的定向债券投资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怎么可能?

    沈淮搞得梅钢那个破摊子,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借三千万美元进去,不怕给沈淮坑死吗?

    宋鸿义不愿意相信。

    看到孙启义脸上曾有忧色,宋鸿军心思一动,难道这钱的来源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宋鸿军这时候压根儿是一刻都坐不住,恨不得马上就追出去,揪住沈淮问,这笔三千万美元的债券投资,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高天河哈哈一笑,说道,“真应该要好好恭喜谭书记啊。谭书记你到东华来主持工作,东华的招商引资工作就蒸蒸日上,今年恐怕要能跟徐城并列了吧?新区筹备的研讨会都还没有开始呢,就又有三千万美元的外资进来。明天正式召开研讨会,这个成绩真应该要好好的宣扬一下,借这个来好好的鼓舞一下人心,是谭书记你领导有方啊……”

    外商直接投资是一方面;这种定向的外汇债券融资,也算招商引资一部分。

    九四年,东华市全年引进外资不过两千多万美元,整个淮海省引进外资总数不过三个亿多点;三千万美元的外汇债券融资,自然哪里能地方小视?

    而且从这一刻起,东华市今年招商引资成绩,经沈淮之手完成的要超过八千万美元;就算合资钢厂的引资成绩,都算谭启平的,也就六千万美元而已。

    高天河这一几句左手捧、右手抽巴掌的话,打谭启平的脸色既青且白,咽住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岐宝、苏恺闻站在一旁,也不敢说什么:高天河说到底也是市委副书记、市长,并不是泥捏的笑脸菩萨。

    肢解梅溪镇方案给省委书记田家庚直接做批示驳回,其实已经暴露出田家庚对谭启平有所不满。在这种情况下,高天河等市委常委成员,自然就不会再像以往那样蜷着缩着、小心翼翼,不敢得罪谭启平分毫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