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 态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高天河找沈淮说话之前,沈淮向梅钢集团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的事情,曾经由梅钢集团董事会先一步向梅溪镇政府通报。

    梅溪工业投资集团,代表梅溪镇政府持有梅钢集团45%的股权。

    在程序上,沈淮向董事会辞职一事,理应由郭全代表梅溪工业投资集团,向苏恺闻、黄新良汇报,再由苏恺闻、黄新良召集镇党政会议,讨论新的人选,向梅钢集团董事会引荐新的董事长候选人。

    辞去梅钢集团的一切职务,向市委做检讨,自动要求调往嵛山工作,这是12.9喷爆事故发生的当天,谭启平为十二月初沈淮搅乱市委会场次序一事,跟宋家谈妥的惩罚沈淮的条件。

    这么做,也是旨在帮谭启平挽回威信,在市里拿回自动权。

    谁也没有想到,在各方迫使沈淮低头的当天,市钢就发生12.9喷爆严重伤亡事故,将市钢以及城市信誉联社等一系列关联企事业单位,都拖入崩垮的危机之中。

    市里为市钢当下的危机焦头烂额,谭启平、梁小林、高天河等人甚至都把处理市钢危机的希望寄在沈淮的身上,自然也不会有谁不知情识趣的还会再想着十二月初发生在市委会议室里的那件事。

    谭启平、梁小林、苏恺闻他们本来以为,他们十二月初发生的那件事,沈淮也应该当那件事没有发生过才对。谁也没有想到,在沈淮从燕京回来一周后,在12.9喷爆事故调查结论出炉的当天,正式辞出梅钢集团董事长的职务。

    在接到郭全的告诉后,苏恺闻没有直接去找沈淮,而是立刻给谭启平打电话汇报了此事。

    刘伟立看着谭启平阴沉的脸,就怕他随时把手里的话筒砸上去。

    “是不是由潘石华出面,找沈淮谈一次话?”刘伟立建议道。

    如今关键的是要搞清楚沈淮选择在此时辞职的意图。

    沈淮是可以向梅钢集团董事会辞出他董事长的职务,但他此时还是唐闸区委委员、常委,让唐闸区委书记潘石华找他说话是适宜的。

    关键,潘石华能从沈淮嘴里问出什么来?

    谭启平放下话筒,转眼又拿话筒,但是手指停在拨号键间上没有动作。

    他该打电话给谁,打给宋乔生,抑或是宋炳生?

    沈淮去在梅钢集团的一切职务,本就是他们在十二月九日当天迫使沈淮答应的条件。沈淮如今是覆行他的承诺,打定留意要把东华的水搅浑掉,他打电话给宋乔生、宋炳生,让宋乔生、宋炳生能跟沈淮说什么?

    谭启平放下话筒,他不能这时分就自乱阵脚,叫别人看笑话,跟刘伟立说道:“你打电话给高市长、梁市长,告诉他这件事。”

    高天河对沈淮此时从梅钢集团辞职,也深感震惊。

    他没有谭启平顾忌那么多,他直接将梁小林叫到办公室来,问他到底是怎样回事。

    梁小林也不知道宋家跟谭启平在背后迫使沈淮低头的内情。

    谭启平事前也没有泄漏半点风声,他就是想着叫大家看到沈淮突然向他低头认错,这样才能达到威慑众人的效果。

    梁小林下看法的想去找谭启平讯问到底是怎样回事,但转念想到谭启平只是叫刘伟立告诉他这件事,没有说缘由,就阐明谭启平要么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要么就没有打算告诉他为什么?

    “沈淮会不会想以市钢的这次危机相要挟,以退为进,想要得到更多?”梁小林只能做这样的猜测。

    “”高天河也怕沈淮獅子大启齿,他也不清楚谭启平退让的底线在哪里,不好随便说什么。

    沈淮想得到什么?

    他想坐上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的宝座?

    他想梅钢吞并市钢?

    谭启平能答应这两个条件?

    高天河看着梁小林,从梁小林的脸,他可没有办法揣摩谭启平的底线在哪里。

    高天河心里想,或许沈淮还会指望跟他结合起来逼迫谭启平退让。

    “市钢的成绩要得到妥善解释,目前看来,沈淮跟熊文斌两人缺一不可,”高天河思虑良久,觉得他应该跟沈淮谈一次,至少要摸清他的意图,才好接着谈下去,说道,“不如这样,我找沈淮过去说话,你去找一下熊文斌?”

    梁小林心想让高天河找沈淮摸个底也好,点点头,答应他出面找熊文斌说话。

    连着给高天河的秘书打了三通电话,沈淮烦不胜烦,赶到市政府大楼过去见高天河。

    微雨刚歇,下午的天还阴着,冰冷的寒风在窗外呼啸,风卷尘叶。

    沈淮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凋谢的树木。

    “梅钢在你的指导下,正高速崛起,梅钢的成绩,市里大家也都看在眼底,你在这时分从梅钢参加,大家都诧异啊。”高天河苦心婆心的说道,眼睛看着沈淮,想要从他的眼睛看出他真实的意图。

    “我这人虽然做出了点成绩,但缺点很多:性情冲动,锋利,不够容忍,不留意勾搭干部群众。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过话之后,我看法到身上有太多的缺陷、缺点,”沈淮发出视野,落在高天河肥腻的阔脸上,语气寡淡的说道,“我想我这样的人,再持续指导梅钢是不适宜的。反思了很久,我才决议分开梅钢。我想我分开梅钢之后,才会叫梅钢有更好的发展。另外,月初的事情,我也看法本人的错误,无组织无纪律,对本人作为一名员要求不够严厉,不能跟党组织时辰保持一刻——这些错误,我要跟高市长你检讨反省,等会儿也要跟谭书记检讨反省”

    高天河心里在咆哮:老子找你来,不是叫你反省错误的,你有什么条件,你摆明了说,不成吗?

    沈淮不管高天河心里怎样想,他持续说道:“我写了一个央求,希望能去嵛山县工作,正打算明天到市里把央求交到市委组织部”

    “去嵛山?”高天河不掩讶异的眼睛盯着沈淮,不明白他这时分自动提出去穷山恶水的嵛山县是为哪般。

    梅溪镇九五年含土地转让款在内的财政总支出高达两亿五千万,嵛山县九五年财政总支出甚至都不足两千万,沈淮去嵛山无能什么?

    难道是谭启平强迫沈淮去嵛山?

    但是沈淮如今不情愿去嵛山,谁又能强迫他?

    12.9喷爆事故引发市钢危机,谭启平虽然没有明言,但经过梁小林,曾经明明白确表示他情愿跟沈淮妥协的意思,沈淮难道迟钝到对这些变化一点都没有感觉?

    “嗯,”沈淮说道,“我看法到本人有这么多缺陷之后,也好几天没有睡着觉,就想着去更艰辛的地方锻炼一下,改掉身上的这些缺陷。嵛山的条件是艰辛一些,不过是革命老区,我想我到嵛山后,能得到加倍的锻炼,也更能体会先辈的革命**。谭书记也知道我的想法,他也支持我的决议。”

    高天河手抹着额头,坐在那里去理顺混乱思绪,从沈淮的这番话里,能大体猜到事情发生的经过:

    沈淮月初大闹会场后,叫谭启平当场震怒,暂时召集市常委会议想要处置沈淮,但遭到虞成震跟陈明经的反对,未能得逞。

    谭启平被迫向宋家救援,要宋家收拾沈淮这个不听话的小辈,沈淮在种种压力之下,被迫向谭启平低头。

    12.9事故不测发生,谭启平得空去追沈淮月初大闹会场的责任,但沈淮不干了

    事情的经过难道是这样?

    沈淮根本就不想在市钢危机上施以援手,才武断辞去梅钢的职务。

    “我还希望你留在唐闸区的,”高天河当然不想沈淮放手溜走,持之以恒的说道,“如今看来,梅溪新区的工作,需求你来掌管,苏恺闻在很多方面,阅历还完善些”

    高天河眼睛定睛看着沈淮,不知道这样的条件能不能打动他。

    高天河不知道谭启平能让到哪一步,但他想,这时分他来提议由沈淮出任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谭启平怕也是难以阻拦吧?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市里提出梅溪新区这个概念后,我没有为梅溪新区出一点力,成绩都是别人的。我如今反思错误还来不及,怎样去摘别人的桃子?”

    “市钢虽然对合资钢厂的树立奉献很大,但照眼前的状况来看,要不想让市钢的成绩拖累到合资钢厂的树立,市钢对合资钢厂持有的股权,由梅钢接手是适宜的。不过市钢为了覆行对合资钢厂的出资协议,曾向省市多家银行贷款1.2亿,这些贷款及产生利息,也就需求梅钢承担——你觉得这对处理市钢当下的成绩,有没有协助?”高天河楔而不舍的问道。

    “我曾经决议分开梅钢,这些成绩,高市长似乎可以经过梅溪镇政府,向梅钢集团董事会提出来。”沈淮滴水不漏的说道。

    高天河不解的看着沈淮,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的真实意图。

    市钢要说有什么优质资产,也就是在合资钢厂的股权了。

    合资钢厂行将建成,此时只需求承担1.2亿的贷款及一年利息,就能收手合资钢厂35%的股权,高天河想不明白,这样的条件为什么还不能叫沈淮动心?

    沈淮看了看手表,站起来说道:“不知不觉都下午三点钟了,我就不打搅高市长您工作了”

    高天河站起来送沈淮分创办公室,心头疑云密布,任他在官场浸淫了半辈子,但就是摸不清楚沈淮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无论是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的位子,还是市钢对合资钢厂持有的股权,简直是市里能让出来最香的饽饽,沈淮一点都不动心,他也没有办法。

    高天河在办公室枯坐了许多,看了几件文件,却什么字都看不出来,草草的签过字算作批复,等到下午四点钟,才给梁小林打电话,问他找熊文斌说话的状况。要是熊文斌情愿重返市钢掌管场面,市钢至少不会变得更蹩脚。

    但是从梁小林那里得来的答案,简直叫高天河绝望:他不明白,熊文斌明天怎样就由于疲劳过度住院了

    高天河心里清楚,沈淮跟熊文斌的态度明白上去,市里想要自行消化市钢的成绩,曾经是不能够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