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二章 疑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此时离春节也近,大街小巷也渐有新年的气氛。

    谭启平此时还不知道崔向东给沈淮接到东华、进嵛山重游故地的消息。

    虽然崔向东是父亲的战友,又常年住在徐城海军干休所里,不过谭启平知道崔向东跟宋家的旧怨,这两年也是几乎把崔向东忘掉,自然不会想着去关注退休近二十年的崔向东的动向。

    谭启平站在市委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凋尽树叶的枝桠,还能隐隐约约听到烟花炮竹的声音。

    刘伟立敲门进来,见谭启平站在窗前,没有转回身来要听他汇报工作的意思,他瞥了一眼办公桌上,案头所摆的那页纸,上面记录的恰是他打听来的沈淮这两天在嵛山的动静。

    刘伟立看到谭启平映在窗玻璃上的侧脸,眉头紧蹙未舒,心想他此时或许还在琢磨着沈淮跟梅钢一系人的动静吧?

    刘伟立虽然是在熊文斌之后才担任市委办主任的,但此前就已经到东华挂职了一段时间,也差不多是看着梅钢及梅溪镇在眼前一次紧接着一次的蜕变,沈淮似乎就在他们眨眼之间就成尾大不掉之势。

    照常理来说,沈淮在嵛山搞得动静越大,跟那些地头蛇纠缠得越厉害,则越说明他有可能会好好的在嵛山折腾上几年——这当然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事情,只是沈淮这人,有哪次是照常理出牌的?

    而同时,孙启善、约翰.巴特勒、宋文慧、宋鸿军等人声势浩大的访问梅钢,离开时却又是那么的悄无声息,仿佛就是为了参观梅钢二厂的建设成就跟逼孙启义就范。

    要这么想,也能说得通,但总叫人觉得背后还有一丝猜不透的诡异。

    谭启平转回身来,看着到刘伟立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伸手接过来,靠着窗台看文件,问刘伟立:“恺闻那边谈电话没有,就下梅公路改造工程转让事宜,他们跟谢芷谈得怎么样了?”

    刘伟立说道:“苏恺闻下午倒是打电话过来,很多问题上,他们已经跟谢小姐达成一致:下梅公路改造及两侧位于梅溪镇区范围内的商业地块开发,包括市钢建设公司在内,由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合资公司出资两千万整体收购。作为额外补偿条件,就是梅溪镇要从渚溪大桥的西头划四十亩的地皮给海丰及长青集团的合资公司,建设办公楼。”

    “他们倒是不亏……”谭启平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谭启平也知道谢海诚、孙启义都是要吃肉的主,他要不能给他们带去利益,就不要指望他们会无缘无故的支持他。

    渚溪大桥西端,与鹏悦大酒店、淮能大厦紧挨着那边地,是梅溪镇区西拓的桥头堡,城市规划上也正式列入商业建设地块。

    那边四十亩大小的地皮,就不止两千万。

    海丰及长青集团要求从那里拿四十亩地作为补偿条件,相当他们要空手把下梅公路改造及两侧商业地块开发项目以及市钢建筑公司套走。

    不过,谭启平没有更多的选择。

    谭启平无论是在东华,还是在宋系,他现在都需要谢、孙二人的支持。

    谭启平要让市钢可能有的遗留问题尽可能快、尽可能没有后患的解决掉,而让下梅公路改造工程在春节后就恢复施工,也有利于他快速的将局势、将主动权再抓回到手里来。

    虽然孙启义、谢海诚此前就市钢的危机以及合资钢厂股权的处置,跟东华市政府、省钢集团、梅钢、富士制铁等相关方向签约一系列的框架协议,但市里也确实需要让出更多的利益,叫海丰及长青集团尽快的去履行框架协议。

    谭启平又想起一件事,问刘伟立:“渚溪大桥西端的地块,不是早行都划给梅溪新城投集团了吗?从中划四十亩地出来,新城投集团答应了?”

    沈淮虽然离开了梅溪,但他留在梅溪的班子还没有给打散。

    苏恺闻到梅溪镇之后,还没有办法插手梅溪工投跟梅溪新城投的事务。而这两个集团恰恰又掌握着梅溪镇相当大的财权跟事权。

    苏恺闻想到动这两个集团,至少要把梅溪镇党政班子里相当一部分人都调整掉,才有可能;这个工作是需要时间的。

    “我特意问过,谈到这部分条件时,黄新良也在会场,他同意这部分地皮划给海丰及长青集团建造办公楼,收益归梅溪镇。”刘伟立说道。

    “哦……”谭启平轻轻应了一声,但眼睛里的疑色未去。

    刘伟立能知道谭启平为什么疑惑。

    沈淮去了梅溪,作势要张开旗鼓;孙启善、约翰巴特勒、宋文慧等人亦已离开东华,没有什么额外的动静;就连黄新良等跟梅钢穿一条裤子的官员,此时也都表示驯服,这还是叫人无法放不下心来。

    ****************

    刘伟立回到办公室,工作人员拿了好几页传真件过来,请他浏览。

    刘伟立接过传真件,这是省安全工作专家组对市钢12.9喷爆事故做出的最终调查结论,传过来要东华市委市政府这边确认。

    这次的结论对分管市属企业、安全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梁小林非常不利,这也是市钢问题不能在东华市范围之内解决,不得不向省里求援而必然产生的后遗症。

    市钢的问题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责任就已经不是前集团总经理顾同一人所能承担。赵秋华在省里盯着东华,谭启平要么叫高天河跟梁小林一起下台,要么就只能叫梁小林把这只黑锅独自背下来。

    时也,势也。

    谭启平初到东华时,第一个要打压的就是高天河。此时他若不想太狼狈,不想叫赵秋华或田家庚的嫡系到东华来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对他造成直接的威胁,他就需要先把高天河保下来。

    谭启平知道,把力求自保的高天河留在市委副书记、市长的宝座上,对他是有利的。

    而且由梁小林把一切责任都背下去,很多后遗症都能排除,留下来的就是东华经济这两年快速发展的耀眼成绩。

    至于梁小林,谭启平也只能安慰性的给他一个政协副主任兼秘书长的位子。

    事已至此,梁小林就算不甘心,也没有他策,把高天河拖下水对他无益。

    梁小林担任政协副主任兼秘书长,虽然从此离开东华市的权力中心,但至少要比给市纪委正式立案调查的顾同下场要好上许多;梁小林也知道他此时不能苛求,先熬过这段时间,他日未必没有东山再出的机会。

    至于谁将顶替梁小林的位子,而虞成震作为赵秋华在东华收编的大将,赵秋华会不会立马就兑现给他的好处,这些都是省里各个大佬权衡、角力的事情;刘伟立还没有办法在此时就做出准确的预测。

    刘伟立先仔细看过传真件,省里的专家果然是专家,多方都默认责任只追究到分管副市长梁小林头上,专家组给出的调查结论只字不多、只字不少,刚好能将梁小林兜进去。

    刘伟立看了看手表,都快到下班时间了,心想谭启平也难得没有公务可能准时下班,他就不打算今天拿这份传真件去破坏谭启平的心情。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刘伟立拿起电话,听了电话那头的人讲了几句话,眉头越听越蹙,未了对电话那头说道:“好的,我马上去跟谭书记汇报……”

    *******************

    难得晚上没有什么公务宴请等安排,谭启平可以早些回去跟妻女吃晚饭。他站在办公桌前,一边收拾公文包,一边想着要不要叫恺闻到家里去吃饭,看到刘伟立急冲冲的敲门进来,问道:“有什么事情?”

    “杨玉权市长刚刚打来电话,”刘伟立汇报道,“他说有个海军老干部今天下午找他反应嵛山湖水库的问题。他初步了解了一下情况,嵛山湖水库可能存在较严重的问题。杨市长又问知这名海军老干部可能跟谭书记您的父亲是战友,杨玉权让我跟谭书记您请示:要不要让他带着这个海军老干部一起过来跟你汇报嵛山湖水库的问题?”

    谭启平疑惑的看了刘伟立一眼,问道:“杨玉权有没有说这个海军老干部是谁?”

    “杨市长倒没有提老干部的名字,我打电话回去再问一下?”刘伟立问道。

    “不了,你让杨市长直接带着人过来。”谭启平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来杨玉权不会随便找人冒充他父亲的战友,这时候让刘伟立打电话查户口似的追根问底,有些太失礼了。

    现在中央以及地方上的那些老人,看上去都早就退了,没有什么权柄,但他们在背后随便说两句话,还是叫人十分的头痛。所以,新官上任先去拜访老干部,一直以为都是党内良好的作风。

    刘伟立打电话回复杨玉权,谭启平让刘伟立把办公室门打开一条缝,他听到过道里有两三个人的脚步声传来,就走过去开门迎接老干部。

    但看到须发皆白的崔向东与杨玉权从过道里走来,谭启平也有些吃惊:“崔叔,您老怎么到东华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