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百六十四章 纪成熙截道相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国内的手机,在国外无法使用;沈淮在国外奔走了大半个月,今天才回到国内来,也不知道把出发记得装进包里的充电器丢那个旮旯里去了。

    别人要是不知道他的行踪,想通过手机联系上他,自然不可能。

    看着小五气喘吁吁的样,沈淮实在不知道她怎么知道自己行程的,又不知道她这么急着跑过来能有什么事情,见她跑得快要断气,将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谭珺将矿泉水接过去喝了两口,缓过气来,说道:“我哥知道你今天会在燕京,让我联系你;我打你手机不通,好不容易联系上你们市的驻京处,才知道你一天都不留燕京,赶着回去——没有办法,就只能赶到车站来截你。”

    “成熙有事找我,他在燕京?”沈淮疑惑的问道。

    纪家小辈也有好几人,但沈淮自认为只有纪成熙跟他有那么点交情。

    “嗯,不过他不在燕京,”谭珺既点头又摇头,说道,“我哥还在冀河,他说确认你留在燕京,他就连夜赶回来跟你见面;倒没有说什么事情。”

    “哦,这样啊,”沈淮说道,“这趟车会经过清河市,我在车上联系一下你哥,真要有什么事情,我到清河下车去见他。”看着陈美红焦急的眼神,火车应该马上就要开了,沈淮也不多废话什么,让褚强把他的手机将卡拿出来,暂时借给他在火车上用,方便他在火车上联系纪成熙,他还不知道纪成熙怎么会提前知道他的行踪,也不知道纪成熙找他有什么事情。

    “我能不能先上车再补票?”谭珺小心翼翼的问列车员陈美红。

    陈美红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的年轻女孩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点点头说道:“软卧车厢没有多余的车票,要补也只能补硬座票。”

    火车到清河市不用几个小时,谭珺自然不会管能补到什么票。

    沈淮疑惑的问谭珺:“你也跟着到清河去,你爸会不会说我把你拐跑了?”

    谭珺粉脸微红,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道:“人家又不是小女孩,哪那么容易给人贩拐跑?再说,我哥好不容易让我帮他做件事,我可不能让你偷偷的溜走了。”

    沈淮哈哈一笑,实在不知道谭珺有什么好担心他会躲着不见纪成熙的,见她要跟着去冀河,心想她说不定是想着到了纪成熙那里玩几天,就索性让褚强跟他一起上车,到清河去见纪成熙。

    陈美红见沈淮的两个同伴也跟着上车来,心里略有些遗憾,但也把沈淮跟他的两个同伴,带着预留给清河市上车旅客的卧铺车厢里,说道:“你们要是真到清河就下车的话,可以先在这个车厢里,我等会儿再过回来帮你们办补票。”

    陈美红在时,谭珺也是暗中打量着这个长相漂亮、婷婷玉立的女列车员,知道这个女列车员对她们的服务超过应有的热情,等她离开,才把胳膊肘撑在小餐桌上,小声的问沈淮:“她认识你啊?”

    沈淮点点头,说道:“也谈不上认识吧;很久之前坐过这趟火车,那次还幸亏得她帮忙,在列车员的休息室里对付了一夜。”

    谭珺倒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样说道:“难怪成怡姐一直都抱怨你在外面认识的漂亮女孩多,敢情是真有这么回事啊。”

    沈淮不知道成怡是不是真有抱怨,但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不会有多好的名声,只能无奈的笑了笑,但同时想到,纪成熙可能是跟成怡有联系,从成怡那里知道他的行程。

    ****************

    在火车上联系到纪成熙;纪成熙在电话里也没有说什么事情,只是让他们在清河下车,到冀河做客去。

    火车停靠清河市车站,沈淮颇为不舍的跟陈美红告别,要不是谭珺跟褚强临时跟过来,说不定在火车跟这个漂亮的女孩能有更进一步的接触,眼下只能与谭珺、褚强拿着行李下车去。

    陈美红挨着车窗,惆怅的看着沈淮离去的身影,看到月台上有一群人朝沈淮走过来,群星拱月的围着沈淮。

    陈美红实不知道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这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跟他见面。

    沈淮看着纪成熙带着一班人过来接站,“受宠若惊”的走过去跟他握手,又挨着跟其他随同纪成熙赶到车站来接他的冀河县官员握手寒暄,笑着问纪成熙道:“纪书记到底有什么事情找我?我在火车上,心里都是惴惴的,就怕以前有什么事情没做到位,叫纪书记你记在心里,等到清河打我的闷棍。”

    “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纪成熙笑道,“你要真这么担心,以后亏心事真是要少做啊,”又问谭珺,“你怎么跟过来了,还过正月半了,你们学校没有开学吗?”

    “你让我帮你截住沈淮,我还不是怕他半道溜走才跟着上火车?”谭珺抿嘴笑着说,似乎也知道这个借口很勉强,脸有些微红。

    **********************

    在九十年代中期之前,北方诸省的工业基础,实际上不比南方差多少,作为冀省南部的工业重镇,清河的经济要比东华强许多。

    看着纪成熙他们停在月台外的皇冠、尼桑等黑色轿车,沈淮就知道作为清河市下面的工业重镇冀河县,财政条件也要比东华下面的区县强许多;实际情况也确是如此。

    沈淮与纪成熙以及谭珺坐上宽大舒坦的黑色皇冠,褚强有冀河县委办主任等官员陪着,坐另一辆尼桑车,驶离清河市车站,直接往纪成熙的地盘冀河县而去。

    见沈淮上车着打量车的内饰,纪成熙解释道:“冀河县之前手脚放得比较快,买下好几部好车。这辆皇冠之前一直都是我们县人大梁主任在用,年前梁主任彻底退下去,新上任的主任之前是县委副书记,死活要把车推到县委来。”

    沈淮笑了笑,知道纪成熙短短几句话里,掩藏着冀河县官场许多的腥风血雨。作为纪家第三代最给看好的接班人,纪成熙到冀河县任职有一年时间,也大体能把冀河县地头蛇们头上的逆骨都打碎掉。

    “冀河县的经济,比东华下面的区县都要好很多,相对来说,办公条件就要宽松一些,我倒是好羡慕。”沈淮摸不透纪成熙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急着要他在清河下车见这一面,只能先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等着纪成熙先把谜底揭出来。

    纪成熙半道把沈淮截下来,也没有想着跟他打什么哑谜惹他不快,笑着说道:“你这段时间在东华连着两个动作都很大,而且你这两个动作把大家的视野都搞乱了,叫人猜不出你的意图。我刚从燕京回清河,燕京也有不少人在议论这事。”

    沈淮虽然在伯明翰住了半个月,但国内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运转。

    新年过去,淮能集团接手嵛山湖水电站、开发嵛山水电资源,并出资给嵛山县修筑嵛浦公路的事情,作为一揽解决方案最先确定下来。

    由于嵛山湖大坝需要赶在汛期之后完成加固工程,淮能集团作为部委独资控股、专业对口的国有企业,接手嵛山水电资源,不存在政策上的碍障,整件事市里也没有拖延,昨天市常委会议就通过决议批准整个方案。

    还有一件事惊动更大,就是梅钢跟淮能集团及其他相关方正式打开梅溪电厂、梅溪港码头接受外来注资的通道;省钢在此基础上,联合长青集团、富士制铁,提出要在梅溪进一步投资建设一个大型的电炉钢项目,以承接梅溪电厂二期工程可能产生的多余电力供应。

    后这一件事涉及到的政策跟审批程序很复杂,目前也是在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形成初步方案,需要省市以及各大企业做进一步的沟通,才有可能继续推进下去。不过,就算如此,这件事在淮海省还是掀起轩然大波。

    淮海省的工业基础有些薄弱,没有什么强势产业,产值过十亿的大型集团都没有几家。

    事件涉及到的省钢在省里的地位自不用说,梅钢与淮能集团在全省经济版图里将变成更举足轻重。

    而且整个方案里,省钢更多的担任组织者的角色,项目资金主要靠富士制铁与长青集团的直接注资以及富士制铁及长青集团关联的海外金融机构的外汇贷款来解决。这也意味着整个项目谈成功,就能直接给淮海省带来逾两亿美元的外汇投资。

    九五年,淮海省工业总产值才刚刚超过两千亿,不足相邻的江东省的一半,省钢提出这个方案,真要能成功实施,将能给全省工业总产值带去至少3-4%的增涨——这个方案一旦浮出水面,引起来各方面的注视跟震惊,自然不难想象。

    不过,这件事在淮海省引起注意跟震惊,沈淮能够想象,但放诸全国,整个项目又谈不上多重大。除非纪成熙一直都在关注东华,不然沈淮很难想象,这件事会必然引起他的注意。

    沈淮笑着说:“这两件事,要说跟我没有关系,那是骗人的,但一定要说跟我有多深的关系,那也谈不上。”

    纪成熙笑道:“就知道你会跟我打马虎眼,我不妨告诉你,我在英国也是有眼线的。这两件事在淮海省引起这么大的震动,你这个当事人却跑到伯明翰住了半个月,不得不叫人怀疑,你还藏着什么叫人震惊的大计划。”

    沈淮低着头不说话,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在去伯明翰之前,还特地跟赵治民、孙亚琳、周知白他们分开来,没想到在冀河的纪成熙倒清晰掌握了他的行踪。

    见沈淮有所迟疑,纪成熙又说道:“对了,你还记得景瑞的郁总不?他一直都说,要跟你再见一面。”

    听纪成熙这么说,沈淮才知道原来是郁文丽漏露了他的行踪。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