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八十五章 善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根据刹车痕,初步估算,车子经过东方商厦西南角拐弯时刹车速度有可能超过一百码……”

    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王玉民看着市委书记徐沛阴云密布的脸膛,强忍住心里的不安,忐忑的汇报道。

    “啪!”徐沛狠狠的将手中杯子里砸在书桌,指着他侄子徐海洋的鼻子,发飚骂道,“你们这是开车,还是想杀人!”

    胆颤心惊的徐海洋不敢吭一声,甚至都不敢带恨意的看坐在旁边的沈淮一眼。

    对于今年才四十六七岁、就已经是省委常委的徐沛来说,当真是前程无量、仕途一片光明,甚至给人寄以比田家庚更高的期待。

    沈淮跟徐沛接触不多,对他的秉性不甚熟悉,看着他发起火来也是雷霆大作,心知他也是一个气势极强的人;不过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你们交警支队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车辆在市中心横冲直撞?”徐沛把侄子骂得哑口无声,又叉腰怒目看向市交警支队的副支队长王玉民发飚,“你今天给我记清楚了,以后市里要还有这种混账车、王八车横冲直撞,遇到一辆给我砸一辆,不管是谁,都不许留情面。难道开了辆好车,就可以横冲直撞了吗?难道挂武警支队的车牌就可以横冲直撞的?”又跟孟建声说道,“你再打电话给武警支队,再问问这车牌是怎么回事?”

    “徐书记,武警车牌是成志这小王八蛋私自套挂的车牌,”赶过来的赵沫石难得见到徐沛有怒不可遏的时候,抹掉额头的冷汗,看着孟建声要打电话给市武警支队调查车牌的事情,忙站出来说道,“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成志的责任,海洋只是一时意气,给成志糊弄得热血上头。我请求徐书记严肃处理成志,该刑拘就刑拘,哪怕判刑关两年,也叫他得个教训,好过他再当祸害。对沈书记,我除了愧歉还是愧歉,是我教子无方,也辜负徐书记您对我的信任……”

    沈淮坐在一旁,看了浦成电器集团的老总赵沫石,知道他站出来将武警车牌的事情兜下来,是不是让这件事影响无限牵涉下去、再扩大了。

    徐沛、赵沫石都如此表态,沈淮再给台阶,也就有些太得理不绕人。

    他站起来跟徐沛说道:“我情急之下,这件事我处理也是有些冲动、毛糙,没想到要让徐书记您百忙之中为这种小事分心。我还有朋友在楼下车里等着,我就不在这里耽搁徐书记你们了,先告辞,”走之前,看了徐海洋、赵成志等人一眼,又跟赵沫石说道,“对砸车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修车的费用,还请赵总把单据寄给我……”

    “不,不,”赵沫石忙说道,“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教子无方的责任。近年来我也是忙于公司的事情,对这个小王八蛋疏于管教,说实话还要感谢沈书记给他一个教训,不然还真不知道他以后会闯出怎样没法收拾的祸事来……”又关心看向沈淮的右臂,问道,“沈书记,你的手是不是到医院检查一下,好放个心?”

    作为全淮海省九家上市公司里唯一一家民营企业浦成电器集团的老总,赵沫石在徐城自然不是没有分量的人物。

    沈淮也看不透五十岁刚出头,就满脸皱纹的赵沫石是真心觉得自己教子无方呢,还是在徐沛面前不得不如此表态。

    沈淮握了握给后视镜撞乌青的右臂,还有些肿痛,说道:“应该没有伤着骨头,过两天就能化淤,不用麻烦赵总了……”

    夜里赶过来跟徐沛谈事情的李谷,见事情到这一步,算是平息下来了,站起来跟徐沛说道:“我送一下沈淮,也就回去睡觉了……”

    徐沛点点头,站起来送沈淮与李谷出他的办公室。

    徐沛的办公室也不是很大,冯至初等人都在外面坐着等候,但也清晰听得见徐沛在里面大发雷霆、训斥徐海洋的声音,也是胆颤心惊。

    这时候看到省委田书记的大秘李谷陪同沈淮一起走出来,冯至初站起来问道:“沈淮,这是要走啊……”

    “嗯!”沈淮点点头,冷淡的应了一声。

    李谷看了冯至初一眼,见沈淮没有停下脚步,他没有细问的心情,陪沈淮下楼,边走边说道:“你关于徐东铁路电气化改造及复线的倡议书,田书记有看到,你那边有没有进一步的方案?你跟华东铁路局那边有没有沟通,还是说由省里跟铁道部先接触一下?”

    “难度很大啊,我也是提一下构想,真正的相关工作还是要省里推动才有可能实施啊。”沈淮说道。

    “是啊,难度是很大。国内六十年代就建成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八十年中期开始对现有线路较大规模的推动电气化改造,徐城也是几条线的交汇地。多年来一直都在跟部委申请,但现有的改造资金有限,淮海争不过其他省市啊。自筹资金虽然是个选择,但动辄数十亿上百亿的资金,不是淮海地方所能承担。就算投资只有十几亿的徐东高速,也是田书记咬牙逼着交通厅上马的……”

    沈淮点点头,听着李谷说省里的难处,也没有就这事表太多的态,但看李谷从徐沛的办公室出来后眉头就一直蹙紧着,心里暗自琢磨:

    徐沛虽然是个有政治野心、务实的人,自然也清楚今天的事情要怎么处理才合度,但不意味着徐沛就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

    李谷或许是意识到这点,才为此愁眉莫展。

    此时他代表宋系在淮海,跟田家庚、徐沛等人的关系是暂时的合作,仅仅是他二伯跟田家庚争淮海省委书记之后关系的短暂恢复,实际上脆弱得很。

    沈淮也不知道徐沛心里到底是怎么看待今晚这事的。

    走出市委大楼,才发现外面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不小的雨来,隐隐约约的还有雷声。

    都十一月了,下雨还伴有雷声,真是少见,沈淮刚才在徐沛办公室里,竟然没有察觉到外面下雨了。

    李谷自己开车过来找徐沛谈事情,沈淮也无需送他回去,到停车场各自上车分别。沈淮看了一眼徐城市委大楼犹亮着眼的那几间办公室,侧过头问在车里等他的朱仪:“我是不是太得理不饶人了?”

    “你不这样,早晚会有人给害在他们手里,”朱仪她虽然有些担心,但也知道有些事她担心也没有用,来笑着说道,“不过奇怪的是,你跟他们不应该是一伙的吗,砸了他们的车,怎么还想着把他们的台拆到底?”

    沈淮伸手做势要打朱仪,笑道:“夸人哪有你这样只夸半截的?”又跟朱仪坐在后排同宿舍的小尚说道,“今天本来想要请你跟朱仪吃顿大餐的,只能改天了,先送你回宿舍吧……”

    ******************

    沈淮与李谷离开,徐沛心里怒气并没有说就完全遏制住,看着侄子徐海洋的脸,就是满心的腻烦,唬着脸说道:“你给我回燕京去,不要留在徐城丢人现眼了。”

    赵沫石也指着儿子,跟交警支队的王玉民说道:“这个小王八蛋就交给你处理了,王队长你一定要严肃处理,一定要叫他得到教训。”

    孟建声也示意王玉民先将徐海洋跟赵成志两人带出去。

    徐沛走到窗户前,才注意到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徐书记,今天的事情,我要向你认真检讨……”赵沫石走过来,说道。

    他刚才的低头认错只是表态,徐沛会不会因今晚的事情对他生隙,还要看此时接不接受他的检讨。

    徐沛回头看了赵沫石一眼,轻叹一口气,说道:“他们这些个小混账家伙,没有吃过苦,浸在蜜罐里长大,以为整个天下就是他们的,一味的享乐、胡搞。有时候我们想管都管不了,存在的代沟太深了,管多了,他们反而认为我们是老顽固,搞独裁,不讲民主。不过,有些线还是不能越的……”

    “是,我会好好收拾这小王八蛋的。”听着徐沛语重心长的语气,赵沫石稍稍放下心来,继续表明态度,不会轻绕了他家的小王八蛋。

    “也不是早了,我也先回去了,”徐沛跟孟建声说道,“你留下来,把剩下的事情处理一下。”

    赵沫石与孟建声送徐沛下楼,待徐沛坐进小车离开大院后,他们再随警车赶往交警支队善后。

    冯至初也没有离开,跟孟建声一起坐赵沫石的皇冠;为了以示教训,赵成志他们都坐警车,便是徐海洋也没有受到优待。

    看着徐沛坐车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当他仿佛不存在似的,冯至初今天的心情到这时算是郁闷到极点。坐进赵沫石的车里,看着赵沫石、孟建声都沉默着不怎么说话,脸色凝重,心知他们都在为今天事不悦,忍不住起了同仇敌忾之心,说道:“我听说,沈淮在东华的名声也不见得怎么好……”

    孟建声眉头一扬,跟冯至初说道:“你这话最好不要徐沛书记面前说……”

    沈淮今天的气势,叫冯至初叹为观止,但心里也有着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他没有多少机会跟徐沛接触,希望通过孟建声,在徐沛面前给沈淮上眼药,没想到孟建声当即毫不留情面的点破他,叫他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没处搁。

    赵沫石看了市政府顾志诚的女婿一眼,也跟孟建声说道:“孟秘书长,我是听说沈淮在东华为人处理相当严厉啊……”

    听赵沫石的话意也是嫌沈淮今天太得势不饶人了,孟建声只是轻叹一口气,他可以对冯至初语气重些,却需要尊重赵沫石,沉吟片刻,说道:“今年东华官场的变动,赵总你应该了解吧。”

    赵沫石点点头,说道:“倒是听说过一些,沈淮跟东华前市委书记谭启平长期不和,借招商引资跟经营企业是一把好手,年初省里为了将新浦钢铁项目留在东华,将谭启平调走,这在徐城也是大新闻……”

    “嗯,”孟建声说道,“田书记当初决定将谭启平调出东华,是出于地方经济发展的考虑,不过谭启平跟宋炳生副省长以及省委秘书长苏唯军的关系,赵总了不了解?”

    “他们都要算宋系在淮海的干将吧。年初东华的变动,叫宋系有些狼狈啊,听说田书记跟宋副省长、苏秘书长不是很和淘……”

    在国内经商不能不懂官,不然一不小心站错队,影响的可不仅是个人的荣辱了,赵沫石对省内主要人物,还是有些了解。不过,真正了解东华官场剧变背后真实原因的人极少,大多数甚至以为是田家庚是为了压制宋系在淮海的势力,才借机将谭启平调出东华的。

    “那赵总你怕是不了解沈淮就是宋炳生副省长的公子吧?”孟建声说道。

    赵沫石听到这里,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啊,没想到东华官场震荡的背后,原因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