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二十九章 治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田爱英给半截砖磕倒,整个人姿势难看的栽倒在巷子里,爬坐起来,摸脸就是一把血,嚎啕而骂:“那个杀千刀没屁|眼的,缺八辈子德,丢给砖头要磕死我……”

    秦大伟、杨林站在旁边说便宜话:“是啊,门口怎么会有半截砖头呢?”袖手看着田爱英鼻血糊了一脸,也不去搀她一把。

    田爱英见没人过去搀她一把,也没有脸骂秦大伟、杨林以及小姑子佟惠男,看着丈夫佟志国站在院子里发愣,破口骂道:“你眼睛瞎了,你眼睛长屁|眼里去的,你是不是就巴望着我一头磕死,你好找你们厂姓赵的那个小骚|逼去。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找你这么没用又没良心的软蛋,人家要害死你老婆,你连个屁都不吭一声……”

    看着杨林的大舅子佟志国竟然还真走过来搀躺地上要打滚的田爱英,沈淮也是轻轻一叹,明白秦大伟朝他挤眉弄眼的意思:佟家有这么一个泼妇能肆无忌惮的撒泼打滚、撒尿拉屎,不是没有缘故的,这事别人还真没有办法插手,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沈淮朝杨林笑道:“我这两天正好在徐城跟着老秦混,上午去淮大转了一圈,老秦想着介绍你跟我认识,淮大不能偶遇,闲着也是无事,也跑过来瞎转悠……”也不急着将来意挑明。

    杨林见田爱英这一磕,一时半会不会把注意放他们这边来,赶紧请沈淮先进院子,不在院门口纠缠。

    屋檐低矮,看着有个老汉脸色铁青,沈淮心知他应该是杨林的丈人,大概也给大儿子媳妇的撒泼、大儿子没用气得不轻,西屋灶堂那边有个老妇人在操持中饭,看着有客人进屋,忙将眼角的泪水抹掉,勉强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

    沈淮点点头打招呼,也不好安慰什么。

    杨林也明白秦大伟与沈淮过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但对他来说最难堪的一面暴露在外人面前,也是狼狈难堪,而且田爱英这时候在院门口还在嚎骂不绝,他也无暇去揣测秦大伟与沈淮跑过来的意图,只是无奈苦笑着道歉:“真是不好意思……”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沈淮淡然而笑,看着杨林妻子佟惠男帮他们沏茶端过来,欠了欠身,又坐下来跟杨林说道,“梅钢借壳重组徐油的事,杨博士听说了吧?”

    “嗯。”杨林点点头,沈淮与梅钢的关系,他也听秦大伟有提及,说道,“徐油这段时间这么热闹,我在学校想充耳不闻窗外事也不可能……”

    “对炼化,我是外行人,梅钢的主要管理层对炼化产业也不是十分的精通。除了要尊重徐油内部的骨干意见外,对发展炼化产业,我们还是需要听听对精通炼化对徐油又熟悉的外部意见,”沈淮说道,“所以才冒昧登门……”

    即使此时无心去探讨这些专业问题,但沈淮开口相问,杨林也无法拒绝,他看了秦大伟一眼,想着问是不是换个地方讨论这些问题。

    田爱英还在外面叫骂不绝,秦大伟开始还担心田爱英骂得难听会叫沈淮难堪,但见沈淮跟没事人似的,进屋就向杨林咨询炼化产业发展的问题,心想沈淮未尝没有考验杨林的意味在内。

    秦大伟也摸不清楚梅钢进军炼化产业的心有多大,也摸不清楚沈淮急着跟杨林接触,是单纯向杨林咨询意见,还是说有更进一步的意图,但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杨林的思路还能清晰,确实要比有准备的应答更能体现能力。

    秦大伟也就坐着没动。

    沈淮开始的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渚南炼化项目的技术性细节上,杨林虽然离开徐油有两年了,但徐油筹划渚南项目是杨林在徐油早就开始的,之后的项目可行性探讨、研究,淮大化工系这边的专家都有参加。

    除了设计产能提高一倍之外,杨林对渚南炼化项目的种种细节,可以说是如数家珍。虽然设计产能最终提高一倍,但引起内外环节控制上的种种变化,也完全在杨林的专业能力范围之内,对沈淮的咨询,都准确的给予意见。

    虽然离开徐油有两年,但在专业能力上,杨林丝毫不弱于魏风华、郑建章等人,而对当前炼化新技术及产业形势发展,则有着更深更广的视野。

    杨林他大舅子带着去老婆田爱英去包扎,中午吃饭时倒落了个清静。

    这边中饭吃得差不多,田爱英才与丈夫从社区卫生所抹了药回来。

    她看着这边没有等她回来就开饭,按捺不住脾气就又要发作,但看到沈淮高坐堂上,多少有些顾忌,眼睛惊疑不定。

    她刚才看到这人跟秦大伟一起过来,没有怎么当回事就在门口摔了个狗吃屎,大概是脸上蹭破一块,又用了药,说话没有那么方便,声调降了几拍的问秦大伟:“秦处长,这是你朋友啊?”

    这婆娘甚是势利,秦大伟虽然是处级干部,但没有什么实权,叫她捞不到什么好处跟实惠,所以平时说话也不多客气。

    沈淮欠着身子笑道:“我叫沈淮,跟老秦、老杨是朋友,听说田大姐、佟大哥的儿子过生日,就跟着过来随份礼,”手里还真拿了个红包递过去,“刚才我们还在聊田大姐你,听说你炒股,在徐城炼油上赚了很多钱啊,我都想跟田大姐你取经呢……”

    听沈淮捧到她得意事上来,田爱英当即就眉开眼笑起来,也不好意思收沈淮的红包,说道:“这怎么好意思,都是家里随便吃顿饭,能来就是客,还好意思收礼啊?”

    “这个是一定要的,”沈淮看着佟家小孩过生日,办了一桌菜也没有其他客人来,也知道受这波妇牵累,在邻里亲戚中的人缘有多差劲了,笑眯眯的将红包坚持塞田爱英手里,敲开她的心防,问道,“炒股的事,还要跟田大姐拜师学艺呢,拜师费我就不交了……”

    在田爱英面前,佟家人以及杨林都话极少,不知道沈淮好好的突然跟田爱英扯炒股的事情是为哪般,但见田爱英的脾气给沈淮安慰下来,也就由着他们瞎扯。

    田爱英接手摸红包好厚,脸上的疼痛立马轻了三分,使眼色叫她丈夫端凳子过来给她坐下,拍着大腿跟沈淮说道:“我也没有赚多少钱,也就万把块而已,跟着吃点小肉。不过,也不是我自吹,就凭着我家那个老实得一巴掌拍不出一个屁的死鬼,只晓得吃死工资,等着给下岗,八辈子都攒不下这么多钱。杨林也是个死脑筋,大家都靠着内幕消息炒股,他跟公司上面那么熟悉,有什么内幕消息打探不到?要是一个月前知道消息投钱进去,不要说万把块,十万八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一辈子都不愁了。我就是因为这个跟杨林治气。现在大家都指望徐油上能多捞点钱,我就托他找徐油的打探一下消息,他也不理不睬的,你说我能不气吗?”说到这里,对杨林又没有好脸色,但还不忘跟沈淮继续吹下去,“也亏得我跟那些大户关系不错,不靠杨林,同样能知道消息。我家那个死鬼,胆子小得跟老鼠似的,说什么这钱不是我们能赚的,内幕消息大多数时候是骗人,骗他个头,看到我赚了万把钱,他屁都不吭一声了……”

    “哪几个大户,田大姐跟他们关系好吗,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沈淮问道。

    “就徐城炒股很出名的那几个,电视里也经常看得见他们露脸,我这里有杨百万的电话号码,你联系他,只要说是我介绍的,管保有可靠的消息,你跟着买进卖出就是……”田爱英说道。

    沈淮拿出记录本来,将田爱英报的几个名字跟联系电话记下来,当即就变了脸,说道:“田大姐,我代表政府感谢你举报这几个老鼠仓,我会马上联系徐城市公安局经侦队跟省证监局马上对张发财、杨百万等人进行立案侦察。任何通过内幕消息进行证券交易的行为,都构成严重的经济犯罪,是我们要严厉打击的……”

    田爱英哪里知道沈淮套她话是这个意图,给沈淮唬得有些发蒙,一时间也辨不得沈淮的话是真是假。

    沈淮继续说道:“不过田大姐,你不用担心什么,你作为散户听到消息买进卖出,不构成犯罪。我在这里给你担保,也绝对不会追穷你的责任;我们现在主要是查散播内幕消息的源头。你举报杨百万等人有功,我还会建议公司跟市公安局对你进行经济奖励……”

    “我,我,”田爱英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没有想要举报杨百万他们,我,我……”

    “田大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是不是担心张发财、杨百万他们跟黑社会有关系,怕他们知道是你举报的会对你进行打击报复?”沈淮笑眯眯的说道,“你放心,我会特别要求市公安局、省证券局对你的举报信息严格保密,不会牵连到你的。再说了,只要证据确凿,杨百财他们几个至少要进去关三年……”

    说到这里,沈淮拿出手机出来,当着田爱英及佟家人的面,拨通徐城市公安局经侦队的电话,也不看田爱英的脸色:“我是霞浦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沈淮,这个是我的保密电话,现在有一桩重要的经济犯罪案件,向你们市公安局举报……”

    在给省证券局打过举报电话之后,沈淮才跟秦大伟、杨林说道:“老秦、老杨,这边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进一步谈问题?”

    秦大伟、杨林看着田爱英的肥脸给吓得煞白,没想到沈淮这招真能将她给治住,当即也克制住与沈淮先走出院子再说。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