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零三章 鼓舞人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段时间教师队伍人员流失太多,下面各个学校都叫苦不迭,要留人只能加工资,张文泉承受极大压力,只能不断往分管副县长那里跑。

    而分管副县长为人小心谨慎,做官保守,不敢有一点逾越。替教师争取加工资是好事,但他更考虑到这段时间来县里风雨飘摇,就不敢拿这事到沈淮那里去触霉头,对县教育局的请求是推三阻四,不愿意帮他们出面争取。

    张文泉就特地跑到副书记顾金章那里哭诉。

    顾金章分管组织人事,有编制的教师都算国家干部编制,流失加剧,这事也跟顾金章确实沾边。

    最终能不能成,大家心里都清楚,还得要县委书记陶继兴跟县长沈淮拿主意。

    张文泉等了一段时间没见县里有动静,还以为暂时没有调整的可能,倒没想到陶书记跟沈县长今天突然到县中来视察,提起这事,知道这事能成。

    国内政府机构做规划方案,不管合不合理,临时要用都能捧出一大堆来,最终能不能行,还是要根据地方实际情况来定。

    新浦建港,从八十年代中期就陆续出规划方案,论证研讨也搞了好几轮,也一直拖到沈淮到霞浦任职之后,才正式展开。

    八十年代中后期,南岸的平江市民营经济崛起,东华就提出要向平江靠拢,渚江建桥也提了好些年,最终因为建造成本太高,而无限期的搁置。

    教师工资改革方案也是同样如此,县教育局那边每年都要准备一套。

    就教育局而言,连同教育经费的拨给,都是尽可能的争取,而县里最终会不会批,批又能批多少,县财政还是要在各个开销口之间讨价还价、求平衡——故而张文泉知道这次全县教师加工资有望,但最终能加多少,心里没底。

    到会议室刚坐下,县教育局一个副局长接到张文泉的通知,就直接带教改方案过来,不敢张文泉心里悦还不悦,都努力争取在沈淮跟陶继兴面前露个脸。

    沈淮又让张斌,将县中的两名副校长也喊过来,大家围着会议桌而坐,听张文泉介绍方案的具体内容。

    给张斌指使负责招待工作的周倩,沏了茶水端过来,照着规矩先给陶继兴、沈淮递茶水——为示尊敬,周倩都是侧弯着腰将茶杯递过来。

    沈淮侧过脸,下意识的往周倩低垂下来的长裙领口看了一眼,微露的小半片乳|房上缘浑圆惹眼,嫩如凝脂,叫人有舔一口的冲动。

    沈淮虽然很快将视线移开,但周倩敏感到捕捉到他的眼神,心头一窘,又想到刚才在楼道里给他的手背擦了一下。

    不管沈淮这两次是有心还是无心,都叫周倩这一瞬间心陡的一乱,端杯子里的手往前多递了一分,与沈淮接杯子的手指碰到一起,又下意识的往后一缩,一杯刚沏的热水就泼沈淮的左腿上。

    茶杯连盖在地砖上哗啦碎成数片,沈淮穿着一条薄棉裤子,给烫得呲牙咧嘴,推开椅子,站起来就将给热水浇透的裤子拉开些。

    大家都听张文泉介绍教改方案入神,听到动静抬头看过来,沈淮站在那里给烫得呲牙咧嘴,左腿裤子上湿了一大片,还冒着腾腾的热汽。

    张斌急得胸口气血翻腾:

    沈蛮子难得到学校走一趟,前面吴幼平逮他兜头就教训,这会儿周倩又毛手毛脚将沈蛮子烫成这样子——要是沈蛮子迁怒到他头上来,这以后霞浦县哪里还有他张斌立足的余地吗?

    “周老师,你怎么做事的,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这点破事还要人教你……”张斌在陶继兴、沈淮面前怎么克制,这时候也失了分寸,张口就教训,语气也是极重,绕着会议桌跑过来,将周倩一把拉开,看沈淮给烫的左腿,只恨不能替沈淮挨这一烫。

    端茶水把县长烫着了,周倩就吓得魂飞魄散,再叫张斌这一骂一拉,泪珠子顿时就在眼眶里打转。

    “是我跟老杜谈话没在意碰翻茶杯,这事不怨周老师……”沈淮怕周倩胆子小给吓着了,先把责任揽自己头上来,制止张斌教训人。

    张斌顿时闭嘴,心有些慌,不知道怎么弥补才好。

    倒是另一个颇有姿色、也是临时充当招待的女教师手脚麻利,从外面找来条毛巾递给沈淮擦裤子。

    陶继兴也关心的问:“有没有烫着?”

    “没事,没事,我这人皮厚,经烫,”沈淮连拿干毛巾擦裤子,语气轻松的开玩笑,见张斌还紧张的盯着他的左腿看,说道,“你也坐回去,我总不能让你一个大老爷们帮我擦大腿……”

    大家听了哈哈一笑,张斌笑得尴尬,板着脸跟周倩说道:

    “你也真是的,毛手毛脚的,还不快给沈县长赔礼道歉?”张斌见她还手足无措的样子,急得他恨不得想手把手教她怎么将毛巾从沈淮抢过来去帮着擦大腿。

    “多大的事,你倒说个没完,”沈淮不耐烦的让张斌坐回去,“你这态度,是想叫下面的老师误以为我们县里的领导个个都跟吃人老虎似的?”

    张斌挨沈淮训,没脾气,只能讪着脸跑回去坐下。

    他倒是听出沈淮有维护周倩的意思,望杜建那边看了一眼,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眼色。

    杜建当然清楚普通的美人计对沈淮没用,会勾人的何月莲、戴影都在沈淮面前玩过手段未曾管用,但看周倩眼神怯怯的,心想沈淮或许就好这口——当然,为尊者讳,杜建才不会将这种信息无缘故的跟张斌透露,转过头,吩咐随行的秘书,出去找些烫伤膏,免得沈淮这些撑着真给开水烫伤麻烦。

    王卫成见周倩拿来扫帚要将茶杯碎片扫掉,看她心慌慌的样子,估计她心思还没有稳下来,便将手里一份文件递给,说道:“周老师,你拿这份文印帮我们复印一下,这边我来收拾……”先将她支开来稳一下心,也免得影响这边的会谈。

    当然了,也轮不到王卫成亲自动手将碎瓷片扫掉,另一个女教师就抢着将扫帚从周倩手里接过来。

    张文泉见沈淮确实没事,哈哈一笑,跟沈淮说道:“周倩老师是县中的团委副书记,不要看她年纪轻,平时工作能力很强,县里不少部门都想从学校把她挖走,不过周倩老师敬岗敬业,没有离开学校。她今天大概是第一次看到沈县长,就叫沈县长您的风采迷倒,做什么事才毛手毛脚的闯下大祸,等下真是要叫她跟您赔礼道歉……”

    沈淮干干的笑了笑,算是接受张文泉的谄媚,也知道张文泉话里暗示周倩没有主。对这样的讨好,沈淮也无计可施,只是直接话题转到刚才讨论的教改方案上来,说道:

    “县教育局的方案,我跟陶书记现在算是大体了解过。不过你们教育局,还是没有领会到陶书记关于加强教育投入讲话的精神啊,”说到这里,沈淮又笑着问陶继兴,“陶书记,您说,教育局的工作,我们是不是要提出批评?”

    县教育局提出的教师工资改革方案,核心就是加工资,将当前教师月收入从四百提到六百——这是县教育局内部讨论过一个相对平衡的方案。

    霞浦县财政从去年才开始好转,去年除了弥补之前集资、拖欠所形成的缺口外,教师工资大体也提了15%。

    全县从公办幼儿园到县属中等职业学校,参同事业编制、由县财政负责供养的在职跟退休教师多达八千人,工资整体上浮15%,就意味着财政口要多出五百万——五年县财政总支出也就一亿挂零,全县教师涨一次工资就要多支出五百万。要是照之前的县财政增长情况,三五年这么涨一次就顶天了。

    去年涨过工资之后,县教育局今年又提涨工资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新浦诸多企业大规模招工,开出的工资都很高。

    同时,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虽然都没有调整,但年终奖以及平时隔三岔五发放的福利,在一年多来,实际收入增涨的幅度极大。

    教师群体属于那种自视颇高的小知识分子,就整体受教育程度来说,是处于社会金字塔的上层,要是收入反而落到底层,怎么可能没有怨气?

    县教育局这边要是不紧跟着争取涨工资,普通教师的收入,将会给拉得更大,基层的抱怨跟实际人才的流失加剧,都迫使县教育咬着牙,也才再提加工资的事情。

    不过,县教育局也没有敢提太高的要求。

    八千教职编制人均每年增加两千四的收入,县财政就要多支付近两千万去——去年县财政历史性的突破三个亿,今年的情况未必乐观,张文泉觉得县里能同意多拔两千万给教师涨工资,已经是极限了。

    工资这事,能涨不能跌。

    万一财政收入往后出现大的波口,县里都要咬牙撑住,所以这种会造成预算支出大增的方案,前提就是要保守再保守,以免以后绷不住——张文泉心里也做好给县里砍一截的准备。

    不过沈淮现在跟陶继兴开玩笑说是要批评县教育局的工作,但张文泉听出来,沈淮明里说的是教师涨工资的幅度还有放宽的余地。

    张文泉、张斌及在座的其他县教育局官员及县中的两名副校长,心里都是一喜,但又不确实沈淮放宽的空间能有多大,都眼巴巴的看过来,眼神在沈淮跟陶继兴脸上观望,希望他们能给个准数。

    陶继兴也是高兴,他是在很多场合说要加强教育投入,现在教师能大幅增涨工资,在外人看来就是他为全县教师及教育工作做出的贡献,全县教师都会念着他陶继兴的好——他也知道沈淮这么说,是故意将这个功绩让给他,不然他话说得再多,沈淮卡住不放钱,那也就是空话。

    人活一世,无非就是名跟利,陶继兴也逃不出这个圈子,他不贪利,但也贪个好官声。

    不过他也不清楚沈淮的尺度能放多大,眼神带询问的看过来。

    沈淮在本子上写了一个数字给陶继兴看,功劳让给陶继兴,这个数字自然是要让陶继兴来宣布。

    陶继兴看到沈淮写出来的数字,有些惊讶,有些疑虑,他没想到沈淮能放这么宽,不确定县财政能不能支撑住——不仅今年要撑住,往后也要撑住,与沈淮交流的眼神,询问意味更浓。

    沈淮微微颔首,给陶继兴一个确定的答复。

    除了王卫成坐在沈淮的旁边外,张文泉、杜建、张斌都看不到沈淮写给陶继兴看的数字到底是多少,都翘首企盼,恨不得凑上前来看……

    陶继兴按着会议桌边缘,说道:“就县教育局做出的教改方案,我跟沈县长的意见,是还可以再放大一些,其他教育经费增额不算,就教职工工资及社会保障这一块,县里可以每年再多拨付八千万……”

    听陶继兴说出这个数字,张文泉都激动得要站起来,几乎不确定是不是听真切了,笑着问王卫成:“王主任,陶书记说是可以要给我们教育局每年多拨八千万发工资?”

    王卫成微微一笑,说道:“叫陶书记说得我都后悔调县里去了……”他坐在沈淮的身边,自然看得清沈淮在记录本上写下的数字。

    每年仅教职工资及社会保障这一块多拔八千万,就意味着教师工资能从当前的基础直接翻三番,平均月收入增长到一千二。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