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八十七章 交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目前众多省属企业里,较为专业的融投垩资平台,只有省国投一家。

    无论是淮煤东出以及徐东铁路复线工程,还是新浦煤炭交易市场的建设,还是新浦炼化,省国投代表省里都有积极参与进来,也是从侧面体现了省里对推动淮海湾产业发展的重视。

    现在金石融信要参与进来,进一步加快淮海湾区域经济及产业发展的步伐,省里对淮海湾的直接投入,理应也要进一步的扩大。

    省钢集团目前积极筹备新津钢铁项目,具有典型意义,只是省钢背后始终站的是省长赵秋华,李谷作为省属企业工委书记,对省钢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背后牵涉到赵系与计经系在省里的较量,牵涉到陈宝齐与郭成泽在东华的明争暗斗,问题就变得异常复杂。

    省国投的信用虽有省政垩府背书,但融资、负债能力也要根据财垩务收入来,目前没有进一步扩大融资的可能;淮煤集团目前也是更专注在淮西地区发展。

    那在东华新成立一家,省里有足够影响力,又能整合聚集地方资源的融资平台,是计经系当前最为务实且有效的选择。

    对李谷个人,无论是他往后在淮海省的仕途发展,还是个人扩大影响力,都相当重要。

    沈淮当初为了不想引起徐沛不必要的猜疑以致局面复杂化,他隐身幕后,请李谷出面带徐娴去找徐沛将东江证券案捅破时,就答应过李谷一个条件。

    李谷现在有求于己,沈淮怎么会不支持他?

    再一个,梅钢目前在淮海省发展的主要策略,就是在赵系与计经系之间找平衡。

    新的融投垩资平台,梅钢系参与进去共同建设,不奢望拿到控制权,但影响力多少还是会有的。这也将一条梅钢能跟计经系直接进行沟通的渠道,总要比以往只能互相猜忌、互相提防甚至互相破坏要好得多。

    “现在有一些省属企业,要继续留在徐城附近区域发展,受到的限制很大。比如渚江造船厂,此时在徐城已经具备二十万载重吨的年造船能力,但想进一步发展大载重吨位船舶修造能力,就需要走出来。再比如说徐城水泥集团,目前的建材市场发展最大的就是淮海湾地区,并且嵛山东岭地区也有足够的石灰石等原矿供应,徐城水泥一直都有计划要在新津或嵛山修建新的生产基地。而省钢将跟金石融信合资的新津钢铁项目,也提出需要省里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省里也没有聚宝盆,产业发展资垩本的筹集,还是要走市场化这条路……”李谷说道。

    谈论公务,倒是让沈淮更容易从昨天的情绪里走出来。

    他听李谷这么说,也知道李谷的用意,新津钢铁项目由金石融信跟省钢共同出资,但省国投要是有资垩本,是可以名正理顺的进去插一脚的。

    现在省国投的融资能力有限,手里没有多少现金,无法介入新津钢铁项目,但就可以由新的融投垩资平台代替。

    陈宝齐、范文智他们可以拒绝梅钢参与进去,但是如何拒绝纯国资体系的新融投平台介入?

    沈淮哈哈一笑,说道:“这样的话,我这边出的力气要更大一些才行啊。”

    叶选峰在一旁听了暗暗心惊,东江证券案爆发,他就意识到沈淮会跟计经系支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合流,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进行合流。

    沈淮又想了想,跟李谷说道:“这个问题,李主任似乎还可以跟陈兵副市长交流一下……”

    李谷很高兴的点点头,说道:“我在东华这两天,不会光喝酒的。”

    叶选峰与宋鸿奇他们则是面面相觑。

    沈淮及梅钢在东华的影响力,叶选峰他们是早就研究透的。

    吴海峰、熊文斌调离之后,杨玉权今年也要退二线,梅钢系在市里的代表人物,主要就是副市长陈兵。

    陈兵此时还兼着京投公司及城商行董事长的职务。

    沈淮说这话,让李谷跟陈兵具体谈,差不多就意味着,他会同意将京投公司这个壳让出来组建新的平台,很可能也会同意郭成泽、孟建声从梅溪新区抽调部分资源整合新的融投垩资平台里去。

    如果省国投及淮煤集团,将在新浦煤炭交易市场以及新浦炼化等项目里的股权资产,都拿出来整合进新的融投垩资平台,也就意味着一家新的具有强大财垩务供血及融资能力的大型国资融投集团,就在他们眼前形成雏形。

    这件事背后省里有徐沛、李谷、孙浮敬,市里有郭成泽、杨玉权、陈兵,区县有孟建声、沈淮等人的支持,赵秋华一系几乎没有反对的能力。

    李谷要是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他这次到东华来赴宴,绝对可以说是不虚此行。

    沈淮不关心叶选峰他们怎么看待这事,他的想法其实要比叶选峰他们此时脑子里转的念头要更大胆。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致力使京投公司、梅溪开发集团空壳化,尽可能将项目及具体事务的决策权沉降到梅钢集团等关联,京投公司、梅溪开发集团更多的扮演持股公司的解色,参与分红,但参与决策的程度大幅削弱。

    沈淮这么做,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政垩治斗争对企业运营造成不必要的干扰。

    只要新的融投垩资平台,不影响到他们对梅钢集团的实际掌握,沈淮甚至可以做出更大的让步,这样也能避免梅钢在唐闸区与孟建声、周岐明二人进行激烈的对抗。

    李谷当着叶选峰他们的面,提及这个话题,实际是要向徐沛、郭成泽他们表明,他跟梅钢这边没有私下交易,但更具体的细节,沈淮跟李谷当然不会当着叶选峰他们的面谈。

    新的融投垩资平台,表面上计经系的影响力将得到最大化;而实际上,沈淮会要尽可能保证李谷个人的影响力最大化,沈淮要提防徐沛、郭成泽等人,但李谷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好的合作者。

    婚宴将要开席,沈淮他们也没有坐车,就开直接走过渚溪大桥,赶往桥西头的鹏悦国际大酒店。

    在路上避开叶选峰等人,沈淮才有机会跟李谷更具体的谈一些问题,问道:“除了煤炭交易市场以及在新浦炼化里的股权投垩资之外,省里或者说徐城市,还能拿出多少资源出来整合?新的平台名称,定了没有?”

    “徐沛书记目前计划是把东江证券整合进来,其他的还没有定。当然了,梅钢及东华市里拿出越多,省里必然也会投入更多,不然在新的平台只占10%的出资股权,却要平摊话语权,吃相也太难看了。”李谷笑道。

    东江证券案发,周辰西、韦应成等东江证券的高层都卷进去,徐沛显然也不可能将东江证券的控制权还给赵系。

    东江证券总资产规垩模不大,但与淮海证券是省内唯有的两家拥有经营证券全业务资格的证券企业,潜在的价值极大,梅钢此前想介入都没有可能。

    淮海证券是省属国有独资企业,东江证券是混合股份制,徐沛的意思也是将徐城市政垩府对东江证券掌握的那一部分股权资产,整合进新的融投平台。

    这样,梅钢不仅能通过新融投平台,对东江证券拥有一定的影响力,将来东江证券要扩股,他们也就没有理由拒绝梅钢参与进来,对东江证券直接持股了。

    不过,沈淮志不在此,他问李谷:“渚江造船厂,近期有没有推动改制的可能?”

    李谷咧了咧嘴,说道:“你这野心就太大了,我现在可没有办法答应你;不过要是恒洋船舶跟渚江造船厂合资成立新的造船基地,这个工作还是可以推动的……”

    “其实你所说的第二个方案,在把渚江造船厂好的资源拿到合资公司来,而不用去理会去管历史所形成的包袱,对梅钢是最有利的,”沈淮笑道,“我倒是怕第二个方案吃相太难看,才想着提议对渚江造船厂全面改制,我的态度是资源也要,包袱也不丢给省里,之后由省里对新的船企参与持股,参与监管、吃红利就可以了……”

    李谷苦笑一下,说道:“这是未来改制大的方向,但眼下啊,还是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反应跟阻力,你就闷头占便宜得了……”

    恒洋船舶目前在西山岛建成的一期工程,才具备十万载重吨的年造船能力,在国内的船企里不能算规垩模很大,甚至只及宝和集团在西陂闸港投垩资建造船厂规垩模的一半。

    要是恒洋船舶能跟渚江造船厂全面整合,新的企业年造船能力将一下子提高三十万载重吨以上,将能立即跻身国内一流船企之列。

    此外,渚江造船厂历史悠久,依靠淮海工业大学,已经形成一整套的产学研体系,既是包袱,也有恒洋船舶当前极需的资源。

    既然梅钢系要跟计经系在新的融投垩资平台上进行一定程度的合流,沈淮自然没有白白贡献的道理,一些股权资产的利益可以出让,让省里参与享受梅钢高速成长的红利,但省属企业体系里的一些优质的工业资产、资源,是沈淮所眼馋的。

    这也是东江证券案发,梅钢系所能获得的最大好处。

    “如果说,我同意将梅溪开发集团都拿出来整合呢?”沈淮问道。

    “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李谷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说道。

    “梅溪开发集团毕竟是属于地方的,只要保证地方利益不受损,我还能一辈子都将梅溪开发集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沈淮笑着问。

    “那行,吃过饭之后,我跟郭市长、老孟他们谈,先看看他们的意见才说。”李谷说道。(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