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四十四章 猜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求个月票啥的)

    叫宋彤劈头一顿数落,谢芷也是狼狈不堪,只能讪着脸看宋彤、周知白搀着小姑宋文慧连回头看一眼都无意的坐进车里去;而同时,先走出院子里的沈淮、成怡,也坐进停在巷道里的车子,两部车同时离去。

    谢芷站在院子里,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失落。这些年来,她因为旧事,一直对沈淮心怀怨恨,但与宋彤、成怡她们的关系都还算融洽,但从今往后彼此之间也要形同陌路了?

    听着头顶有响声,谢芷抬头看了一眼,却是谢棠站在窗前看着向外面——谢芷尴尬的一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转身走回客厅。

    客厅里,除了四叔宋炳生黑着脸,真是气着了的样子,谢芷见她爸、她哥以及刘建国、叶选峰都一脸的轻松,没有因为小姑跟沈淮他们的拂手离去而感到什么不快。

    小姑说她在过来之前,找鸿奇他爸跟贺成国谈过,现在看叶选峰及她爸的样子,谢芷心里也就明白,他们早就打定主意,不可能因为小姑的到来而改变立场。

    再细想想,这段时间以来,叶选峰诸多动作,无非就是要逼得沈淮主动跟这边划清界线。

    这样叶选峰不仅更有借口在淮能集团内部清洗胡舒卫等人,消除梅钢系及小姑残留下来的影响力,同时还能够在东华乃至整个淮海湾地区大力扶持亲近淮能集团、以淮能集团为凝聚内核的权力圈子,而不是像现在东华、沂城、岚山等地市的官场上,几乎就没有特别亲近淮能集团的官员存在。

    “宋彤这个死丫头,她刚才跟你说什么?”刘建国见谢芷进来,他刚才隐约听到宋彤有对她出言不逊,问道。

    “亲者痛、仇者快”,看着刘建国眼睛里掩不住的得意跟痛快,谢芷实在是不想搭理他,但琢磨起宋彤走之前的那句话,应该又确有所指,便跟她爸及叶选峰说道:“沈淮今天过来约见李谷,似乎确有什么动作……”

    谢芷即使不忍心看到宋系内部血淋淋的裂成两掰,但鸿奇在这边,她爸、她哥在这边,由不得她选择什么立场。

    徐沛拉淮能集团参股淮海融投,就看到李谷跟沈淮交往过密,以此提防一手,倒没有想到沈淮跟李谷的交往却是越来越公开化了。

    叶选峰微蹙起眉头:虽然逼得沈淮跟淮能集团公开划清界线,是他所愿,但沈淮这些年来的诸多动作跟谋局,还是叫他不能轻视,

    “嗨,”刘建国拍着大腿,不以为意的说,“沈淮这些年扯着虎旗做事,就真以为是他的功劳,趾高气昂,恨不得将手指到大家的脸上来当孙子训。现在他走他的阳光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才真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时候。他就算有什么动作,又怎么样,我们照我们的干就是。”

    淮能集团自成立以来,宋文慧等人就确立了以煤电联营、淮煤东出为核心的发展战略,在多元化方面的动作极为谨小慎微。即使叶选峰掌握淮能集团有一年时间,也很难改变淮能集团既有的节奏。

    淮能集团的发展核心战略不变,淮能集团煤电联营的核心业务是封闭的,而对刘建国等人说,无论是海丰集团还在后期众人联合成立的金鼎投资,都很难与淮能集团进行更大规模的合作而从中获益。

    唯有淮能集团在多元化的道路迈出大步子,他们才能在地产、旅游、证券、金融、贸易等更多的领域,以合资、合作或联营企业的形式,更紧密的依附淮能集团攫取更多的利益——也唯有如此,他们才能在地方上发展出更大的势力。

    在刘建国看来,沈淮这些年在地方上无非就是扯着宋系的虎旗在做这样的事情,却还想限制、阻止他们做同样的事情。他就不相信这桌子掀播掉,沈淮还能玩出什么更大的花样来。

    谢海诚还是谨慎,跟谢成江说道:“成江,你给恺闻打电话,让他找人问一问,李谷今天还跟哪些人接触。”

    苏唯君、苏恺闻父子早就在沈谭决裂时就跟宋系脱离关系,倒戈站到徐沛那边去了;既然沈淮刚才说到徐城后就跟李谷在一起,那李谷身边要是还有什么动静,苏恺闻更容易打听到消息。

    宋炳生心头的火气未消,气鼓鼓的说道:“没有什么好打听的,省常委班子,他都能得罪一半,这时候还跟我们掀桌子,当真是把自己当成天王老子了……”

    谢海诚还是示意成江打电话问一下。

    谢成江拔通苏恺闻的电话,简单的聊了几句,就直奔主题,苏恺闻在电话那头告诉他:“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在徐城,好像晚上跟李谷有见面,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再找人打听打听……”

    地市以及区县一把手,行踪几乎都是透明的;他们要是在东华市里有眼线,基本上也准确的掌握到沈淮的行踪,苏恺闻知道段敬明在徐城的消息也就很正常。

    知道刚才跟沈淮、李谷见面的还有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谢成江心想他们聚到一起应该还是为谈淮西电厂重组的事情,挂了电话,跟他爸及叶选峰他们说道:“应该还是淮西电厂重组的事情,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人在徐城……”

    “哼,我还以为多大的动作。”刘建国不屑的说道。

    淮西电厂,跟淮能集团接手之前的天生港电厂相仿,虽然是淮西地区最大的火电厂,装机容量也就三十万千瓦,仅淮能电力的十二分之一。

    淮西电厂设施老化不说,还由于淮西地区工农业生产规模有限以及各大矿区都建有自备电厂,使得淮西地区的电力供应严重过剩。

    近几年沿海火电厂赚得盆满瓢满,淮西电厂即使能得到廉价的煤炭供应,还是成为淮西地方zhengfu最大的负担,三四亿的总资产,负债就占到一大半。

    淮西市早就想推动淮西电厂的改制重组,在宋文慧手里,淮能集团就跟淮西市方面接触过多次,叶选峰走马上任后冻结了跟淮西市的谈判,说到底就是不想接地方手里的包袱,影响到淮能集团的盈利水平。

    梅钢想要拿到向区域电网供能的批文,自建电厂是不可能的,而在沿海地区想要收购手里有供电批文的优质火电厂,那还要有地方愿意卖才行;而参与淮西电厂这种经营困难、地方上急于甩包袱的电厂重组,大概也是梅钢介入电力市场目前唯一能走通的道路。

    不过,梅钢的这点动作,就算正式介入电力市场,也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淮能形成什么威胁。

    在淮海湾,电力市场需求最旺盛的渚江中下游地区,淮能已经完成火电布局,甚至东华及周边区县的地方电网都掌握在淮能集团手里,即使叫梅钢拿走淮西整块根本就没有办法产生盈利、淮能集团早就决定舍弃的电力市场,对淮能集团又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何况梅钢参与淮西电厂重组,还要跟下面的矿区自备电厂竞争,将来还要跟成本更廉价、电力供应规模要达三四倍的渚江水电站竞争,梅钢能不栽在淮西这个坑里,就要谢天谢地,叶选峰他们都不以为会淮能形成什么威胁。

    宋炳生也决定不再为那个孽子生什么气,站起来说道:“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总得叫他碰得满头是血才知道什么叫个痛——我们吃饭。”

    谢芷疑惑的说道:“我没看到有什么报道,说省里有什么活动要段敬明到徐城来——淮西的灾情那么严重,虽然大水是过去了,但有些地方还给淹着,若仅仅是为淮西电厂的重组,段敬明似乎没必要专程走这一趟……”

    听谢芷这么说,叶选峰、谢海成就跟给踩到尾巴的猫似的,眼睛里顿时间反应出心里的惊悸,瞳孔在那一瞬间猛的收敛一下。

    “没必要一惊一诈的,段敬明在徐城,随便吃个饭,还能有多大的事?”刘建国仍不以为意的说道,“上回我在淮西,也跟段敬明吃饭来着。”

    谢成江也突然意识到他们刚才的盲点在哪里,他们听到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就直接想到淮西电厂重组这个消息上来,而忘记了这个消息事实上还是沈淮之前主动抛出来的——照沈淮的风格,这消息完全有可能是他主动抛出来的烟幕弹,以掩盖他们真实的动作跟意图。

    在这个节骨眼上,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即使人在徐城,鉴于沈淮及梅钢系在省里不受欢迎的局面,他也不应该为电厂重组的事情直接跟沈淮谈什么,所有事情由分管的副市长出面就可以了,也合乎规矩。

    “……”谢成江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给吓了一跳,打开翻盖,见是苏恺闻这么短时间又回电话过来,忙接通问道,“恺闻,你那边还有什么消息?”

    “除了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外,江东省电力集团党组书记向宝文也在徐城。李谷刚跟向宝文见过面,这时候与段敬明、淮煤集团的孙浮敬以及省供电总公司的周军,正赶到钟书记那里去,似乎有什么重大事情要跟钟书记直接汇报……”

    客厅里大家都摒住呼吸,苏恺闻的声音从手机清晰的传来,大家都听了一个清楚:孙浮敬在场,淮煤集团参与淮西电厂重组,可以理解,但江东省电力集团党组书记向宝文为什么会为徐城?省供电总公司怎么又掺合进去,倘若一切仅仅只是淮西电厂重组,李谷跟淮西市委书记段敬明有必要直接找省委书记钟立岷汇报工作?

    这一刻,诺大的空厅里,声音仿佛叫一块巨大的海绵吸得干干净净,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吓大家一跳。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