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六十五章 多数人利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宝和船业这些年来,跟天益、跟金石融信一直都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彼此之间都能信任,”胡林眼睛阴柔的盯着余薇那张雪腻丰腴的美脸,拿一种平静的语调跟她说话,“宝和船业当前面临的问题,益文也跟我谈过几次。亚太金融风暴持续到今天,跟东南亚地区市场狭窄分散有关,这也叫更多的投资商认识到内地的投资机会。宝和船业此前在西陂闸港的项目投资,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解,也叫余总你受到一些不必要的指责,但我想消除这些误解跟指责,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宝和船业的周董、陶董,跟我的交情都还不错,我可以出面请他们到东华来走一走、看一看……”

    戚靖瑶站在侧面的沙发上,想要从余薇细微脸色的变化,去揣测她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高新彥坐在一旁,低头看着膝头,努力控制住不去在场其他人的神色。

    他看也没有用,事情到这一步,他能进来听到胡林与余薇之间的谈话,就说明余薇对他足够重视了,却没有他再说话的余地,所有的利弊都摆到明处,就看余薇怎么选择。

    高新彥与胡林接触不多,但也知道他确有能力影响到宝和船业董事局的一些董事,甚至也有能力协调余薇在顾家的关系,但胡林的这种承诺能延续多久?

    当然,他们跟沈淮的接触更是有限。

    他们这次即使这边选择跟梅钢系合作,那也只是当下符合双方的利益,以后会什么情况,都还难说。

    狗行天下食屎、狼行天下吃肉——沈淮以及梅钢系众人要是良善之辈,也没有这么短时间在淮海湾崛起。

    以前的恩怨不提,沈淮此时想在淮海湾地区抵抗计经系跟赵系的联合压制,想巩固梅钢系在淮海湾的根基跟影响、拉拢宝和船业不难理解,也可以说沈淮是有战略视野的一个人,但彼此的合作基础能延续多少,在宝和船业的价值被利用尽之后,沈淮会不会翻脸?

    胡林将烟灰弹进烟灰缸里,继续加重筹码,说道:

    “听靖瑶说,宝和船业在西陂闸的投资项目,目前还面临到一些资金上的压力。香港及东南亚的投资商,都越来越看内地的投资机会,天益集团当然也不会没有信心。以前,融信银行还没有在广深地区之外怎么发展,而这次在东华新成立的直属支行,规格相当高,宝和船业在淮海湾经济区的一些投资项目,应该可以跟融信银行加强合作……”

    宝和船业在西陂闸港的投资总规模达三十亿,建设进度才进行到一半,如果说能与融信银行加强合作,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推动项目尽早建设完成,也能改善余薇此时在顾家及宝和船业内部所面临的处境。

    比起胡林刚才允诺以私人身份出面做顾家及集团董事局其他董事成员的工作,这个筹码要实在,分量也要更重。

    高新彥看向余薇,心想胡林开出这样的筹码,余薇大概再难拒绝了吧?

    余薇微微一笑,说道:“胡总对宝和的情谊,我是始终都铭记在心里,自然也希望往后大家能携手合作。目前形势还不是十分的明朗,但宝和船业在淮海湾地区的投资会进一步的深耕细作下去,这是肯定的;那自然也少不了跟胡总会再有合作的机会,”她又看了看腕表,问高新彥,“餐厅那边应该是准备好了吧?”

    高新彥还以为余薇是要将他打发开,有什么话单独跟胡林、戚靖瑶说,但没等他站起来,余薇就扶膝站起来,笑着跟胡林说道:“为泽雄的事,我也备下薄宴,要跟沈书记、熊副市长他们道歉,胡总要不介意,那我今晚就冒昧的一宴请二客。”

    高新彥愣怔了一下:余薇这就是婉拒胡林的劝说,还是说想拖延时机再看一看形势?

    胡林脸色阴沉的看向随他赶来沂城的周益文。

    周益文心里轻叹,知道胡林太急切,反而叫余薇更加警惕:余薇这个女人虽然专业能力有所欠缺,但用尽心计才爬到今天的地位,又怎么会是好相与的?胡林还是轻视她了。

    ****************************

    “余薇要是一个容易受人控制的人,替顾正元生下一子,就能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何需死扒住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的位子不放?”沈淮二脚高跷的坐在窗台上,将烟灰弹向窗外,笑着说道,“胡林迫不及待的赶回来,想要挽回些什么,然而他现在开的筹码越高,则意味着未来余薇能挣扎的空间越小——你说余薇会不会想明白这点?”

    “余薇要是不明白这点,让宝和船业参与新浦港的投资,说不定以后就是一个祸根,”宋鸿军说道,“不过,余薇真要做出选择,胡林不可能善罢甘休,而那个给赶回香港的顾泽雄,更不可能没有一点动作。他们两相勾结,很可能等不到顾正元一命呜呼就会有动作,将余薇赶下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的宝座。”

    “这是个大麻烦……”沈淮头痛的皱着眉头。

    沈淮刚要再说什么,王卫成从外面走过来,说道:“餐厅那边的酒席应该是准备好了,余总往这边走过来了。”

    “麻烦事以后再想,”沈淮笑道,“我还没有胡林同桌共饮过,今天就看看他有几斤几两的分量。”

    “他也就仗着有个好出身,欺大家都让他一分而已。”宋鸿军与胡林有过几次接触,对他殊无好感,但又不得不承认,胡家在国内的分量确非宋家能比。以往有些事也是要忍气吞声一些,但梅钢系崛起淮海湾,胡林藏在背后搅浑水已经够多了,宋鸿军倒也未必真就再躲着他。

    胡林一来,此宴就绝非善宴,熊黛妮、熊黛玲就找借口推脱,先回去了,不凑这个热闹。

    沈淮与宋鸿军走下楼,与余薇在林荫道里等了片刻,等胡林、戚靖瑶、高扬、周益文等人以及刚才没有露面的罗晓天走过来。

    得知余薇将顾泽雄赶走,罗晓天只当这事已成定局,不想掺合这事,自然不会冒失的过来跟沈淮见面——在公开职务上,罗晓天也没有一定要过来敷衍沈淮的必要。

    胡林过来,带来新的变数不同;更重要的,胡家子弟到地方,作为胡家分支的赵系官员焉可能冷淡待之?

    若不是要陪同省委书记钟立岷,沂城市委书记江华都会亲自赶过来招待胡林。

    “好久没见胡总了,神采依旧啊!”

    夕阳有斜晖从林间的缝隙里照过来,沈淮站在乔木的阴影下,等胡林走过来,掏出烟来分过去,好像真是许久未见的朋友在道旁相遇寒暄。

    “要说神采,梅钢这次搞淮电东送,一巴掌将淮能都打晕了,那才是神采依旧呢,我可是不及你太多了呢,”胡林皮笑肉不笑的接过烟,眼睛剐了余薇一眼,又继续讥讽沈淮道,“不要说合作者了,就是家里人,都不得不时时防备沈书记会不会下毒手,沈书记你这叫人坐立不安的手段,这神采,我可是比不上的。”

    沈淮敛起笑容,看着胡林轻狂的脸,说道:“我们的祖辈、父辈,经历那么艰苦的年代走过来,有不可摧毁的信仰在支撑他们。我见识浅薄一些,但也知道,做什么事情,不能符合更多人的利益,注定会被这个时代淘汰掉。淮能需要更专注的发展淮海湾电力产业,需要更专注的推动淮煤东出,这次暂时不参与淮电东送项目,这是我们有共识的更符合更多数人利益的方向。我相信,不陷在一小撮人的利益里,不要想着控制什么,而走符合更多人数利益的道路,会越走越开阔;梅钢也是在这条道路上,赢得越来越多合作者的尊敬跟友谊。胡总你的祖辈、父辈,在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艰苦年代,有这样的信仰,做出那么大的贡献,为全国人民所铭记,我想这样的道理,胡总你能跟我、跟鸿军,有更多的共鸣……”

    没想到几句讥讽,就迎来沈淮劈头一顿教训,胡林的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虽然他对沈淮的这番话不屑一顿,却也不能公开指责“多数人利益”这种话是狗屎,不然胡家长辈里会有人出面呵斥他。

    谁都没有想象沈淮与胡林刚碰上面,火药味就这么浓重——更感意外的还是罗晓天,他还以为沈淮气焰再怎么嚣张,看到胡林也应该收敛一些,完全没有想到他的气势会如此之盛,暗感这顿饭真是不好吃。

    但要说到对沈淮这番话最有感触的,还是宋鸿军、王卫成等人,沈淮完全可以说是宋系的一个异数,在别人都在想方设法的加强派系力量的同时,沈淮简直就是生来为拆散宋系的,然而就梅钢来说,不再拘泥于所谓的宋系利益,道路却是越走越宽。

    宋系内部虽然矛盾重重,但要是将梅钢依旧视为宋系的一个分支来看,宋系在整体上,这些年在力量上一直都有得到增加,而非削弱——只是这样的局面,未必能叫那边接受罢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