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三章 查税风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你说二叔要是知道这几年你一直都在跟田家庚眉来眼去的,他心里会怎么想?”宋鸿军拿着酒瓶子,对着嘴喝,笑着问沈淮。

    宋鸿军醉酒昏睡了三四个小时,再醒过来又听到这边的消息,哪里还会再有睡意?熊文斌前脚坐车离开,他就要拉沈淮、王卫成出去找酒吧、俱乐部喝酒去。

    迎宾馆西区这边虽然是外墙长满抓山虎的旧楼,内部配套还算齐全。沈淮缠不住宋鸿军,不想这么晚还出去喝酒,就拿了啤酒坐在会客厅里边喝边聊。

    今天的谈话钟立岷让苏唯君在场,说不定这事这时候已经传到二伯宋乔生的耳朵里去了——沈淮背斜靠着沙发扶手,淡淡一笑,说道:“二伯他有什么想法,我哪里要管他太多?”

    “你这是典型的小翅膀硬了。”宋鸿军哈哈大笑。

    窗户边缘的爬山虎茂盛绿叶叫庭院灯照亮,更远处的夜则掩映在迷色的光晕之中。

    沈淮笑笑,想起三年前与老爷子见面,就说起要打破门户藩篱,做事不能在派系的小圈子里转,那样道路只会越走越窄。

    只是有时候说起来容易、做起难。

    要不是现在有些底气,要不是在淮电东送项目上叫淮能失去话语权、陷入被动,今天这事传到燕京,今夜注定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平静。说到底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首先还要有相应的底气才成。

    这时候楼下的大门叫人从外“吱呀”一声响的推动,接着就听见戚靖瑶在楼下跟值班的服务员说话。

    沈淮还以为戚靖瑶会留在胡林那边过夜,这时候听到她的声音,走出去站在过道里,看向楼下的大厅,却是戚靖瑶、高扬同时回来。

    沈淮跟戚靖瑶说道:“我明天上午,会再跟余总见一面,然而就回霞浦去;你跟高秘书长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戚靖瑶还不知道钟立岷要推荐熊文斌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的事情,一心以为沂城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也不知道继续留下来,能起什么作用,她看了高扬一眼,跟沈淮说道:“我明天早上就回霞浦。”虽然还要跟余薇维持表面上的关系,不撕破脸,但今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戚靖瑶也心懒再掺合进去。

    沈淮估计胡林明天一早也会离开沂城去东华,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

    不管背后的潜流有多湍急,江华、岳秋雄以及熊文斌第二天依旧照着既定的行程,陪同省委书记钟立岷到下面的区县去视察。戚靖瑶、高扬他们则跟胡林一起,一早也坐车离开沂城。

    沈淮与余薇约好十点钟再见一面,但早上他在房间里闷头大睡之时,叫仓促的拍门声闹醒。

    他匆匆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看到王卫成与余薇、高新彥站在门口,但看见她们脸色有所惶急,不知道一夜刚过,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问道:“怎么了?”

    “我刚接到从潮江找过来的电话,潮江市的税务部门刚刚找上门,说是接到举报,要对宝和船业在潮江投资的造船厂进行税务稽查……”余薇说道。

    沈淮就知道胡林这个人睚眦必报,他也没有指望他会忍气吞声,只是胡林想在税务问题上折腾余薇,还真是叫人头痛。

    就算宝和船业在潮阳的造船厂,在税务上没有一点漏洞,地方税务部门封帐查三个月,宝和船业三个月内就没有办法正常运营,影响也会极大。

    这还是初步,国内在行政程序上折腾企业的手段还有很多,一一施展起来,实力多雄厚的企业都扛不住。

    广深是胡家的老巢,根基深厚,潮江市委市政府,几乎都是唯胡家马首是瞻的官员。胡林在淮海、在东华没有办法跟这边抗衡,在潮阳唆使一两个拼了命巴结胡家的中层官员出来咬宝和船业,还真是叫人头痛。

    虽然国内谁都没有办法真正做到只手遮天,但偏偏他们这边在潮江都没有什么过硬的关系,短时间里也很难去斡旋。

    一旦宝和船业在潮江的造船厂给折腾得够呛,不要说顾家不会替余薇出头了,宝和船业内部很可能也会更多的指责余薇破坏跟胡家的良好关系,最终逼迫她辞职以平息这次纠纷。

    宋鸿军听到动作,也走过来,听胡林又用这样的下作手段,骂了一声,说道:“胡林这孬种还真是狗牙里吐不出什么象牙来,又玩这种下作手段,想叫别人高看他一头,也不行。”

    此前胡林、戚靖瑶在债务、选举等事上玩的阴诡手段也不见少,沈淮沉吟片刻,看了看手表,跟宋鸿军说道:“再过一个小时,香港股市开盘,消息传开,宝和船业的股价会狂泄——胡林应是要达到这种效果,然后联络顾家及宝和的个别董事,迫余总辞去董事局主席的职务。鸿基那边,可不可以不惜代价,将宝和船业的股价托住。”

    “现在香港的股市可以说是风声鹤唳,稍有什么动静,就会敏感的上窜下跳。不过,这也是人弃我取的良机,”宋鸿军也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调动资金还来得及,就是不知道余总欢不欢迎鸿基参股宝和了……”

    潮江船厂是宝和船业在内地投资的最大造船基地,也是宝和船业的核心资产之一,一旦潮江船厂受到恶意打击,在当前敏感的证券市场环境下,宝和船业的股价短时间内只能强行用大量的资金托住。

    目前宝和船业的市值都不到六十亿,鸿基要是动用八亿、十亿港元,在公开市场收购宝和船业百分十到十五的股票,不是难事。

    不过,宝和船业在公开市场收购宝和船业这么高比例的股票,势必又会触动“强制要约收购”的条件,到时候鸿基要是被强制向宝和船业的其他股东发起要约收购。宝和船业的其他股东,就算不启动毒丸计划,只要一起将手里的股票都砸给鸿基,鸿基的资金链也会给撑爆掉。

    宝和船业,除了顾家及其他投资人作为主要股东之外,余薇替顾正元所生的幼子,名下持有宝和船业最多的股份。余薇作为监护人,才得以出任宝和船业董事局主席。

    要是余薇同意与鸿基合作,那鸿基在公开市场收购宝和船业的股票,才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余薇也没有爽爽快快的答应。

    香港很多上市公司有着股权分散的特点,一旦叫鸿基顺顺利利的在公开市场持有宝和船业百分之十到十五的股票,就是第三大股东。

    除了有资格董事局派遣董事、能直接干预企业经营方向之外,余薇还得要防备着沈淮有没有借鸿基争夺宝和船业控制权的可能。

    她总不能刚脱离虎口,又主动跳进狼窝里去。

    沈淮看得出余薇的迟疑,不想逼她太急,跟宋鸿军说道:“宝和船业根子上没有什么问题,受冲击也只是一时,需要动用托市的资金不会太多。总之不能让股价狂泄成为顾家及其他股东攻击余总的借口就是。而潮江那边,胡林也不可能只手遮天,他难道就真敢逼得宝和船业从潮江全面撤资?”

    要是能以这么低的代价,直接获得宝和船业的控制权,那是再好不过,但宋鸿军也不是太贪婪跟急切的人,跟余薇笑道:“鸿基是产业投资基金,在公开市场倒腾股票的事,还没有怎么干过。那我就调两亿港元备用,到时候要是还撑不住,余总可也不要怪我们不尽力啊。”

    “感谢宋总还来不及,哪里敢怪宋总?”余微说道。

    现在香港证券市场敏感得就像一只兔子,有不利消息,股价狂泄,但要大量的资金进入,就又会引诱更多的投机者进入,刺激股价往上跳。

    宝和船业的股东之间,也不是说消息就完全通透的,不利消息跟大笔资金进入,只会叫他们也疑心大起、相互猜忌,从而能更大程度的减轻余薇这边的压力。

    余薇原计划要随沈淮回霞浦进一步谈港口投资的问题,叫这事岔进来,她就只能赶往潮江,先处理查税风波再说,当下也不在沂城多停留,与沈淮告辞后,就直接坐车赶往徐城坐飞机去潮江。

    *****************************

    “胡林这人,还是不甘寂寞啊。”宋鸿军打电话回香港,做了一些部署之后,坐下来跟沈淮感慨的说道。

    沈淮笑了笑,胡林作为国内最顶级的政门豪族,要是受这点挫折就叫他老实,那才叫奇了怪呢。

    沂城迎宾馆这边,硬件看上去也不是很差,偏偏就没有接入网络,以致沈淮、宋鸿军随身所带的笔记本都用不起,只能通过电话,随时掌握香港股市的动向。

    说是要替余薇托股价,当然也不会在宝和船业股价狂泄之初就出手。

    香港证券市场开盘交易之后,从宝和船业的股价跳水,也能看出胡林他们昨天夜里应该是没有睡好。开盘十分钟,宝和船业股价就狂泄超过百分之十,香港诸多经济类报刊,也同时刊发宝和船业涉税等负面新闻,也有一些投资机构抛售的迹象。

    宋鸿军则是等到宝和船业股价下挫15%再出手,托往股价回冲。

    “你说,我们是不是要给胡林做个锦旗送过去?”宋鸿军笑着问沈淮。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是太多人对今后的经济走势太悲观了,你闷头占便宜就是,锦旗过几天送不迟。”

    亚太金融风暴持续已经有十六个月,经济形势不可能再进一步的恶化下去,即使现在情况依旧难熬,但坚持下去等着形势恢复,才是正确的选择。

    宝和船业是在海运、造船、港口投资等业务受到很大的挫折,但根子上没有问题,只要经济复苏,就能很快走出困境。

    受大环境拖累,宝和船业的市值已经远远低于其名下所持有净资产,再受胡林在背后搞小动作恶意打压,股价更是低到廉价的程度。

    要不是胡林,鸿基都不会有这么好在公开市场大量购持宝和船业股票、又不叫余薇等人狙击的机会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