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五章 对手的头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市委书记陈宝齐的直接施压下,沈淮昨天与戚靖瑶亲自赶去沂城见余薇,这个过程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郭成泽也不得而知。

    不过,沈淮昨天在沂城迎宾馆,与熊文斌被省委书记钟立岷单独留下来谈话,钟立岷当着省委秘书长的苏唯君的面,提及希望熊文斌担任沂城常务副市长,这消息又是郭成泽能确认无疑问的。

    钟立岷公开支持梅钢,叫人很震惊,也可以说是一锤定音,短时间内没有人会在这事上纠缠,但郭成泽也试图搞清楚沈淮在到沂城之后,与戚靖瑶、余薇、顾泽雄等人以及随后赶去沂城的胡林、高扬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交锋,竟然叫宝和船业在香港证券市场的股价,一开盘就受到这么严厉的打压。

    虽然戚靖瑶、高扬以及戚靖瑶的秘书刘南,都不是他们这边的人,但凡事只怕有心人,郭成泽真要知道这事,还是能知道一些端倪。

    特别是高扬与沂城市委秘书长罗晓天在省委书记钟立岷、省委秘书长苏唯君跟前醉酒出丑一事,也由于一些有心人的宣扬,很快就在沂城搞得沸沸扬扬;顺着这根藤去摸瓜,也不难搞清楚顾泽雄在迎宾馆无礼闹事给沈淮收拾,最终叫余薇逐回香港的事情。

    这么说来,宝和船业的股价今天在香港证券市场刚开盘就狂泄,那就能得到解释。

    胡林、顾泽雄都不是那种被打落牙往肚子咽的人,对潮江船厂查税,炮制负面新闻,打击宝和船业的股价,最终的目的都应该是想将余薇从宝和船业逼走,以免余薇及宝和船业沦为梅钢系的助力。

    虽然有个别官员给胡林或顾泽雄推出来当炮灰,用查税等手段折腾宝和船业,但这种手段也只是有短时间里有用,还需要有看上去正当的借口,时间一长,或者折腾企业手段太恶劣、太明目张胆,就地方而言,特别是地方上的党政一把手,这时候还没有人能够担当破坏投资环境的罪名。

    郭成泽也猜到胡林或顾泽雄要是不能在短时间里,将余薇从宝和船业逼走或者逼得余薇低头屈服,这种手段终究是不会有什么用,故而让冯至初给沈淮打电话,也拿此事示好,愿意出面替宝和船业协调。

    倒没有想到,秘书小扬刚说从窗口看到沈淮、宋鸿军在市政府大楼前下车,冯至初就接到电话说宝和船业的股价,在半个小时内被大量资金涌进拉高到二十个点,甚至比上午狂泄前还要到高出五个点,郭成泽也只能咂咂舌头:沈淮塑造的梅钢系,还真是一个怪胎。

    听着门外过道里响起脚步声,郭成泽走过去将办公室的门打开,虽然两边都是办公室的过道有些昏暗,但郭成泽还能清晰的看得出沈淮、宋鸿军意态犹足,举手投足之间的自信从容,完全是没有下级官员到市长办公室里汇报工作的自觉。

    郭成泽笑着跟宋鸿军打招呼:“宋总这几天也在东华啊?”往边上稍退半步,请沈淮、宋鸿军进他的办公室而坐。

    相比较赵系,心胸不算开阔的徐沛,更多叫人头痛的是他在政治上的野心跟控制欲,但在推动经济发展、地方建设这个大的目标之下,大家暂时还不存在根本的分歧。

    虽然说很难跟徐沛、郭成泽他们真正尿到一个壶里去,大家还是要坐下来,尽可能求同存异,推动事情往前走。

    这时候没有人会主动提熊文斌的新任命,沈淮过来跟郭成泽汇报,也是谈新浦港及西陂闸港的投资建设。

    受宝和中断投入资金的影响,西陂闸港的建设这一年以来都陷入停滞,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宝和船业现在要调整在东华的投资结构,对西陂闸港及产业规划区自然也会产生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这个烂摊子虽然是陈宝齐他们搞出来的,但相比较看陈宝齐那边的好戏,沈淮更愿意主动介入去解决一些问题,对梅钢的发展也是有益的。

    虽然目前还不够现实,但沈淮最终的目标还是要将东华的各港口整合起来,进行协调发展。

    说起西陂闸港的问题,主要还是建设资金匮缺。

    要是国内能有金融机构,能向宝和船业额外提供建设贷款,或者有其他投资集团,甚至推动市港投集团加大在西陂闸港的投入比例,都能极大改善西陂闸港目前建设陷入停滞的现状。

    计经系对国内金融系统的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

    沈淮无意再让李谷在徐沛跟前承受更大的压力,故而替宝和船业解决一部分贷款的问题,推给郭成泽,看他反应。

    “港澳台及其他外资企业,在国内项目确实出现融资困难,但项目列入计委一二类鼓励发展产业项的,中央也支持国内的金融机构,提供一定的贷款支持,”郭成泽说道,“我会让至初联系余薇,宝和船业确有这方面的需要,市里是可以出面推动一下。”

    沈淮点点头,也知道郭成泽不可能将这个人情送他去做,看郭成泽的意思,即使不能将余薇拉过去,也会尽可能让余薇保持中立。

    沈淮也知道余薇此时对他的戒心甚深、甚严,这时候能让余薇及宝和船业选择中立的参与东华建设跟发展,无疑也是对地方有益,对梅钢有益;他的控制欲则没那么郭成泽想象的那么强烈。

    沈淮想着等会儿叶选峰、宋鸿奇、谢芷还要到霞浦跟他见面,谈过话,初步交流过意见,也就不在郭成泽这边耽搁。

    郭成泽站在窗前,看着沈淮、宋鸿军走出市政府大楼,等车开过来就头也不回的坐进车走掉,手托下巴,转身回头看冯至初,问道:“我记得你跟沈淮是同一届省委党校青干班,你觉得他这两三年来,有什么变化?”

    “我们那一届青干班是三年前举办的,除了我跟沈淮,霞浦县班子的另二位之外,淮煤集团的党组副书记秦大伟,也都是那一届青干班出身,”冯至初回忆往昔,怕郭成泽他们将秦大伟这号人物遗忘掉,又特意提醒了一下,看表面上的调动手续,秦大伟似乎是李谷、孙浮敬从省外经委调到淮煤集团,实际上秦大伟始终都是沈淮的人,也是梅钢系势力及影响渗透到淮煤的典型标志,但说到沈淮的人性变化,冯至初知道他也没有资格给沈淮上眼药,老老实实的说道,“那时的沈淮,锋芒似乎比现在还要更盛一些;不过,我跟他的接触不算多,虽然当时也是安排住同一间宿舍,沈淮他忙碌得很……”

    冯至初当然不会说他当时在党校进修,几乎就没有住过宿舍——这种无关大雅的谎话,他也不担心会露马脚。

    郭成泽听冯至初这么说,他心里也是苦涩一笑:沈淮现在都要算锋芒收敛,实在难以想象三年前他的锋芒会露到什么程度,但想想他赴任东华之前有关沈淮的传闻,他也不认为冯至初跟他说了什么谎话,至少此时的沈淮,还是可以打交道的。

    只是,越是如此,郭成泽越感头痛:

    要是沈淮的强横脾气,单独只是他的政门子弟脾气使然,要容易对付得多,这种人在官场上通常都不会有什么作为,很多从也会给官场里的老油子拿软磨人的手段折腾得没脾气。

    但只要细想梅钢系这些年来的崛起跟成就,除了那些带极大偏见、顽固透顶的人,也没有谁会去否认沈淮的过人能力,那也就能知道沈淮最初表现出来的强横跟此时的收敛,是他针对不同情况选择的策略。

    越是清楚沈淮的心机深沉、手腕刁滑,也越是叫人头痛。

    郭成泽没有专程为昨天的事回徐城去见徐沛,在电话里也摸不清楚徐沛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至于田家庚支持梅钢系,是最终想挑唆宋系内部窝里反,给他的老对头宋乔生脸色看呢,还是说其他什么原因,此时都无法准确猜测,但就因为田家庚经钟立岷之口,明确的表达支持梅钢系的态度,他们这边确实就不便明目张胆的压制梅钢。

    想到这里,郭成泽也是头痛。

    梅钢系几乎是一半年到两年时间就上一个超大规模的项目,从新浦钢铁、新浦炼化两个大型工业项目,就将新浦港的规模撑了起来,再到现在的东江电力及淮电东送,要是此时不能对梅钢系进行有效限制,三五年过后,梅钢系的根基不是延伸得更广、更深?

    目前梅钢系除了参与淮海融投的建设外,沈淮在霞浦又直接以霞浦县政府、以财政拨款的方式成立淮海政府建设基金。

    一旦得到省委书记钟立岷的支持,郭成泽相信沈淮肯定要在这个淮海政府建设基金上面玩出更大的花样出来。

    郭成泽不知道徐沛心里到底怎么想,但他想到以后要是一直视沈淮这么难对付的人为对手,那真是只会越来越叫人头痛。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