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百七十六章 从政野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电脑屏幕显示着宝和船业今天的股价走势,半小时内股价仿佛豁口锋利的锯齿一般,坚挺的崛起,最后又像长尾猴的尾巴,高高的吊在今日收盘的终止线上。

    胡林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声不吭,但他拿茶杯的手青筋浮凸,暴露他内心的忿懑。

    坐在窗旁的转椅上,戚靖瑶微抿起娇艳欲滴的红嘴看向胡林。

    她知道胡林不是就此能轻易收手的人,而又很显然,他们这边匆促行动,很难对沈淮形成真正的威胁,反而有可能授柄于人。

    “这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戚靖瑶说道,沈淮狡诈跟手段刁钻,他们也不是第一天才有领教,真要任性的蛮干下去,不可能在沈淮那里讨到什么便宜。

    东江证券案还才过去半年的时间,真要再折腾出什么授人以柄的事情,问题就有可能不受他们控制了。

    戚靖瑶看了周益文一眼,她知道胡林还是能听进周益文的话,希望他能明白,胡林真要折腾出什么事情,胡家长辈棍子打下来,首先会打在他周益文辅助无方的身上。

    “梅钢自新浦钢铁投产之后,效益都还较为可观;以梅钢上市公司对外公开的梅溪电炉钢基地测算,梅钢的新浦厂今年以来的盈利也应有**亿之多。梅钢手里攥着十几亿的现金,而宋鸿军今年以来基本上都留为香港,还在一直为筹措资金的事情奔走。他们筹措的那么多资金,东江电力及淮电东送短时间内消耗不了多少,要是把余薇逼得太急,她就有可能去帮梅钢争宝和船业的控制权……”周益文站起来,跟胡林说道。

    周益文并不清楚鸿基及众信产业投资基金在香港到底募集到多少资本,也不清楚梅钢的钢材外贸在香港的贸易分公司截留下多少出口外汇。

    有一点他是清楚的,宝和船业的股价在最后半小时异常拉动,必然是沈淮、宋鸿军调动在香港的资金出手了。

    余薇自然不会甘心叫顾家扫地出门,也不甘心受这边的控制,但她明显对沈淮还是有很强戒心的。他们要给余薇一个教训可以,但真要为争一时之气,这时候就把余薇逼得走得无路,那真不是什么好事。

    胡林手扶前额,也是给突然发生的诸多变故搞得心浮气躁,心里怨恨难消,但理智还没有失去。

    听周益文这么,胡林也能想到钻进牛尖角里出不来,会有怎么的不利后果,跟戚靖瑶说道:“你跟小周打电话,潮江那边见好就收,没必要让钱市长难做。”

    戚靖瑶给潮江那边拨了电话,让那边见好就收,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到别人手里。其他不说,顾正元现在是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躺着,但保不定有着回光返照,跟中央还是能说得上话的;其他不说,给顾正元拿到把柄告一状,板子抽下来也不会轻。

    戚靖瑶也能听得出潮江那边松一口气的感觉,现在大家都和气生财,即使为官位、为利益争得“你死我活”,也很少会公然撕破脸,因为公然撕破脸,那就真的就要“你死我活”了。

    戚靖瑶放下手机,见胡林还手抚着额头,闭着眼睛想事情,走过去,站到沙发帮着揉捏肩颈,叫他感觉舒服些,暂时从这件事情里摆脱出来。

    “有时候藏身暗处,并不是没有坏处。益文、靖瑶,你觉得呢?”胡林蓦然睁开眼睛,问道。

    戚靖瑶与周益文对望一眼,也不清楚胡林有这样的念头,是受这次事的刺激,还是说已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

    藏身暗处,胡林身为胡家子弟,要想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自然是易如反掌,但要说到权力跟影响力,还有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胡林眼下也只能通过间接的关系去对一些人、一些事施加影响——这种影响力,有时候还经常因为种种原因被打断。

    当然,将来还需要考虑到胡家的影响力也会逐步衰退。

    中央不断有新的班子换上,老人退下去,即使再有影响力,也会受到限制。即使是把门生故吏提拔上来,门生故吏也难免会有自立门户的心思,有自己的利益要维持。到时候要求门生故吏照顾一二可以,但还想门生故吏一切都计听言从,那真就是有些不知进退、不知所谓了。

    以前胡林在国内想要做什么事,还罕有不能心想事成的,他也没有担心胡家影响力未来衰退该要怎么办,偏偏胡家影响力还没有衰退,叫他遇到前后令他软硬吃了多次钉子的沈淮这怪胎,叫他不得不为将来多想些事情。

    站出来担任一定的职务,除了胡家原先就有的影响力还能够继续支配之外,职务上的权力也逐步的得到增强,甚至有可能叫胡家在党政体系内的权力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承。而且胡林公开站出来,能聚集、拉拢过来的力量,绝对要比躲在幕后遥控周益文在台面上操作多得多,而且控制力会更强。

    不过,戚靖瑶同样怀疑胡林能不能经受从政的辛苦。

    戚靖瑶不喜欢沈淮,但也不会否认他的能力跟旺盛充沛的精力;就算是沈淮,她也亲眼目睹他跟条死狗似的累趴在家里。

    胡林有没有这样的能力不谈,戚靖瑶还是怀疑他在顽强意志跟坚韧自制力能否跟沈淮相比。如果胡林走到台面上担任一定的职务,要是不能很好的履行职务,不能很好的让他的职务发挥作用,那还不如躲在幕后。

    戚靖瑶想着这些,也不会说出来,胡家长辈要觉得胡林不适合从政,也不会放纵他的性子,让他进官场试错。

    周益文则有着不同的想法,听胡林问及明处跟暗处的问题,沉吟片刻,说道:“国企近几年情况相当不好,从部委到地方一直都在推动改制,甚至有声音提出要国企全面私有化。我跟朋友坐下来聊天,也谈到这个问题。当前国内重地方而轻国企,大多数以为在仕途上还能有所作为的人,都想着到地方,而不愿意去国企。不过,从王源推行分税制,未来二三十年之间,中央集权是大势所趋,而中央的权力根基在哪里,这也是我近期来在思考的问题。王源推动的央企整并、改制,可不是为私有化做准备,最终的目标还是要强化中央在国内经济命脉上的绝对控制地位。那未来央企必然就是中央权力最为核心的根基之一。”

    “这么说,你是希望我到融信担任职务?”胡林问道。

    胡林这么问,周益文就不好回答。

    要是胡林吃不了到地方任职的苦,又想走上从政的道路,这时候进入央企担任管理职务,无疑是最合适的。

    周益文心里是希望胡林能直接进金石融信担任管理职务。他希望最好金石融信能在淮海设立二级机构,统管集团在淮海湾及渚江地区的投资及业务经营,由胡林负责,那他们就将直接掌握能跟梅钢系抗衡的资源跟力量。

    资华实业的增发因东江证券案遭受重挫后,天益集团的规模还是太小了一些,虽然控制国内两家上市公司,但都是持续亏损两三年的老大难企业,也只能在证券市场炒买炒卖有所斩获,但终究远不如实业那么能聚拢力量、掌握指点江山的壮阔权力。

    只是,金石融信目前的总经理兼党组书记,就是胡林他身为正部级国企官员的父亲胡致远;胡林跟他父亲同在一家央企任职,怎么看都不能算特别合适。

    只是,除了融信集团外,胡家还能不能将胡林安排进其他央属国企任职,周益文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免得胡家长辈知道后怪他在背后胡乱教唆胡林。

    周益文不说,胡林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问周益文或戚靖瑶的意思,他的从政道路应该怎么走,他还要专程回一趟燕京,问问家里长辈的意见。

    也唯有家里长辈能站出来说一声,他才能有一个不低于沈淮此时职务的起点,他可没有耐心从基层科员慢慢的干起——进国企担任管理层,除了受关注度低、不怎么受约束外,还有就是不用受干部提拔、任职年限条例的限制,直接就有一点很高的起点。

    高扬这时候敲门走进来,看到电脑屏幕上还显示着宝和船业的股价走势图,再看到房间胡林、戚靖瑶、周益文脸色都有些沉重,他的心情也就忐忑起来。

    昨天吃多酒的事情,胡林虽然没有替罗晓天说什么话,但高扬还是胡林能在陈宝齐面前,帮他说一两句话的。

    高扬故作轻快的说道:“沈淮就是这种逞一时痛快的人,胡总也犯不着跟这种人治气。”

    胡林一笑,说道:“高秘书长过来正好,我有问题要高秘书长替我排忧解惹呢。”当下将他有意走到台面上从政的想法说给高扬听,想问问他有什么好的建议。

    听胡林这么说,高扬都是有些兴奋了。

    金石融信最终没有中断北进的决心,参与省钢新津钢铁及新津港的建设,但主要还是限制在投资经营范畴之内,无意牵涉到复杂的官场缠斗中。

    胡林的父亲胡致远甚至警告过胡林,叫他在地方上不要胡来、激化矛盾。

    听到胡林说要从政,高扬下意识的就想他应该直接进融信集团。

    融信集团目前资产主要集中在融信银行、融信证券这两家二级企业头上,钢铁等产业的投资还谈不上主营。

    扣除融信银行不谈,融信集团的资产规模也要有三四百亿,加上融信银行,总资产规模就有一千三四百亿。

    胡林只要能直接介入融信集团的管理层,有能力直接调动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资源或资金,而不是像以前那般单纯的施加影响力,才有可能对沈淮、对梅钢系形成有效的压制跟威胁。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