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大宋女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不知,不过既然说到了她,倒不如咱们一同寻寻,找到她时,你也好做中间人,替愚兄了解了这么多年的恩怨如何?”

    布凡听后,额头已是冒出了冷汗说道:“独孤兄开玩笑了,当初我也得罪了‘美人坊’,这才被逼无奈,逃出关外,如今又如何敢去寻她?”独孤明拉起他的右手说:“贤弟莫怕,这不是有老夫嘛。咱们两人一同前去,如何?”

    布凡见情形紧急,不能再和他耽搁。忙道:“那还请孤独兄稍坐,待我处理了这些人可就跟你一同前去。”独孤明忙拦住他说道:“且慢!这个郑浩小儿与我有恩,你可饶他一命。这些人与郑浩小儿稍有交情,以后郑浩的前途可都系在这几个人的身上,你若杀了他们,那郑浩小儿的前途谁来担保啊?他与我有救命之恩,我却不能不知恩还报不是?”

    布凡听了他的这番言语,分明是想袒护郑浩等人,心中十分的气愤。但是独孤明秉性奇怪,做任何事情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布凡当然不愿意得罪此人,当下便说道:“那依独孤兄只见,我是放了他们?”

    独孤明大咧咧的做到椅子之上,点着头。布凡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走到独孤明身边说道:“独孤兄,我们奉了大将军之命来这里杀了这些官军,若是此事办不到,那我回去可不好交代啊。我听说独孤兄早已不问江湖之事,怎么如何又牵扯进了官府?难道您和老道一样真的做了朝廷的鹰犬?”

    独孤明哈哈大笑,坐起身来看着布凡说道:“好一张凌厉的嘴啊!不凶多年不见,这武艺不行,机智明显见涨吗。”

    布凡奸笑道:“独孤兄说笑了,既然你为做了朝廷的鹰犬,那这件事还请您置身事外,免得惹得一身的骚啊。”独孤明点着头道:“也罢,也罢,布兄说的也在理,老夫也不能扫了您的面子不是?那好,那老夫就作壁上观,绝不参与你们的争斗。”

    布兄点头一笑道:“好!”说完大步上前,指着范晔等人说道:“下面就有老道开始比武了,这场比试生死各安天命,下面哪个人先来试试?!”

    范晔本来见到独孤明来此,以为是自己救星,没成想此人现在经置身事外。大厅之上,方腊已伤,郑浩还输方腊一筹,怎么能够独当一面?当先只好硬着头皮喊道:“就让本将军来领教领教你的武功好了!”

    -------------------【第十四章 城内夜战】-------------------

    布凡听到之后,笑里藏刀的说道:“那可就请范将军施展全部武艺啦,若是被布某失手打死,那可怪不得旁人!”说完拂尘一扫,数百条丝线盘旋过去,刷刷的破空而出,向范晔身上的三十六个大穴打去。

    布凡这把拂尘可是全用金刚软丝制成,每一条软丝的前面可都带有一根尖尖的针刺,若是刺中要害,轻则休养半月,重则当场毙命。当初布凡就是凭借这套功夫打败契丹帐下多位勇士,成为金哲武将军手下第一名。

    范晔看此,右手母锤豁然打出,只听“呼啦啦“几声响,金刚丝盘住锁链一端。布凡右手一带,身体“刷”的向前掠去,左手一招“金刚爪”抓向他的肩胛骨。范晔连忙后撤,右手子锤击向布凡的左手,布凡连忙横空一跃,轻轻地越过了他的头顶。只听“刷”的几声响,范晔已被拂尘扫到,一下子滚出很远。

    大家看时,只见范晔左脸上有五道血印,顿时惊讶不已。没想到布凡的武艺是在超出雷鸣很多,两人简直不可相提并论。方腊一看,脸色立时铁青了下来,看着范晔只能独自叹气。

    独孤明看见后哈哈大笑:“好功夫,好功夫!没想到布兄这些年没见,武艺并不曾弃下,相较往日,这功夫还有提升啊。”布凡自傲的说道:“独孤兄过谦了,当初布某可就是凭借着这一手功夫,打遍了契丹手下的英雄好汉,才能做到这账前第一的武林高手,统领各路英雄。”

    独孤明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大口说道:“好,老夫今日可是能好好的观看一场大战了。”说着对范晔等人说道:“范将军,刀剑无眼,生死有命。你是率城投降还是死命抗敌啊?”

    范晔右手擦去血迹说道:“本将军食君之禄,自然忠君之事。现如今大敌在外,本将将以身作则,宁做断血儿,不做亡国奴!”说完母锤呼啦啦的再次挥出,布凡冷哼一声:“找死!”拂尘一扫,刷刷的卷响了母锤。范晔知道拂尘的厉害,当然不敢应硬拼,右手一抖,收回母锤,却使子锤从左侧击向布凡的下盘,布凡临机应变,拂尘在向左侧卷去。

    只听“叮叮当当”几声,两人已交战了几招。但是范晔变招多,交战少,唯恐一出手便再次受了第一次时的大当,所以只好每招每式都出半招。没想到,这样的打法却令布凡不知所措,硬是被范晔拖过了三十几招。

    独孤明看后,赞叹不已道:“不愧是蓟州城守将范晔啊,这临机应变的能力可能快。若是老夫碰到了这种打法,也只能是以速度取胜。”布凡听后心中一惊,道:“多谢独孤兄地提醒了!”说完拂尘刷的掠向范晔的双手,范晔见此双手一推,“子母索命锤”奔向布凡。

    布凡微微一笑,身形一晃,随即到了范晔的身边。一招“无极夺命搏”双掌打向范晔的前胸,只听“彭”的一声,范晔已被打出很远,口吐鲜血不止。方腊见此,怒不可遏喊道:“你个老匹夫,枉我将军敬你是个英雄,谁知你竟然和这契丹鹰爪如出一辙!”说完从地上抓起铁鞭,向独孤明身上砸去。

    郑浩一看,顿时喊道:“小心!”只见独孤明嘿嘿一笑,待他到来,身形一掠,转眼又手抓向他的铁鞭,左手把他一掷,只听得一阵“喀拉拉”的声响,方腊被他扔出窗外。布凡看见鼓着双手道:“好,好,好。没想到独孤兄还是这样的让人出乎意料啊。真不愧是当年的怪杰。”

    独孤明摇着头道:“布兄说笑了,老夫只是看不惯老夫行事,还要旁人在一边指手画脚。这等无礼小儿,就是扔到蓟州城下也不为过。”布凡哈哈一笑道:“好,哪还有谁前来?”这时弟子徐正达走上前道:“是福,下面就由我接了!保管给师父杀个痛快!”

    此言刚罢,就听到“啊!”的一声,徐正达被独孤明活生生的扔出了门外。雷鸣一看,顿时喊道:“你!”可是刚喊出一半,想起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禁脸上一阵害怕,右手赶紧捂住了嘴巴,只是当时已晚。只见雷鸣被一提,一送,也扔出了门外。

    布凡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道:“独孤兄这是何意?”独孤明做到一旁道:“布兄不必生气,老夫刚刚才说完我的说话行事不许别人指手画脚,当然也不容的布兄身边有人指手画脚。现在是布兄给他们立下马威的时候,岂能因为这两个不争气的土地损了自己的声名?所以老夫就越俎代庖,把这两个无耻小贝也连带打发了出去。”

    布凡听得他如此说话,也不敢有什么争执,只是心中暗暗发誓,日后定要把这笔账讨回来。布凡走上前道:“下面还是谁来赐教?”郑浩看了独孤明一眼,走上前道:“在下郑浩想要领教一下道人的武功!”

    流云见此,说道:“师兄,要不然你我二人联手对付这个道人。次人武功高强,不可小觑。”郑浩微微一笑道:“师妹放心,我早已想好了计策对付他,你就在这里好生的呆着,若是有谁想要对将军不测,你可要保护住了将军的性命。”

    流云看了看布凡,在看了看大厅内的人士,只见是豹刺多,自己的人员少。流云只好点点头道:“那好,师兄,你小心一点。”郑浩点着头道:“师妹放心。”当下走上前道:“在下武艺不精还望道人手下留情。”

    布凡哼一声道:“好说,好说!”当下拂尘一扫,仍是快速卷来。郑浩使出七星剑的绝招“七星散落”,刷刷刷的刺向拂尘的针尖,只听得一阵生响,两人已经擦肩而过。布凡回身一击,仍是照着他的脸上扫去,郑浩连忙仰身后撤,躲过这致命一击。

    布凡斥道:“好小子,还是有点武艺!”说完右腿在石柱上面一踏,一下子如利剑一般蹿向了郑浩。转眼就到了郑浩的跟前,流云一看喊道:“师兄小心!”说着拿起长剑就要向布凡攻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郑浩身形一晃,硬是从针尖下面躲了过去,布凡听声辨位,拂尘回身向后扫去,只见郑浩又是直直的掠了出去,丝毫没有左右移动的身形。

    布凡见此,心中立时澄澈起来说道:“小子,你和独孤兄是什么关系?怎么会用他的‘螃蟹独行步’?!”独孤明假装大吃一惊,从椅子上弹起来道:“布兄,你说什么?!这小儿用的是老夫的成名绝技?”

    布凡看着独孤明做作的表情,心中就清楚起来,说道:“独孤兄,别是这个人是你的徒弟吧?”独孤明连忙摆手道:“老父当年当着天下豪杰的面子发过毒誓,今生不收一名弟子。如今老夫都已经年迈,怎么还有时间去调教弟子?我看是布兄说笑了。”

    郑浩站直身子说道:“不错,独孤前辈武功高强,可是跟在下毫无瓜葛。这是我自创的步法,怎么能和前辈的成名绝技相同?想是道士打不过在下,变找出这番借口。”

    布凡气的咬牙切齿道:“好你个无知小辈,哼,看老道杀不死你!”说完拂尘又是急速挥去,郑浩使用“螃蟹独行步”又堪堪躲过。布凡说道:“小子,有本事你接我一掌!”说完右手成掌打向郑浩的右肩,郑浩左手横托,拖住布凡的右拳,右手一招“无极劈山掌”横打出去。布凡见此,连忙抽身后撤,喊道:“小子,你怎么回使‘百变无极拳’?!”

    独孤明又是一惊,跳到郑浩的身边大叫道:“这叫做‘百变无极拳’?怎么和老夫的微有相似?”布凡脸色早已铁青,说道:“独孤兄,你确定这个郑浩小辈与你没有任何的瓜葛?我知道独孤兄行事向来出人意料,此人若非是你的名誉弟子,自然是暗自招的!独孤兄还想瞒过布某的眼睛?”

    独孤明尴尬的笑道:“布兄这是何意?”“何意?哼,这小子从刚才的步法到这一招一式,用的都是你的成名绝技!罢了,罢了!老道告退就是,今天有你在此,老道肯定是捡不到便宜!”说完便踏步向外面走去。雷鸣看见问道:“师父,就这么便宜他们?”

    布凡骂道:“混帐小子,我什么时候说过绕过他们了?!郑浩小辈,咱们战场上见!”说完纵身一跃,跳出了蓟州城外。独孤明见此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啊,既然他也走了,那老夫也该走了!”郑浩听见刚想上前拦住,结果就看到一道身形飘了出去,转眼掠出了城外。

    范晔等人看了刚才的那一幕,心中十分的纳罕,流云走到郑浩的身边说道:“师兄,这个仙人真的跟你有什么联系?”郑浩摇摇头道:“没有,你别听那道士胡说。他是怕打不过我,所以才会找出千百种借口。现如今,将军已经受伤,咱们先把他们安置好了,然后我再给你一一解释。”

    流云点了点头道:“也好,现如今只能这样。”郑浩把手一招道:“快点把将军和方腊抬回府内医治!”说完外面涌进许多官兵,把他们都抬了回去。

    我的书友们,这些天对不住啦,因为事情比较多所以没有多长的时间来更新,但是我会坚持下去的,希望你们多多推荐和点击,小生这厢有礼啦!

    -------------------【第十五章 蓟州城之战(1)】-------------------

    晚上郑浩和流云走进范晔将军的房内,只见他横躺在床上,脸上仍有煞白之色。郑浩走进房内,看大夫缓缓站起,便走过去问道:“大夫,我家将军伤势如何?”

    大夫一脸的隐忧说道:“将军身上有几处外伤,虽然伤口不大但是每到伤口都是深入骨髓,若要康复尚需时日。更何况在他的胸前还受了一掌,这一掌掌势凌厉,若非将军福大命大,这一掌可就使将军归西了。”

    郑浩听罢问道:“那将军的病能否彻底医治?”大夫看了看将军,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郑浩说道:“来,官人,咱们借一步说话。”郑浩看了看流云说道:“师妹,你现在此守候将军,我去去就来。”流云看两人神情凝重,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点了点头道:“这里有我照顾,师兄跟去就是。”

    郑浩右手指着门外说:“请。”两人走出门外,到了一根漆了红漆的石柱之旁,郑浩停下来问道:“大夫有话直说。”大夫点了点头道:“那老夫就直言不讳了。将军所受一掌掌力非凡,虽然要不了将军的性命,可是已经震到心脉。若要医治,除非是按照老夫的药方在此安歇一个月有余,然后才能完全康复。这期间不能让将军外出打仗,而且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若是受了刺激,此命休矣!”

    郑浩听后,眉头紧锁道:“初次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大夫叹口气道:“如今这样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若是官人不能依老夫所言,恐怕就是请来大罗神仙也不能救了将军的性命。”郑浩考虑半天只能说到:“也罢,就依你的意见。你现在回去拿方抓药,我一会就让别人到你那里去取药。”

    大夫听后拱了拱手到:“那老夫就先告退了。”说完走了出去,郑浩走进来看了流云问道:“将军怎么样了?”流云站起身来说道:“还是那样,气息微弱。师兄,将军的病能尽快治好吗?”

    郑浩看着双眼微阖的范晔说道:“将军的外伤不是多大的病症,只是这胸前这一掌,已经打到心脉所在,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了。我看,这次的蓟州城可能要面临最大的风险了。”

    流云有些惊讶的说:“可是,将军倒下了,谁来领兵作战?”郑浩摇了摇头:“王都监也是深受重伤,现如今只剩我和方兄,只是我们初来乍到,谁也不会领兵作战,这······要是没有办法,也只能我领兵抗敌了。”

    流云看着范晔,说道:“师兄,方腊也受了重伤,短时间内不可能痊愈,所以现在能够担当大任的只能是你。我想,将军醒来也肯定是这般思想,倒不如师兄问了城上的其他守将,推选出一个领兵作战的首领来。若是契丹问询,定然会短时间内组织大范围的进攻的。”

    郑浩点着头道:“师妹所言极是,我现在马上去办。”说完就匆匆的走出门外,流云看了看范晔然后也走出房门,对这两边的丫鬟说道:“你们可要尽心伺候好了将军。一会待取得药来,你们拿去熬了然后伺候将军服下,有什么事情再到大堂之上告诉郑旗牌官。”

    “是!”两边的丫鬟点头答应。流云慢慢的走了出去,到的后房就看见方腊朝着前厅走去。方腊看见流云,立即停住了脚步,然后走到流云的身边问道:“这么晚了,流姑娘还没有入睡?”

    流云看了看方腊说道:“方将军这不是和小女子一样,都还未曾入睡。”方腊听后微微一笑道:“流姑娘真是说笑了。我听得前厅要推举一个暂时的将军,统领蓟州城内两万兵马,所以想要前去看看,没准,在下还能获得这个名号。”

    流云听后有些不屑的看着方腊,自从方腊那几句谄媚的言语之后,流云一直对他有些偏见。当下便说道:“若是要推选,当然是由我师兄来当,今天在大殿之上是我师兄一人击退群雄,才能使大家全身而退。这些大家都瞧在眼中,当然有我师兄来当此大任。”

    方腊笑着应承道:“流姑娘所言不虚,在下也是佩服郑兄的武功佩服得紧呐。只是,这令兵打仗其能考匹夫之勇?所以在事情还没有落幕之前,还望姑娘不要太得意忘形才对。”

    流云冷哼一声:“得意忘形?我只是瞧不惯你那副谄媚的嘴脸。”流云以为方腊听后定然会勃然大怒,谁知方腊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右手挥了挥道:“姑娘所言差矣,我对姑娘的倾慕可是发自肺腑。在遇到姑娘以前,我虽然在南方悦女无数,只是谁也不曾向姑娘这样有中脱尘之感,所以才情不自禁的想要夸一夸姑娘的容貌。这些,”方腊走到流云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可都是真的。”

    说完方腊转过身去,说道:“不管柳姑娘是信或是不信,我都是以诚相告。我和郑兄对姑娘谁是真心实意,谁又是装模作样,我想日后你就会判断出来。虽然我武功比不过郑兄,但是我会看人。”

    流云听了方腊的这番言语,心中十分的气愤。转过来对方腊说道:“我和师兄青梅竹马,师兄也待我至诚至真,你的那些言语简直是胡编乱造。你是不是想要挑拨我们师兄妹之间的情谊?”

    最近这两天有许多事情要忙,写得多了少了希望大家多担待,小生在这里先谢谢了。求大家的点击啊!

    -------------------【第十六章 蓟州城之战(2)】-------------------

    方腊听后仰天大笑道:“好,好,好。我到希望流姑娘所言句句真实。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陪流姑娘在这里闲聊了,我要去大堂上看一看。也许此去还能夺得这蓟州城守将之位。”方腊剑目看了一眼流云,双手一拱,柔声道:“告辞了。”说完转头向大堂走去。

    流云听了他的一番话,心中很不是滋味,不知道方腊所言到底是真是假,于是在房内徘徊再三,心中还是定不下心来。于是决定到大堂上看一看。流云刚走出来,就看到两个武阶官迎面走来。但见这两个武阶官穿着灰红色的战甲,戴着一顶银白色战盔,身形十分彪悍,右手持着一把战刀。虽然雄姿勃勃,但是脸上却露着一副愁容。

    流云走上前拜问道:“不知道两位阶官为什么这样愁眉不展?”两人抬起头看是流云,不禁都毕恭毕敬的敬了一礼。其中一个人上前一步说道:“流姑娘,你有所不知。现在大堂上正在进行蓟州城守将的选举,可是不知道郑旗牌官和方旗牌官今天是怎么回事,两人一到大堂上就吵闹了起来。为了这个守将之位争执不休,而且还险些大打出手。”

    流云听后心中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两个人平日相处得十分体贴,没想到现在却闹出这么大的事来。流云十分的担心,赶忙问道:“那师兄后来怎样?”

    那名旗牌官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要是那样子就好了。昨天晚上郑旗牌官显露的那几手武艺可是人人叫绝啊,莫说是这方腊,就是那契丹老道再次来袭,也不能占到什么大的甜头。可是,你说这也就怪了,”那人看了一眼流云,似是非常不情愿地说出。

    流云催了催他说:“什么就怪了?”另一人见他这样的拖沓,心中也是非常的烦躁,对着那人喊道:“你快说啊,别这样吊着流姑娘了!”那人点点头说:“是,是。可是方腊没有和郑旗牌官比武,而是进行了选举,让大家提议。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竟然大部分选上了方腊,所以,郑旗牌官落选守将之位,现在正在城门上独自伤心呢。”

    流云听后心中很是担心,问道:“那他在哪个城门?”那人说道:“在北城门。”流云听后对这两人说道:“那谢谢二位武阶官了。”说完就向北城门快速走去。

    流云转过两道城墙就看到郑浩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后两个人手持长戟站在他的身后。流云走过去,对着两边的士兵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离开。他们见后也知趣的走开,城墙之上只剩下郑浩和流云两人。

    流云慢慢走过去问道:“师兄,现在将军正在床上休养,不能自理。眼前正是用人之际,你怎么在这里?”郑浩转过头来,只见他满脸的愁容,双眉紧皱。像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郑浩叹口气道:“师妹像是已经听闻了吧?”

    流云听后知道他是为那件事情伤神,心中也是有些伤感。便走上前宽慰道:“师兄,我想这些事情也强求不得,虽然你的武艺出众,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与你匹敌。可是你也不是什么奸诈之人,不似方腊那等宵小之辈,这次没有获得大家的同意想来也是意料之内。”

    郑浩苦涩地一笑道:“师妹,我知道这件事情强求不得,可是当日我在伯母的面前发过重视,一定要功成名就,建立一番功业然后才能迎娶师妹过门,和师妹双宿双飞。可是如今······”

    流云听到郑浩如此说话,心中十分的感动。尤其是听到后面的“迎娶师妹过门”内心不禁一惊,脸色立时绯红起来。流云喃喃的说道:“师兄,有些事情强求不得,但是你我既然情投意合,这些时间自然算不得什么。师兄还是先注意身体为好,现在将军已然倒下,方腊也只是个平庸之辈,蓟州城上下可就全靠师兄维系,此时段然不能出了什么差错。”

    郑浩听后心中一凛,没想到师妹对自己竟然这般的情深意重,想起自己对师妹母亲所做之事,直感后悔。郑浩拉起师妹的手说道:“既然师妹如此说,那我就以大事为重,暂时不与方腊计较。日后也好对师妹有个交代。”

    流云点了点头道:“师兄正该如此,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大英雄。”正在郑浩两人含情脉脉之时,一名士兵匆忙从一侧跑来,脸上滚着豆大的汗珠,慌乱着穿着战甲说道:“不,不,不好了!郑旗牌官!”

    流云见有人来此,匆忙的撤出了手来。郑浩见他来搅了自己的好事,不禁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而且,战甲居然穿的这样的不成体统,你是新兵吗?!”

    那人自知自己犯了错误,忙叩首道:“不是,不是!小人是禁军的一名老兵,名叫阿哲。小人不敢对旗牌官无礼,只是现在形势紧急,小人不得不如此莽撞。”

    郑浩听得他说的也像是件大事,便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不责怪你便是。不过你说的什么形势紧急?”那名叫阿哲的士兵站起身来忙说道:“现在契丹大兵十万压境,已经在南城门下排兵布阵,想要一举攻破我们蓟州城门!”

    郑浩脸色突变,说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阿哲有些胆怯的摇着头说:“小人,小人,小人不知。不过居城门上的兄弟们讲应该是一个时辰以前的事情,现在方腊和众位武阶官和都监都在大堂上商议事情。我件事情重大,这才紧急向你来报。”

    郑浩眉头一皱道:“城门上的士兵时怎么办事的,让人家打到眼睛上了才看到!”说完转过脸来对着流云说道:“师妹,你现在暂且回房,我这就回到大堂和众位商议,要是有了什么结果我在告诉你。”

    流云看着正好一脸的怒气,生怕郑浩再做出什么事情来。便说道:“师兄,我和你一同前去,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情咱们也好有个照应。”郑浩听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同前去。”说完两人携步走进大堂。

    到了堂上,果然看见方腊坐在正中央的位子上,左右两边坐满了文武官员。虽然有用的不多,但是气势上绝对不弱于契丹。郑浩走进门内,说道:“不知道方统兵现在商议的怎么样了?”

    方腊看见两人缓步走进来,呵呵一笑,右手一摆道:“我们这正商量着呢,可是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一些结果。我已经请人叫了你来商量,没想到你们两人还真是情投意马,这可真是羡煞旁人啊。”

    郑浩哈哈一笑道:“方兄客气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请明说。”方腊收敛神色,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我已经派了骑兵前去打探,契丹大军有五万大军直逼南门,而且先锋就是上次的那个老道无极子。现在他的手下还有两队骑兵从左右包抄,向北门和后门攻来。依大家之见,咱们有什么对策?”

    其中一个胖子旗牌官站起来说道:“以我之见,咱们不如打开城门率领士兵攻将出去,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另一人站起来说道:“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过冒险?万一那些骑兵在从左右两边包抄,咱们不就落入了敌人的圈套,成了他们刀板上的鱼肉嘛?!”

    先前那人有些不满说道:“什么叫刀板上的鱼肉?咱们那是背水一战,现在他们大军压境,只有自己一举击破他们才能打退他们的士气。那时咱们在率兵攻打,可就是刀案板上剁西瓜,把他们杀的血流成河!”

    另一人又说道:“你这是那战士的性命当做儿戏?战场之上哪有那么多的背水一战?万一敌人人多势众,自己即使是背水一战,也很难打退他们,更何况他们还有两万铁蹄大军?!”

    那人刚要回答,方腊挥了挥右手,示意他们停止争吵。等到大堂之内没有任何的声响时,方腊这才转过脸看向郑浩说道:“不知郑兄有什么好的建议?虽说你我为了这个职位之争,吵得面红耳赤。不过说到底你我都是大宋之人,理应为大宋效力。”

    郑浩心中很是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击退契丹士兵,否则城门一旦攻破,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而且,自己武艺高出方腊,日后定然有出人头地的机会,现在只要应付过眼前。郑浩走上前一步,幽幽地说道:“不知方兄是什么意思?”

    方腊摆摆手,笑道:“郑兄开玩笑了,我正是犹豫不决才请各位前来,所以郑兄有什么计策还请直说。”

    郑浩点了点头说:“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

    -------------------【蓟州城之战(3)】-------------------

    方腊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郑浩向大堂之上的众多官人都环望了一眼,然后才慢慢的说道:“无极子率五万大军在前面挑战,定是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想要打败咱大宋军人的士气。现在他的军士士气正足,虽然不能够一以当百,但是也是很难对付。”

    方腊听后皱了皱眉,然后扬声问道:“那以郑兄之意,咱们该当如何?”郑浩健美微微一挑道:“以我之见,咱们应该在城墙之上据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万万不可出去迎敌,否则很难击退契丹士兵。反而有可能被契丹士兵趁乱攻进城内。”

    此言刚罢,刚刚那位主战之人立即从座位置上站了起来说道:“这个是什么鸟计划!你这不是让我大宋军人当做缩头乌龟?”郑浩斜眼暗暗地瞧了他一眼,然后右嘴角微微一扬,不屑的说道:“那以兄长之意该当如何?”

    那人冷笑一声道:“依我之意?咱们杀将出去,我就不信他能挡得住咱们的一万精兵悍将。”

    郑浩轻蔑地笑道:“精兵悍将?哈哈,哈哈,当真可笑之极。”那人两眼放光,冷冷的说道:“你说什么可笑之极?你这是在辱没我军的士气!”郑浩点了点头道:“好,好。既然如此,那敢问你和无极子老道的功力谁强谁弱?”

    那人气愤的扭过头去说道:“这还用说?当然是那老道功夫厉害!”“那和他的两个徒弟谁强谁弱?”那人略略一怔,思考了片刻,然后看了看大堂之上的众人好像不好意思启齿,等了半天才缓缓的说道:“这两个人也比我的武功厉害。”

    流云听后有些想笑,但是并没有笑出来。相反,她还对这个人有了一丝的敬意,明知自己实力不敌,却为了保卫蓟州城舍命相驳,这份胆量,这份士气可丝毫不低于任何一个英雄的所为。

    郑浩说道:“那好,既然你两个人都比不过,那你怎么和他们比拼?相反,这大堂之上除了我的武艺较为高超之外,还有很么人能够和那契丹老道无极子拼上一拼?”

    方腊暗暗低下头去,细忖了片刻,没想到这个郑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涨自己的威风,扇大家的脸庞。想来他也是为了这蓟州城守将的职位心中不满,以此来显耀自己,可是他却不知,越是这样月没有人愿意和这样一个人共职。

    方腊微微一笑道:“郑兄所言丝毫不差,我们虽然有勇但是却不能和那无极子相比,相反,这方面还要仰仗郑兄的本事。”流云看了看方腊,见他说出这些话来心不跳脸不红,反而有一种超然之势。心中不禁对方腊多了一丝的提防。流云慢慢地走到郑浩的身边小声低绪道:“师兄,以我之见这个方腊不简单,以后和他共事你还是小心为好。”

    郑浩回身看了看流云,暗暗的说道:“这我自有分寸,师妹大可不必担心。现在他们都要仰仗于我,虽然我没有选上蓟州城的守将,但是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的本事不比方腊他差到哪里。”

    方腊看了看大堂之上的众多人说道:“你们意下如何?咱们是战还是据守城池?”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慢慢的说道:“还是按照郑旗牌官说的办吧。”方腊刚要点头同意,只见先前那人说道:“我不同意!这样做缩头乌龟难道就能击退契丹士兵?这样只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方腊呵呵一笑道:“熊阶官,你不必着急,我自有计策。”郑浩看了看方腊,想要庭除他有什么好的办法,便说道:“你说来听听。”方腊慢慢站起身子,一脸严肃的说道:“现在契丹士兵在外挑战,我们战或不战都于军不利,以我之见,咱们应该派遣一支官兵从西门出去,然后吸引无极子的注意,使他分遣兵力来围剿,那时咱们在排除两队官军,从外侧包围,是他攻打两个侧门的士兵撤回支援,那时咱们在率领士兵从左右趁势攻出,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郑浩听后想了想道:“可是那样不也是冒极大的险情?万一无极子的手下没有撤回两边攻击的奇骏,而是又另派一队军马那又如何是好?”

    那个姓熊的武阶官,本名熊阔,是一名武将出身。但是他的功夫却比不上方腊等人,但是他为耿直,而且率真而为,因此十分受到方腊的喜欢。

    熊阔说道:“这个方法是好,现在带兵打仗那一场没有风险?依我看,就依照郑守将的意见,我给你率五千官军当做先锋打头阵,怎样?”

    方腊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看着郑浩说道:“不知道郑兄还有什么意见?”郑浩刚想出言阻止,流云就走上前暗暗地说道:“师兄,他说的这个建议十分可行,现在契丹大军压境,把我蓟州城围绕得水泄不通。依现在而言,也只有此法尚能催一催契丹的士气。”

    郑浩转过脸来,一脸的不悦说道:“师妹,你是不相信我?”流云见师兄误会自己,忙解释道:“师兄,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我的心都是向着你这里,当然不可能偏袒他人。我现在只是说出实情而已。”

    郑浩脸色微怒道:“好,好。也罢,我不与你理论。”当下便利到一旁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郑兄的意见,想来也是没我什么大用,那我就在房内等待各位的佳音。”说完就走了出去,流云刚想追出去,方腊忙喊道:“流姑娘且慢!”

    流云慢慢地停下脚步,转过脸来看着方腊说道:“不知你叫我停下有什么用处?”方腊微微一笑道:“现在正是我大宋用人之际,我知道流姑娘也有一身的好武艺,虽然你素来对我有意见,但是眼前却是紧要关头,还希望流姑娘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流云想了一想,然后点点头道:“那好,我就暂时相助与你。”方腊听后心下大喜,拍了拍手掌叫道:“好!”然后转身大踏步走到座位置上,拿出军符说道:“熊阔听令!”熊阔连忙跪拜道:“属下听令。”方腊说道:“现在命你率领五千士兵从西门攻出,然后转到城前一定要让无极子率兵前来攻打。”“是!”

    熊阔领命撤到一旁,方腊接着喊道:“钱镖听令,命你带领五千军官在城内埋伏,只等救军前来你立刻出门把他们团团围住,不能放得一人出去!”“是!”钱镖接令也走到一旁。方腊然后说道:“顾大桐你待他们骑军撤走后立即率兵冲出城门,杀他们骑兵一个措手不及!”“是,顾大彤接令。”

    方腊笑道:“好,我祝各位马到功成!现在出兵。”带他们都轰然走出去后,方腊走到流云的身旁微微一笑道:“流姑娘,请吧。”说完就想城墙上走去。流云见后也慢慢地走了上去。

    到了城上,只见城下对面黑压压的一片全是契丹士兵,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服装,手持弯刀,在阳光下筑成一道道人墙。前面几千骑兵整戈以待,丈八长的长戟上面散布寒光,使人看后不寒而栗。

    流云看后也是不由叹道:“好一支契丹军队!”方腊点点头,眉头紧锁道:“这个金哲武将军向来喜欢排兵布阵,以前在北方行军打仗,所到之处全部以胜利而归!到了现在,经过大大小小百十个大仗,没有一次输于他人,因此被人称作‘百胜将军’。”

    流云看了看他,淡淡说道:“被人称作‘百胜将军’也不一定此次都会胜利。”方腊微微一笑道:“这和郑兄的别号相同啊。‘七星夺命剑’碰到武艺差者尚可,若是碰到高人,也走不到几招。”

    流云有些生气的看了看方腊,然后转过头去。只见西面一支军队冲了出去,顿时城墙四周上响起了战鼓,伴着阵阵马蹄和那铺天盖地的叫喊声,仿佛要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无极子在远处看了,轻蔑地笑道:“无知小子,自不量力!前军给我冲击!”

    此言已毕,就看见数万人马冲向了那五千宋军,顿时叫喊声响成一片。流云在上面看着惊心动魄,城下处处是刀剑相交的声音,地地有金戈相鸣的喊声,短短数分钟就看见大宋士兵被契丹冲散,死伤千人。

    熊阔一看,顿时喊道:“快撤!”说完驾马向城门赶去,数十名契丹士兵手持长戟刺来,,全让熊阔的两把百十斤重的板斧齐刷刷的砍断,然后右手板斧一挥,把他们砍倒在地。熊阔拼杀出一条血路喊道:“快点回城!”说完加快速度奔到城门楼下。

    契丹士兵一看,以为是他们怯战,连忙催马赶了上来。熊阔立到城门之下,嘿嘿一笑道:“让那契丹士兵常常咱们的杀人板斧!”说完双腿一催,整个棕色的战马如飞驰的利剑,刷的刺向契丹士兵的中心,只见熊阔手起手落,那些个士兵就如砍到的古树,齐刷刷的掉了下去,被战马踏的粉碎。

    这时钱镖率兵供出城去,转眼一刻,就已经把那些人团团围住。无极子一看,十分的生气。雷鸣说道:“师傅,让我去给你把它们统统杀死!”无极子连忙挥手道:“慢!”雷鸣急道:“难道不去救他们?”

    无极子说道:“救是救,传令下去,攻打侧门的骑兵刚忙撤回,攻打南城门!”雷鸣听后一脸的兴奋,好似只要能够出兵杀敌他就十分的高兴。

    流云见到一骑策马飞出阵营,便知道方腊的计划已经得逞。不仅十分的好奇,问道:“为什么无极子会中了你的计策?”方腊微微一笑道:“金哲武虽然号称‘百胜将军’,可是无极子却是一个武林人士,肯定习不得什么兵法,因为他肯定要把兵力布置在咱们的大门之前。”

    流云点了点头,向下看去,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方腊见此问道:“流姑娘,出了什么事情?”流云右手颤颤的向城下一指道:“师兄!”

    -------------------【第十八章 千梯纵】-------------------

    方腊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右侧有一骑白色的骏马飞驰而去,脚下溅起阵阵的烟尘,直接冲向无极子的大军。方腊看后暗暗地骂声白痴,便转过脸对着流云说道:“流姑娘,郑兄是不是想要为国效力,独自皮甲上阵?”

    流云十分担心郑浩的安危,没有功夫理会方腊的取笑。眼见郑浩已经冲了进去,四周用上来数百数千的步兵把他团团围住,不仅十分的担心,转过脸对周围方腊说道:“现在可如何是好?师兄一人在前,定然抵不住那么多的官兵啊!”

    方腊看着流云安慰道:“你暂且宽心,郑兄的本事十分的高强,这些人暂时也上不了他。我看钱镖带领的那些人就快打到前阵了。”流云见郑浩手持长剑左右砍杀,却也吐不出重围,反而被围得越来越紧,四周拿着盾牌的官兵也赶上前去,组成一道盾墙。

    流云失声叫道:“不好,他们用高两尺的盾牌组成盾墙,是想把师兄的后路断掉,这样一来,师兄就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了!”说完她从深厚的一名官兵手中刷的夺过一把长剑来,说道:“我要去救师兄!”

    流云刚刚走出两步,右胳膊就猛地被一人拽住。流云转过脸去,看到是方腊不禁有些生气道:“你放开我的胳膊,我要去救师兄!”方腊摇着头说道:“不行,我是蓟州城的守将,虽然是代替但是现在却是以我的号令为尊。我不准你下去行这么冒险的事情。”

    流云挣开他的手臂,满脸羞怒道:“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有什么想干?你现在给我让开。”方腊看了看城下,说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出去就有可能使那些契丹人攻进城来?现在是战争时期,谁的性命不是性命?郑兄他不听良言,执意要出城一拼,若是有什么茶匙我也照样惩罚不误!”

    流云长剑刷的指向方腊的脖颈,四周的官兵顿时都围了上来,想要劝开两人。一些官兵手中拿着长戟长戈,却不知道是不是要上前帮忙。方腊对这两旁的人说道:“这些事情与你们无关,你们现在在城墙上据守。谁也不得擅离职守!”“是!”那些官兵齐齐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走到城墙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契丹士兵。

    方腊右手拨开流云的长剑说道:“现在就算流姑娘下去,恐怕以一人之力也无法解救郑兄,若是流姑娘不仅没有救到郑兄还使得契丹狗贼攻进城来,这,有该当如何?”

    流云被方腊一通话语说的闭口无言,只是眼睛盯着下面的战场,眼中竟然沁出了泪水。流云浑身不断颤抖,有嘴角慢慢的咬住上面的红唇,说道:“若是师兄遇害,我也不活了!”

    方腊暗暗叹一口气,没想到流云竟然对郑浩的感情如此之深,不禁有些羡慕。方腊耸耸肩道:“好吧,既然你想救你师兄,我倒是有个办法。”流云听后看向方腊,问道:“什么办法?!”方腊说道:“方法是有,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再三,一些事情并不是你表面看的那样。若是事后发生什么意外,你怎么办?”

    流云疑惑的看着方腊说道:“不肯能,我相信师兄。不过,你多次危言耸听,扰乱我们师兄妹的感情倒底安得什么居心?”方腊转过了脸去,坦荡荡的说:“因为我也喜欢流姑娘。所以更不喜欢流姑娘受到任何伤害。”

    流云生气的转过脸去说道:“你以为我会信你?!”方腊说道:“信不信由你。现在要想救你师兄,只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期望钱镖的骑兵刚快攻打到城下,那时我在派出五百精兵从正门冲杀出去,然后冲乱他的阵营。”

    流云看着下面十分的怀疑说道:“可是他们什么时候能到?”方腊看了看右侧的天空,只见上面飘散着浓浓的烟尘。方腊双手一拍道:“来了!”然后对这后面的人说道:“赶紧派出五百精锐骑兵冲杀到那个盾墙里面!”

    “是!”说完几名士兵匆忙的奔了下去,果然,东边那边响起了整天的呼喊声。只见数千名契丹骑兵补偿呢过队列的向后面撤去,后面紧跟着是五千骑兵和步兵。城门之下那些骑兵也是飞快的冲劲阵营,转眼之间已经见两军绞杀在一起。

    无极子一看顿时有些怒气道:“怎么回事?大军怎么会被冲乱?”

    这是右侧一名骑兵赶紧来报道:“禀将军,那些宋人冲过来了,冲过来了!”无极子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骂道:“区区五千士兵,竟然把你们全部冲乱?!真是岂有此理!大军给我冲上去,雷鸣,徐正达,你们把郑浩给我趁乱杀死!”

    雷明和徐正达听后连忙挥舞着砍刀和铁锤杀了过去,一下子就冲进了阵营,直接奔到了郑浩的身前。雷鸣大喊一声骂道:“无知小儿,上次没有杀死你,这次一定要杀死你!”说完长刀向着他的右肩砍去,郑浩躲过两把砍刀,身形一晃,使出“螃蟹独行步”硬是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刀。

    徐正达喊道:“看我这一捶!”说完流星锤一下子向他的脑门砸去,郑浩两忙伸出右手,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猛地向后拽去,把徐正达腾空拽起。徐正达奸笑一声:“好!”右手中流星锤一掷,绕过他的身后从他背后袭来,只听伴着破空的响声“咚”的一声砸到了郑浩的背后,郑浩一下子被撞了出去。

    流云一看喊道:“师兄,小心!”方腊抽出后面的那张霸王弓,拿出一根长箭搭了上去,只听“嗖”的一声响,弓箭撕开了一道裂缝,“嗖”的射向了一名契丹人,那人被这力道直削飞出去,远远地落到了地上砸倒了一片的契丹人。

    方腊收了弓喊道:“快点回来!”郑浩看后连忙展开“螃蟹独行步”转眼已经穿过了三道防线,杀死了许多契丹人,向城门奔来。雷鸣一看,顿时气炸胸膛喊道:“小子,你别跑!”说完催马赶上,长刀招呼上去,方腊匆忙之间又打了一根弓箭,刷的射了过去。眼见长刀就要砍到郑浩的后背,只听“叮”的一声,长刀被弓箭冲偏了方向,没有砍到他的身上。

    流云一看,顿时松了口气说:“还好是有惊无险。”方腊微微一下道:“流姑娘可是欠方某的两个人情。”流云转过脸去,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你要求的是什么?”方腊哈哈一笑道:“这些方某还没有想好,不过流姑娘不必担心,我可不会破坏你们二人的感情。”

    流云看了看城下,只见郑浩快速掠来。无极子一看顿时喊道:“弓箭手准备!”说完身后闪出数千名的弓箭手,张弓搭箭,齐刷刷的向郑浩射去。只听一片惨叫声响,已有几百名宋朝官兵被射死在马下。

    方腊忙喊道:“盾牌手!“城上的官兵抽出盾牌挡在前面,数百只弓箭都折到了地上。流云惊慌的说道:“师兄,师兄!”方腊一看,右手拿来一个盾牌,用尽全身力气向郑浩掷去,接着又接连掷了好几块盾牌,只见那些盾牌成为一道弧线射向地面。

    郑浩一看顿时施展轻功,脚踏盾牌而来。郑浩大喊一声:“千梯纵!”说完身形向上直直窜去,一下子就掠出了几尺。无极子一看,说道:“快点用弓箭给我射下来,射死他!”后面的那些人通通的对准了郑浩,齐齐的射了出去。

    第二乱箭雨转眼即至,方腊连忙抛出一根长绳,郑浩伸手右手用力的拽住,再一次使出“千梯纵”,一下子蹿到了城墙之上。数千枚弓箭依次被盾牌撞了下去。

    等到箭雨一过,方腊对着无极子喊道:“今天已经打过一仗,你们已经输了!现在天色已晚,我要回城中休息,至于你们是走是留还是自己定夺吧!”说完就把霸王弓抛给了一名士兵,自己就走了进去。

    流云连忙走到郑浩的身边,关切地问道:“师兄,你怎么样?”郑浩有些生气的说“还能怎么样?你已经看见了。”说完转身也走了进去。流云连忙走上前说道:“师兄,师兄。”

    两人转过几间房间来到郑浩的屋内。流云说道:“师兄,你怎么那么莽撞,知不知道我是多担心你?要是你出了什么差池我怎么办?”郑浩右手擦去血迹说道:“怎么办?你还能怎么办?现在你不是偏袒方腊吗?那你找他去!”

    流云听后感觉心中仿佛被狠狠地划了一刀,身子微微颤抖的说道:“什······什么?”郑浩说道:“我在城下厮杀,你却在城上和方腊袖手旁观,不是把对我的好处全部转到方腊身上了么!”

    流云右手匆忙扶住桌子,却也挡不住自己无力的身躯,只听“乒乓”一声,一个白色的水杯掉落在地,摔得粉碎。郑浩转过脸,见她脸色苍白,不禁走上前来说道:“你,你怎么样了?”

    流云苦笑了一声,柔声道:“我,我为了救师兄归来,险些和方腊闹翻。如今你虽然回来,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与我,师妹,师妹怎能没有什么事情?”

    郑浩听后看着流云现在的模样,心中一阵的忏悔,连忙走上前说道:“师妹,是师兄的不好。我只是恨那方腊,如今所有的功劳全他一人领去,我是心有不甘呐。所以才会口出灼言,还望师妹不要放在心上。”流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师兄既然相信师妹,那师妹则又怎怪罪师兄?只是出兵打仗胜败乃是常事,还望师兄不要那么挂记,否则只能是事与愿违。”

    郑浩点了点头,慢慢的坐了下来说道:“这我当然知晓,只是可惜了那无极子没有被我给杀死!”

    “郑兄不必挂怀,现下就有一个机会可让郑兄大展拳脚,不知道郑兄意下如何?”郑浩看去只见是方腊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走来。郑浩冷冷的问道:“有什么机会?莫不是你趁机想要戒刀杀人吧?”

    方腊嘿嘿笑道:“郑兄还是那么挂怀啊。这次事成之后我保证这军功你我二人一人一半,而且我还会主动退位让贤,怎么样?”郑浩背过脸去,说道:“有这么好的事情?看来前面一定是个陷阱了。”“郑兄总是这么小鸡肚肠,方某可是没有恶意啊。”

    “没恶意?哼,平时方兄和在下谈天论地,俨然一副亲兄弟的摸样。只是,到了事情上面就方兄可就做的不光明了。”方腊点了点头道:“看来郑兄是非常嫉恨方某,也罢,那这件功劳只能送与别人了。”说完就转身想向外面走去。

    郑浩一看,眉头一簇道:“等一等!”

    -------------------【第二十章 釜底抽薪】-------------------

    郑浩站起身来,走到方腊的身旁,细细的打量了方腊一番,然后慢慢的说道:“你且说来看看。”方腊转过身,笑道:“郑兄放心,方某不会欺骗郑兄。况且,郑兄还有这么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师妹,若是你出了事情,流姑娘还能绕了方某?”

    说着方腊向流云看去,流云只感觉方腊的眼神中充满了情意,忙转过脸去。方腊一脸醋意的说道:“流姑娘对郑兄可是担心得很呐,向来郑兄也是艳福不浅。”

    郑浩回过头向流云扫去,但见她的脸上仍是有些不适,这次知道自己刚才所说之话真的是胡言乱语,心下更是懊丧。郑浩秀美一挑,幽幽地说道:“这个倒不用方兄挂记,什么机会还请方兄直言。”

    方腊拍了拍郑浩的肩膀说道:“我知道郑兄一直想要大展一番拳脚,只是今天所做之事却是极为不妥。本来咱们可以攻破无极子,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可是郑兄却自己行动,不受将令,使咱们损兵折将,死了一千多名官兵。若非郑兄和我有交情,方某倒还珍惜那个做做那铁面无私的判官。”

    郑浩听后心头一颤,这才知道自己是由些鲁莽。现在方腊是蓟州城守将,若是他向范晔告上自己一状,那自己何时才能受到范晔的中用?想到这里郑浩不禁内心蒙起了杀意,眼中精光四射的盯着方腊,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方腊顿了一顿,接着说:“现在无极子每天帅五万士兵前来挑衅,大帐之内只剩下‘百胜将军’金哲武,还有那些帐下的刺客。以我之见,要想击败无极子不难,明日带他们前来挑衅之时,郑兄可带领几百精装士兵从后面包抄,攻进他的大帐。把金哲武的项上人头取来,这,可是大功一件。”

    郑浩听后有些担心,越到现在郑浩越不知道方腊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流云听后也是有些害怕,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等过了片刻,流云慢慢的说道:“可是,我们如何信你?”

    方腊微微一笑,道:“流姑娘不必信我,郑兄也不必信我,只要信咱们大宋的兵马就行。明天我会派熊阔率领那些兵士和郑兄一同前去,当然流姑娘若是愿意,也可以一起前往。只要无极子他们能够撤兵,我就有十足的把握击退无极子。”

    流云看着方腊衣服信誓旦旦的模样,心中却是七上八下。流云刚想说话,就听见郑浩答应道:“好,那郑某明日便去。”流云见郑浩目光坚定,知道这次如何也劝阻不了,便说道:“那好,既然师兄意已决,那师妹愿意虽同师兄前往。虽然我的武功相较而言,有些不济,但是却能击败一些鹰刺和豹刺。”

    方腊点着头,鼓着掌说道:“好,好。好一个夫唱妇随。这可真是羡煞旁人啊。既然两位已经同意,那在下就祝愿二位马到功成。”郑浩没有领他的情意,冷哼一声道:“你不用在这里假慈悲,我郑浩做事一定会成功,这你倒是放心。”

    方腊脸上划过一次的难堪,但是随即又和颜悦色的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真希望如郑兄所说,方某先告退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流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还是有些不安。流云走上前说道:“不知道这个方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郑浩冷冷的说道:“他这个人算计心思颇重,这次说的想必是实话。他的武功不济当然是想让我在前面冲锋陷阵,而后他率兵迎敌,若是胜了,这个功劳还会记到他的头上,若是不胜,”

    流云见他停顿了下来,不仅十分的好奇问道:“怎样?”

    “这个可就算在了咱们的头上。”“什么?这······”流云花容失色,很是震惊,说道:“那咱们这次去岂不是十分冒险?”郑浩哈哈一笑,舒展了一口大气,走到流云的身边安慰着她说道:“师妹放心,此去咱们定然能够拿得金哲武的项上首级。

    流云点了点头说:“既然师兄如此坚定,那明日咱们定要闯上一闯,不敢前面是什么状况也要杀了金哲武。”郑浩自信的说道:“真是如此。还望师妹不要把今日的事情挂在心上,否则,师兄可会深感不安。”

    流云摇着头说道:“师兄说的哪里话,现下流云举目无亲,只剩下师兄一人,若是我不相信师兄那我何必跟随师兄到得这里?”郑浩十分的感动说道:“都是师兄的不是。今天天色已晚,你还是早些休息。我背后的伤势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也要运功疗伤,不能陪你了。”

    流云柔情的说道:“师兄说的哪里话,现在当然是师兄的伤势重要。你我在此还怕没有机会呆在一起?”说完不禁脸露笑意,一副倾城倾国的容貌。郑浩十分动容,说道:“师妹说的是。”

    流云说道:“那师兄早些休息。”说完就走了出去。

    次日午时,无极子依然率领五万契丹士兵来到城下挑战,这此他的列法却有些不同。让契丹士兵团团围住护城河一带,生怕方腊派遣军士到周围县衙求援。方腊和郑浩在城墙上早已看在眼里。

    方腊转过头说道:“现在该是郑兄一展拳脚的时候了。怎么样,郑兄还有没有担心我是借刀杀人?”郑浩轻蔑的笑了笑说道:“要是借刀杀人也需要一些本钱才可以。我相信,方兄现在还没有那些本钱。”

    方腊也是一笑,说道:“郑兄可真会说笑啊。现在他们大军已经来到这里,大帐之内必然人员稀少。所以这次郑兄前去,应该会马到成功。”

    郑浩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我已经知晓如何行是,此去必然会成功。你不必总是在这里说个不停,只等我们回来便是。”方腊城府就算再高,脸上也终是闪过了一丝的不悦。

    方腊叹口气道:“好吧,既如此那现在就开始向他的大营进军。”说罢转过头对熊阔说道:“你率领一千禁军与郑兄前去。”“是!”熊阔领了将令就和郑浩一到走出城去,向金哲武那边行去。

    一路上郑浩嘱咐流云说道:“师妹,若是碰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虽然大帐之内没有无极子和他的两个徒弟,但是那些鹰刺和豹刺也是十分的难对付。”流云骑着快马,说道:“师兄放心,我一定保护好自己。”说完一行人策马向南行去。

    到得那里,只见方圆三百里全部是契丹的帐篷,每座帐篷只见隔着十几尺,周围有着横木制成的栏杆,一圈圈的围在大帐的周围。四周立着数百个高几丈的火盆。旁边立着契丹的士兵,手中拿着长戟,耀武扬威的站在那里。

    郑浩看了看地势,最中间的那一带是高地,上面有一座镶有契丹军象征的大旗,旁边有数十个人站在那里,那些人身穿黑衣,头戴黑色布纱,胸前刺着鹰,豹,狮等。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就是契丹帐下的刺客。

    郑浩说道:“熊阔,你率领人去他的后营内放火,然后我们趁乱攻进去。”熊阔领命离开。

    过不多时,只听得大营后面阵阵的响声,郑浩看去,只见大片的蘑菇状火焰燃烧了起来。顿时整个大营乱成一团糟,许多契丹士兵来来回回的奔走,流云看着郑浩说道:“现在是否要出去?”

    郑浩看了看,又等了片刻。见那大帐之内走出一个身穿锦色貂裘,头戴黄色毡帽的年轻人。郑浩见他器宇轩昂,有大将之风,不禁说道:“好。现在进攻!”说完身形一晃,直直掠了过去。转眼就到了大帐的前面。

    那些鹰刺和豹刺一看,顿时喊道:“有刺客,快点保护将军!”说完两人刚想拿弯刀刺来,结果人影还没有看清就做了郑浩的剑下亡魂。流云也是飞身之上,带着官兵冲向了大帐,转眼间都把大帐围了起来。

    十几名鹰刺,豹刺,狮刺也是团团围住郑浩,却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反而被郑浩左攻右打得杀了好几人。一名狮头一看,忙说道:“快点叫大军回防!”说完那拿出身上的一个烟筒,对着天空一放,几颗流行上光弹掠向天空,“啪啪”的一阵声响,炸出许多烟花来。

    流云一看,知道他们要让大军回防,不禁使出“七星散落”逼退几名鹰刺,让后冲进了大帐。到了大帐之内,只见一名年轻将军金哲武坐在大帐中央,右手握着一盏茶壶,慢悠悠的品着茶说道:“来者可是刺客?”

    流云娇哼一声道:“我们是来要你命的人!”

    金哲武抬头看向流云,见他天仙一般的容貌十分的震惊,半天才慢慢的说道:“我道大宋无人,派一个女子前来,没想到却是一个天仙一般的女子。倒让我有了怜香惜玉之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