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大的叛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法无天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五色集团董事长,吴晨,享年三百七十六岁,三十岁开始创建五色基因链公司……”

    “五大星域的十大首富第六名?”单伟呆愣讶异的看着电视中老人的遗体,满头白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惊讶。

    这是一个基因链大爆发的时代,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凭借着各种高等基因链来维持躯体,就算是一个没有战力的普通人,也可能能够活到一千岁。

    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金钱!

    吴晨,显然就是拥有足够金钱的人,五色集团!五大星域十大集团第六名的董事长,在总星域中都是最有钱的人之一,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活过千岁,可是今年竟然不到四百岁就死了?

    “这怎么可能?”胖子单伟脱口而出:“不可能的啊!他那么有钱……”

    胖子无法理解,实在无法理解,这个十大首富中最低调的老人,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去世了。

    “是啊……怎么可能……这老头怎么会死掉?”乔无法怔怔望着电视屏幕中老人的遗像,口中不停的念叨着:“老头不可能会死的啊。”

    “难道是错误的植入了基因链?”单伟好奇的做出猜测。

    乔无法沉默的连连摇头,这个世上所有人只知道吴晨是当今最富有的人之一,以为他是依靠基因链在延续生命,可是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个老头就算是再贫穷的人。也不会这么快就老死。

    因为,吴晨是当今站在巅峰之中的强者之一!只是他性格非常的低调,没有人知道他在这方面的成就而已。

    在星战士的世界里面,提起吴晨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如果提起他的徒弟名字,绝对能把人给当场吓的尿裤子。

    教皇荆轲锐,武神血墨!

    这对师兄弟都是凝炼了小宇宙级的高手,绝对是雄霸一方的存在!

    若这两个人依然不够震撼,那么五大星域十大基因链大师,狂人乔无法这个名字又如何?

    没有人知道,吴晨教出了三个这样的徒弟!任何一个便是连当今大元首都会让他们三分的人,全部是都是出自吴晨的调教!

    “怎么会死?死老头。你怎么会死?”乔无法手中的遥控板连连颤抖着,自从俯身在这个废柴的身上,也不是没有想过回去,但总是感觉自己当时跟师兄弟联手制作的完美体有问题。始终没有回去见老头。

    而且,乔无法心中多少也有些感觉没面子,要是让老头子见到自己竟然这样废柴,调侃嘲笑那是少不了的,本打算重新成为巅峰强者的时候。再去见吴晨。

    如今……吴晨死了!

    这个消息,宛如一个晴天霹雳,狠狠打在了乔无法的精神世界。

    怎么可能死?凝练小宇宙的人,寿命虽然并非无限延长。但万载寿命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作为曾经凝炼了小宇宙的乔无法,很明白凝炼出小宇宙那个东西。寿命甚至自己都能够轻易看清楚。

    “这样的一个老头,才三百多岁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死?就算有仇家上门,哪怕是凝炼了小宇宙级别的高手,也不可能杀的死他啊!”乔无法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声音突然提高了起来:“荆轲锐跟血墨都他妈是死人吗?有他们两个,加上这个臭老头,就算是凝炼了小宇宙级的高手,也只能被打死才对!我操!你们两个王八蛋!”

    单伟怔怔的望着乔无法,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的情绪激动,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开口臭骂两名当今超级强大的强者。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臭老头怎么可能会死?”乔无法死死盯着电视屏幕,摄像机这时候突然一转,开始转播前来吊唁的人。

    这一刻,灵堂突然之间轰动了起来,所有的摄像机跟照相机都对准了门口的位置。

    荆轲锐!血墨!

    荆轲锐身材矮小跟猴子有些类似,走路弯腰低头,很没有什么高手风范,一条精神系主基因链强大的让人难以抗衡,很多人被他的精神基因链一扫,就能够成为它的门徒。

    血墨也是一个胖子,胖胖的脸上此时没有任何表情,跟平日里那总是有人畜无害的笑容比起来,显得肃穆了很多,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股武道的气息。

    武神!教皇!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想到,这个只是世俗中的富翁老头葬礼,竟然会引来当今两大顶尖的星战士出现。

    乔无法看到荆轲锐跟血墨两人鼻尖的刹那,身体猛然一颤,下意识的站起身凑到了电视前仔细的观察着两人的鼻尖,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红点,这个红点甚至可以被人忽略不见。

    可,这个红点看在乔无法的眼睛里,却大如天。

    这是……乔无法眼角连连抽搐着,这是老头曾经单独戏弄过自己,却从来没有戏弄过任何人的一招小伎俩,名字叫做中原一点红!

    中原一点红,怎么会出现在这两人的身上?乔无法的面色越来越难看起来,脑海中开始回忆起了老头子的一段话:“这是我研究出来玩的,不过说真的。若是我哪天死了,杀我的人,身上会有中原一点红的。”

    刹那间,冰森的寒气顺着乔无法的脊椎一路冲击到他的后脑,头皮更是在一瞬间连连发麻,一个无法相信的念头在脑海中升起。

    “我们是吴晨师傅的弟子。”血墨一脸沉重的面对无数话筒淡淡说道:“我,教皇,还有狂人师弟,都是吴晨师傅的弟子。”

    狂人!乔无法!

    众媒体惊讶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三个人还有这样的关系!在短暂的喧闹之后,因为血墨抬起示意安静的手掌压下,众人再次的安静了下来。

    “前些日子,媒体报告狂人无法死掉了,其实这个消息是我们故意放出的。”血墨脸色变得更加沉重:“其实在激战之前,我们师兄弟联手制作了一个完美躯体,若是我们其中谁意外战死,就将思维基因链附在躯体的身上进行复活。”

    媒体这一刻再次轰动了,还能有这样的事情?人死了,只需要思维基因链就能复活?这怎么可能?因为是完美体的关系?所以才能复活吗?

    “没错!我师弟没有死亡。”教皇淡淡说道:“他复苏了,可是实力并没有完全恢复。我们本打算一起联合,帮他快速恢复战力,可是他却等不及,偷偷跑出来逼迫师父。最后更是狂性大发,杀死了师父!我们之所以现在才出现,就是一直在捕捉这个叛徒!”

    叛徒二字出现,人们随着荆轲锐的视线看去,发现门外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被用特殊的金属锁链缠绕,双膝被迫跪在地上,眼睛里闪烁着无尽的狂性:“你们这两个混蛋!老子脱困,一定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即便隔着屏幕,单伟依然能够感觉到那种狂气,要从屏幕中冲出来一般,他下意识的抖动了身体,忽然感觉这种狂气似曾相识,好像在乔无天的身上也见到过。

    乔无法?乔无天?乔无法?单伟不可遏制心中惊讶的望着乔无法,刹那间他明白了很多事情,却又无法相信这是真正的事情。

    为什么眼前这个老友,总是要求自己叫他乔无法,而不是乔无天!为什么这个废柴没用的败家子朋友,突然之间竟然精通各种基因链,杀伐,野外生存,还有那怪异的原力修炼方式。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单伟看着乔无法,又看看电视中的乔无法,一时间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两个乔无法。

    “乔无法,你杀师傅,可认?”血墨突然厉声大喝,宛如一尊正义的化身,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乔无法’。

    “没错!就是老子干啊!臭老头想把遗产全部给你们不给我!老子凭什么不杀他!老子也是他徒弟!”

    跪在地上的乔无法高声的咆哮着,狂气肆意的令四周记者纷纷退后。

    “很好!你承认就好!”血墨大步的走到乔无法身前,抬手一掌拍碎了乔无法的脑袋,红白脑浆在他的指尖流淌着:“师傅被杀,我血墨无法保护师傅。我无比自责!杀人是犯罪,我血墨很清楚!我随时恭候大元首派人将我抓紧起来进行审判!即便知道杀人犯罪,但我血墨绝对不能对不起老师!”

    血墨慷慨激昂的话语配合着脸上正义的模样,顿时引来无数记者的叫好支持。

    荆轲锐也走到了血墨身前淡淡点头:“没错!这事情我荆轲锐也支持!我是同谋!请大元首,也将我抓起来好了!没有保护好师傅,我们罪孽深重,本就该被关监狱!”

    众记者这一刻,根本不会去管两人是否被关大牢,他们的实力是不是被关起来根本没有效果。

    众记者更加重视的是吴晨的集团,那巨大利益的集团现在会如何被两人继承。

    “我们两兄弟会继承师傅的遗志,共同管理集团进行发展,绝对不会将他老人家的集团进行分裂。”

    “没错!我们虽然没有师傅的经营天分,但我们会努力维持好师傅的集团。”

    两人面对多家媒体的采访,面色沉痛的同时做出回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