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把二十八章 乔无法的另一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法无天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电视,依然播放着两名顶级强者采访的信息,乔无法已经没有心思跟情绪继续看下去。

    安静,房间中除了电视采访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信息。

    乔无法眼神首次失去了往日狂气的神采,呆呆的看着床体的边缘处,脑海中回忆着曾经的事情。

    漫天大雪,无家可归,独缩街道墙角,双手努力的来回搓着,小脚不停的来回拍打着地面,就是想要多给自己哪怕一点点暖意,取走那刺骨的寒意。

    模样跟肯德基老人有些相似的老头出现了,带着笑眯眯的笑容,一杯热水,一个没有凉掉的汉堡,还有一句:“想出人头地吗?跟我走吧。”

    就那么一句简单的话,接下来的生活,有了吃的,喝的,还有了温暖的房间,以及一个平日里笑眯眯,训练起人来,无比变态的臭老头,死老头。

    “老头,我要吃饭!我现在饿了!”

    “臭小子,只要你把我给你定的这些功课练完了就能吃了,不然没得吃。”

    “可我已经练了血墨跟荆轲锐两人加起来总量的三倍了啊……他们现在都在啃着烤乳猪,为什么我要……”

    “他们是天才,你比他们还要天才!自然要吃更多的苦。”

    地狱星群之中……

    “乔无法是老子的徒弟!谁敢动他?老子杀谁!”

    “小子,老实点。你受伤了!有师傅在,没有妖兽可以伤到你。”

    “小子,师傅的血多,死不了的。你那是什么死表情?给老子哭丧吗?老子现在活的很好!不信你去给老子弄是个靓妞。老子当场表演给你看夜驭十女,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老当益壮。”

    “你那是什么表情?怀疑老子的性能力?信不信老子兽性大发,把你也给鸡奸了?”

    出师前……

    “小子,你在基因链方面可以出师了!不过不要自满,其实师傅最强的能力不是基因链,什么房中术啊,夜驭百女啊……诗词歌赋啊……吟诗作对啊也都很强,对了我还有……你这是什么眼神。是不是在想早点离开我这个糟老头子?滚吧!混出模样再回来见我!”

    寿宴之上的单独见面时……

    “小子,等哪天老子若是挂了,这集团你就是继承人了,我把遗嘱放大元首那里了。”

    “是吗?那我是不是该天天烧香。为师父祈祷,祈祷师父早点魂归极乐?”

    “妈的!那是祈祷吗?你这分明是诅咒好不好?老子白疼你了!竟然诅咒老子挂掉!”

    “反正你还有万载的寿命,我估计你的集团倒闭了,你还活蹦乱跳呢。老子可不想到时候继承你一身的债务,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说真的。小子。我若是哪天死了,记得来给我上柱香……”

    “死你妹啊死!说不定我死你前面呢!我性格这么张狂,得罪的人比你多多了,你今天过生日呢臭老头!怎么总是说死啊死的。你不怕不吉利,我还怕触霉头。让我哪天死了呢。”

    “哈哈,也是!老子这么厉害。这么有钱,文采还出色,特别是性能力又十分的出色,三个徒弟的性能力加起来不如我一个人的性能力持久……”

    “放屁!臭老头,咱们去找一群女人排枪!谁先射了,谁给对方舔**!”

    “老子可不想你那臭嘴给老子舔**,没兴趣。”

    一幕幕,好笑的,好气的,温馨的画面在乔无法的脑海中快速的闪动着。

    乔无法呆呆的看着床体边缘,心中早就没有了重生的憋屈,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床沿,就像一个雕塑般动也不动的看着床体边缘。

    师兄弟背叛?不痛!自己真的不是那样痛,小时候自己跟他们在一起训练的时间并不多,长大了师傅更是要求师兄弟以自己为中心,大家一起暗中发展,在一起都是研究开发新东西。

    重生?不痛了……即便是废柴的身体,自己也能再次崛起,到时候跑到老头那里去显摆自己是多么牛逼。

    可是……吴晨死了……痛!痛彻心扉!

    乔无法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通到这样地步的悲伤,四周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没有任何意义。

    “无天……无法……无天……无法……你……你没事吧?”

    单伟跳下床紧张的看着乔无法,手足无措的看着乔无法连连呼唤:“无法,无法……你别吓我啊……你他妈的别吓老子啊。”

    “无法,你醒醒啊。你笑笑啊,你骂我两句,踹我两脚都好啊。”

    “无法……无法……无法你说说话啊!”

    单伟用力摇晃着乔无法的肩膀:“你他妈说句话啊!”

    “说话?说什么话?”乔无法空洞的眼睛突然冰冷下来,那森寒绝情的光芒盯着单伟,唇角勾挑着淡淡的冷笑:“我跟你有什么好说?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没错!我不是你的朋友,乔无天,我是乔无法!狂人乔无法!”

    “那……”单伟呆呆怔怔的望着乔无法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那……那又如何……”

    “拿开你的脏手,老子是狂人乔无法!五大星域十大基因链的狂人乔无法!”乔无法缓缓仰头,拿眼角看着单伟:“老子是站在这个巅峰的强者,你算什么东西?拿开你的脏手,老子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无……无法……”单伟怔怔望着突然之间陌生的乔无法:“无法……无法……你……你……”

    “我什么?”乔无法迈步下了床,朝着门外走去。看也不看一眼呆立不动的单伟:“你不会以为跟我混了一年,就跟我是朋友了吧?我只是把你当我的一个小弟手下而已。我乔无法是什么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跟我就是天空白云跟大地泥巴的差距。现在老子玩你玩的没兴趣了,滚一边去。”

    单伟怔怔的望着乔无法那即将迈出房门的腿,傻愣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五星六卫的实力骤然爆发,抢在乔无法之前冲出了房门,用肥胖的身体挡住了房门,死死盯着乔无法。

    “滚开!”乔无法抬手去推单伟,换来的是胖子决不后退的表情。

    “你想死吗?”乔无法眼睛抽搐着杀意的冰冷:“再不滚开我……”

    砰!

    单伟突然一拳,狠狠的轰在了乔无法的脸颊上,将他的人打的高高飘起向后飞退着,身体重重撞碎了一张木桌。屁股跟地面摩擦,送他的身体跟墙壁撞击在了一起。

    单伟的一拳很是突然,乔无法硬是没有想到会被人给打,之前师傅的死亡情绪波动更大。无法集中起精神,脸颊一拳下去顿时肿胀起来,唇角流淌着丝丝鲜血,不敢相信是胖子打的。

    “你……”乔无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一脸愤怒的冲向单伟:“你小子找死啊!敢打老子!”

    “妈的!老子凭什么不敢打你!”单伟迎着乔无法的拳头冲了上去。肥胖的脸颊中了乔无法的拳头,自己的拳头也又一次轰在乔无法的脸上。

    两股强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分别冲开,都翻滚着倒飞了出去。

    “老子不管你以前是谁……”单伟单手撑着地面。另外一只手擦拭着唇角的鲜血,从地面爬起来再次冲向同样发动冲锋的乔无法:“但老子跟你在天堂星……”

    砰!两人各自换了一拳。再次倒飞。

    “十六号一年的时间……”

    砰!拳头相互砸在对方的脸上,两人又一次倒飞出去。

    “老子早就把你当做自己生死之交!”

    砰!砰!砰!砰!

    “老子不管你是无天。”

    “还是无法……”

    “老子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我只知道。我跟你一起生死生存了一年!”

    “我知道,你是我的朋友!”

    “我只知道,我的朋友现在情绪崩溃了,要去做傻事!”

    “我只知道!要么我阻止他……要么我跟他一去做傻事!”

    “大不了一死嘛!”

    “我身体肥胖,以前无天跟我玩,却不是我生死朋友!”

    “我没有真正的朋友,我把你当我真正的朋友!”

    “我不管你怎么想,你想死,就要带着我一起!”

    不知道何时,两人不会把对方打飞,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房间,你一拳我一脚的相互对轰着,那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伤势不停的加重着。

    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神情委顿的坐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相互看着对方。

    乔无法冰冷的看着单伟,眼睛里的冰冷渐渐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伤心,从未在人面前表现出来的伤心。

    泪从乔无法的眼角,顺着那鼻青脸肿的脸颊滑落,鼻间抽泣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伤心气息。

    半响,乔无法那干涩的嘴唇缓缓张开,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的说道:“我师父……死了……”

    单伟沉默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面对再多凶兽都无法无天嚣张的同伴,肥胖的身体移动到他的身旁。

    “我师傅死了……我师父死了……”

    乔无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单伟那壮硕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曾经的狂人,杀人不眨眼的狂人,这一刻像是个孩子一样,趴在单伟的肩膀上嚎啕大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一个刚刚死去父亲的孩子,伤心欲绝的大哭着。

    “我师父死了……胖子!我师父死了……死老头!你说过你不会死的……”

    “我师父死了……我想去给他上一柱香,我想去宰了那两个混蛋!师父培养他们成才,培养他们成为最强的强者之一,他们就这样报答师父!”

    “妈的!老子……老子……要杀了他们……”

    “胖子……我师父死了……”

    乔无法仰头看着单伟,泪水止不住的从眼角向外喷涌滑落着,从来无敌的狂人乔无法,这一刻崩溃,显示着从未有过的崩溃。

    单伟见过冷酷无情杀伐决断的乔无法,也见过猖狂的不将任何事物放在眼睛里的乔无法,更见过在天堂星十六号,被妖兽重创身体,却仅仅只是冷笑两下,就将身体进行快速治疗处理,仿佛受伤的不是他自己身体一样的乔无法。

    单伟本以为,这个好友的心硬超过钢铁,却完全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一面,更没有想到相处了一年多的好友,竟然是一年多前传闻已经死掉的超级强者,狂人乔无法。

    世人,只知道狂人乔无法性格猖狂,杀人不眨眼,却几乎没有人见过,狂人另外的这一面,如果不是吴晨的死亡,或许永远不会有人能够看到他这样的一面。

    “我知道,我知道。”单伟一双肥硕的胳膊将乔无法揽入怀中,两个人就那样坐在狼藉的房间地面,大手轻轻拍打着乔无法的后背。

    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的。

    单伟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进行安慰,只是尽量,用力,用力,用力再用力的将乔无法揽入怀中,使劲的抱住他,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上自己并不是真正孤零零一个人了,他还有自己!

    凌乱的房间,除了乔无法的哭泣声,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房间的一切在这刻好似完全的静止了下来。

    单伟看着怀里的乔无法,以前的他总给人一种狂气,虽然很是爽利,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真实。

    如今,单伟感觉自己跟乔无法走得更近了,那种灵魂仿佛都联系在了一起。

    乔无法不知道哭了多久的时间,哭泣的声音渐渐停止,整个人混混沉沉的睡在了单伟的怀中。

    吴晨死亡的消息,强烈的刺激着乔无法的精神,过度的情绪波动导致身体前所未有的疲劳,在完全没有防御状态下睡了过去,胖子的怀抱给他很是安全的感觉,不需要做任何的担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