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你听说了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法无天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周弘武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

    继前往五皇子李承府上赴宴的次日,谢安大清早便乘坐马车来到了未来老丈人、也就是兵部侍郎长孙靖的府邸上,接自己未来的妻子长孙湘雨。

    由于长孙府上的下人早已知晓了谢安这位未来姑爷的身份,不经通报便将他请入了府宅,以至于当瞧见谢安时,正准备在偏厅用饭的长孙靖夫妇二人略微有些惊讶。

    “小安,这么这般早呀?——用饭了么?来来,坐下一道吃……”

    总归是丈母娘瞧女婿,越瞧越顺心,还没等长孙靖有所表示,常氏便起身将谢安迎到桌旁,面带慈爱之色,上下打量着他。

    见谢安一脸的疲倦之色,常氏颇为担心地问道,“小安,今日气色可不怎么好啊,虽说陛下委你重任,你可也要注意自己身子才是……”

    话音刚落,那边长孙靖白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不悦说道,“妇道人家晓得什么?——他还年轻,眼下正是拼搏仕途之时……”

    “是是……”常氏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一面招呼谢安入席就坐,一面吩咐下人增添一份碗筷。

    说起来,谢安昨日是睡在大狱寺的,因为在彻底解决金铃儿这件事前,他实在不好去见梁丘舞与伊伊,毕竟金铃儿的事,二女还是被蒙在鼓里。

    谢安本打算着接长孙湘雨到大狱寺后,凑合着吃些就完了,却没想到正巧撞见长孙家用饭,糊里糊涂地就被未来丈母娘拉到了桌旁。

    可能是与未来岳丈、岳母尚不怎么熟悉的关系,谢安显得有些拘谨,坐下后显得有些不安。

    “那个……湘雨呢?”

    望着谢安那拘谨的模样。常氏轻笑一声,说道,“那孩子多半还睡着吧……”

    话音刚落,那边长孙靖重哼一声,似乎对其女懒床之事很是不满,不过当着谢安这位他日后的女婿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低头顾自吃饭。

    无奈地望了一眼自己丈夫,常氏微微叹了口气。回望着谢安说道,“小安呐,湘雨那孩子,从小娇生惯养的,你日后可要多担待着些……”

    “自然自然!”谢安连连点头。

    也是。未来丈母娘的话,作为人婿的他又岂敢不从?

    见谢安唯唯诺诺地应下,常氏脸上笑容更盛,一面替谢安夹着菜,一面问道,“妾身自是信得过,小安呐。湘雨那孩子在背后可是不止一次地夸过你哦……”

    “真的?”谢安闻言有些吃惊。

    似乎是猜到了谢安心中所想,常氏不动声色地指了指自己旁边的长孙靖,压低声音笑着说道,“父女二人呀。都是这个脾气,什么事都不说,只藏在心里……有其父必有其女,对吧?”

    “说的也是……”谢安忍不住笑了一声。不经意地望了一眼长孙靖,却见他正一脸不悦地望着常氏。不悦说道,“你这妇道人家,凭得这般多嘴!——子曰,食不言、寝不语,圣人教诲……”

    “是是是,妾身知错了……”常氏轻笑着连连点头,想来,也只有这位温柔似水的妇人,才能够包容长孙靖那火爆的脾气。

    训斥了自己妻子一番后,长孙靖脸上的不悦这才渐渐退去,上下打量了谢安几眼后,语气平淡说道,“男儿当以事业为重,此番陛下委你暂代刑部尚书之职,乃是为了磨练你,莫要辜负陛下美意……明白么?”

    “是,伯父……”

    “嗯,”长孙靖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八皇子李贤殿下那一案,查得如何?可曾逮到那幕后黑手的把柄?”

    “唔?”谢安闻言愣了愣,因为他从长孙靖的话中听出了几分很奇妙的事物。

    竟然是[可曾逮到那幕后黑手的把柄],而不是[可曾逮到那幕后黑手]?

    莫非……

    想到这里,谢安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伯父莫非知晓是何人所为?”

    长孙靖闻言瞪了一眼谢安,没好气说道,“是个人都知道八皇子李贤殿下被陷害一事,必定是东宫那些人所为!——只是……太子没有理由要杀害那么多的朝中官员啊……”

    见长孙靖一脸纳闷之色,谢安心下一愣,细细一想后这才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长孙靖之所以不受其父亲、当朝丞相胤公看重,并非在于他的才能,而是在于他的脾气。

    平心而论,谢安这位未来的岳丈,脾气确实不怎么好,说得好听是心直口快,说得难听些就是沉不住气,没有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才能。

    毫不怀疑,似长孙靖这般耿直的直臣,若是没有胤公以及长孙家的势力,是很难在朝中立足的,因为他那耿直的性格注定他竖敌太多,想想也是,他的话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爱听,更何况是其他人?

    想到这一层,谢安故意用含糊的话低声说道,“依小侄与湘雨猜测,杀害那些朝中大臣的幕后凶手,多半是东宫那些人所为,不过,可能并非是太子主使……”

    果然如谢安猜测的那样,长孙靖一点就透,闻言面色猛变,惊声说道,“你的意思是……”

    见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话中含义,谢安释然之余,肯定般地点了点头。

    “竟有此事……”长孙靖皱眉沉思着,愈想脸上面色愈加不好看,到时候大有要挽袖子与人理论的架势。

    长孙靖似乎是听懂了,可在一旁倾听的常氏却只听地一头雾水,诧异问道,“东宫不就是太子么?”

    见此,谢安便要向这位未来的岳母大人解释,毕竟这位岳母大人也不是外人,可还没等他开口,长孙靖双眉一皱,不悦呵斥道,“朝中之事。你这妇道人家知晓那般多做什么?——多嘴!”

    “好好好,是妾身多嘴,妾身不问就是了……小安,多吃菜……你瞧瞧,妾身是不知小安今日亲自来接湘雨那孩子,要是知道呀,定要叫厨房多备几个你爱吃的菜……唔,小安爱吃什么呀?”

    听着常氏那叨叨关切,自小便是孤儿、从未享过家人亲情的谢安只感觉有种莫名的暖意涌上心头。

    反观长孙靖。面色却是不好看,不悦说道,“他双手健全,用得着你替他夹菜?——你这妇道人家,就不能闭上嘴消停会么?我还要问他一些事……”

    “什么事定要在府上讲啊?待用完饭后。老爷再问不迟……”

    “你……”

    “妾身又做错什么了?”

    “你……莫要叫小辈瞧了笑话!”

    “什么笑话?”

    就在长孙靖与常氏争论之际,那边长孙湘雨与贴身侍女小桃盈盈从旁门走了出来,瞧见谢安正坐在桌旁用饭,长孙湘雨愣了愣,神色有些错愕。

    “湘雨……”谢安手捧着一碗叠满了菜的米饭,频频向长孙湘雨使着眼色,示意她来替他解围。不得不说,常氏的热情客气叫他受宠若惊,可问题是,这位未来的岳母大人也太热情了。让谢安有些吃不消。

    “你还知道起来?”似乎是注意到了女儿的到来,长孙靖停止了与常氏的争论,摆出一副严父的架势,冷冷说道。

    可惜的是。长孙湘雨丝毫不买父亲的账,用折扇掩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一脸困意地讥讽道,“女儿既非朝中官员,又不领朝廷俸禄,用得着每日鸡鸣时分起身么?——父亲还是管好自己吧!”

    “你!”长孙靖闻言大怒,愤然说道,“看看你这德行,日后嫁到夫家,徒惹人耻笑!”

    长孙湘雨闻言咯咯一笑,目视着谢安,轻声说道,“只要我夫不怪,奴家才不管旁人闲言闲语……安哥哥?”说着,她朝着谢安眨了眨眼。

    “当然……”谢安下意识地点头,再一瞧长孙靖的面色,当即低下头吃饭,装作没听到。

    不得不说,长孙湘雨尽管性格不怎么好,但总归也是受到过良好家教的世家千金,看她吃饭时那细嚼慢咽、贤淑端庄的模样,不可不说是一种赏心悦目般享受。

    轻抿红唇、细嚼饭粒,用菜也以蔬菜为主,配以鱼汤,至于肉食,几乎不去碰,明明只是半碗饭的饭量,却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静静地看着她用饭,谢安终于明白,为何这个女人全身上下加一块也没几两肉,饶是谢安这样的身子骨,也能将这个女人轻轻松松地抱起来。

    或许是注意到谢安目不转睛望着自己用饭,长孙湘雨俏脸微红,带着几分羞涩,不动声色地瞪了一眼谢安,只可惜谢安无动于衷,依旧用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待用过饭后茶水,长孙靖便前行起身离府,到兵部当差去了,毕竟他乃兵部侍郎,乃朝廷六部之一兵部的副职,大周举国各地的兵力屯扎、武器贮备、军饷钱粮等等,都要由兵部来做妥善的安置,更别说谢安半年前收降了一批多达十万的叛军,这十万叛军已在大梁屯扎了两月有余,眼下兵部正筹划着将这批兵力打散、充填到大周各个地方守备军当中,不可不说,这是一件极其庞大、牵扯甚多的紧要之事。

    想想也是,谢安那边好不容易劝降了十余万叛军,倘若冀京这边军饷、钱粮供应不上,或者说安排不妥,导致那十余万叛军怨声载道,那可就真叫节外生枝了。

    见父亲离开府邸到兵部当差,继母常氏也忙着与婢女收拾碗筷,长孙湘雨坐到谢安身边,故作愤愤地说道,“方才那般瞧着奴家做什么?”

    望着长孙湘雨脸上那未退尽的羞涩,谢安知道这个女人是被自己看得不好意思了,笑着说道,“只是觉得,你吃饭时的样子,很好看,很文静,很端庄,与平日里判若两人……”说到这里,谢安忽然暗叫一声不妙。

    果然,长孙湘雨闻言美眸一眯,玉指划过谢安的脸庞,贝齿轻咬,似笑非笑说道。“眼下之意,是奴家平日里不够文静、不够端庄咯?——还什么与平日里判若两人……听上去,安哥哥似乎对奴家有诸多抱怨呢……”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湘雨姐平日里就很文静、端庄,方才嘛,更加文静、端庄……贤妻良母,绝对的贤妻良母……”

    长孙湘雨闻言噗嗤一笑,玉指点了点谢安的嘴唇。咯咯笑道,“就是这张能说会道的嘴么,凭得这般甜,骗得奴家死心塌地……”

    见长孙湘雨面色转好,谢安嘿嘿直笑。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说道,“说起来,你饭量……就这么点?半碗都不到吧?”

    “是不是忽然觉得,奴家其实挺好养活?”长孙湘雨眨了眨眼,揶揄道。

    “那倒不至于……只是,这样待会不饿么?”

    长孙湘雨闻言咯咯一笑。腻在谢安身上,笑嘻嘻说道,“饿了的话,就有劳安哥哥就替奴家到城内糕点铺买糕点咯……”

    得!

    自己怎么给忘了。对于这个女人而言,甜味的糕点才算是主食。

    “叫齐郝去买,你不经常吩咐他干这事么?”谢安挥挥手说道。

    “没趣!”长孙湘雨闻言翻了翻白眼,忽然。她好似注意到了什么,玉指捏住谢安衣袖一角。低头嗅了嗅,双眉微皱。

    望着她熟悉的动作,谢安心中莫名发虚,连忙说道,“除了金铃儿,绝对没别人了……”

    “……”长孙湘雨闻言又好气又好笑,白了一眼谢安,继而扯了扯他的衣袖,皱眉说道,“安哥哥几日不曾换洗衣物了?”

    “两三日吧……”谢安愕然说道。

    确实,谢安这几日除了有一日睡在太医院外,其余都在大狱寺,根本没有时间回东公府或者自家府邸洗澡换衣服。

    “怪不得有股馊味……脏死了!”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事物般,长孙湘雨移开半个身子。

    “喂喂,不至于吧?”无可奈何地望了一眼长孙湘雨,谢安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却并未闻到任何的意味,唯一的解释就是,女子天生对气味相当敏感,要不然,梁丘舞、长孙湘雨、伊伊三女,如何会闻到谢安身上那属于金铃儿的淡淡白梅香呢?

    “赶紧是清洗一番吧……”长孙湘雨推着谢安催促道。

    “还要回一趟府上,麻不麻烦啊?”

    长孙湘雨闻言咯咯一笑,眨眨眼说道,“倘若安哥哥嫌麻烦的话,要不在奴家闺房内?——奴家衣柜中,也有男子衣物哦……”

    闺房?

    谢安闻言心中有些蠢蠢欲动,不过想了想,他还是作罢了,毕竟,虽说长孙湘雨已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可较真起来,这个女人总归还未过门,似这般堂而皇之地在她闺房内梳洗,终究是不合礼数,虽说常氏或许不在意,可谢安未来的岳丈长孙靖恐怕是无法接受,谢安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横生枝节。

    “算了算了,还是回一趟府上吧……”谢安摇摇头说道。

    告辞了常氏,谢安与长孙湘雨离开了长孙府,在府外,费国、廖立、马聃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费国,先回一趟府宅……”吩咐一句后,谢安将长孙湘雨扶上马车,两人坐着马车回谢安的府邸。

    途中,或许是注意到了长孙湘雨脸上的笑容,谢安诧异问道,“你似乎心情不错?”

    “当然了,自被父亲抓回家中以来,有好些日子不曾到你府上了……对了,奴家当初的摆设安哥哥不曾动过吧?”

    “我动它们做什么?”

    “嘻嘻……”在谢安莫名其妙的目光下,长孙湘雨眼中笑容更盛,轻声说道,“安哥哥若是动了奴家的布置,奴家可不轻饶你……安哥哥是不知道,奴家当初为布置家中摆设,究竟吃了多少苦……”

    是我府上的下人吃了多少苦吧?

    谢安暗自撇了撇嘴,他当然清楚长孙湘雨当初住在他府上时,如何以谢家女主人的身份使唤府上的下人,几乎将府上的布局全数换了换,不过他没敢说,毕竟长孙湘雨似乎很得意她身为谢府女主人的身份。

    回到自家府邸府门前,谢安与长孙湘雨下了马车,朝着府内主宅而去,走到庭院时,谢安忽然瞧见陈蓦正在庭院内练拳,心中咯噔一下。

    “这个人是……”长孙湘雨眼中露出几分惊骇之色。

    她如何会不认得陈蓦,如何会不认得这个她用一万弓弩手都无法将其诛杀、反而被你攻到中军的绝世悍将。

    就在长孙湘雨面色大变之时,在庭院内练拳的陈蓦似乎也注意到了谢安与长孙湘雨二人,遂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兄弟今日怎有闲心回府?”

    谢安正要开口,忽然瞧见陈蓦左胸裹着绷带,左肩以及肋下隐隐有血迹渗透,心下一惊,失口问道,“大舅哥,何人竟能伤到你?”

    话音未落,那边长孙湘雨凝重说道,“奴家认得你,你乃当初长安城下那员悍将……”

    “我也认得你,”陈蓦微微一笑,望着长孙湘雨说道,“你便是当初指挥兵马那位女军师……那日,陈某可是被你逼到绝境啊!”说到这里,他仿佛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般说道,“原来如此,你便是我兄弟口中那位长孙小姐……”

    “……”长孙湘雨闻言吃惊地望着谢安。

    “这件事等会再说……”抬手示意长孙湘雨先莫要插嘴,谢安皱眉望着望着陈蓦胸前绷带上的斑斑血迹,难以置信地说道,“大舅哥,究竟怎么回事?——这冀京还有人能够伤到你?”

    陈蓦闻言一愣,沉默许久后,摇头说道,“有些事,即便是兄弟,为兄也不方便讲,总之……为兄会叫那金铃儿安然无恙地回到兄弟身边,至于其他事,兄弟莫要问,为兄也不会说!”说着,他弯腰拾起了地上的衣物,转身朝府内深处而去。

    究竟怎么回事?

    谢安微微皱了皱眉,忽然心下一动,转头对费国说道,“费国,跟过去看看!”

    其实费国本来就想跟着陈蓦去问问究竟发生何事,只是怕自己身份被谢安等人怀疑而作罢,如今听谢安这么一说,哪里会有半点不愿,连忙跟了过去。

    望着费国与陈蓦二人离去的背影,长孙湘雨啪地一声打开了合拢手中的玉骨折扇,美眸中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