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杀人送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法无天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乔无法见到集市上围观的兽人虽然眼神中满是透露出一股股惊恐的神色,可是好事的特性还是让围观的兽人变得越来越多。

    乔无法见到事态一直在按着他的预想在发展着,就让局势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了下去。

    “敢来要老子的女人,我还真没想过要让你活着回去……”

    噗!乔无法手掌上一道血光暴起,乔无法直接捏断了角蛇幽山的脖子,同时角蛇幽山的身体瞬间被就被一团炽烈的火焰包裹,火焰完全无视兽人感宇宙的实力境界,直接抹去了这具身体里的一切生机……

    岩炎黑虎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任他千想万想,也是没有想到这些天看起来极为和气的乔无法居然还有着这样狠辣的手段,居然直接干掉了幽山部族的角蛇幽山,难道这个小子不怕被整个幽山部族报复吗!

    整个场中也是在瞬间死寂一片,所有兽人都知道死掉几个兽人战士没有什么所谓,可是角蛇幽山这样一死,就是绝对要跟幽山部族成为敌人了!

    在场的兽人们都是快速的散开,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看热闹,角蛇幽山一死,幽山部族和黑虎部族必然产生冲突,特别是一种兽人眼中乔无法这个外来者,必将会受到垒石幽山的狠辣报复……

    “拿去,把这个东西扔到那个垒石幽山的门口……”

    就在岩炎黑虎不知道究竟要怎样解决眼前的事情的时候,乔无法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岩炎黑虎一回头,角蛇幽山那颗完全丧失了生机的脑袋被乔无法仍在了他的手里。

    岩炎黑虎不由自主的把头转向了乔无法,结果乔无法冲着他笑了一下,轻搂着莫兰白幽的腰肢就转身走开。

    “我和小七去逛街了,等我回来,再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

    乔无法和莫兰白幽很快的就融入了集市的人群当中,只剩下岩炎黑虎和几个黑虎部族的兽人战士直愣愣的看着角蛇幽山光秃秃的一颗脑袋,异常沉默……

    “什么!你说角蛇被人杀了!”

    一座建在妖兽王城外的巨大庄园当中,一道震彻整个庄园的怒吼大声响起。

    整座庄园占地足够近万亩的大小,可是这道声音还是被整个庄园的人听的清qingchu楚。一股强势的威压传遍整个庄园。将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就在庄园后院的一个院落当中,一名身材健硕的高大兽人正怒目而视着身前的仆从,被吓坏了的仆从颤抖着跪伏在地下,额头死死的抵在了地上。

    良久。空中躁动的原力波动渐渐散去。暴怒的中年兽人铁青着连。对着身前身子还在不断打颤的仆从开口问道:“你确定……角蛇幽山是被黑虎部族的人杀掉,然后把他的头送回到府门门口的!”

    幽山部族的仆从浑身冷汗直流,眼神不住的扫了几眼正被垒石幽山用单手捧住的脑袋。声音发颤的努力着说道:“没……没错!大元帅!角蛇少爷一早就听您的命令出了门,早早的就找到了那个最近几天风头颇大的外来兽人,结果据说后来黑虎部族的人参上了一脚,然后那个外来的野小子借机下了黑手,把角蛇少爷给残忍的虐杀了……”

    “真是欺人太甚!黑虎部族的人什么时候竟然敢直面杀掉我幽山直系后辈了!”

    垒石幽山的拳头紧紧握在了一起,身上溢出的原力将带动着周围大片空间的土石都是一阵阵的猛颤起来。

    就连整个地面就像是感受到了垒石幽山的怒火一样,像是地震一样的接连震动了几下。

    “大人!”趴在地上的幽山仆从壮起了胆子,对着垒石幽山声音发颤轻喊了一句。

    “怎么!”垒石幽山眼神厌恶的瞥了一眼给自己带来坏消息的倒霉仆从,如果不是事情还没有问完,垒石幽山已经直接把这个碍眼的家伙直接干掉!

    倒霉的仆从心知这时候生死难料,只好努力的把垒石幽山的怒意向着别人的身上去引。

    “大人,这一次和角蛇少爷去的二十多个精兵也被那个野小子下了死手,这才没有保护好角蛇少爷……”

    “那就把这些家伙的亲族全都给我杀掉!”垒石幽山直接插话说着。

    “是,大人……可小的是想说这一次对角蛇少爷动手应该不是黑虎部族的人下的手,他们可没有这个胆量!这绝对是那个外来的野小子祸水东引,残忍的杀了角蛇少爷,还想把他做的事归咎在黑虎部族的身上。”

    “哦?”垒石幽山听到仆从这样说着,眼神终于落在了衣服全都被冷汗浸透的仆从身上。

    其实垒石幽山这个时候也是不想跟黑虎部族杠上,作为妖兽帝国新晋的大元帅,垒石幽山qingchu的知道自己的权势一直在受到其余七个老资格的大元帅压制,其中固石黑虎就是最强势的势力之一。

    所以,垒石幽山一直在隐忍着积蓄势力,甚至不顾那些流言蜚语死死的抱住孙洁的大腿,这都是因为垒石幽山知道自身没有跟其余七大元帅对抗的势力。

    院子里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垒石幽山的目光闪烁,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趴在地上打颤的仆人见到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鼓起胆子将头抬起来了一点,想察言观色的看看垒石幽山到底在想些什么。

    结果垒石幽山的眼神再也没有看跪在院子里的这个仆从一眼,脚下原力一动,一支从地面突然突起的锋锐石柱就将仆从的身体穿透,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就死了一个通透!

    “来人,给我把第八军团的副元帅级别的统领全都召来,就说我有事情要说……记住,让他们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注意一下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是,大人!”

    垒石幽山的声音幽幽的在院落当中响起,随后一个声音在暗处响起,对垒石幽山的话做出了回应,随后消息。

    “哼!敢动我们幽山家的人,一定要杀了这个小子!这样还能一石二鸟的借着这个机会向黑虎部族显露一下实力,省得帝国的兽人都是认为我幽山部族的人那么好欺负!”

    垒石幽山昨晚吩咐,手中原力波动,角蛇幽山的脑袋瞬间就被凝实的原力碾压成了碎渣,从垒石幽山手掌的指间落下。

    这时院落当中的地面也像是活物一样的波动了起来,被穿死在石柱上的仆从尸体直接被地面吞了下去,同时带着角蛇幽山脑袋的碎粉也是一起陷入了地底,整个院落很快就恢复了原本一尘不染的幽静氛围。

    垒石幽山站在院落当中,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凶狠复杂的神色……

    晚霞升起,乔无法暂时居住的院落当中,岩炎黑虎正在满脸焦急的来回踱步,几个兽人战士的脸色也不是十分好看,都静静的站在一旁。

    这时一个兽人战士快步从院外赶了回来,疾声的说道:“回来了,回来了!派出去的人在主城外见到了两个客人,现在已经把人找回来了。”

    呼……

    岩炎黑虎和几个院落中的兽人战士听到这个同族的汇报,都是不约而同的长透了一口气,脸上的焦急神色缓和了不少。

    “快带我去迎接一下这个‘祖宗’!下午得到的消息,幽山家已经聚集了不少第八军团里的强者,现在弄不清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直接和我们黑虎部族撕破脸,直接干掉我们的这两个客人……”

    岩炎黑虎这是一幅紧张的模样,在得到乔无法和莫兰白幽回来的消息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向着院门的方向快步走去。

    几个兽人战士相互间对视了一眼,也都是看出了对方眼神里的那股担忧。

    整个一下午,这些人听到的都是有幽山部族调动部族高手的消息,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据说城外幽山部族就已经从各处调来了百余名感宇宙境界以上的高手。

    让几个黑虎部族的兽人战士们担心的是,这些家伙弄不好都是为了上午乔无法干掉角蛇幽山的事情赶来,这对暂时没有固石黑虎坐镇的黑虎部族相当不利,特别是他们这些独立在外城照顾乔无法的黑虎族人来说更是危险。

    不过黑虎部族的兽人战士完全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危,他们无比自信幽山部族不敢在冲突中对黑虎部族宣战,所以幽山部族这一次的目标应该就是黑虎部族来自地狱星群的两个年轻客人。

    毕竟杀掉黑虎部族的两个客人虽然有些过分,可是绝对比不上黑虎部族自身的族人吃亏严重,按照寻常几个大部族私下勾心斗角交手的jingyàn来说,如果乔无法和莫兰白幽被幽山部族干掉,黑虎部族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和幽山部族直接开战。

    可是保护乔无法和莫兰白幽是现在院子里几个兽黑虎部族的兽人战士的责任,所以包括岩炎黑虎在内的几个兽人战士都是对乔无法恣意行事有些无奈,都是觉得局势一下子被弄得相当的被动。

    岩炎黑虎快步走到了小院的院门门口,一眼见到乔无法正和莫兰白幽在傍晚的集市上悠闲的漫步,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周围空气中危险凝重的气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