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权如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武法无天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面对长风老祖一次猛过一次的攻击,乔无法身受的伤越来越重,若非经历过混沌中光能之威的攻击,寻常四星强者就算受得住长风老祖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不死,也会被这些攻击带来的剧痛给痛得精神崩溃。

    毁灭规则虽然不如光能之威,但这里也没有暗能为乔无法恢复伤势。

    如果逃不出长风老祖规则分身的攻击范围,可以肯定的说,不用多久乔无法就会力竭而亡。

    一下下攻击乔无法的长风老祖仍旧是一副慈眉善目的笑容,说道:“如果你现在束手自缚,我会考虑留你一命,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一身狰狞伤势的乔无法确实没有资格和长风老祖谈条件,他尝试过冲出长风老祖的攻击范围,只是还没动就被瞧出意图,长风老祖一番穷追猛打,又将他打回原地,而且乔无法要分出原力保护徐虹,徐虹可不像他这么耐打。

    如果不是乔无法拼死用原力护盾将徐虹保护其中,徐虹早被打得灰飞烟灭了。

    “倒是个痴情种,知道保护自己女人,不比某些无情无义的老家伙!”

    就在长风伯家的人以为乔无法死定了,将乔无法制服后又可以和李侯家恢复关系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在虚空中响起,久久回荡不息。

    听到这个悦耳动听确满是讽刺意味的声音,长风老祖对乔无法的攻势一顿,他那慈眉善目的脸上隐现几分杀机,随后又收敛起来。

    “权侯家丫头,你愈发伶牙利嘴了。”长风老祖虽然愤怒,但他清楚来人不是他能得罪的,很快将脸上的怒色敛起。换上一脸标志性的慈祥微笑,目光望向东边的无尽虚空中。

    在东边那一片黑暗的无尽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长相身段俱是上佳的女子,即便相隔很远,仍旧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有着一种天生的雍容高贵气质,比起长风老祖伪装出来的那种雍容华贵更加真切,令所有直视的人忍不住自惭形愧。

    “长风雄,你不好好闭关修炼。迎接将要来临的盛典,怎么出现在这里为难起我权侯家的贵客了?”那女子身形灵动,毫无惧色的来到长风老祖面前。

    长风伯家那几位长老诧异的望着这名忽然杀出来的女子,一个个脸上露出惊骇莫名的神情,尤其是当她叫出长风老祖的名讳时。这几名长风伯家的强者顿时面如土色。

    以他们的见识,自然一眼认出这名女子是权侯家的人,而且还是当代权侯的独生女儿,权如雪。

    权如雪即便在偌大的霸王朝同龄人中,也算得上是天才中的佼佼者,长相身材气质俱是一等一的她,现在已经是四星小宇宙境界。极得权侯家那几位老太爷的喜爱,在整个权侯家也是公主一般尊贵的存在。

    他们没想到,权如雪竟然能亲自赶到这里,为乔无法解围。可见权侯家对乔无法的重视程度。

    如果权侯家换成别人到来,比如权彻天,长风伯家将他击杀便击杀了,毕竟大家分属不同势力。道不同不相为谋,双方本就是死敌。

    可权如雪却不同。她是权侯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儿,虽然长风伯家是李侯家一系,但如果他们敢对付权如雪,那相当于挑起权侯李侯两家的战争。

    如果李侯家不愿意和权侯家翻脸,那么他长风伯家就要面对权侯家的全部怒火。

    虽说李侯家和权侯家明争暗斗,但大家还没到撕破脸皮大打出手的程度,毕竟在大一统的霸王朝统治下,贸然发动战争相当于反叛王朝。

    霸王的怒火就连拥有大宇宙强者坐镇的三大王族也不敢尝试,更别说实力远不如三大王族的七大侯族。

    权如雪一到来,便直呼长风老祖的名讳,并且当面揭穿长风老祖当年的糗事,长风乐等人吓得半死,生怕老祖一怒之下,将权如雪给击杀了。

    不过显然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长风老祖望着忽然到来的权如雪微微一笑,道:“权丫头,怎么有空来我长风伯家做客?不用去天雪山修炼了么?”

    长风老祖长风雄仿佛没听到权如雪刚才的讽刺,轻描淡写的转移话题,创出偌大一个长风伯家,并且支撑长风伯家到现在的长风雄,自然分得清轻重,知道哪些人可以得罪,哪些人不能得罪。

    比如眼前这个权如雪,他们长风伯家连根汗毛都不能动,否则立马面临灭族之危,李侯家也救不了他们。

    “明人不说暗话,长风雄,我此次来你长风伯家不是做客,而是要请走我权侯家的贵客,乔无法!”权如雪飞近乔无法,那一身如雪净白的连衣裙和她的长相相得益彰,更加将她衬托得出尘脱俗。

    权如雪和乔无法并肩而立,态度很明显,如果你长风老祖敢再动手,便连她权如雪一起打了。

    权如雪面色如常,等待长风雄的回答,左手则轻轻抚摸带在右手大拇指上那枚扳指,以长风雄的眼力见,自然能认出,这枚扳指也是能沟通家族强者规则分身的信物,如果自己执意出手对付乔无法,权如雪势必请动家族强者的规则分身。

    其实光看权如雪出现,就能得知权家的态度,说不定权如雪的身后跟着一大票权侯家强者,如果他长风雄不放人,权侯家的强者便冲过来抢人,顺便狠狠教训他长风伯家。

    “哦?乔无法是权侯家的贵客?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长风雄毕竟是一代枭雄,能创下长风伯家偌大基业,也不是光凭着一把蛮力,变脸说话这套把戏玩得相当熟稔。

    听着长风雄攀关系自来熟的话语,权如雪一脸毫不掩饰的厌恶神情,淡淡瞥了长风雄一眼,转头对伤得不轻。却以肉眼可见速度正在恢复伤势的乔无法,冰冷的说:“走。”

    高高在上的命令口气,听得乔无法一脸不爽,虽然这个女人能将他带出眼前的危局,可这种施舍的态度让乔无法如鲠在喉。

    可以想象,如果跟她走了,往后自己就欠权侯家一条命,权侯家可以将他当狗驱使。

    “走?”乔无法忽然笑了,一身伤痕的他温柔的搂住徐虹。还是那桀骜狂傲的语气:“小妞,你叫老子去哪?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原本正为乔无法再一次逃脱生天,长风伯家又一次失去讨好李侯家以及李世宗机会而遗憾不已的长风伯家强者,听到乔无法的话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尤其是长风雄。他揶揄的说道:“权丫头,你确定乔无法是你权侯家贵客?老夫怎么感觉你们并不熟呢?”

    被长风雄揶揄的权如雪依旧是面色如常,谁也无法从她那张冷冰冰的俏丽容颜上,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深深凝望了乔无法一眼,这才对长风雄道:“刚才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我权侯家的贵客,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他就是我权侯家的贵客。长风雄,你是要阻拦么?”

    长风雄一愣,没料到眼高于顶的权如雪,被乔无法那毫不客气的语气顶撞后。竟然还执意带乔无法走:“这个乔无法倒是比老头子我讨人喜欢,长风乐,你不是说乔无法也是李侯家的座上宾么?”

    长风雄主动询问长风乐,长风乐哪能不明白老祖的意思。一脸微笑的从容说道:“回老祖的话,乔无法确实也是李侯家的贵客。李世宗先生得知乔无法在我们长风伯家做客,所以老早打过招呼,让我们将乔先生留下来,他想和乔先生叙叙旧,他将亲自前来迎接,现在人已经在路上了。”

    有老祖撑腰,又有李侯家这块虎皮,长风乐胆气也足了,将他政客无赖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又说道:“这么说,权小姐肯定不会信,而且以乔无法先生低调的性格肯定也不会承认他同时也是李侯家的贵客,对吧?乔先生?刚才你就否认自己是权侯家的贵客呢。”

    长风雄十分满意长风乐的表现,笑吟吟的说道:“权丫头,我长风伯家势单力薄,不管你们权侯家还是李侯家,都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要不等李侯家的人来了,再做决定乔无法跟谁走,如何?”

    权如雪既然以乔无法是权家贵客的理由要带走他,如果乔无法承认,他长风伯家确实不敢再加阻拦,可偏偏乔无法拒绝承认自己是权侯家的贵客,莫名其妙的拒绝跟权如雪走,长风雄索性打蛇随棍上,学着权如雪的手段,给乔无法按上一个李侯家贵客的名头,然后再等李侯家人来了,你们自个商量谁带人走。

    至于乔无法到底跟谁走,就跟他长风伯家没关系了。

    姜还是老的辣,长风雄这一招确实两不得罪,权如雪如果执意要带人走,那反而是胡搅蛮缠,如果她强行将乔无法带走了,将来李世宗质问起来,也不是他长风伯家的责任了。

    至于乔无法否认自己是李侯家的座上宾?

    他否认也没用啊,刚才不是也否认是你权侯家贵客的身份么?

    权如雪没想到,自己得到父亲命令,得知乔无法还活着后,以最快速度从大老远的跑来这里救乔无法,这男人竟然不知好歹,弄得她颜面尽失,如果人带不回去,恐怕家族里说她是花瓶的闲言碎语又会喧嚣尘上吧。

    权如雪冰冷的神情中,蕴含着一层薄怒,可又找不出合适的话语反驳长风乐的话。

    虽然她强行带走乔无法,长风伯家势必不敢阻拦。

    可将来长风伯家说起此事,完全可以扮作受害人的模样——你权侯家势大欺人,权如雪胡搅蛮缠毫无大家闺秀的气派,害得长风伯家和李侯家生出嫌隙。

    万一再被人故意抹黑,说她权如雪是看上了乔无法,所以半路劫了回去当面首呢?

    这种桃色故事在霸王朝的历史上也曾发生过,诸如这类的野史八卦也很有市场。

    虽然这种谣传凡是有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但在有心人的暗中指使,还有公众更爱听一些谣传八卦的心理作用下,她权如雪说不定就成为高等宇宙那些猥琐大叔们茶余饭后的唠嗑对象了。

    这样一来不但对权侯家的声誉,对她权如雪,以及她父亲权侯,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害。

    越是他们这种上层人物,越是将面子和形象看得比性命还重。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