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八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裁决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乌合军忽然大举出动,包围后勤护卫队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整个军营。

    一时间,军中将士一片哗然。

    不过,因为晚餐过后的军中例行戒严,加上此刻出于敏感时期,贵族和尤金一系的麾下将领,都严格约束己方士兵,因此,没有几个人能够亲临现场,目睹这一场慕尼城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内讧。

    当然,这并不包括联军的各营将领们。

    几乎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这些军官们,就神情复杂的带着自己的扈从侍卫,快马出营,赶往后营一探究竟。

    这其中,有军法部的执法官们,有指挥部的高级军官们,有贵族私军的统领,有骑士团的大小队长们,有首席军需官,有内务官,有掌旗官,有前营正副统领,有中营的军阵大阵长,一眼望去,将星云集。

    可是,这所有人,都在距离后营一百米的地方,被全副武装的乌合军士兵给拦住了。没有一个人能越雷池半步。

    军官的权威,尊贵的地位,在那些冷漠的乌合军汉子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让开!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叛逆!”

    “放肆!你们还想对我们动手吗?”

    “是谁领的头,给我们叫出来!”

    后营正门前的大路上,军官们怒不可遏地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乌合军士兵。纷纷出口呵斥。

    这帮家伙,用卸了车轮的马车,将这条进出后营的路堵得严严实实。马车前面,是一百多名面无表情的汉子。任凭众人如何威胁喝骂,都只是不理不睬。而但凡有人靠近,立刻就是剑拔弩张。

    没有任何人怀疑。如果自己硬闯的话,这帮家伙真的敢动手。

    而在马车后,还以骑阵排列着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他们身着铁甲,手持骑枪。每一个人都已经激发了战环,放下了头盔。那森然模样,更让人看了打心眼往外冒寒气。

    这帮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难道,他们真的要反了吗?

    军官们的反应各异。在前面厉声呵斥的,大部分都是贵族私军的统领。后营是联军三大营中他们掌握得最牢固的一个营。称为后花园也不为过。可现在却被乌合军给直接包围了。让他们如何不震怒。

    而法诺一系的军官们,则神情复杂。

    一方面,对于乌合军和后勤护卫队的冲突,他们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而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军中发生这样的事情。

    相较于贵族私军。这些军官更明白军法森严,更明白这种事情,对一支军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若在边军,乌合军敢这样干,立刻会被毫不犹豫的镇压。每一个参与者,无论身份贵贱。无论实力高低,一律投入监牢。重者处决,轻者也难逃数十年牢狱之灾。甚至被充为奴隶,发配苦役营。

    而在帝国皇家军团。五大骑士团,对这一类的罪行处置更为严厉。不管这些闹事者有如何正当的理由,有如何委屈的遭遇,身为军队统领。都不会有任何的妥协和容忍。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下令镇压,哪怕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只有等到所有的危险因素都确定被清除。事态平稳下来之后,他们才会调查原因,追究责任。

    不过,那时候,这些闹事者,已经是吊在绞架上的尸体了。

    也只有在这支纪律松散,内部矛盾尖锐的联军中,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而这种行为,哪怕针对的是贵族控制的后营,对这支联军来说,也是一种分裂和伤害。很难相信,未来上了战场,乌合军和后营,还怎么并肩抗敌。

    想到这里,军官们都是相视一阵苦笑。

    如果说,乌合军和后勤护卫队之前爆发的一连串小规模冲突,是一条燃烧的引线的话。那么现在,火苗已经靠近了火药桶。

    这帮桀骜不驯的家伙,真的想把整个慕尼城都点燃吗?

    ………………

    ………………

    “鲁伯格呢?”

    贵族私军统领的人群中,一个被众星捧月般围绕在核心的中年人,厉声问道。

    这个中年人,是联军中的四位副统领之一,名叫达内尔,伯爵,拥有公正四星的实力。

    虽然这样的实力,在军中算不上顶尖,但在一帮养尊处优的贵族当中,却已经是佼佼者了。再加之达内尔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边军中服役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因此,被贵族们公选为联军指挥部的副统领。

    联军指挥部中,尤金是主帅,大统领,负责总领军中事务。而在尤金之下,设有四位副统领。

    这四位副统领,分别掌管军法,内务,作战,情报,后勤补给等各方面的工作。名义上隶属于联军指挥部,直接向尤金负责。不过,事实上,被贵族们推选的达内尔和另外一位贵族副统领,代表的却是贵族的利益。

    也因此,平常军中事务,都是尤金和另外两名副统领商议决定。达内尔两人的存在,不过是象征性列席,同时把军中的各项事务,通报给贵族罢了。充其量,也就是起一个传话筒的作用。

    而此刻乌合军包围后勤护卫队,尤金不在,其他几位副统领又各自身有要务,暂时没能到场,身为这里职位最高的军官,达内尔自然站了出来,端起副统领的架子,喝问乌合军统领鲁伯格在哪里。

    片刻之后,身材矮胖,长着一张大圆脸的乌合军统领鲁伯格,就在几名军官的陪同下,满头大汗地赶了过来。

    “大人!”

    鲁伯格在达内尔面前,几乎是滚着下了马,惶恐地叫道。

    “鲁伯格,你们乌合军究竟想干什么?是想造反吗?”达内尔怒不可遏,指着鲁伯格的鼻子道,“我现在命令你。立刻把你的人都给我带走。给你三分钟时间,三分钟之后,这里剩下的每一个乌合军士兵,都会被视为叛逆!到那时候,别怪我冷酷无情!”

    “是是!副统领大人。我这就让他们回营!”鲁伯格毕恭毕敬的答应着,向乌合军士兵的封锁线走去。

    现场寂静无声。人们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切,或不屑,或冷笑,或窃窃私语。

    大家都知道。别看达内尔声色俱厉的呵斥鲁伯格,一副要拿他问责的模样,可事实上,乌合军统领鲁伯格,也是贵族一系的人。

    当初联军成立的时候。因为有美丁城战役中乌合军大放异彩的成功案例,因此,一向对乌合军不屑一顾的贵族领主们,一反常态,对乌合军变得异常热情。

    为了得到乌合军统领这个职位,统帅部的贵族长老们,可是跟法诺争取了好长时间,直到法诺领军出征的前一天,鲁伯格才坐上了这支乌合军统领的宝座。

    鲁伯格本身是卢利安北部的一个小男爵。领地不过一巴掌大小。论权势地位,比起大贵族们麾下的效忠骑士都不如。

    不过,这家伙天性圆滑。交际手腕高超,在贵族中是出了名的一条泥鳅,跟谁都能攀上几分交情,因此。把他放到乌合军统领这个职位上,对于贵族们收买拉拢这些三教九流的汉子,很有帮助。

    然而,贵族们这次却打错了算盘。

    鲁伯格的手段。对于贵族来说或许有用,可对于乌合军这帮汉子来说。却全无用处。在乌合军这个有着特殊的传统,极度崇尚实力为尊的团体中,他用尽手段,也比不上头狼们一句话。

    谁都知道,鲁伯格这个乌合军统领,是一个摆设。这一点,不光尤金一系的将领们清楚,在场的贵族私军将领们,更是心知肚明。因此,达内尔的一番话,与其说是呵斥鲁伯格,倒不如说是说给那帮乌合军士兵听。

    “反了反了,你们想干什么?”鲁伯格快步走到乌合军的封锁线前,大声呵斥。

    他毕竟是乌合军统领,士兵们没有阻拦他,只是默默闪开一条通道,把他放进去。旋即就合拢,面对军官们,又是那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鲁伯格穿过马车和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形成的封锁线。

    一过封锁线,眼前就豁然开朗。城南大营这条通往后勤护卫队营区的道路,宽二十米,可容四辆马车或十二名骑士并肩而行。而此刻,乌合军截断了营区前近百米的通道,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宽阔场地。

    红色的夕阳下,道路两旁三三两两地站着全副武装的乌合军将士们。每一个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从眼前经过的鲁伯格。目光中,有戏谑,有冷漠,有好奇,唯独没有对他这位乌合军名义上的统领的尊敬。

    鲁伯格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快步穿过人群,走向四十五米外的骑士阵列。

    越走,鲁伯格就越是心惊。只用余光一扫,他就发现,乌合军上百名头狼,至少来了一大半。而且,即便是军中最低级的士兵,在面对军中将领们,军法部的执法官们一齐到场施压,甚至扬言镇压的局面,也都是面无惧色。

    鲁伯格自家知道自家事。对于乌合军,他几乎没有任何的控制力。

    乌合军是所有军种当中,最特殊的部队。

    不管是这支乌合军,还是别的乌合军,也不管是圣索兰帝国,还是在斐烈帝国或庞贝帝国,乌合军的存在,都只是军队的一种补充。其作用,就是用来维持一下治安,干点护卫,押送,最多用于守城之类的活儿。

    从来没有哪个指挥官,会把乌合军当作一支真正的军队来用。就像入侵索兰的斐烈军中,就没有乌合军的序列。

    他们劳师远征,对军队各方面的要求都极高。而乌合军这种纪律松散的部队,甚至不能完成一次距离较远的行军。只有被进攻方,为了守城,才会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招募乌合军,而在兵力充足的情况下,指挥官们也宁愿没有乌合军。

    乌合军的成员。都来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这帮汉子,有着不同的传统和习惯,有着不同的信仰。谁也不服谁。这正是乌合军战斗力底下的症结所在。千百年来,这一顽症,从未被解决。

    可鲁伯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混乱纷杂,山头林立的乌合军,居然成了现在的模样。就像有一支无形的大手。将这些桀骜不驯的汉子,捏合成这样一支团结齐心,纪律严明的军队。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鲁伯特好奇极了。虽然他平日里根本不管事,可乌合军内部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若指掌。这上百位头狼,他也个个都认识。

    以他对乌合军的了解,一个大头狼身边,通常都聚集着一个两个小头狼,更强势一点的,聚集七八个十来个也正常。可要说谁也本事能把数十上百的头狼都拢到身边,恐怕就是阿道夫大公亲自来。也办不到。

    一边走一边想,片刻之后,鲁伯特已经走到了骑士阵列的面前。

    首先映入鲁伯特眼帘的,就是一排排策马而立。身着重甲,手持骑枪的乌合军骑士。整个队伍整齐肃穆,鸦雀无声,除了坐下战马偶尔打上一个响鼻。刨刨蹄子之外,没有丝毫的混乱。

    只是站在队列前。鲁伯特就觉得一种让人背心发寒的恐怖压迫感,扑面而来。

    视线越过骑士队列,鲁伯特看见的,是后勤护卫队营墙上,那一个个如同鹌鹑一般的护卫队士兵和军官。尽管他们也是全副武装,剑拔弩张的模样,可是,每一个人都脸色煞白,目光惶恐。

    鲁伯特毫不怀疑,只要乌合军骑士们一发动进攻,那帮护卫队官兵,立刻就会一败涂地,四散溃逃。而他们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只不过因为乌合军骑士们,暂时让他们站在这里罢了。

    目光在营门前的那条醒目的白线上一扫,鲁伯特再看向后勤护卫队官兵的眼神,便多了一丝戏谑和轻蔑。

    虽然同在贵族阵营。可鲁伯特这个乌合军统领,平常可不怎么受人尊重。

    不但那些贵族领主们,对他没能控制乌合军多有冷言冷语,拿他的矮胖身形开玩笑,就是他们手下这帮私军骑士,也没把他当一回事儿。护卫队统领赫尔曼,就有好几次,在不同场合下嘲笑过他。

    因此,当看见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鲁伯特的后背,不由自主的变得挺拔起来。

    今天乌合军把后勤护卫队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日后这帮骑士和他们背后的贵族,只怕见了自己,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若是再敢对自己冷嘲热讽,一句话就能堵得他们翻白眼儿!

    解气过后,鲁伯特又是一阵沮丧。说到底,自己这个乌合军统领,就是个摆设。

    “统领大人。”见到鲁伯特到来,乌合军的骑士们拨马让开一条通道。队列前的阿古力策马行到鲁伯特面前,右手平胸行了个礼,问道,“您怎么来了?”

    鲁伯特一阵苦笑。

    看见阿古力,他的心就凉了半截。

    论实力,第一营的阿古力和第二营的德巴塔,在乌合军中是出了名的强横。不但武技超凡,而且有着极强的号召力和极强的手腕,麾下聚集着众多骑士,有好些个,就连鲁伯特也看不出深浅来。

    别看官方的统计,这批乌合军将士当中,拥有荣耀骑士实力的就只有阿古力,德巴塔和另外两个人。其他的大多都是公正骑士。可鲁伯特却知道,乌合军藏龙卧虎,绝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就他平常对接触的那些头狼们的观察来看,他们个个都隐藏着不小的实力,而阿古力和德巴塔这群人,更是深不可测。

    “阿古力先生。”

    虽然阿古力只是第一营的一个中队长,职位跟自己差了好几级,可鲁伯特面对阿古力,却丝毫不敢有任何轻慢。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学着察言观色,学着在贵族之间游走,早就把小领主那份毫无用处的矜持换做了现实的圆滑。

    “你们这是?”鲁伯特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模样。

    “后勤护卫队抓了第一训练营的一个学员,”阿古力道,“恰好这个学员,又是我们大家伙儿都很敬佩的一个人,因此。我们希望,后勤护卫队能够把人给交出来。哪怕他触犯了军法,也有权利得到一场公正并且公开的审判。”

    “那个学员,是叫罗伊吧?”鲁伯特脸上的表情从吃惊转为恍然,似乎刚刚才听说。他点了点头道,“关于他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说实话,后勤护卫队这帮白痴,干的真不叫人事儿。”

    “不过……”鲁伯特话头一转。为难地道,“虽然我很理解大家对这种事情的愤怒,可咱们这样干,是不是太过火了?你瞧,咱们现在正是内忧外患的时候。前线局势不说,军中内部,也不太平。原本,这没咱们乌合军什么事儿,可万一咱们一不小心点了火,说不定就引爆了这个炸药桶……”

    他说着,扭头看了看身后军中将领们聚集的地方。说道,“现在,整个军营都被咱们震动了。不但各营都来了人,就连达内尔副统领也来了。他给我们十分钟时间。让咱们立刻撤兵回营,不然……”

    “不然怎么样?”阿古力面无表情地道,“他准备动手镇压我们吗?”

    一听阿古力的回答,再看看四周骑士们讥讽的笑容。鲁伯特就知道,这样的威胁对他们根本没用。

    尤金不在。军中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调动大军的权限。更何况,达内尔只是联军四位副统领之一。如果没有另外三位副统领中的两位支持,他也只能站在外面干瞪眼。而一旦他调动贵族私军,那尤金一系的将领们,绝不会袖手旁观。到那时候,这个火药桶,才是真正一触即发。

    一时间,鲁伯特的鼻子眉毛,全都皱到了一起。一张胖胖的圆脸,看起来分外可笑。

    “阿古力先生,”鲁伯特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问问,你们这是准备进攻后勤护卫队吗?”

    “那倒不是,”阿古力出乎意料的,给了鲁伯特一个让他把心头大石放下来的答案,“他们既然囚禁了罗伊先生,那我们就只能囚禁他们了。他们什么时候放人,我们就什么时候解除封锁。而在此之前……”

    阿古力指着营门前的那条白线道,“谁要是敢越过这条线,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听说乌合军并没有进攻后勤护卫队军营的打算,鲁伯特算是松了一口气。再扭头看向后勤护卫队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座守卫塔的身上。

    乌合军上百头狼同时出动,原因居然是为了囚禁在那里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这在乌合军历史上,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而这个少年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号召力,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一句话,就能号令整个乌合军?

    想到这里,鲁伯特不禁哑然失笑。

    头狼们为了这个少年而团结到一起,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除了少年本身在美丁城战役中,拯救了乌合军之外,还有乌合军的传统,以及这些头狼们自身利益,名望声誉和号召力等各方面考虑的因素。

    毕竟,在乌合军这个团体中,如果自己人被欺负,其他人都义愤填膺,出手相助,自己却坐视不理。日后也没办法再混下去。

    可他们能为这个少年出手,并不等同于他们会听这个少年的话。

    今日一切,只不过是各种因素集合在一起,凑巧罢了。今日一过,乌合军还是乌合军。山头林立,谁也不服谁。这上百头狼齐心协力,同时服从一个人领导的局面,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可笑自己还想着,这上百桀骜不驯的头狼,会听一个少年的话。真是脑子坏掉了。

    鲁伯特正想着,同时盘算怎么跟达内尔汇报,却忽然看见,封锁线那边,传来一阵骚动,人声鼎沸,闹作一团。

    “出了什么事了?”

    在场的乌合军骑士们,也纷纷侧目,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片刻之后,封锁线的一个士兵飞奔而来,跑到阿古力身前报告道:“阿古力大人,慕尼城卫队骑士团艾弗里大人求见。”

    艾弗里来了?!鲁伯特心念急转。

    在尤金麾下的四位副统领中,慕尼城骑士团第五大队大队长艾弗里,是最有权势的一位。他不但统领着法诺留下来的一支由上百位公正骑士组成的长骑士大队和数百名扈从及外围骑士。而且,还掌管着军法,作战和情报这几项最为重要的工作。

    和艾弗里比起来,达内尔这位副统领,更像是一个充数的。无论是职位排名,实权还是声望,艾弗里都稳稳压他一头。

    既然艾弗里已经来了,那也就意味着,这场冲突的处置权。将由艾弗里接管。这对贵族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果说,之前达内尔还能动用贵族私军的话,那么现在,艾弗里不发话。私军敢动,立刻就会被视为叛乱。

    不过……鲁伯特在心里想,这倒不完全是坏事。

    艾弗里再怎么说,也是联军的副统领。乌合军的这次擅自行动,包围的还是联军自己的后勤护卫队,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性质都极其恶劣。再加上这帮家伙桀骜不驯。任何人拿着都是一块烧红的火炭。

    这种麻烦事儿,与其让自己这方来解决,倒不如丢给艾弗里。而达内尔和其他贵族将领们需要做的,就只是向艾弗里施压罢了。

    鲁伯特这边心里盘算着。阿古力和德巴塔,也同样有些惊讶。

    对这位骑士团第五大队的大队长,尤金将军的左膀右臂,他们可不算陌生。平日里。也打过几次交道。深知艾弗里在军中的地位。

    没想到,这次艾弗里也亲自前来。

    阿古力和德巴塔互视一眼。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如果说,在这联军当中,还有一支力量,能够让他们感到担心的话,那就是艾弗里手中的第五长骑士大队了。这支法诺将军特地留给尤金的骑士大队,是慕尼城的定海神针。就因为他们的存在,那些贵族们才至今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真要是生死相搏的话,匪军不会惧怕第五骑士大队。隐藏在这个军营中的匪军力量,是艾弗里做梦都想不到的强大。

    可是,那样一来,对现今的慕尼城,对彼此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好处。两败俱伤的结果,只不过是让那些贵族私军在一旁幸灾乐祸罢了。

    沉默了一会儿,德巴塔在阿古力耳边低声问道:“少爷刚才用鸽哨传来的消息,就只让咱们封锁后勤护卫队么?”

    “嗯。”阿古力肯定的点了点头。

    在别人的眼中,乌合军忽然包围后勤护卫队,是因为冲突的升级,或者是因为乌合军单方面为罗伊出头。可只有匪军成员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不久之前,他们忽然收到了罗伊用鸽哨传出指令。

    指令要求,阿古力和德巴塔,带领乌合军,全面包围后勤护卫队,隔绝后勤护卫队和外面的联系至少两个祷时。

    大家不知道这位狡猾的少爷肚子里究竟打得是什么主意,但对于他的指令,他们只会忠实而彻底的执行。也因此,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不过,随着各营将领,尤其是艾弗里的到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如果对方强行要求乌合军撤兵,甚至不惜出兵镇压,引发流血冲突,事态就会变得难以控制。到那时候……

    “少爷不会有什么事吧?”德巴塔半眯着眼睛,看着人头攒动的封锁线,问道。

    “应该不会。”阿古力道,“你别忘了,奥斯顿先生和阿尔杰农先生,可是时刻都在暗中保护少爷。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可在这个慕尼城里,我就不信,还有哪个人,能从两个大光明骑士的手上,伤到少爷半根毫毛!”

    说着,阿古力一催马。

    “走吧。既然艾弗里来了,我们就去见见!但少爷既然要求我们封锁这里两个祷时,那么,无论是谁,也不能减少一分钟!”

    “那当然!”德巴塔一招手,和数十名匪军骑士一同策马跟上。

    ………………………

    ………………………

    守卫塔下,狭窄的囚室中,火光跳跃。

    埃德森那扭曲的面容,在火光下,显得异常狰狞。而他手中长剑的剑尖,眼看就要捅进罗伊的心窝。

    杀了他!

    赫尔曼死死的盯着埃德森的剑尖。不管这小子是谁。不管这一剑捅下去有什么后果,他的脑海中,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这小子,居然还在舌头下藏着一只鸽哨。他在跟谁联系?他联系的人什么时候出现,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

    没有人知道。

    赫尔曼只是本能的感觉到一种让他颤栗的威胁。只是本难的觉得,如果自己现在不杀这小子,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就在埃德森的剑尖,已经几乎触及罗伊皮肤的时候。忽然,轰的一声巨响,碎石乱飞。囚室的天花板破开一个大洞,一个身影飞扑而下。如同一发出膛的炮弹一般,狠狠撞在了埃德森的身上。

    这一下变故突起。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埃德森被那人一撞,便如同一个被抛石机弹射的石弹砸烂的西红柿一般,砰的一声,猛的炸开。化作一团爆裂的血浆和肉末,四散飞射。

    囚室何其狭窄。这爆裂的血肉一炸开,立刻就泼了在场众人满头满脸。

    鲜血,在他们的脸上身上流淌着。一块块碎骨和碎肉。贴在皮肤上,铠甲上,缓缓滑落。拉出一道道猩红的血印。

    而眼前,埃德森已经完全消失了。他原本所站的地方。只剩下一个矮壮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寂然而立。他的全身,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血魔般,狰狞可怖。

    而更可怕的。是他身旁飞舞盘旋的十六个战环。这每一个战环,都是如此的灵动。如此迅捷。它们飞翔着,在着狭窄的囚室里盘旋,交错,不时从众人的身边掠过。就像十六只饿狼,对包围的羊群虎视眈眈。

    “大光明骑士!”

    一位骑士的失声惊呼在囚室中回荡着。完全变了调。透着一股近乎于歇斯底里的难以置信和惊恐。

    在他的叫声当中,赫尔曼等人的脸上都刷的一下,褪尽了血色。一片煞白。

    圣帝在上,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大光明骑士?!整个慕尼城,不是说只剩下了第一训练营的卡梅尼大教导一个大光明骑士吗?这种每一个都赫赫有名,威震天下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所有的难以置信,都敌不过眼前的现实。

    是的,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光明骑士!一位放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尊敬,受到礼遇。就连他们的领主贵族,也都会毕恭毕敬的笑脸相迎,捧着,奉承着,不敢稍有得罪的强者!

    那恐怖的威压,那战环上波动的庞大斗气,是如此的让人颤栗。站在他的面前,就如同羔羊站在一只威风凛凛的雄狮面前。那种极度的恐惧,从骨子里向全身发散。就连汗毛都炸立了起来!

    这并不是一场噩梦。他杀了埃德森!

    就在他们的面前,就在他们眼睁睁的注视下,就在他们眼看着埃德森要把长剑刺入罗伊胸膛的那一瞬间,这个大光明骑士,用这种最简单,最直接,也最野蛮的方式,将埃德森活生生撞成了一团爆裂的血红肉末!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兔起鹘落,迅疾无匹。直到身上的鲜血肉末滴滴答答的跌落地面,众人才回过神来。

    两个护卫,当场就吐了出来。其他几个骑士,猛的拔出了长剑。而反应最快的赫尔曼,则飞快地向楼梯上冲去。

    不过,他们的所有举动,都直接被忽略了。那大光明骑士背对着他们,连看也不回头看一眼,反手从后背上摘下一把巨斧,大步走到刑架前。抡起斧头,猛地斩断了捆绑在罗伊身上的镣铐。

    “少爷!”不善言辞的阿尔杰农向罗伊躬身行礼后,就默默的站在了一旁。

    可他这一句少爷,却如同一道惊雷般,在众人的耳边炸响。包括赫尔曼在内的每一个人,都是魂飞天外。

    少爷!这个大光明骑士,居然称呼罗伊为少爷?!

    这个念头才飞速的一闪,眼看赫尔曼就已经蹿上了楼梯,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

    这是一位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骑士。

    他穿着一身在贵族当中极为流行的轻便皮甲,外罩着一件格子长衣。洁白的拉夫领,将他英俊的脸,衬托得格外优雅迷人。当他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就像一个行走于黑夜的幽灵,走进了灯光璀璨的舞会中,化身为一位王子。

    可是,他手中的长剑,他身上飞舞的十六个战环,却是如此恐怖,如此冷冽逼人!

    赫尔曼的脚步停下了。慌乱的骑士们,也都如同石化一般,变成了一尊尊雕塑。有的还保持着转身奔逃的姿势,有的保持着拔剑的动作,看起来分外可笑。

    又一位大光明骑士!

    每一个人的脑子里,都嗡的一声,如同一千个铜锣一万只号角同时奏响。所有的思维,都彻底凝固。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他们震惊的。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优雅的大光明骑士一出现,目光就越过他们,看向他们的身后,躬身行礼。

    “少爷。”

    咕噜!每一个人的喉结,都在艰难的耸动着,瞳孔急剧收缩。

    他们的目光,离开了那恐怖的大光明骑士,一点一点的转动着,落在了身后那个黑发少年的身上。

    视野中,恢复了自由的少年,轻轻揉着被镣铐箍红的双腕。那脏兮兮,还粘着草屑的黑发下,一双蓝色的眼睛,带着一种冷酷而讥讽的笑意。面对众人的目光,他摘下了口中的鸽哨,露出洁白而森然的牙齿。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