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元神 第三十六章 大夏皇帝(本卷终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莽荒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是一阴暗的密室内,密室内摆放着大量的刑具,在中央有着一邢架,邢架上正绑着一名神色惶恐的狼狈的白衣青年。

    “这,这……”冬七看着密室内的刑具,脸色都白了。

    “到底是谁,我到底得罪了谁?”冬七惶恐不安,“竟然都灭了我雪龙山。”他原本的骄横跋扈已经丝毫不存,有的只是害怕恐惧。

    密室角落的军士则默默看守着。

    忽然——

    轰隆,石门开启,一女子一兽皮少年走了进来,这让冬七更加疑惑不安,他根本不认识这两人。

    “郡主。”看守的军士恭敬道。

    “你出去吧。”尉迟惜月吩咐道。

    “是。”军士立即离开,石门再度关闭。

    尉迟惜月和纪宁都盯着那绑在邢架上惶恐狼狈的男子,他们姐弟俩早就看了有关‘冬七’的情报多次,他的容貌早就深深记在二人心底。

    “冬七!”纪宁眼中寒芒闪烁。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毁掉了我的家,害死了我父亲,令我母亲也郁郁而终。”尉迟惜月几乎瞬间就眼红了,直接拿起了旁边一勺子,舀起了正在盆内流动的银色炽热液体,直接朝冬七身上撒去。

    哗~~~炽热的银色液体一洒在冬七身上,冬七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脖子都升的好长,叫声无比的凄惨,脸色煞白如纸。

    待得稍微清醒了下便连惨叫喊道:“饶命,饶命啊。”

    纪宁的眼睛也红了。

    一切,一切的源头都是眼前这个纨绔子弟,这个可恶的家伙,这个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可恶小角色!可就是这个可恶的小角色却令自己的父母,还有表姐的父母都早早死去,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疼,疼啊,饶命啊。”冬七凄厉叫着。

    “疼?”纪宁拿起了旁边的一烙铁般的法宝,走了过去,“这才刚开始,冬七,别急,慢慢享受吧。”

    “不,不,不——”冬七感到了心颤,凄厉叫了起来。然而这刑罚密室内部有阵法禁制,外界根本无法探查。

    纪宁直接将这烙铁般的法宝直接烫了上去,元力直接传入这法宝中,顿时嗤嗤嗤~~~直接在全身破破烂烂的冬七皮肤上烫的冒烟,待得烙铁法宝拿开,冬七的皮肤上出现了一火焰的图案,只见这火焰图案隐隐引动了天地威能。

    “啊,啊,啊,疼,疼!”冬七全身都在战栗,那火焰图案仿佛将他全身都在灼烧,一次次全身烧死的痛感令他要崩溃了。

    旁边尉迟惜月冰冷道:“放心,这都是我大夏皇族的一些刑罚手段,你才尝了两种,我不会让你轻易死的,我会准备好灵丹,一次次治好你,我会让你尝遍大夏王朝的一万余种酷刑。让你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后悔!”

    听的冬七都崩溃了,一万多种酷刑?刚刚才两种都让他要发疯了

    “我到底怎么得罪了你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你们弄错人了吧。”冬七快哭了。

    轰隆,师门再度开启。

    外面走来了一条雪白大狗,随后石门关闭。

    “你还认识我吗?”白水泽眼中也满是凶芒,盯着冬七。

    “白水泽?”冬七一怔,记忆深处,数十年前的一幕开始浮上心头,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和一对恩爱的夫妻,那个怀着身孕的妻子长得真是美丽,气质更是罕见,怀着身孕更添加了一份奇异的魅力,令当初的冬七无比的心动。

    于是他下了命令,虞侗、水易去动手了。

    “想起来了?”纪宁冷声道,“当初那一对夫妻便是我的父母。”

    “当时被你们杀死的是我的父亲。”尉迟惜月更是无比疯狂,她幼年时代对她无比宠溺的父亲啊,那宽厚如山的肩膀,那朗朗的笑声,一次次出现在梦中,那是她最爱最爱的父亲啊,还有那温柔的母亲。

    纪宁、尉迟惜月都盯着冬七。

    冬七心底发寒。

    “虞侗和水易也是你们杀的?”冬七颤声道。

    “对。”纪宁点头,“现在轮到你这个主谋了,”

    “我师弟的手段太轻了,仅仅用焚心术折磨了那二人罢了。”尉迟惜月咬牙切齿,“那二人死了便死了,至于你这个主谋?大夏的一万余种刑罚手段你会尝个遍,到时候你差不多也死了,我再将你的魂魄收入‘牵心火炉’内,我要你的魂魄日日夜夜承受折磨,让你受千年万年折磨之罪。”

    冬七眼睛都呆滞了。

    纪宁看向一侧的表姐,虽然自己也仇恨异常,欲要将其折磨死魂飞魄散,可是和表姐比起来,还是差的远。

    “表姐,将他魂魄折磨十天十夜便够了。”纪宁红着眼,传音道,“没必要让他一个杂碎令你千年万年都沉浸在仇恨中。”

    折磨冬七千年万年,实际上尉迟惜月也将沉浸在仇恨中千年万年。

    折磨别人,也是折磨自己。

    “我的仇恨早已深种,弟弟,你就别管我了。”尉迟惜月眼神甚至疯狂且扭曲。

    纪宁的成长过程中,先有父母教导十余年,随后又有殿才仙人教导,还有好兄弟木子朔,所以纪宁的内心还未扭曲。

    而尉迟惜月,自她父母死后,她独自一人早就吃够了苦头,那些苦难她甚至不愿再回忆,即便被外公带回大夏王都,她依旧孤僻的很。唯有面对表弟,她的心才能温暖些。

    冬七死的很惨。

    在被刑罚折磨了三个多月后终于身死,他的魂魄也被收入‘牵心火炉’中,又折磨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延王出手,虽然尉迟惜月将牵心火炉随身带着,一般人没办法透过法宝杀死其中的魂魄。可延王却能做到,他将冬七的魂魄灭杀了。

    “纪宁,你经常陪陪惜月。这近半年的发泄,她心底恨意也发泄差不多了,再任由她这般下去,只会完全入魔。你多陪陪她,也能令她逐渐从仇恨中走出来。”延王亲自和纪宁谈,纪宁自然也记在了心底。

    深秋。

    在大夏王都的上空最深处,便是蒙蒙的灰色虚无,哗~~~那灰暗的虚无中忽然分开了一条巨大的通道,通道中都隐隐有着金光,只见大量的黑色军士一排排的破空飞来,在这群黑色军士后方,便是骑着天马的一群群黑色甲士,在往后便是一条蜿蜒盘旋的巨大黑龙,这条黑龙的气息滔天,强大无比,它拖拉着一散发着金光的巨大仙辇,仙辇上挂着一盏盏金灯,在仙辇上则是坐着一名黑袍男子。

    这黑袍男子面容古朴,双眸犹如雷电之眼,目光所至,天地仿佛都要裂开。

    他的威严,令周围的军士们为之心颤臣服。

    在仙辇的后方,也跟随着一批批乘坐着战船的黑甲军士,这些战船都有百丈长,不过和仙辇比起来却差远了,须知那条黑色长龙就有万丈之长,仙辇和黑色神龙相比也是相差无几。

    “哗。”

    帝皇出巡,护卫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只见这支队伍直接朝下方飞去,直接飞向那一座天芒殿,天芒殿最顶层的云雾之上早就有大群大群的仙女、兵将们跪伏着,这些仙女兵将们最弱的都是元神层次,不过能够近身伺候‘大夏皇帝’也是他们的莫大运气了。

    “拜见陛下。”一魁梧的双头神魔当即跪拜下,最先高声喊道。

    顿时后方的众多仙女、兵将尽皆跪下:“拜见陛下。”

    黑龙拉着仙辇落下。

    前后簇拥着仙辇的大量黑甲军士也迅速分散开,站在各处。

    “嗯。”黑袍男子走下仙辇,仅仅迈了两步,便走到了不远处的帝皇宝座之上,他高坐宝座,俯瞰下方,吩咐道,“传令,让祁王过来。”

    “是。”双头神魔直接应命。

    黑袍男子高坐王座,他的目光扫视,便穿透了一层层云雾的阻碍,大夏王都便尽皆在他的观察之下。

    他高高在上,乃是这一方大世界的帝皇,真正的绝对统治者!

    不过他的目光早就放眼三界了,平常也甚少在大夏王朝世界停留。

    “数十年前,三界之冥界地府突然遭到攻击,六道轮回崩溃毁灭,尔后这些偷袭的敌人却又消失无踪。”黑袍帝皇轻声自语,“冥界,乃三界之魂魄前往之所,何等重要,防卫也是森严,十殿阎王和那崔府君可都是纯阳真仙,个个了得,那佛门的地藏也在那镇守,冥界中还有其他一个个老家伙……实力都极为厉害,可是遭到袭击却竟然毫无反抗之力,在极短时间就被毁掉了六道轮回。甚至到底谁毁掉的,这些人到底是哪一方的,都无法查出来。连师尊那等存在,都无法查知。”

    “这股隐藏在暗中的力量,强的可怕啊,第一次出手就是针对六道轮回。”

    “看来,三界,要乱了。”黑袍帝皇眼中有着深深的担忧。

    三界大动荡是非常可怕的。

    在无尽古老的过去,盘古开天地,那便是上古世界,后来那上古世界破碎,才出现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的。可见这种大动荡是何等可怕。

    “每一次大的动荡,都会诞生真正的绝世英豪。”黑袍帝皇俯瞰下方大夏王都,所谓乱世出英雄,三界中的一个个强大存在,一般也是真正大动荡大浩劫中才会诞生。

    “这次,是六道轮回被破后的第一次仙缘大会,那些要诞生的英豪恐怕有些就会在这仙缘大会之中出现。”黑袍帝皇思索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