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安澶城 第二十八章 传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莽荒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于早已经达到‘道之域境’,且成就最高的正好是五行中的水行一道,参悟这《水源注》自然轻松的很,虽然只是初初领略,可《水源注》的紫府篇便尽皆研究透了,甚至连万象篇都参悟大半了。

    也就是说纪宁完全可以一气呵成修炼到万象真人境,当然前提是有足够的元液提供。

    “轰隆隆~~~”

    紫府的元力之湖在缓缓旋转,湖水旋转很是缓慢,可越是接近底部,旋转就越加快。特别是整个紫府湖泊的最深处的那一源头,那里的漩涡更是强到极致。并且随着‘元力湖水’量越来越大,这里漩涡力量也在不断变强。

    源头,也变得更加深邃。

    诞生的元力也更加精纯!

    修炼了近一个时辰后。

    “轰隆~~”伴随着整个紫府空间的一次震动,广阔的元力湖泊的源头又发生了一次蜕变,元力精纯度再度飙升。

    “紫府圆满了。”

    广阔的紫府空间中,那浩浩荡荡的湖泊还在缓慢的扩张着,不过这些‘元力’的质上已经达到了紫府层次的极限,无法再提高了。只能在量上进行不断的蓄积扩张。

    ……

    静室中,明珠蒙蒙光芒照耀下,盘膝坐在玉床上的纪宁睁开了眼,看了眼前方地面上摆放的翠绿色玉瓶,微微点头:“耗费了约八十斤元液,炼气方面一口气提升到了紫府圆满层次。只是要从紫府圆满突破到万象前期,且要拥有最顶尖的法相……需要的元液就很惊人了。”

    万象境乃是极为特殊的一个境界。

    有的万象真人的法相。仅仅是无数璀璨星辰显现。

    而有的法相,如木晓真人、许离真人他们俩的法相,有璀璨星辰和一轮明月,所以他们施展出的法相手段是月光大手!

    可是……

    传说中最顶尖的法相,是亿万星辰、明月、骄阳同时显现。只有最顶尖的法相……才有可能在‘万象圆满’时,孕养出‘明月中月兔出、骄阳中金乌现’的法相场景。

    月兔出、金乌现。

    才代表根基圆满,这才是‘天仙之根基’。如果没有达到这一步,是根本不可能成为天仙的。

    而顶尖法相怎么来?

    靠的就是在紫府层次时蓄积扩大‘紫府之湖’,这紫府之湖乃是一切的根本。紫府之湖越深、越广阔自然是元力越加深厚。形成的法相就会越加惊人。

    “一些差的功法,紫府之湖又浅范围又不算大。一达到紫府圆满境界,湖泊想要扩张都扩张不了。都没希望成为万象真人。”纪宁感慨。像自己纪氏就是这样的,功法太差,导致形成的紫府之湖根基太弱,甚至都无法突破拥有法相!

    星辰法相,是最差的法相。

    明月法相,稍高一筹。

    日月法相,才是顶尖的。

    在万象圆满境界时,月兔、金乌显现才代表根基圆满。

    “按照《水源注》上记载的黑白学宫弟子的经验。”纪宁暗道,“一旦达到紫府圆满后,再吸收五百斤元液突破的话。就能拥有日月法相。吸收八百斤元液去突破到万象层次……才能在万象圆满时,法相中出现金乌和月兔。”

    这就是宗派的好处,前辈们的经验,让后辈们知道该怎么做。

    幸亏是仙阶炼气法门。

    如果是差点的法门……即便有无尽的元液提供,却根本炼化不了也没用。

    ……

    耗费一个时辰修炼到紫府圆满后。纪宁翻手拿出了《小五行剑录》,对于一些顶尖大宗派而言,对待门内重要弟子。修炼就是这么简单,一旦境界到了,宗派自然会令他们尽量节约时间,将时间都耗费在悟道、研究剑术、神通等方面。

    “剑术!”纪宁眼睛放光。有着贪婪。

    自从达到道之域境后,他的境界太高,纪氏中的那些剑术秘籍对他根本没用。

    对一个真正的剑仙而言……一本博大精深的剑术可以令他们发挥出超强战力,虽然仅仅是道之域境,可如果参悟剑术,完全可以参悟比自己境界更高的剑术。

    “《小五行剑录》!黑白学宫排名前五的剑术,都足够让仙人们参悟了。”

    一本剑术典籍,换取的代价甚至接近一门神通,由此可见其强大。

    纪宁轻轻翻开了书页。

    伸出了手指形成剑指开始尝试演练,这静室乃是黑白学宫建造,专给正式弟子闭关修炼所用。阵法更是和整个黑白学宫的大阵契合,即便演练招式……只要不是仙人,根本不可能对静室有丝毫破坏。

    “嗤。”

    “哗。”

    纪宁边看边演练起来,完全沉浸在了这剑术当中。

    就仿佛儿时第一次学《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剑》一样的沉迷,那时有父亲教,而这次却是纪宁独自一人钻研。

    ******

    当纪宁钻研剑术时,在黑白学宫的其中一座山峰的府邸内。

    “问剑师弟,问剑师弟。”一道声音响起。

    “卜师兄,请进。”

    一淡漠声音从府邸深处传出,顿时在府邸之外的青衣长发男子飘然而进,这府邸内的一些紫府修士和普通凡人们都恭恭敬敬。他们自然是无法和黑白学宫正式弟子相比的。

    “不知道卜师兄来我这,所为何事?”一名白衣青年走了出来,正是饮血问剑。

    “问剑师弟。”青衣男子笑着,“听闻这一次我学宫收弟子,问剑师弟你镇守的山洞,被攻破了?”

    饮血问剑脸色一沉。

    这是他的耻辱!

    那一次,纪宁逼得他施展出剑阵才挡下。以他如此骄傲之人,自然一直记着。所以之前的纪宁、木子朔二人的入门大典,他都没去。

    “对。”饮血问剑冷声道。

    “问剑师弟别生气。”青衣男子笑道,“恐怕师弟你还不知晓……这纪宁因为天资极高,已经被我学宫的殿才仙人收为门下大弟子。”

    饮血问剑露出惊色:“殿才仙人?”

    殿才仙人乃是一名剑仙!

    而饮血问剑走的就是剑道,当年也渴望成为殿才仙人的弟子。可是历代正式弟子刚入门一般都是元神道人们收徒。很少有直接被仙人收徒的。时间长了,他也习以为常了。没被殿才仙人收为徒弟他也觉得是很正常的事。可现在那个纪宁竟然被殿才仙人收为徒弟了!

    “这又能如何?”饮血问剑眼中有着厉芒,“将来实力如何,靠的还是自己。”

    “对。”青衣男子点头。“修行是靠个人,不过问剑师弟上次栽在那纪宁手上,只是因为……问剑师弟你只能施展一柄飞剑。你真正实力根本没法施展出来。”

    饮血问剑没说话,论实力,他自认比那个叫纪宁的强多了。

    “而问剑师弟你也知道。”青衣男子笑道,“我黑白学宫有一个潜藏的规矩,新来的正式弟子,都会在‘论道殿’被教训下。”

    饮血问剑点头。

    论道殿之战……是很安全的一种切磋,黑白学宫正式弟子之间也极为喜欢这种交战!

    “新入门的弟子,过去都是绝世天才。傲气惯了。而论道殿之战……也能让他们清醒清醒,让他们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青衣男子笑道。“不知道问剑师弟有没有兴趣,让那天才纪宁清醒清醒,明白在黑白学宫他也只是平凡一份子。”

    饮血问剑眼睛亮了,迟疑了下,才冷声道:“我只和纪宁交手!”

    “还有其他好几位师弟要出手呢。”青衣男子笑着。“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和木子朔、纪宁二人邀战。”

    ……

    木子朔正踏着一条青龙傀儡,破空飞行朝自己住处飞去。

    “黑白学宫,不愧是黑白学宫。”木子朔一想到自己拿到的傀儡典籍,心中便是一片火热,原本很多设想想象的法门。在傀儡典籍中都有详细的大量方案,让他为之沉迷。

    哗。

    木子朔踏着青龙傀儡从高空降落。

    “双木师弟。”下方在门前正有一名蓝衣少女开口喊道。

    “这位师姐是?”木子朔倒是回忆起来在入门大典上见到的正式弟子中有这一女子,修仙者的记忆何等厉害,见过自然牢牢记住。

    蓝衣少女笑道:“我叫冬霖,你称呼我冬霖师姐便行了。”

    木子朔喜悦道:“我这连一个仆人都没,怠慢了师姐,还请师姐别见怪。”

    蓝衣少女见状对木子朔也生出一丝好感,便说道:“双木师弟,我来这,是邀请你去论道殿……”

    “论道殿!”木子朔眼睛顿时亮了。

    他看过黑白书册,知道论道殿中切磋,是很安全的一种切磋交战。战斗和元力、法宝尽皆无关。比的就是各自对‘道’的感悟,和对‘道’的运用技巧等等。所以称之为‘论道’。一般还会有些彩头,比如黑白丹、元液等等。

    “和师兄师姐们切磋,也是师弟很向往之事。”木子朔期待道。

    “那便走吧。”蓝衣少女道。

    “好。”木子朔眼中是充满着战意的。

    天才,都有傲气。

    过去从未遇到相当的对手,明知黑白学宫那些老弟子肯定不凡,可心中还是跃跃欲试。

    嗖!嗖!

    蓝衣少女、木子朔并肩迅速破空而去,朝论道殿赶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