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寂灭之域 第四章 业火第三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莽荒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空间崩溃了,空间化为了碎片,这小空间中的一些强大修仙者怒吼着欲要冲出小空间。

    “怎么回事?”

    “天呐。”

    “阿步!”

    无数凡人们完全蒙掉了,他们看着天崩地裂的一幕,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各种惊恐、焦急、痛苦的喊声。

    “母亲,二娘……不,不……”少年也懵了,他看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母亲、二娘在碎裂的空间下,直接被绞杀碎裂。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

    “母亲!”

    “二娘!”

    少年痛苦无比,满是恨意和不甘,跟着意识一片黑暗。

    纪宁附身下,少年的情感同样冲击着他,十余年的附身,令纪宁也对那两女子有着感情,就仿佛自己的母亲一般,当那两女子身死之时,纪宁也有着无尽的愤怒、不甘乃至……自责!他情不自禁就生出了自责。

    如果,如果我当初没有打碎那一颗乾坤珠,该多好。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一对母亲。”纪宁毕竟内心达到冰心之境,迅速将那一丝自责给压制,将自己从‘那少年’的状态完全脱离开。

    ……

    “你给我听好了,我家妹妹可不是你这个蠢小子配得上的。”一名孔武有力的壮汉踩在一名青年身上,怒喝道,“知趣的以后离远点,别再靠近我妹妹。否则下次被我碰到,可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外面的深山中妖兽多的是,把你扔进去,要不了一夜,你就被吃的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这壮汉又踹了两脚,这才转身而去。

    纪宁感觉到全身的疼痛,站了起来,脸上肿了起来,额头都破了。

    “附身在青年身上吗?”纪宁暗暗道。

    青年一瘸一拐的转身艰难走回自己的住处。

    当天傍晚。

    “忌。”一名少女悄然来到了这里,看到了青年躺在床上的模样,心疼的眼泪都流下来,“都怪我,怪我……”

    “余薇?”纪宁看到这少女不由一惊。

    太像了。

    太像了,和师姐余薇简直一模一样。跟着纪宁迅速就清醒了,陈玉山脉中凡人百亿之多,有一个和余薇一模一样的少女也很正常。而且仔细看能够看出,这少女更加的单纯淳朴,没有修仙者的超然。

    少女帮这青年擦拭伤口,敷上药膏,还专门将带来的肉汤给青年喝。

    “以后我们要更小心,不要再让我哥哥看到了,也不能让我家其他人看到。”少女连道。

    “阿芙,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修炼成为先天生灵,光明正大的迎娶你的。”青年认真道。

    “嗯。”少女轻轻点头。

    ……

    “你这小子,你也不看看你什么东西?你还真是自不量力啊,你一个连先天生灵都不是的小杂碎,我妹妹那是何等的美女,那简直是仙子下凡,在整个东璩城也是最顶尖的,想要娶我妹妹的多的是。”那壮汉愤怒道,“也是你能够想的?我上次已经告诫过你,这次,可别怪我无情了。来人,绑好了,送到山里面去喂妖兽。”

    “是。”

    两仆从应道。

    被压在地上,嘴里塞着布的青年,迅速手臂全身都被绑了起来,他发出不甘的声音,那壮汉却冷漠看着这一切:“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青年被送出了城,送进了深山。

    “就放在这吧,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吃掉。”两仆从将青年一扔。

    被绑缚着的青年跌落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一块突起的石头更是戳在胸口上,青年当即一口血喷出,他疼痛的在地上翻滚。

    “我要死了吗?死在这?”

    青年内心中有着恐惧。

    时间不断流逝。

    “沙沙沙~~~”有声音传来,青年立即心中一紧,妖兽来了?别说妖兽了,就是普通一野兽都能轻易吃掉他。

    “就这边,没错。”

    “刚才你就带错路,再错了,你也一起陪那小子去死吧。”

    “之前天黑山中乱走错了,这次绝对不错。”

    伴随着声音。

    那壮汉带着两名仆从出现了。

    “呜,呜。”青年嘴里被塞着,根本无法说话,惊怒看着这出现的三人。

    壮汉却怒极而笑:“还没死,你运气还真好。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我妹妹以死威胁,走,将他带走。”

    青年后来才知道……

    阿芙一得知‘忌’被送到深山中喂妖兽就懵了,跟着这个一直很单纯很乖很听话的少女却像发了狂一般,用死来威胁:“如果明天天亮之前我还看不到忌,我也会随他一起。”少女拿着尖刀顶着自己的心口,她过去在那先天圆满的父亲面前一直唯唯诺诺,可这次却丝毫不低头:“父亲,你能夺走我的刀,能够将我绑缚起来,可我想死,你组织不了。”

    她强势的父亲也低头了。

    经此一役。

    阿芙的父亲、哥哥不再阻碍了,只是他们却开始对‘忌’进行了教导训练,给予好的修炼功法。忌在岳父、大舅子的帮助下,还真的突破成为了先天生灵。

    “什么?”青年的先天真元感应着阿芙的肚子,露出了喜色,“这,这……”

    阿芙也笑着。

    “我要当父亲了,哈哈哈,我要当父亲了,太好了,哈哈哈哈……”青年狂喜。

    阿芙却只是静静的笑着。

    “阿芙,我少炎忌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你们母子。”青年激动道,“我的儿子,将来还要成为真正的大人物,甚至成为我们整个少炎氏中的厉害人物。

    ”

    “嗯。”阿芙轻轻点头。

    ……

    纪宁附身在青年身上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阿芙和余薇师姐长的一模一样,当那少炎忌发现阿芙怀孕时的激动心情……纪宁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他完全是附身在少炎忌身上,就仿佛自己的师姐余薇为自己怀了孩子。

    “我少炎忌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你们母子。”当少炎忌说出这话,纪宁感觉到其中强烈的责任感。

    为人夫,为人父。

    这是责任。

    “难道他们也好……”纪宁隐隐也看到了他们的将来,这让纪宁心中不由一疼,这个和师姐余薇一模一样的少女,淳朴单纯,却由一心在自己的男人身上。纪宁真的不想看到‘阿芙’死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

    阿芙的肚子也逐渐的变大,青年少炎忌也在努力弄到各种宝物给阿芙吃:“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要天资好,将来注定了,是要成为大人物的。”

    每当少炎忌这般期待时,阿芙便笑看着自己男人。

    这是幸福。

    “整个城邑,全部迁移。”一苍老声音响彻了这一座城邑,而正在牵着手,陪着挺着大肚子妻子一同散步的青年少炎忌却是一怔。

    跟着呼~~~

    空间变幻。

    少炎忌、阿芙就已经到了一座空间中,那空间内有着大量的人。

    “阿芙没事吧?”少炎忌担心万分。

    “没事,这,这是哪啊。”阿芙有些担心握着少炎忌的手。

    “放心,一切有我。”青年少炎忌警惕看着四周。

    没多久。

    呼~~~

    第二次被迁移,这一次他们是被扶风老魔迁移集中到一处,人口更加密集。

    “不要……”纪宁内心中有着一丝不愿他真的不想看到那一幕,他已经预示到了那一幕。

    “嘭~~~”

    空间碎了。

    各种惊恐喊声、怒吼声。

    在崩溃的空间下无数人开始死去。

    “不,不不……”青年完全懵了,他惊恐看着四周,他发过誓,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妻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有着强烈的自责,他宁可自己死也不愿自己最爱的妻子死,他忘不了从相识到相知,历经无数困难最终走在一起的一幕幕场景……

    “阿芙。”青年看着少女,流泪了。

    他真的没有办法。

    “能够在一起,很好了,我们一家都在一起。”阿芙紧紧抱着自己男人,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

    哗~~~碎裂的空间不带有丝毫留情,一掠而过,这男人、阿芙以及肚子里的孩子,尽皆身死。

    空间完全碎裂。

    纪宁还‘看到’了外界那巨大的金色手掌,正是那金色手掌拍碎了乾坤珠,也令这男人、阿芙、和肚子里的孩子死去。

    而那巨大的金色手掌……便是纪宁的手掌。

    “为什么,为什么我当时不更加小心点,为什么我要拍碎它?”纪宁在看到阿芙死去时,却有莫名仿佛余薇师姐死去一般,那青年少炎忌揪心的痛苦也传递到纪宁内心中,纪宁也感到了痛。

    “是我的错。”

    “我不该。”

    “不该。”

    纪宁达到冰心之境,虽然心中有着后悔,可是在内心最深处却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超然,他还是将这外在情感完全控制住,不影响本心。

    ……

    一个个故事。

    纪宁附身在一个个人身上,短则附身数月,长则附身十余年,每一个都是纪宁绝不情愿杀的,甚至有很多都能引起纪宁的共鸣……这种亲自附身,就仿佛转世投胎一样,只是纪宁达到冰心之境,能够将一切隔离,不影响本心。

    可附身次数多了,还是让纪宁越来越有一种渴望……如果当初我没有拍碎那颗乾坤珠,多好!虽然有这一种渴望,可纪宁也明白,做都做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

    当这种内心的情感不断被蓄积时,忽然——

    “母亲,二娘!”

    “阿芙!”

    “年儿!”

    “师傅!”

    “师弟!”

    “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甘心啊。”

    “我的孩子,啊啊啊啊。”

    在一刹那。

    纪宁经历了足足一千次人生经历产生的各种强烈情感,各种不甘、愤怒、痛苦、懊恼、撕心裂肺……各种情感竟然一瞬间全部汇聚在一起,之前纪宁每一次附身那最后的情感冲击虽然强,但是仅仅只是一次情感冲击,可现在却是之前经历的一切情感都汇聚在了一起,那一瞬间所形成的所形成的自责,就仿佛汹涌的浪潮,一下子就将纪宁淹没了。

    “都是你,都是你。”

    “为什么要拍碎,为什么要拍碎?”

    “你该死。”

    “该死。”

    “死吧。”

    “死了,就解脱了。”

    “解脱了。”

    汹涌的情感,无数的声音,完全淹没了纪宁,甚至冲破了纪宁的冰心之境,完全淹没了纪宁内心每一处。

    这便是红尘劫三重劫难最后一劫——千世心劫!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