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入仙府 第二十四章 灭族之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莽荒纪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尉迟氏余孽?”少炎农心中杀意迸发,“尉迟氏族人一个都不能留,学得风翼遁法的尉迟氏族人更是该杀。这风翼遁法,仅仅我少炎氏拥有,绝对不可外传!”

    大部族独有的秘术、神通,是绝对禁止外泄的。

    一旦外族人学会了都是要遭到追杀的!

    “方叔,先解决这些傀儡。”少炎农再也没有之前玩闹的心思,他真正第一次对纪宁起了杀心。

    哗!哗!

    相柳方的一双大手呼啸而出,肆意抓着穷奇傀儡,同时喝道:“诸位拦住这些穷奇傀儡,别让他们跑掉,跑掉了可就是祸患。”在说着的同时,接连抓着一个个穷奇傀儡塞进自己拎着的袋子里。

    众人都算尽力,帮助拦住了这些穷奇傀儡,由相柳方尽皆擒拿下。

    “真是送死的。”纪宁身后的黑色羽翼收起,看了一眼满地的鲜血尸体,那些紫府修士们虽然是死士,虽然能结阵……可是毕竟和拥有元神战力的傀儡比起来差距太大了,那些穷奇傀儡的攻击波及下,周围的一群紫府修士几乎死了个精光,只剩下十余位还活着。

    “真惨,好歹也是紫府修士。应对这些傀儡,这些紫府修士根本没用,可是少炎农还是让这些紫府修士在四周盯着,显然是任由这些紫府修士送死。”木子朔也传音感叹,“这少炎农当真是够冷血。”

    这些死士,都是北山胤等一些人主动送来的。

    对少炎农而言,这些外族培养的死士,少炎氏部族是不会信任的。那么带回去也没用!也不可能再退还给北山胤等人,既然如此,死了也干净,如果能侥幸活下,说明是有气运加身的,倒也可以带回去好好栽培栽培。

    ……

    那些幸存的紫府修士迅速的打扫着大殿,将满是血迹尸体的大殿打扫的干干净净。

    少炎农盘膝坐在大殿之上。目光阴冷盯着纪宁,喝道:“纪宁!”

    大殿顿时一惊。

    木子朔、余薇、九莲、沧江真人、雪红衣等个个都惊愕,他们都感觉到少炎农的眼神很可怕,那怒喝声中的‘冷漠霸道’也是个个都能感觉到。即便之前纪宁拍碎了条案,这少炎农也未曾如此正式。

    “少炎公子。”纪宁看着少炎农,“有事请说。”

    “少炎农。”在对面的九莲却是怒了。喝道。“纪宁是我的道侣,之前他得罪你,可也只是小事。你现在发难,太心胸狭窄了。”

    他们这些大部族公子皇族平常都是谈笑随意,可有些底线是不准触碰的,纪宁毕竟是九莲的道侣,且此次也是帮助少炎农的,之前二人有过小矛盾小摩擦就罢了,现在翻脸可就过了。

    “九莲。你听完便知了。”少炎农冷漠道。

    “洗耳恭听。”九莲也有着怒意。

    “纪宁,我问你。”少炎农看着纪宁,“你刚才施展的神通可是风翼遁法?”

    纪宁心中一惊。

    风翼遁法?

    这少炎农怎么会知晓风翼遁法?母亲的部族‘尉迟氏’可几乎都死绝了,恐怕只剩下舅舅的女儿了。而且现在舅舅女儿是否活着都难说。自己也勉强可以算是半个尉迟氏后裔。而且尉迟氏对‘风翼遁法’很是小心保密。

    “不必否认,你施展的就是风翼遁法。”少炎农冷笑道,“方叔。你施展给他瞧瞧。“

    哗。

    相柳方忽然消失在少炎农身侧,仿佛一只大鹏鸟,瞬间就到了大殿中央。尔后再一动又退回到了少炎农的身侧。

    纪宁看到这一幕,心都颤了。

    其他同门师兄弟师姐们辨认不出,可是自己就是修炼风翼遁法的,自然能够辨认出!这相柳方施展的就是风翼遁法,而且比自己的更加精妙。更加高深。这点也正常,毕竟只是神魔炼体上和这相柳方比还差的远。

    “凶手!”

    “灭族凶手!”

    纪宁脑海中浮现了这一念头,“难道是少炎氏灭了我母亲部族尉迟氏?难道我从未蒙面的外公、姨娘等人都是被少炎氏杀的?”

    “如何?”少炎农看着纪宁,“可是和你一样?”

    “我修炼的的确是风翼遁法。”纪宁知道否认没用。皱眉道,“可那又如何?”

    九莲、余薇、沧江真人、木子朔都在一旁焦急看着,却都没急着开口。

    少炎农哈哈笑道:“风翼遁法,原本是我大夏王朝东屿郡的部族‘尉迟氏’独有。”

    纪宁心中一颤。

    “尉迟氏拥有这门神通很久很久,只是他们一直凭借羽翼法宝伪装,不过我少炎氏早发现了这秘密,于是经过长久的准备,终于一举将这尉迟氏给灭掉,可是我少炎氏一直没有找到《风翼遁法》原本!我少炎氏的一些强大仙人们亲自施展搜魂,足足搜了大量的尉迟氏族人的魂魄记忆,这才重新补全了《风翼遁法》。”少炎农看着纪宁,“现如今这《风翼遁法》乃是我少炎氏独有,是绝对禁止外传。单单你未经我少炎氏允许,学了这风翼遁法就已经是死罪。而且我怀疑你是尉迟氏余孽!”

    “说,你是不是尉迟氏余孽!”少炎农盯着纪宁。

    其他人个个都听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部族和部族的战争,很难说谁对谁错!少炎氏既然灭掉尉迟氏,原本风翼遁法是尉迟氏所有。现在却是‘少炎氏’独有。

    从少炎氏的角度……尉迟氏余孽肯定要灭杀。

    毕竟彼此有了灭族大仇。

    “纪宁。”九莲连传音给纪宁,焦急道,“你千万别承认是尉迟氏后人,如果你承认了,你身负灭族大仇,少炎氏肯定不会容许你继续活着的。你只需要说,你是机缘巧合得到了《风翼遁法》原本,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因为奇遇,才得到了这风翼遁法原本。因此修炼了,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东延氏再为你和少炎氏进行一番协商,事情很快就可以揭过的。”

    纪宁看向少炎农、相柳方。

    心中有的是无尽的愤怒,少炎氏的仙人们一次次施展搜魂,搜了很多尉迟氏族人的魂魄,这才补全风翼遁法。

    一旦被搜魂,一般都是魂飞魄散的。

    “该死该死该死啊。”纪宁很想替母亲整个部族报仇。

    “你是尉迟氏的余孽?”少炎农盯着纪宁,杀意滔天。之前庆功宴上他仅仅是调戏一番九莲,并没有真正对纪宁起杀心,他还是很维护少炎氏的脸面的。可现在如果真是尉迟氏的余孽,即便是少炎氏的老祖们在,也会毫不留情下杀手的。

    这一刻,他代表的是整个少炎氏!

    “不是。”纪宁看着少炎农、相柳方,强忍着低沉道,“少炎农,如果你想杀我,就不必惺惺作态找理由。”

    “我师兄说了,他和尉迟氏无关。”木子朔怒道,“少炎公子,我等来帮你,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

    “少炎公子,纪宁师弟既然说了不是尉迟氏后人,那就不是了。这一门神通,恐怕也是机缘巧合下学到而已,大不了,和你少炎氏协商一番,赔些礼物,发出天道誓言,绝对不再外传这门神通就是了。”沧江真人也道。

    余薇也道:“少炎公子,你现在说纪宁师弟是尉迟氏余孽,恐怕一旦消息传出去……反而会认为是你少炎农故意找借口对付纪宁师弟。”

    “少炎农。”九莲也盯着少炎农,怒道,“纪宁是我道侣!”

    一个个从各方面施压。

    少炎农却笑了。

    “哈哈哈,放心。”少炎农笑着,“这纪宁也跟我仙府一趟,我给他一条生路。”说着他手中出现了一条黑色锁链,锁链上还有着些古老的金色符纹,他直接将锁链朝纪宁方向一扔,哐当,锁链跌落在纪宁面前的地面上。

    “这是锁神链。”少炎农看着纪宁,“一旦锁上,就如同一凡人,便是神魔锁上都反抗不得。你自己锁上锁神链,听候发落。我也可以发出誓言,只要你不是尉迟氏余孽,我绝不杀你,也不毁你实力分毫。我会出去好好调查,一旦确认,如果你是尉迟氏余孽,我便斩杀你。如果不是,我会再放你自由。”

    纪宁眉头一皱。

    余薇开口高声道:“少炎公子,你少炎氏是何等强大之实力,何必做事如此小气?你完全可以现在放纪宁师弟离开,之后慢慢再查探,一旦确认,再来对付纪宁师弟不迟。难道以你少炎氏的实力,纪宁师弟还能逃掉不成?”

    “纪宁,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少炎农看着纪宁,“我已经给你一条生路了。”

    纪宁盯着少炎农:“我自缚双手,生死由你?你觉得可能吗?”

    顿时少炎农脸色愈加阴冷。

    纪宁却怎么都不可能自己锁上锁神链的,正在这时——

    “少炎公子!”一旁的雪红衣忽然冷笑指着纪宁,“别听他狡辩,这纪宁父亲叫纪一川,他母亲,就叫尉迟雪!”

    “学了风翼遁法,母亲又叫尉迟雪?”少炎农顿时露出狰狞之色,声音却冰寒无比,“果真是尉迟氏余孽,杀!杀了纪宁,谁阻我少炎氏,一律杀无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